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124. 你真厉害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冈田有希子忧心忡忡的模样,落在岩桥慎一眼中,有种别样的感觉。Δ书阁ん.『k→shu→.co

    这孩子自己才刚刚从苦海中脱离出来,就已经开始学会为别人担心了。

    但是,反过来说,正是因为她自己险些掉落苦海之中溺亡,深知那种滋味的不幸,现在才会真心实意的为别人的不幸担心。

    只不过,冈田有希子和中森明菜是好友,所以她能这样直率的表达不安。岩桥慎一一个陌生人,却不好随意评判他人的感情,只是含蓄的回了一句:“中森桑大概有中森桑的想法。”

    可是在心里,却对这样一段感情不以为然。

    “嗯……”冈田有希子露出个困扰的表情。

    “我想到我自己,也觉得不能轻易对明菜桑的事下断言,或许matchy桑有着matchy桑的魅力。”冈田有希子是个很会替别人着想的女孩子。

    岩桥慎一嘴上没接话,心里却想,宁可尊严扫地都要坚持去守护的感情,让人相信的根本不是对方,而是自己。

    即使被人当做笑话看待,也一定要坚持一段感情,恐怕是因为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一个人渣。

    因为相信自己的青春付出即有回报的人,也会相信只要自己坚持,就能等到事情出现变好的转机的时候。

    狗屁。

    岩桥慎一看得明白,渣渣就是渣渣,不存在玩够了那一说。

    好比香江娱乐圈最后一个童话,怕情太过汹涌像深海的萨米忍耐了十几年,终于熬作许太,结果到头来,最后一个童话,分明是最后一个笑话。

    要问为什么越是渣渣,吸引力就越强。

    其实要反过来想,渣渣强大的吸引力或许不是来自于其自身,而是来自于和他交往的人。

    交往过优秀的人,就是往名片上印上了一个闪闪亮的头衔。

    围绕在渣渣身边的莺莺燕燕们,也不是因为折服于渣渣的魅力,仅仅是因为渣渣另属旁人。人亦是动物,是动物,一会护食,二会抢食。

    有个姓叶的小子看得通透,别人的情人为自己倾倒,是件比自己的情人为自己倾倒更有成就感的事。

    中森明菜越是对近藤真彦死心塌地,近藤真彦对其他女明星的吸引力就越强。因为在其他女明星那里,默认了假如把近藤真彦扒拉到碗里,就是抢夺了中森明菜的领地。

    这种吸引力是致命的。

    桃浦斯达们的八卦,其实离岩桥慎一很远,虽然在圈子里混,还是中森明菜好友的知心大哥,可那仍旧是离他很遥远的人。

    但即使如此,岩桥慎一提到近藤真彦时的嫌弃,也是实打实的。因为在他看来,近藤真彦的一些行事做法,已经脱离了“人”的基本——

    这时,冈田有希子又开口了。

    “matchy桑的母亲刚刚过世不久,这段时间,明菜桑担心matchy桑,一直陪在他身边安慰他。希望matchy桑经过这件事以后,能够体会到明菜桑的心情,更加的善待她吧。”

