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093. 人靓嘴甜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您好。”

    岩桥慎一在寺田惠子对面坐下,公事公办的说:“我作为这次企划委员会的执行委员,来和寺田桑进行必要的沟通。接下来请多……指教?”

    话说到最后,岩桥慎一的语气迟疑下来。因为对面的寺田惠子正认真地打量着他。

    平心而论,虽然寺田惠子小姐姐的台风残暴如恐龙,长相还是不恐龙的。虽然两颗小龅牙不那么规整,鼻子也不够精致,但是长在她那么一张东洋味不那么足的脸上,再结合她重金属乐队主唱的身份,反而有那么点可爱……所谓的反差萌?

    但即使如此,被女人这么像是看红烧肉一样的盯着看,就算对面坐着的是吉永小百合那样无可挑剔的大美人,那也实在是让人受不住啊。

    寺田惠子觉察到他的不自在,还故意无所顾忌的从下往上,仿佛抛媚眼似的这么打量了他一番,简直是明目张胆的tx,豪放作风名不虚传。

    tx完了,才收回视线,笑了笑,这次就正经多了,“好的,请多指教。”

    和想象当中的三十岁老成持重男完全相反的现实……但是,二十岁出头年轻稳重的弟弟,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好像也挺有意思的。

    完成了奇怪的初次会面以后,岩桥慎一赶紧进入到了正题。

    这次的音乐节企划,虽然最开始是由寺田惠子提议,才有了后来这一系列的操作,但是随着寺田惠子在唱片公司那边吃瘪,渡边制作接过了这个企划,之后联络场地、打点媒体、协商唱片公司和歌曲版权,这些是都将由渡边制作进行打点,因此,也就成为了以渡边制作为主导的一次活动。

    寺田惠子虽然是活动的发起人,但是,自己的唱片公司不给力,对这个企划没兴趣,show-ya签的还是全约,背后没有单独的事务所,以至于在唱片公司那边吃瘪以后,就失去了再进一步争取的机会。

    她也认清现实,后退一步,在渡边制作定下的章程上,有所保留的发表自己的意见。

    行事随心所欲,不代表对这些事一窍不通。

    有首歌怎么唱的来着?在自己的世界里随心所欲。出了自己的世界,也就要适当收敛。

    虽然主导权在渡边制作这边,对于这个名义上的发起人,岩桥慎一还是保持着必要的尊重。一本正经的询问她的看法,且认真记录在册。

    他的认真对待,落在寺田惠子眼里,觉得非常感动。

    “我听nokko酱说,是岩桥桑递交的企划书。”寺田惠子看着奋笔疾书的岩桥慎一,说道。

    “哎。”

    岩桥慎一写完最后一句话,抬起头,“我个人非常欣赏这个企划。”

    “在这一领域,还有一大片空白,我认为其中大有可为。所以,不管发起方是谁,其中又做了怎样的调整与妥协,我方与寺田桑毕竟是向着同一个目标努力,所考虑的也是同一件事:如何将其发扬光大。”

    和公事公办的说着那些已经决定了的事的时候不同,现在说着这些话的岩桥慎一,看上去非常富有人情味。

    不仅如此,他有一句话深得寺田惠子之心,“如何将其发扬光大”。而这也正是她最初想要开始这个企划的原因,什么都不掺杂的,最纯粹的初心。

    “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感觉。”寺田惠子说,“这样的话,要是换个人来说,我或许会认为那是社交辞令的场面话,为现在做的项目贴金。”

    “哈哈。”这位姐姐说话够直接的。

    “但是,这些话由岩桥桑说出来,”寺田惠子笑道,“听上去就格外的真心。”

    岩桥慎一也笑,“这算是偏见的一种吧?”虽然是好的意味上的偏见。

    “算是吧。”寺田惠子承认,“但是,岩桥桑那么说,我就从心里觉得,岩桥桑的确是那么想的。所以,由你来负责,就觉得很放心。”

    信任感是很重要的。

    相比筹备整个音乐节的繁杂流程,和发起人寺田惠子的见面,只能称得上是拼图上的小小一角。

    从成立企划委员会,再到和发起人进行沟通,再通过会议定下音乐节的主题和基调,找寻合适的场地——场地如果决定不下来,就无法进行现场舞台的规划,而这些决定不下来,就不能去拉拢协办方,寻求媒体的支持,更不能去接洽演出的歌手。

    整个流程环环相扣,任何一环也跳不过去。

    而在完成这一整块大拼图的过程当中,需要动用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不尽其数,这使得个人的力量分外渺小,任何一个人也不能超脱出自己的团队,非得齐心协作不可。

    团队里的个人主义遭人嫌弃,上上之策就是有话开会的时候说清楚,不管自己的意见有没有被采纳,决定下来以后都好好干。

    音乐节的标题最终被确定为“naonのyaon”,是个以岩桥慎一的口条来说,念起来有点吃力的名字。

    标题的灵感来自于发起人寺田惠子,是她在自己脑内自high阶段的时候决定了的,意为“女之野音”。

    虽然对口条不大友好,不过,从视觉上看,这个标题很有气势,同时,百玩不厌的同音梗用在这里也有那么点女孩子的俏皮。

    光看这个名字的水准,也感受得到寺田惠子对这个音乐节翻来覆去做过多少考量。

    标题确定下来以后,是关于场地的选择。

    大型的野外场地,几乎都需要提前一年来申请,条件不那么严苛的,也得提前半年,除此之外,还要考虑到场地的档期问题。

    考虑到在摇滚的领域,女性的号召力比不上男性,这个音乐节又是头一遭举办,没有相应的人气积淀,太大的场地也不能轻易尝试。

    但是,如果停留在公园小众自high的层面上,那就失去了“音乐节”的意义。

    除此之外,野外场地对安保后勤急救各方面的要求也都不低,开这个音乐节,摆明了是要赔本赚吆喝的,关键问题在于,赚回来的这个吆喝是不是值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