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116. 都了不起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车子行到杉并,岩桥慎一放慢了车速,在沼田的指挥下,停在一户有些年头的住宅前。

    这一带的民宅都半新不旧的,既不很豪华,但也毫不寒酸,像是一片聚集了会社干部之流的中高档住宅区。

    岩桥慎一停稳车子,下车替他开门。

    从外面看,沼田家的二楼原本暗着的灯亮了起来。下了车,沼田想了想,对岩桥慎一说,“谢谢你送我回来,经纪人桑。之后说不定还要再见面,现在先认识一下也无妨。”

    这话不假。

    东京音乐工业会社既然也充当演出的中介,往后,肯定会跟岩桥慎一打交道,通过他把演出邀请送到森进一那里去。

    森进一是大牌歌手,没有他主动找活干的,都是别人找他。水涨船高,岩桥慎一这经纪人也跟着有牌面。

    交换了名片以后,沼田凑着汽车灯光看了看,点点头,“原来是岩桥慎一桑。”把名片收起来,“那么,下次再见了。”

    沼田的名片上,写着他的全名“沼田敏郎”,职务是东京音乐工业会社营业部的副部长。

    岩桥慎一收好名片,送沼田进门,然后打道回府。

    ……

    秋高气爽,风和日丽。

    提到秋天,岩桥慎一心里首先冒出来的就是这么两句话。标准的小学生作文开场白。

    第二天下午,做完外出登记,他走出事务所,往约好的咖啡馆走去。

    天气不错,沥青路面在阳光下,闪烁着灰光。岩桥慎一非常喜欢秋天,他文采没那么好,形容不出那种感觉,就是觉得,秋天的太阳光照下来,好像什么都闪闪发光的。

    咖啡馆里,吉田美和先到一步。见他进来,冲他招手。

    岩桥慎一拉开椅子,刚坐下,听她说:“正人桑大概还有十几分钟就到。”

    他没看菜单,转过头对过来的服务生说,“请给我咖啡。”

    点完东西,才问道:“正人桑也来?”

    “今天下午,正人桑去录一个电台节目。”吉田美和说,“tokyo fm的。”

    “他是专业的嘛。”不管怎么说,虽然“降格”来了他们两只菜鸟的乐队里当贝斯手,中村正人在乐界也不算是完全查无此人,这种工作也有一些。

    咖啡送上来,岩桥慎一和吉田美和闲聊了一会儿,店门被推开,来的是中村正人。

    不是假日的半下午,三个成年人聚在咖啡馆里闲聊,也够显眼的。

    “今天真够呛。”中村正人走过来,开口就道。

    别人的麻烦事就是自己的快乐源泉,岩桥慎一挺感兴趣的问:“那是怎么一回事?”

    “今天做的是档直播节目,结果跟搭档的音乐人一言不合,险些吵起来。”中村正人苦笑道:“直播节目,一年有个一次就可以了,再多可应付不来。”

    “反正也是没什么人听的时段,就算真的吵起来也无妨。”吉田美和有点坏的揶揄道。

    岩桥慎一插了个嘴,跟她一唱一和,“话不能这么说。越是没什么人听的时段,偶尔出个错,反倒叫人心里不是滋味。”

    中村正人做了个被什么东西撞到了的搞笑动作,“你们两个饶了我吧。”

    两对一欺负完了中村正人,三个人开始进入今天的正题。

    吉田美和把关村对她说过的话转达给两人,“关村桑问我,有没有意愿和king records签一份长期合约。要是有那个意愿的话,渡边制作愿意为我和那边协商。”

    “我说,”吉田美和看看岩桥慎一,“慎一君不是告诉过我,事务所的万由美桑让我们去音乐节演出吗?我把这事告诉关村桑了。”

    当时,从渡边万由美那里得了信以后,岩桥慎一第一时间转达给了吉田美和跟中村正人,三人一致认为,这是个好机会。

    “但是,关村桑却坚持要我再考虑一下,还说,我该有些自己的主见。”

    “我觉得自己很有主见——我的主见就是相信慎一君。”吉田美和说。

    岩桥慎一笑道,“太感动了。”

    “虽然慎一君的表情,完全没有传达出‘感动’这件事。”吉田美和同他开玩笑。

    “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这么严苛可不怎么好。”他接着笑。

    心想,一边跟渡边万由美吹风,夸他是个经纪人好苗子,让渡边万由美千万别放他去搞乐队带坏了吉田美和。另一边,又给吉田美和吹风,让她别太顾及他这个拖油瓶。

    老哥你真稳,两头不耽误。

    人是很奇怪的,当他对自己有着相当自信的时候,就会忽视掉别人的意愿以及客观的环境,拧巴到让人觉得理解不了的地步。

    在关村看来,创作歌手的好苗子吉田美和,完全可以成为中岛美雪那样的歌手——哪怕不会写谱,也有专业人士帮忙听谱。

    关村自认眼光还算不错,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理解,为什么吉田美和要抓住岩桥慎一这个看上去可有可无的队友不放手,并且固执地认为吉田美和这种做法会拖累她自己。

    这可以看作是身份高的人的一种傲慢,但同时,未尝不是一种老派的,已经固定了的思维。

    岩桥慎一跟吉田美和,早过了要向对方确认“只要你能投降金票大大的”的时期,这时也干脆直接的说:“我也正要说这事呢。”

    “既然要上音乐节,就来编几支好曲子,那种任谁听了也觉得我们了不起的好曲子。”岩桥慎一说。

    他挥锄头任他挥,只要抓紧这次机会,漂漂亮亮的把演出给完成,挖角也好,出道也好,什么都能迎刃而解。

    “赞成——”吉田美和说,“这就来敲定演出的曲子吧。”

    中村正人也举手赞成,“我会拿出全部本领来,编几支好曲子。”

    “那么,”岩桥慎一拿出小本本,做实际的,“先来确认一下各自的行程,定好碰头的时间吧。”

    秋来秋去,秋去秋来。

    去年的这个时候,他跟吉田美和提议,来组一支乐队推销她。一年过去,现在,他们总算有了一支乐队的编制,触到了离他们最近的一次机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