    冈田有希子天真的发言在岩桥慎一听来,有些不是滋味。

    如果说在感情上三心二意,还能看作是这个人的作风有问题,但是,在对待自己的母亲近藤美惠子这件事上,近藤真彦已经不能说成是个人了。

    近藤美惠子在去年的十一月意外过世,死因是交通事故。

    事件发生后,立刻成为爆炸性的大新闻,但是,隐情也随之浮上水面。

    车祸发生时,近藤美惠子尚存一息,是身为儿子的近藤真彦,担心把母亲送去医院会惊动狗仔影响自己的形象,所以没有叫救护车,令近藤美惠子不治身亡。

    这样的一个“明星”……

    中森明菜和近藤真彦的恋情举国皆知,几年来,一直在媒体镜头的追踪之下,甚至波及到了各自的亲属。

    而除了近藤真彦正大光明的出轨之外,近藤真彦的母亲近藤美惠子对两人感情的不赞成也是举国皆知的事。

    近藤美惠子毫不掩饰对中森明菜的不中意,在记者前去采访她对于儿子的恋情的看法时,直截了当的表示“中森明菜不行”。

    在近藤美惠子眼里,合适的儿媳人选,是名列“花之八二组”的女偶像松本伊代。

    松本伊代对近藤真彦有意思,在圈内也是颇有名的八卦。不仅如此,还有松本伊代因为对近藤真彦有意思所以讨厌中森明菜这样的事。

    娱乐圈里没有秘密。

    杂志小报乐得写这对当红二人组的八卦,三天两头不是近藤真彦又密会了哪个女明星,就是近藤美惠子发表了什么对中森明菜不满意的看法。

    而即使在这样的处境下,中森明菜还是坚持维护这段感情,在近藤美惠子过世后,还诚心为刁难过自己无数次的人祈祷,担心近藤真彦会受到打击,尽力安慰他。

    在外人看来恐怕非常的不可思议吧……

    可是,岩桥慎一总觉得,拼了命的去维护什么的时候,比起说是非不分恋爱脑,恐怕是因为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青春付出的不值得,被一个渣渣挥霍。

    假如自己爱错了人,那么,付出过的青春又算什么呢?

    天底下苦苦执着渣男或是渣女的人,与其说是相信对方能回心转意,不如说是相信自己有能让渣渣回心转意的能力。

    而这种迷之自信的来源,其实多半来自对自己付出过的青春的惋惜。

    这样想想的话,现在的中森明菜,真像是岩桥慎一过去见过的那些拼了命去维护做了错事的小孩的母亲。

    自己的小孩怎么能是坏的呢……

    自己的青春怎么能是喂了狗的呢……

    岩桥慎一不觉在心里,有些同情这个站在糟糕的感情面前,像张开双翼护崽的母鸡那样拼了命维护这一切的姑娘。

    明明在舞台上的时候,是个干脆利落帅炸了的姑娘。

    ……

    五点半,岩桥慎一和冈田有希子从店里出来。

    “太可惜了,要不然,作为回礼,就请你吃晚饭了。”岩桥慎一和她闲聊,“可不是便宜菜,是正经的大餐。我这个新年,领了不少奖金。”

    冈田有希子笑道:“真厉害,岩桥桑。……不过,下次也一样。”

    “收了你的礼物,不回些什么,总觉得过意不去。”岩桥慎一伸手拦出租车,“要我送送你吗?”

    “不必了,”冈田有希子笑笑,“这样就已经很谢谢了。”

    上车之前,她冲岩桥慎一挥挥手,“下次见,岩桥桑。”

    送下了冈田有希子,岩桥慎一准备找家小店吃点晚饭。漫无目的的走了一会儿,兜里的传呼机响了起来。

    他四下看了看,走到电话亭前。

    里面有个高中生年纪的女孩子正聊得起劲儿,岩桥慎一站在外面等了十来分钟,还没讲完的迹象。他抬起手,冲着电话亭的玻璃门咚咚敲了几下。

    女孩子皱起脸,匆匆说了两句,挂掉电话,打开门。

    她一张小脸,画着浓妆,贴着夸张的假睫毛,像是糟糕的化妆新手的“杰作”,岩桥慎一注意到,她肩上背着的竟然是香奶奶的包。

    姑娘你真牛叉。

    岩桥慎一权当没看到女孩子翻的白眼,好像是他抢了她的地盘似的。别扯什么曰本人不给人添麻烦,不少给你添麻烦才是真。

    岩桥慎一走进电话亭,把传呼打了回去。

    “岩桥,晚上有安排吗?”电话那头,竹之内昭仁的声音洪亮的不得了,像是个刚发了财的小财主,“过来一起吃个饭吧。”

    真是瞌睡送枕头,肚饿送餐票。

    可是,竹之内昭仁接着又说:“请你吃顿好的,正宗的鹿儿岛料理。”

    岩桥慎一叫他这个财大气粗的劲儿吓了一跳,生怕是宴无好宴,“这么贵重的招待?我可不敢去。”

    “怎么?我又不要你来给我付账。”

    “话不能这么说,无功不受禄。吃一千二百五的套餐还另当别论,突然承蒙你招待这么贵重的规格,要是有什么事要托付给我,做不到就糟了。”

    “哈哈!”

    竹之内昭仁笑道,“放心好了,什么事都不拜托你。再说,请客的人也不是我,是我在大洋电机就职的前辈。”

    “大洋电机?”

