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109. 异国来人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兔国,京城。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高宁宁左手一把绿塑料暖壶,右手一个绿网兜,里边兜着几个摞得整整齐齐泛灰光的不锈钢饭盒,走过涂着绿腰线的走廊,来到楼尽头录音室的门口。

    把暖壶一放,打开门,扑面而来一股浑浊的气味——大多是烟味,这帮老烟枪不吞云吐雾就干不了活,生生把录音室的吸音板都给熏成了黄色。

    屋里条件简陋,只有条破破烂烂的双人沙发,老候正躺在上面打盹。他身材魁梧,腿伸不开,就拿膝盖窝压住沙发的扶手。

    “老候,饭来了。”

    高宁宁把网兜往桌上一放,从里面往外拿饭盒,候牧人没搭腔,还躺那接着打盹。

    这当儿,刚去洗了把脸的王新波,一边甩着湿漉漉的手一边往里走,“饭来了?我要的炒疙瘩——”

    高宁宁一脸嫌弃,“手别乱甩,脏死了。”

    “刚洗完手,怎么会脏呢。”王新波强词夺理。这人看着其貌不扬,洗完手乱甩还有点讨厌,可履历上却有着不得不提的一笔。

    他曾在1979年,跟一帮第二外国语学院的学生组了兔国可考的第一支摇滚乐队“万里马王”,专门翻唱披头士为主的欧美乐队的歌。

    通过这件事,证明了两点。

    一是文化的种子在学生仔之间最易发芽,外国文化的种子在学外语的学生仔之间最易发芽。

    二是一个人的履历辉不辉煌,跟他是不是能好好擦干手没关系。

    众所周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兔国的摇滚起步很晚,或者说,流行文化本身起步就很晚。

    邓俪君刚摆脱靡靡之音的指责没几年,另一个弯弯来的歌手,名叫苏瑞,有时却写作苏丙的歌手,又带来了跟邓俪君完全不同的听觉体验。

    王新波的万里马王,对兔国的摇滚乐来说,充其量只是发了个小芽,连小树苗都没长出来,就随着相对自由的大学生活的结束,成员们纷纷回归人生正道,各谋出路而解散。

    只有王新波还干了份跟音乐有关的工作,他先在国营歌舞团搞舞台音响,后来又被调来当录音师。

    他的万里马王,没有什么独创性的东西,也没有留下值得一提的作品,随着乐队解散,仅留下这个名字,作为存在过的证明。

    这么说也不太准确,应该说,这个名字本身,就是他们最值得一提的作品。

    王新波一直觉得,他们的乐队做出了一个贡献,就是告诉了后边的人,前面有条大家都还没有走过的路,我们听走过这条路的人说,路上的风景很美,所以决定去走走看。

    虽然我们也只走了一小段,或许只有十米那么多,但看到的已经是前所未有的新鲜事物——不仅如此,我们还隐约看到了从这条路上透过来的光。

    既然有光,就证明这不是一根死胡同。

    从网眼里透出来的光和细雨,在万里马王之后,又滋润出了几棵摇滚的小芽。去走这条路的人渐渐变多了,从最开始的十米,走到了一百米和两百米。

    一直到今年,有个叫崔建的小伙子,在国际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上,唱了一首《一无所有》,喘着粗气一路狂奔,超越了至今以来探索着这条路的人看到的一切。

    王新波没有成为冲在台前的英雄,所以他把自己的摇滚梦收在心里,成为了在幕后耕耘工作,替英雄们锻造打磨装备的人。

    “又吃炒疙瘩?”候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沙发上起来,凑到王新波的饭盒跟前看了看,“天天吃炒疙瘩,录音室一股膻味。”

    跟王新波这种大众工人脸不一样,老候外表看着挺气派,尤其一副络腮胡须,艺术家范儿妥妥的,听说小姑娘就爱这一款。

    唯有一点可惜,近来老候前额开始脱发,脑门锃亮,显老了。别看一口一个老候,人这会儿也就三十左右。

    候牧人1978年考进国营歌舞团,1980年发起了一个国营歌舞团男声四重唱的组建计划,先是改编民歌,其后,又以作曲家的身份崭露头角。

    候牧人进团的隔年,王新波搞了大陆第一支摇滚乐队。入行时的流派不一样,仿佛从今往后也不会有什么深入的交集。

    结果,老候有一次去看足球比赛,球赛赢了以后,场子里群情激动,大伙儿纷纷冲出体育场,奔向某大大大广场,齐声高唱《大海航行靠舵手》。

    老候一听,卧槽,兔国的作曲家都死绝了吗?

    于是,立志要搞能在这种时候唱的歌,一来二去,撞进摇滚乐怀里,撞进王新波的录音室,成为了把自己的装备拿给王新波锻造打磨的英雄之一。

    “明天我就不吃了……换换口儿。”王新波一边往嘴里扒拉炒疙瘩,一边说。

    老候懒得接话茬,拿起馒头咬了一口。

    “哎,”王新波吃完炒疙瘩,伸过一张飘着膻味的嘴,问他,“曹凭说的那几个来选女歌手的曰本人,这事儿你知道吧?”

    “不知道。”老候闷声闷气回了一句,懒得理他那张带着膻味的嘴,继续啃馒头。

    曹凭是个小导游,喜欢摇滚乐,自个儿组过乐队,跟崔建关系不错,仗着英语说得挺好,跟一些外国留学生什么的混得挺熟,常从外国人那弄点稀罕的磁带唱盘什么的。

    这次,不知道是怎么,跟这几个曰本人搭上线了。

    王新波接着嘀咕,“我听曹凭说,他们在搞什么世界女子摇滚音乐节,想从咱们这选几个唱摇滚的女歌手,带去曰本唱歌。”

    “去曰本唱?”高宁宁插了个嘴,“要出国?”

    这年头,提到出国,是件相当不得了的事。高宁宁住的院里,有家里人去曰本打工的,风光的不行。曰本有多发达,有多少稀罕的东西——亲眼见到未必如此,可听在耳朵里,高宁宁迷得目眩神迷。

    “什么女摇滚,咱们连摇滚都还没旺起来,还分什么男女。”王新波说到这,心里觉得不痛快,骂了一句卧槽。

    槽的不是来选女摇滚歌手的这几个曰本人,是旺不起来的兔国摇滚。

    奥运会的金牌都拿到了,怎么连个能去参加音乐节的摇滚女歌手都拿不出来?

    一边又在心里想,这要是让男歌手去,说啥也得替崔建那小子争取争取。但是,出国唱歌的事,总得上升到代表国家,这小子在国内已经是个刺头,谁知道上面放不放人。

    兔国的摇滚,是带着镣铐在跳舞……

    老候啃完一个馒头,又拿起一个馒头。连啃完两个,站起来,“不就是女摇滚歌手,有,怎么没有。”

    “在哪儿?”王新波让他的发言给吓着了。

    老候说:“现在就找。”说完,拿起沙发上被他自己枕的皱巴巴的外衣穿上,走出去了。王新波憋了一会儿,又是一句“卧槽!”

    “老候你太摇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