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121. 一键换装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唱片大赏的后台还是人挤人挤人,不过,这一次的彩排相比红白就要简单多了。『→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歌手和歌手之间的互动也不多,所以都是分开来的,没有像红白那样,大家都挤在一处。

    穿梭在会场当中的时候,岩桥慎一又一次见到中森明菜,,不过,却是远远地打了一个照面。

    所以说嘛,同在一个圈子里,最不缺的就是擦肩而过的机会。

    ……

    本次红白歌会的开场人物,是红组的歌手荻野目洋子,演唱的曲目是《dcing hero》。

    这位小妹妹……1968年生人,比岩桥慎一还小两岁,叫声小妹妹也还行。

    别看年纪小,其实早在1984年,荻野目洋子就已经歌手出道,虽说成名要趁早,不过她虽然出道的早,红的却不太早,没什么水花的挣扎了很久,直到发行了这首《dcing hero》,才一炮而红。

    顺带一提,《dcing hero》这歌也是首翻唱舞曲,时势造英雄。

    相比石井明美,荻野目洋子的后劲就要好多了,走红以后,后续的走势也可圈可点,如今也已经跻身当红偶像之列了。

    作为红的标志,荻野目洋子是从唱片大赏的舞台上匆忙赶来的,重要的大赏虽然不接受歪果仁作词作曲的歌,但是其他环节上倒是没有卡死。

    赶了个开场时间紧迫,小妹妹身上还穿着唱片大赏的衣服。

    青春靓丽的妹子又扭又跳,不管什么时候都如此赏心悦目,哪怕是在跳广场舞呢。

    不过,1986年的舞台,看在岩桥慎一眼里,自然稍显简陋,不仅如此,当荻野目洋子扭来扭去的时候,在旁助阵的红组歌手们也跟着尬舞,这感觉真是又土又萌。

    唱完一段以后,主持人在后边儿帮忙加旁白,“看好了哦,洋子酱要快速换装了——”

    然后,妹子开始抖裙子,摘下裙子上那一圈白色的蓬蓬纱,露出里边儿鸡毛似的红白相间的下摆,这快速换装还真是……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

    岩桥慎一乐得看热闹,技术含量高的一键换装固然牛,但是,正当青春的妹子有点笨拙的换装,却有种别样的趣味。

    话也说回来,两个大节目选在同一天,这帮当红歌手们也有的折腾的。

    此时,就显示出森进一大佬今晚压轴的优势了,至少连他这个经纪人,都有时间看着荻野目洋子的演出吐个槽。

    红组完了,白组初登场的是杰尼斯的男偶像组合少年队,唱的是《假面舞会》,仿佛要对抗红组小妹妹的快速换装似的,白组的小伙子们上了台第一件事也是月兑——

    一个更笨拙的,没有技术含量的月兑,然后露出了令人难以吐槽的审美怪异的闪闪发亮五颜六色还自带鸡毛的演出服。

    我应该在家里,不应该在会场里。

    看着你们想笑却不能笑。

    不过,少年队的服装审美虽然不知道扔哪儿没带来,舞蹈功夫倒是真的强。岩桥慎一一边在心里称赞少年队舞台表现好,一边在心里吐槽那个没眼看的服装,竟然奇妙的产生了一种扭曲的快意,觉得那服装好像也……还行?

    杰尼斯就是这么“荼毒”曰本人审美的嘛……

    少年队的舞台刚刚看完,岩桥慎一启程出发,载着参加完了开场,准备去两头跑的森进一往tbs演播室去。

    两家电视台的演播室,距离不近也不远,再加上是除夕夜,对岩桥慎一这司机的车技颇有些考验。

    到tbs演播室的时候,离森进一登场只差个几分钟,好在男歌手的衣服好换,男演歌歌手也用不着跟女演歌歌手似的,亮个相就得穿和服,所以,早在车里的时候,他就重新换了身西装。

    岩桥慎一在后台,通过监视器确认森进一的进展,等他演出结束,第一时间迎上去,领着他往停车场走,再一次回到nhk hall。

    此时,红白歌会已经进入到后半场,但是对森进一来说,还刚刚好。服装师和化妆师不紧不慢地替他重新化了妆,送来演出服装。

    到了这时候,岩桥慎一也终于能歇口气,只等着红白歌会结束以后,把森进一送回家去就是了。

    之后,从一日到三日,他可以连休三天。

    或许是争分夺秒的两地奔波耗尽了他,又回了红白后台以后,岩桥慎一仿佛开了贤者模式,对前边的演出没什么兴趣,槽也吐不起来了。

    ……

    本次的红白歌会,最终由白组取得胜利。

    伴随着地位好比《难忘今宵》的结束曲《萤之光》的全场大合唱,这一届的红白歌会至此宣告落幕。

    结束以后,歌手们回家的回家,赶赴下一场的赶赴下一场,后台乱哄哄的。服装师和助理分别离开,岩桥慎一负责把森进一送回家。

    在车上,森进一跟岩桥慎一聊天,“岩桥君一个人过年吗?”

    “是的。”

    “你是哪里出身呢?”

    “静冈市。”街头车流滚滚,岩桥慎一小心平稳地开着车。

    森进一“哦”了一声,“离山梨挺近的。”他的老家就在山梨。

    岩桥慎一静静听着。他还没有回过静冈,也从未到过山梨。这两个地方,对他来说,还是两个陌生的符号。

    话题到底打住。与其说是聊天,不如说是一问一答。

    车子到了青山,开上一段上坡路,就是森进一的住宅。车子停下来,岩桥慎一送森进一进去。

    进了大门,已经能看到里面灯火通明。这座气派的宅邸,现在只有森进一和妻子森昌子,以及森进一的母亲在住。

    嫁人引退以后,这是森昌子和丈夫度过的第一个新年。她的郑重其事,岩桥慎一在看到门上挂着的象征新年的松枝和稻草圈的时候就能感受得到。

    森昌子在玄关迎接刚结束了红白歌会的丈夫。

    除此之外,她还准备了两只手提纸袋,是他们夫妇分别准备给岩桥慎一的新年礼物。

    “岩桥君,新年快乐。”森昌子双手奉上纸袋。

    森进一也笑着说了句:“虽然是一个人过年,不过,也别太马虎了。”

    岩桥慎一大丰收,收下两只手提袋,辞别了双森夫妇,回到自己的单身公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