    “其实是请我和另外几个同学,说是前辈,其实也没什么交情,”竹之内昭仁解释道,“打算劝我们入职大洋电机呢。本来定了今晚吃饭,同学里有个叫木村的去不了,正好我也想见见你,就打电话,让你来冒充一下木村君,还能顺便吃点好的。”

    “还能这样?”岩桥慎一汗。

    “所以,一起去吧,‘木村君’。”竹之内昭仁洋洋得意。

    行,去就去吧。

    岩桥慎一照着竹之内昭仁给的地址,找到会合的地方,一家咖啡馆。竹之内昭仁和另外两个男学生正相谈甚欢,见到岩桥慎一,赶紧叫他。

    “木村君,快来!”

    过了个年,竹之内昭仁竟然黑了一些,显得更加红光满面的。

    两个男学生大笑,“昭仁,你入戏也太快了!”

    简单打了招呼以后,四个人一起出发,往约定见面的料理店去。到了以后,报上姓名,立刻被服务生引到包厢里去。

    那名据说姓佐藤的前辈已经到了,正跟服务生研究菜单。见了面,相互问候过,众人在长桌前相对而坐。

    竹之内昭仁指着岩桥慎一睁眼说瞎话,说他叫木村平介。

    岩桥慎一穿好马甲,也扮演起了木村平介。

    一顿饭吃得很尽兴。

    佐藤安排的招待规格不低,拿来请他们这帮学生,算是下了本钱。不光如此,身为前辈的佐藤对这帮后辈关照得很,频频举杯。

    正餐吃过,包厢门突然被打开,进来个四十岁上下,上班族模样的男人。佐藤见了,赶紧打招呼,叫他:“中田桑。”

    姓中田的男人态度和蔼可亲,自我介绍在大洋电机人事部就职,对学生们一一分发自己的名片,岩桥慎一这西贝货也不例外。

    介绍完了,又提议,等下邀请学生们去六本木的俱乐部玩。

    岩桥慎一混在里面,刚才还只闷头吃东西少说少错,等到这时候,果断给竹之内昭仁使眼色,竹之内昭仁发话,说是晚上有事,先脱了队。

    临走前,又留下了各自的联系方式——照竹之内昭仁嘱咐的,随便留个电话号码就行,岩桥慎一瞎掰了一个号码。

    出来以后,叫冬天的冷风一扑,岩桥慎一顿时觉得晕乎乎的。

    竹之内昭仁问他,“怎么不一起去?跟着那个中田,去的可是六本木的高级店。”

    “就是高级店才不能去呢。”岩桥慎一道。

    之前又是为松本明子应酬,又是为了音乐节的事各种应酬,银座和六本木有点名气的店让他去了个七七八八,还喜提了六本木指南这种奇怪外号,这时候去,要是碰上见过的陪酒小姐,这顿蹭来的饭非得吐出来不可。

    说完这事,竹之内昭仁大笑,揶揄道:“不愧是王牌经纪人。”

    岩桥慎一苦笑一下,“你才是,不愧是读书人。”……什么馊主意也出得来。

    俩人互损完了,竹之内昭仁说:“不过,你策划的那个音乐节,在我们学校的学生之间,也已经是大话题了,之前招募场地临时工的广告贴出来,想报名的人可多了。身为你的朋友,我骄傲的不行。”

    岩桥慎一笑笑,“骄傲一下还是可以的。”

    “哈哈!”

    “对了,大洋电机那边怎么办?你真的有去入职的打算?”岩桥慎一明知故问。要是真有那个打算,就不会叫上他去吃白食了。

    “怎么可能嘛。”竹之内昭仁理所当然。

    “在这年头,去那种地方怎么会有前途。”他说,“要去就要去银行和证券公司上班才对。”

    一边说着,他向岩桥慎一炫耀自己晒黑了的皮肤,“今年过年,在夏威夷度假了。是富士银行请客,内定书都已经签了。”

    “那你还来这里凑热闹?”

    “无所谓,反正现在行情正相反,值钱的是学生。”竹之内昭仁说的理所当然。临近毕业,这帮前途已经定下来的学生,反倒迷上了玩这种愚弄招工企业的游戏。

    “读书人就是不一样。”岩桥慎一玩笑着挖苦他。

    这话也没错,能自在享受这种愚弄人游戏的,都是名牌大学的学生。普通的年轻人还是得小心翼翼投递简历。

    就像是他跟着森进一去六本木,因为扶了大佬一把,就拿到十万日元红包。

    可是在同一时刻,东京多得是为了八百的时薪劳碌奔波的人。

    “岩桥,你当过bdm,我现在要去当bkm。”竹之内昭仁心情不错,说起了俏皮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