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101. 舌战群儒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企划委员会的组员们顿时议论纷纷,提出了不少质疑。 . .co

    “真是异想天开的计划!”

    组员们对他这个傻乎乎的计划感到无语。仅仅是维持现在的规模就已经如此费力,还要继续扩大规模,这不是认不清楚现实是什么。

    “岩桥桑,照你这么说的去办,一旦失败,企划委员会的人可承担不起这样的后果。”

    岩桥慎一被同事点了名,不慌不忙的回了句,“就算不这么做,我们手里现有的牌打出来,也不可能收获良好的效果。要是只能做出一场不温不火的拼盘演唱会,照样还是失败,连现有的投资也收不回来。这个结果也绝不是事务所乐意见到的。”

    “就算像你说的那样,但是,我们能说动琼·杰特作为压轴出场吗?如果办不到这点,那要怎么办?”

    “那也可以办下去。思路很简单,不是琼·杰特,即使是另外有号召力的大物摇滚女明星也一样。我们需要的不是琼·杰特,而是一个象征。只不过,琼·杰特是第一人选。”

    但凡是演唱会,在准备期,都要拿出至少三套方案作为备用,为的就是不在出现变数第一方案不能成行的时候抓瞎。

    琼·杰特就是那个第一方案。

    “米国演艺界的酬劳和曰本天差地别,即使请得来琼·杰特或是另外的大物歌手,仅是酬劳支付一块就要大超支。现在为止,请到的本国歌手,最高也只有五十万日元。”

    ……这问题提的,够没水平的。

    岩桥慎一看了一眼提出这个问题的人,是个姓田中的同事。他嘴角一翘,回了句:“要论价格,地下乐队演一个三十分钟的场子只要付五万日元。”

    但是那毫无意义。

    田中被他不软不硬的顶了一下,脸色有点不大好。岩桥慎一也不愿和人为敌,又补了一句:“要是能请得来大物歌手,这个话题的价值就已经远远超过支付出去的薪酬了。”

    一屋子人对一个人群起攻之,车轮战一般的接连提出质疑。岩桥慎一面对攻击,游刃有余,心平气和的反击回去,此情此景,离舌战群儒,手里就差一把羽扇。

    胆敢自比唐丞相,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干得漂亮之人!

    岩桥慎一听任这阵质疑声沸腾了一会儿,才像是往煮沸里的锅里添凉水那样,把最后的总结说了出来。

    “开弓没有回头箭。”他说。

    企划既然已经开始启动,场地也都定了,摊子不开,就没有再收手的道理。

    这次的音乐节,早在开办的时候,众人就心中有数,知道这是个赔本赚吆喝的生意。

    但正因为是赔本赚吆喝,这声吆喝到底是什么,就显得格外重要。赔了本以后,赚回来的这声吆喝到底值不值,才是决定这次的音乐节是否胜利成功的关键。

    要是放任现在这个情形,摆明了就算赔掉现在的本钱,也赚不来那声吆喝。既然这样,倒不如干脆破釜沉舟,引进海外的力量,大操大办成国际规模的音乐节,至少让这声吆喝响起来。

    在众人接连上阵,和岩桥慎一争辩的时候,大津修作坐在上首,没有出言打断,而是默默倾听着手下人的你来我往。

    乍听到这个大胆的企划,大津修作的第一反应和组员们一样,也觉得他异想天开,所以,组员们攻击岩桥慎一的时候,大津修作没有开口阻止。

    他也想听听看,岩桥慎一到底会做出如何的回应。

    可随着他一一反驳回去,在旁边静听的大津修作,看着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企划委员会的反对声的岩桥慎一,不由竟对他刮目相看起来。

    这个年轻人是真的带着热爱全力以赴投入进来,所以才能想出这样的点子。

    为此不惜承受组员们的攻击,不惜以一己之力对抗这些的岩桥慎一,和他相比,虽然接手了这个音乐节,却只把它当做是一份普通工作的大津修作,竟然感到有些惭愧。

    岩桥慎一有句话说的很有意思。

    既然已经是赔本,少赔一点,然后办一场平平无奇毫无话题度的拼盘演唱会,和多赔一点,轰轰烈烈大办一场把音乐节的概念和企划都展现出来,这两者之间,到底哪一个才是“值得”的呢?

    大津修作心里隐隐倾向于那个答案——他对岩桥慎一的计划,感到动心了。

    与此同时,他在心里想到,为什么渡边万由美会那么坚持要保他上位。

    原先只是觉得他有些才能,可现在,见识到这样的魄力和气度,大津修作觉得,这样的二十岁,值得对他另眼相看。

    “可以了。”大津修作心里有了个底,出言打断了这场以一敌十却不落下风的辩论会。

    他环视会议室里的众人,目光落到岩桥慎一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这件事事关重大,我们从长计议。……先散会吧。”

    会议就在这样的情形下暂且告一段落。散了会以后,大津修作回到办公室,拨通内线电话,求见渡边美佐。

    渡边晋对大津修作有知遇之恩,自青年时期,大津修作不仅在事务所内受到重用,在私下里,和渡边晋夫妇也有些交情。

    与他同期的经纪人,cdies的大里洋吉,后来退社成立了amuse,尾木彻也在不久前独立,成立了尾木制作,只有他还一直坚守在渡边制作。

    因为这样,渡边美佐看待他也格外不同。见他的时候,不是在办公室,而是在旁边开辟出来的小待客室里。

    秘书奉上热茶,大津修作道了谢。

    “tom★cat的松崎桑的事我也知道了,那真是遗憾。”渡边美佐说。

    “是的。”

    “关于这次音乐节的事,还要你多费心才行。”渡边美佐心知大津修作是为了音乐节的事来,因此,寒暄几句,就给了他个台阶,把话题引了过来。

    “是的……”大津修作答应下来,顺势转入到了正题上来,“其实,是关于这次音乐节的应对。刚才的会议上,岩桥君提了新的建议。”

    “又是他?”渡边美佐有点意外,但又不意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