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037. 扩招手下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上次那一通电话以后,岩桥慎一和竹之内昭仁一度断掉的联系,又再度、并且更加热络的联结了起来。

    中间,竹之内昭仁还叫他出去喝过几次酒,事到如今,还能再继续来往下去,也是毋庸置疑作为朋友在相处了。

    “新年好,岩桥。”竹之内昭仁在那头精神十足的打招呼。

    “新年好。”

    “新年都做些什么了?”

    “什么也没做,”岩桥慎一说,“除夕夜在livehouse跨年,之后闲逛了两天,看了两场戏,四部电影。对了,特别推荐森田芳光的《其后》。”

    “漱石先生的小说?”

    “没错,漱石先生的小说改编的。”岩桥慎一打趣他,“不愧是读书人。”

    “哈哈!”竹之内昭仁笑道,“嘴巴真够严厉的。”

    “竹之内桑呢?新年如何度过的?”

    “什么也没做。”竹之内昭仁模仿他刚才的语气,“我嘛,回了趟京都老家,今天中午到的东京。”

    岩桥慎一这才知道他是京都人。

    竹之内昭仁说话的时候,是所谓的标准腔,一点方言的味道也听不出来。

    寒暄过后,竹之内昭仁问他,“岩桥,你的经纪人当得怎么样了?”

    竹之内昭仁对他做的这份工作一直好奇得很,每次联系的时候,都会特别问上一问。对普通人来说,这也的确是份遥远神秘的工作,虽然实际做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尽管如此,岩桥慎一也还是不厌其烦的耐心回答。

    “就还那样。”岩桥慎一说,“不过,接下来几个月,大概要闲下来一阵。”

    他把吉田美和跟king records签了合约的事告诉了竹之内昭仁。

    “给布施明当巡演和声?蛮行的嘛,岩桥。”竹之内昭仁惊讶完了以后,想到些什么,又问他:“这么说来,巡演结束前,你手头都没有工作就是了。”

    “差不多是这样。”

    “要是这样的话,”竹之内昭仁突然提议,“你有没有再扩招一支乐队来带的打算?”

    “扩招?”

    “要是有这样想法的话,我这里有支乐队,想请你务必和他们见个面,若能达成共识就更好了。”竹之内昭仁突然替他介绍起了新人。

    “等等,突然这么说……”岩桥慎一也答复不了。

    “是我唐突了。”竹之内昭仁缓了缓,“不过,也确实是有这样的一个特殊情况,想要请你考虑一下。因为着实信得过你。”

    难得听到他这种请求的口吻。

    当初介绍他去给米米club帮忙的时候,也只是用那种随意的语气提了一下而已。

    岩桥慎一还没想过扩招的事,虽然吉田美和的事,让他感觉到,鸡蛋的确不该放进同一个篮子里。可最开始,他之所以要当经纪人,又组织乐队,都是为了推销她。

    可转念一想,在livehouse开始演出以后,他还是觉得,音乐既是主角,但也是被贩卖的东西。演出这件事本身,就是在贩卖自身。

    带着这种想法的岩桥慎一,大概比起音乐人,还是更有商人的气息。

    既然如此,让自己贩卖的东西再多上一样或是几样,似乎也不错。想到这儿,再加上是竹之内昭仁开口拜托,岩桥慎一决定听听看他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两人约定好了见面的地点,岩桥慎一放下电话,穿好防寒外套,出了门。

    过了个新年,竹之内昭仁胖了,脸上红光满面,不像是个学生,倒有些社会人士的风貌。见了面,他难得开门见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对他说了一下。

    “是为了我姑妈家的妹妹,才来拜托你。”

    “她十八岁,去年上京,在早稻田学中国文学。”

    “学中国文学的?”岩桥慎一露出感兴趣的表情。

    “是的,好像是出于爱好,一早就决定要学中国文学……她小时候身体不太好,不怎么去学校,都是家庭教师替她上课。空闲下来的时间里喜欢读书,大概是因为这样,接触过什么令她倾倒的作品吧。”

    “原来如此。”岩桥慎一点头。

    心想,要是仅仅因为爱好去研究中国文学,而没有非凡的毅力,大概会吃尽苦头吧。

    不过,还有家庭教师替她上课,又能上京读早稻田,看来是出身不错。他在心里判断。想想竹之内昭仁平时那潇洒的生活作风,他姑妈家的女儿,条件也差不到哪儿去。

    “去年,学园祭的时候,她受朋友邀请,组队演出,结果反响意外的不错。演出结束以后,被同校的学长搭讪,邀请她加入自己的乐队。”

    竹之内昭仁接着往下说,“就是我现在说的,想请你见上一见的这支乐队。”

    “现在大体知道的情况是,这支乐队本来有个主唱,但是不久之前,因为音乐理念不合退出了。刚好那个学长看了她的演出,觉得她挺不错,就去邀请她。结果,她竟然真的答应去试音,最后还成功被录取了。”

    “我知道这事以后,吓了一跳。真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不是说有没有这方面的才能之类的,是她会加入乐队这件事本身,就觉得不可思议。”

    “这有什么?”

    就算是大小姐,加入乐队也没什么吧。

    “那是因为你没有和她相处过。我小的时候,父亲外派孟买,有段时间寄住在姑妈家里,时常见她。她是个十足的娇弱害羞的小小姐,还是个爱哭鬼,她家里又是老牌的和服店当家,对她的教育更不同寻常——夸张点儿,不像是我们这时代的人。“

    “所以,现在突然说,她加入了摇滚乐队,还要在里面当女主唱,我当然会觉得不可思议。”

    “怕不是逆反心理作祟。”岩桥慎一说。

    从小压抑身心当大小姐,终于离开家乡到了东京以后,放飞自我,这样想的话也说得通。

    “或许呢!”竹之内昭仁听了一笑。

    “要真是这样更好,”他说,“让她见识一下,然后打消这念头就好了。”

    “哦。”岩桥慎一心里先觉得没意思了。

    陪身娇体弱的大小姐做游戏,这种事算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