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039. 再来一次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不知是谁先起的头,随着这一声“滚下去!”,观众席如同被点燃的爆竹一般,噼噼啪啪爆发出火药味十足的谩骂声。

    “滚下去!”

    “别在这儿碍事了!”

    “你这丑女!”

    等等、丑女?

    观众们对赤松晴子的攻击和谩骂,在后台也能听的一清二楚。

    对于那些单纯而又朴素的“滚蛋”,岩桥慎一还没什么反应,要是不接下这份怒气,演出就没有办法开始。唯有在听到这句“丑女”的时候,在他的心里,油然产生一种愤怒果真会蒙蔽人的双眼的感慨。

    明明是一张能让迷途青年也爱上篮球的脸,对得起“晴子”这个名字。

    说赤松晴子是丑女的时候,观众们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还是说,人生起气来的时候,真的会变成半个瞎子。

    岩桥慎一在心里默默想道。

    何至于表现出这样的敌意呢!她还什么都没做,就已经被当成了不可饶恕的罪人。

    当然,在这样的情形下,还能优哉游哉的胡思乱想,也就证明他并不因为前面的情形感到紧张。解铃换需系铃人,能够化解观众们的敌意的,还是乐队、准确来说是赤松晴子自己。

    乐队的上一任主唱是男性,在任期间,粉丝群当中有着相当一部分女性。乐队突然换了主唱和贝斯手,本来就是动摇根基的大事,再加上新上任的主唱还是个大美女……

    越美越让人生气。

    女人真是爱难为女人。

    初登台就遭受如此对待,赤松晴子有那么几秒,整个人都怔住了。在她人生前面的十八年里,还从来都没有面临过这样的局面。

    平川达也说她可能要遭受一些抗议,但她没想到竟然如此激烈。她下意识去看平川达也,可对方却只是冲她轻轻点头,随即向鼓手小柳昌法送去开始的信号。

    听到开始数拍子,赤松晴子才回过神来,握紧了话筒。

    和吉他的前奏交织在一起的,是来自观众的,仍未停息的嘘声和攻击。这和在学园祭上演出时大家的宽容与热情,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情形。

    赤松晴子先前还不知道,观众原来是如此残酷的存在。

    但她好歹还能保持冷静,没有被观众们的骂声吓到不知所措。她仔细倾听前奏,找寻着节拍。打头阵的是乐队的原创歌曲,赤松晴子的声音在前奏过后顺利接上了。

    看似优哉游哉,却时刻关注台前的岩桥慎一,听到这顺畅的第一句,松了口气。心想,赤松晴子的内心,倒是比竹之内昭仁传达给他的“害羞爱哭小小姐”要坚韧得多。

    ……可惜他高兴的有点早。

    在她开口以后,台下的骂声没有平息,反倒变本加厉,像是不把她赶下台,不让她当场崩溃大哭出尽洋相就不罢休一般,源源不断的丢上来。

    “唱的好烂!”

    “唱了些什么东西啊!”

    “快滚回去吧!”

    这时,情形稍微有点不对劲了。开头表现稳定的赤松晴子,声音开始晃晃悠悠的飘了起来。她有点退缩了。

    觉察到这点,观众们的嘘声更厉害了。

    岩桥慎一在地下音乐圈待了这几个月,第一次见识到被这样排斥的情形。就在为赤松晴子和乐队感到担忧的时候——声音停下来了。

    赤松晴子突然停下来不再唱了。乐手们被她给晃了一下,一愣,也跟着停下了演奏。就连台下的观众,一时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住了口。

    前方一阵不正常的寂静。

    后台的人却已经开始议论纷纷。这已经是演出事故了,必须要尽快解决才行。

    作为带着这支乐队来的经纪人,工作人员已经对他递上责难的眼神。岩桥慎一心里着急,但他还顾不上去给工作人员道歉,而是密切关注着台前的一切。

    寂静过后,涌向赤松晴子的,是比刚才更不留情面的嘘声与骂声。

    在她暴露出软弱以后,像是找到了攻击她的焦点,来自观众的讨伐愈发激烈了——落水狗打起来才过瘾。

    乐队要是不能化解这次的危机,往后也不要想再站到像样的舞台上去了。

    而就在工作人员已经准备让乐队先下台,中止演出之前,突然,台上又开始演奏起来了刚才曲子的前奏。

    工作人员停住了脚步,岩桥慎一也竖起耳朵来听着。

    是赤松晴子——是她又向平川达也递去了“再来一次”的信号。

    失败以后遭受的嘘声和骂声,赤松晴子越听心里越沉静。

    她忽然意识到,在观众面前示弱,是何等的愚蠢。

    不论如何,演出都要继续下去,要是在这里认输,往后做别的事也不能成功——她尝试从那些轻视的目光当中获得力量。

    她转过头,对着虽然有点困惑,但还是冲她露出微笑的平川达也,轻声说了句“再来一次”。

    其实,在这个场地里,她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平川达也根本听不清,可看她的神情,也猜得出她说了什么。

    他松了口气,再一次向小柳昌法送去开始了的信号。

    乐器演奏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前奏过后,赤松晴子平稳地接了上去。

    “脸皮真厚!”

    “这样还能再唱下去吗?!”

    可这一次,她对观众的骂声已经充耳不闻,反而感到非常的无聊。

    越是这样,才越显示出这些人的浅薄,越证明这些人的攻击荒唐没意义。

    我是来唱歌的,服务观众这种事随便——

    赤松晴子的声音越来越稳了,除了唱歌这件事之外,她不再考虑别的了。

    这样一来,音乐就成为了她反抗回击的最佳武器。

    彻底进入状态以后,abnormal的其他人也卖力演出着,随着一曲又一曲的歌被唱起,台下送出嘘声或是干脆做出漠不关心状的人还有,但骂声好歹平息下去了。

    虽然开始出现了种种状况,到底还是没有崩溃逃走,经过调整以后,在观众骂声的洗礼当中,坚持下来了这一场的演出。

    当乐队的演出进入状态以后,岩桥慎一这才分出精神来,向工作人员道歉。

    岩桥慎一觉得,他所看到的赤松晴子,跟竹之内昭仁告诉他的那个赤松晴子,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竹之内昭仁对自己的表妹,似乎有种一厢情愿的单方面了解。

    演出结束以后,退回到后台,赤松晴子环视四周,工作人员、经纪人、还有乐队的乐手,除了吉他手平川达也之外,每个人都是一副气呼呼的表情。

    “今天真是太糟糕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