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115. 挺有劲头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演歌界至今为止还保留着拜师学艺的传统,抱上一根粗壮的大腿,能少走八百米弯路。

    弟子也分两种,一种是记名弟子,另一种是亲传弟子,也就是内弟子。……怎么有点串戏到了武侠的赶脚呢。

    但是,不管是武侠还是演歌,能入师父门亲传的,无疑都是富有潜力,被寄予了厚望的。

    坂本冬美这样的内弟子,平时会寄住在猪俉公章家里,给老师端茶送水,跟着他出入电视台和录音室以及像现在这样的场合,充当拎包小妹和司机,作为回报,猪俉公章会向业内人士介绍:“这是我的弟子坂本冬美。”

    别小看这句话的分量,它背后的意义就是“这妹子我罩了。”

    这个土嫩土嫩的妹子,能被收进内门,前途无量啊。

    互相报上姓名完了,又回到大眼瞪小眼的局面。岩桥慎一看着妹子这肉包子似的鼓鼓的脸颊,琢磨是再想点什么尬聊两句,还是接着cos他的沉思者。

    结果,这时,坂本冬美那突然冒出来一句,“您姓岩桥吗?”

    “是的。”

    “我老家有个地名就叫‘岩桥(iwase)’。”她说出来以后,又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岩桥慎一从这句话里,感受到来自坂本冬美朴实的好意,就像她朴实的包子脸上的笑容似的。想到这,他也顺着话题说了下去,“坂本桑的老家是?”

    “和歌山县。您知道那里吗?”

    岩桥慎一点头,“当然了。”

    上辈子的岩桥慎一,对这个地方特深刻的一个印象是那里动物园的大熊猫很能生。春种秋收,默默耕耘。但是不管生多少,大伙儿的眼睛都还是只盯着上野动物园大熊猫的肚子。简直是一场悲惨的庶出比不上嫡出,大阿哥当不上太子的大戏。

    “不过,”他打趣似的说,“那里有个‘岩桥’的事就不知道了。”

    听他这么说,坂本冬美露出个笑容来。这姑娘只要真心笑的时候,眼睛就弯成一对月牙,看着特别的亲切。好似同样的话,由她来说,就比由别人来说更可信似的。

    ……

    过了十一点三十分,服务生送来楼上的大佬们准备走人的信儿。

    岩桥慎一和坂本冬美,借着那个“岩桥”的话题,聊起了家乡,有一搭没一搭的打发起了时间,这时,收到信儿,两人一起站起来,上去接人。

    几个大佬都红光满面的,看来是玩得很尽兴。

    猪俉公章是最后才去的,大概来之前就喝了不少酒,到了这里以后也没少喝,现在脸红通通的,脚步有些虚浮了。

    这位的大名,岩桥慎一进圈后早就有所耳闻。他是演歌界大佬级别的作曲家,笔下名曲不知捧红多少歌手,其中之一的代表作,是为邓俪君写下的那首《空港》。

    刚进曰本,还在跌跌撞撞寻找自身路线的邓俪君,就是凭借这首歌打开市场,确立了她半演歌半流行的演唱风格。

    曰本的艺能界,是由幕后的黑衣们撑起来的,所以,拥有创作才能的人非常受人尊敬。在猪俉公章面前,森进一和前川清两个演歌大佬,也都客气而尊敬,前川清甚至亲自搀扶着猪俉公章的胳膊肘。

    坂本冬美一来,见到了,赶紧打招呼,从前川清手里接过老师。她一个女孩子,力气不大,猪俉公章的块头不小,一接过来就有点吃力。岩桥慎一见了,赶紧顶上,把猪俉公章重量的一大半都接过来。

    “坂本,又要辛苦你了。”前川清笑呵呵的说。

    看样子,她跟着出席过许多次这种活动了,森进一和前川清也都认识她。

    “这是身为弟子的分内之事。”坂本冬美语气谦卑。

    猪俉公章在业内,是比胖胖青年秋元康有过之无不及的六本木扛把子银座通,最喜欢夜游,喝起酒来又快又多,还有过因为迷上了在俱乐部里看桑巴舞,特地跑去巴西发掘了一个日裔姑娘出道当歌手这样的神奇传说。

    别以为玩演歌的私底下也跟台上似的那么板正,说不定比谁玩的都凶。

    身为他的弟子兼拎包小妹兼司机,坂本冬美整天跟着出入这种场合,负责把醉醺醺的老师送回家,可不是“又要”辛苦了。

    这会儿,俱乐部的服务生才上来,接替坂本冬美,代为搀扶猪俉公章。岩桥慎一心里一琢磨,合着刚才是由着前川清表现呢。另一个服务生又过来要顶替他,岩桥慎一还没撒手,觉得胳膊让人用力抓住了。

    猪俉公章顶着那张红通通的脸,对他说:“你来就很好。”撒开手,敲了敲他的上臂,“……挺有劲头的嘛。”

    额……

    行吧。

    体格越壮,责任越大。

    岩桥慎一帮着把猪俉公章搀出去,坂本冬美赶紧去把车开来,又是一通折腾,把猪俉公章在后座安置好。

    坂本冬美摁着膝盖跟岩桥慎一行礼,“麻烦您了,岩桥桑。”

    “举手之劳而已。”岩桥慎一回道,“路上小心。”

    客串完了搬运工,岩桥慎一赶紧去开车接森进一。

    以前带松本明子的时候,开的是普通的铃木小面包,现在跟着森进一,开的车就换成了高端丰田保姆车。

    车内空间宽敞,森进一坐进来,前川清和东京音乐工业会社的那名部长也上来了——这名姓沼田的部长很客气,婉拒不成,才在那两人的邀请下上了车。

    “让岩桥君送两位回去。”森进一挺大方的。

    森进一跟前川清住得不远,倒是沼田,住在杉并,送下了那两位以后,岩桥慎一又载着他往杉并驶去。

    “辛苦了,经纪人桑。”沼田客气地和他搭话。

    “您客气了。”

    “经纪人桑看上去挺年轻的……一直都做这一行吗?”

    “是的。”

    车子驶上大马路,岩桥慎一加快了速度。

    “森桑是演歌界的大人物,经纪人桑能被派来跟随森桑,可见能力颇为出众。”沼田的话里,透出些油滑。

    岩桥慎一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反光镜,“只是做些分内的工作而已。虽然不成器,多亏了森桑待人宽容。”

    沼田笑呵呵的,“经纪人桑真沉得住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