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118. 北岛家族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平川桑托我帮忙找份巡演乐手的工作。Δ书阁ん.『k→shu→.co”

    岩桥慎一突然开口,把赤松晴子吓了一跳。有些意外的抬起脸看了看他,慢慢点头,“是吗?”

    “看样子,他好像打算放弃就职了。”岩桥慎一道,“准备当专业的音乐人。”

    “……”

    赤松晴子吃不准他说这些话的意义,没接话。

    “赤松桑是学的兔国文学对吧。”岩桥慎一的话有些跳跃,“是因为什么才决定学兔国文学呢?今后想要从事这方面的研究,或者到兔国留学之类的。”

    以前,岩桥慎一就问过赤松晴子,关于她为什么选择学这一门的原因。那时,赤松晴子没有回答他。

    这次,赤松晴子虽然没有回避话题,但突然被这么问,也还是露出为难和困惑的表情,想了想,才道:“选这一门是因为喜欢,对兔国的文学很有兴趣。”

    “至于今后,现在还没有决定,所以,没办法回答岩桥桑。”

    岩桥慎一听了,若有所思,“这样吗。”

    “赤松桑,我没有要探听你的事的意思。”他说,“我只是想说,平川桑既然选择要当专业的音乐人,那么,关于乐队,有些事就变得不一样了。”

    赤松晴子认真听着。

    “把职业生涯压到音乐上,对平川桑来说,音乐的意义就变得更加沉重了。”岩桥慎一提醒赤松晴子,“所以,乐队的方针,也会跟着发生变化。”

    要是光靠兴趣和喜欢,是支撑不起这种沉重的意义来的。

    既然如此,身为乐队的主唱,赤松晴子就要跟着做出选择,是否有那个决心和平川达也他们一起,背负起这一沉重的意义。

    赤松晴子听出岩桥慎一话里的意思,但是什么也没有说。

    ……

    时光流转。

    忙起来的日子过得格外快,从十月一路狂奔,接着就是十一月,然后是十二月。

    进入到年末,不光是普通的企业忙着总结,忙着各种忘年会,艺能界里,更是忙得脚不点地,各种应酬成倍增加的时候。

    对演歌歌手来说,要参加赞助企业的忘年会,要去出席各种商业演出,要参加电视台各种节目的录制和颁奖典礼,还要跟电视台、广告商等等的打交道,差不多从十一月底,就是各种忙碌。

    而作为大牌歌手,从1968年第一次出场红白歌会起,就从来没有再掉过选拔的森进一,今年也毫无疑问的参加,并且还是单人了全场压轴这样的重要位置。

    大佬地位可见一斑。

    ……

    刚进十二月,艺能界就发生了一件大事儿。

    演歌巨佬北岛三郎,被杂志踢爆跟自己曾经的拎包小弟,差点因为不红回老家捕河豚的山本让二,俩人跟极道社团勾结。

    染上不太光彩的颜色,这事儿的影响极为恶劣,北岛三郎为此辞退了原定出场的红白歌会,做出道歉的态度,回家反省去了。

    说是反省……外界是那么认为的,可是岩桥慎一一点也没看出来。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新闻前脚出来,后脚,他就陪着森进一,去了北岛三郎的私宅拜访。

    森进一自己进去,岩桥慎一待在外面等着。短短三十分钟,就有络绎不绝的演歌界人士前来拜访,派头足足的。

    什么反省,只怕是在心里觉得晦气才对。

    演歌歌手和搞笑艺人,艺能界里,这两家最容易跟极道有牵扯。前者是长久以来大佬们最爱的艺术形式,后者则容易被请去当司仪或是客串演出。

    所以,哪个有名的演歌歌手被请到极道的聚会上唱歌助兴,这种事一贯存在,圈内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尤其是北岛三郎这种自己开事务所自己说了算的,是私联的重灾区。

    光是唱唱歌无妨,但是,北岛三郎偏偏跨越了那条线,掺和进了极道的事务当中,借助极道的力量为自己谋利。不仅湿了鞋子,还沾了一脚泥。

    以出吕组三代目田冈一雄过世,出吕组内部爆发继承人之争的“山一抗争”为转折点,曰本的白道开始意识到极道的存在是股顽癣。

    以前,战争刚结束,社会秩序未定,白道手伸不到的地方,极道往往负责维持秩序的工作。但是,随着社会秩序重建,这一作用就渐渐失去了。

    随着田中·推土机·角荣炒热房地产,全国各地就开始出现极道势力威胁老百姓,低价抢夺土地进行开发的事件,极道的存在完全变质。

    所以,整治极道势力,就成了白道眼中迫在眉睫的事。在“山一抗争”当中,出吕组跟独立出去的一和会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白道趁机浑水摸鱼,削弱极道的力量,趁机解散了不少组织。

    这次,北岛三郎在已经确认出席红白歌会的情况下,被掀出他跟极道往来的事,被迫向全国道歉,也可以看作是对艺能界的一次震慑。

    要说,北岛三郎这老爷子也有点过分了。

    他广收徒弟,搞了个“北岛家族”,拎包小弟山本让二管他叫“老爹(おやじ)”,这是极道小弟称呼他们老大的叫法。

    嚣张成这样,不怪被树典型。

    就连现在,他出了事,演歌界的人还纷纷过来拜访,做出个没有因为他出了事就小瞧他的姿态。这架势,与其说他是演歌的帝王,不如说他是演歌的组长,出吕组的那个组。

    不过,虽然闹得这么大,这阵震荡到了北岛三郎和他小弟这里,也就到顶了,动一动他,至于那些极道前台企业的事务所,这次也就浑水摸鱼过去算了。

    在没有相关法规出台,极道势力也未撤出艺能界的情况下,没有人打算真的搞一次大清洗。有一个北岛三郎,就足以表示“决心”了。

    岩桥慎一吃瓜吃得开心,但也不禁在心里感慨艺能界的光和暗。

    演艺界的一次地震,看似是件大事,但是对圈内的人也丝毫没什么影响,大家各忙各的,在这个诸事扎堆的年末到处跑。

    在近距离观看了这样的事以后,当他再度和坂本冬美相遇在大佬们的酒会上的时候,不禁发自内心觉得这种喝点小酒的聚会是如此的和蔼可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