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117. 全新方式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十月底,布施明的巡回演唱会最终场,在涩谷的nhk hall圆满举行,与此同时,也标志着吉田美和重回自由之身。

    演出结束后,渡边制作为布施明举办了盛大的庆祝晚会。

    晚会上,关村仍不死心,抓紧最后的时机来动员她。

    这一次,既然成员之间已经相互通过气,吉田美和也就郑重其事的告诉了关村她的答案:“对不起,关村桑,我不能接受您的好意。”

    虽然拒绝,到底觉得他对自己很照顾,忍不住向他吐露真心,试图换得理解,“如果您说的是给我们的乐队一次机会,那或许会另当别论。”

    关村感到不可置信,“你们之间,就有着这样的默契和信任?”

    吉田美和点点头。心想,岩桥慎一对她的理解和支持,是一道画在她心中不褪色的彩虹。

    “好吧!”关村的表情谈不上是好是坏。

    顿了顿,像是要岔开话题似的,对她说:“晚会的食物挺不错的,请来了王子饭店的主厨担任监制,去好好享受,和伴奏乐队的人庆祝一下吧,吉田。”

    吉田美和什么也没多想,欠了欠身,走远一些,去找中村正人。

    “关村桑又劝你了吧?”中村正人凑过去问她。

    “不过,我这次认真拒绝关村桑了。”

    反正合约已经结束,她已经恢复了自由身,关村也奈何不了她。吉田美和心想,从今往后,各走各的路就是了。

    ……

    岩桥慎一早有准备,合约正式结束以后,立刻为吉田美和找了份在录音室唱小样的固定工作,保证她有饭可吃,不必再去另找工作。

    之后,岩桥慎一要来两个队友的时间表,在对照自己手里的行程,把三个人能够同时行动的时间都画出来,重回地下音乐圈,和livehouse的负责人沟通,利用这些时间去演出。

    不管是岩桥慎一对乐队的规划,又或者是身为核心人物的吉田美和自身给自己的定位,都注定他们绝不会是一支录音室乐队。她强大的舞台表现力,要是脱离了现场,魅力就会大打折扣。

    所以,为了接下来的音乐节练习也好、为了乐队的未来也好,他们要在livehouse演出来磨炼自身的水平,提高自己的现场水准。

    而在工作和演出之余,三个人聚在吉田美和打工的录音室里,用折扣价租用他们的录音间,商定要在音乐节上演出的歌曲,以及对曲子的编排。

    三个人尽量相互尊重对方的想法,不发生什么独裁的事。但是,往往难以避免,在一些问题上发生争执,不知不觉吵起来。

    一到这时候,三人的乐队构成就显示出了它的优势。每当有两个人格外针锋相对的时候,第三个人都能审时度势,适时退出来劝架,保证不出现吵成一锅粥的局面。

    以前只有一个岩桥慎一跟一个吉田美和的时候,他们俩经常吵到谁也不理谁,但是加上一个中村正人,这种情形就再没有发生过。

    和稀泥是人天生掌握的本领。

    由此可见,三角关系的确是最稳固的关系。

    啥?

    ……

    自从发生了那次和观众的纠纷,又被岩桥慎一带去看了吉田美和的演出以后,赤松晴子受到启发,这段时间以来,演出之余,一直混迹在地下音乐圈,旁观各种乐队的演出,决定在当主唱的同时,也学习如何当观众。

    这件事,岩桥慎一一直都知道。不仅如此,在决定参加音乐节演出的地下音乐人阵容的时候,他还找到赤松晴子,参考了她的意见,在她的建议下定下了几棵好苗子。

    而现在,乐队重组,又要继续演出的事被她给知道了以后,赤松晴子主动向岩桥慎一要了一份乐队的演出行程表,说是有空的时候,就去助阵观看。

    她对吉田美和的台风崇拜有加。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赤松晴子开口要,给她也无妨。正好,岩桥慎一有点演出的事和她确认,就约好见了一次。

    事情办完,天色不早,岩桥慎一想了想,觉得让她帮了忙,再让她饿着肚子回去不合适,邀请她,“一起去吃点东西吧。”

    赤松晴子看了看他,答应了。跟在他身后,被他给带进背巷里一家小小的饮食店。两人面对面,占了一张小桌。

    岩桥慎一浏览着菜单,像是要活跃气氛似的,玩笑道:“跟着我出来,就只能吃点便宜的东西了。”

    赤松晴子抿嘴一笑,也跟着扫视起了张贴在楼梯旁的菜单。

    竹之内昭仁把赤松晴子拜托给他,但实际上,岩桥慎一并没有为赤松晴子特别做过些什么。在他眼里,这个关西来的大小姐,是个有些遥远的存在。不是因为难以了解,而是不知道如何了解,也没有那种想要了解她的心意。

    不过,赤松晴子倒是对他,准确来说,是对他现在这份工作挺感兴趣,主动提问了好几个相关的问题。

    岩桥慎一回答了,还打趣她:“现在的话,你大概比我还要了解地下音乐圈有什么好歌手,而他们又都好在哪里了。”

    赤松晴子说,“但还是多亏了岩桥桑,教会了我了解这个圈子最重要的法宝。”

    她抬起视线,看着岩桥慎一,“那就是,如何当观众。”

    赤松晴子从当观众这件事当中,发现舞台上音乐人的优点。

    小饮食店生意兴隆,在他们吃着饭的时候,接连又进来好几个客人,这样一来,两人也不好旁若无人的聊天了。

    送上来的套餐,岩桥慎一一扫而光,赤松晴子只吃了一半。

    “不合口味吗?”

    赤松晴子否认道:“分量太足,吃这些就已经很饱了。”

    “这倒是。看着不显眼,盛得还挺多的。”

    岩桥慎一付了账,两人这一通饱餐,花了三千日元多点。赤松晴子让他请客,有些不好意思。

    “我邀请的你嘛,应该的。”岩桥慎一把找回的零钱收起来。

    走出店里,天已经完全黑了。背巷里光线昏暗,被光线廉价的霓虹灯牌照亮,分发印着小广告的纸巾的青年们已经上岗,不断向过路的行人伸过手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巷子里,谁也没向发纸巾的青年伸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