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128. 就职实习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万众期待的二月十三日终于到来。

    一早,岩桥慎一就出现在了湾岸广场。四天紧锣密鼓的搭建,原先空旷的场地,如今已经诸事完备。

    离开演时间还早,但是现场已经看得到过来占位的观众了。一点也不畏惧冬季自东京湾吹过来的冷风,劲头儿足得很。

    今天在这个湾岸广场,共出动了一千五百名现场工作人员,分布在会场的各个位置,其中大部分都是临时雇用来的小时工,学生的比例奇高,这是因为岩桥慎一那个雇用学生当小时工变相打广告的点子。

    临时工的薪水是一天一万两千日元,就这样还有人嫌少,定下来以后又变卦,说是不来了。

    雇佣临时工的事外包给了专门的兼职公司,岩桥慎一跟那边的人打交道的时候,听他们吐槽,一天一万二已经是好价,往后人工水涨船高,说不定一万五都没人干,给少了,就要老大不乐意,说:“我又不是来做3k的。”

    所谓的3k,指的是脏(kitai)累(kitsui)危险(kiken)这三个k。从事这类工作的人活像是下水道里的老鼠,见不得太阳。

    岩桥慎一工作过的夜总会就雇佣这类工人,打烊以后,趁天还没亮,从后门进去打扫卫生,打扫完以后再悄悄离去,绝不让客人见到。

    从事这类工作的,要么是外国来打工的,要么是山谷一带的贫穷劳工。

    别说什么曰本人态度谦逊,谦逊的前提是往后还跟你打交道并且你的地位还比他高并且能一直比他高。

    上行路就要一直保持上行势头然后通往顶点并且此后能一直保持在顶尖,要是走起了下坡路,就会发现拥有过的全是泡影。

    ……这点其实在哪儿都适用。

    所以,奋斗吧!勇敢的少年们!

    岩桥慎一整了整西装,把工作牌挂到脖子上,走向后台。他今天负责主舞台那边的后勤,这样最好,和他之后的演出不冲突,到时直接上台就是。

    为了今天的演出,吉田美和很早之前就开始准备演出时要穿的服装,还要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自己设计演出服,信誓旦旦声称自己从小就热爱设计。

    岩桥慎一见识过她那“黑板报小能手”的海报设计才能,对这个说法打从一开始就不怎么相信,等看过设计稿以后,惊奇地发觉世界上原来有比他还不懂服装设计的人在,他们相遇的意义,果真是为了找回彼此的自信。

    吐槽归吐槽,岩桥慎一先前一票否决了吉田美和的海报,这次倒没有独裁到底,也把她服装设计的草图给一并否决掉,而是叫上中村正人,三个人商量着对吉田美和的设计进行了改进。

    海报这种宣传用的东西另说,吉田美和的服装是她舞台风格的一部分,这种自由奔放的想法与她天马行空的音乐天才共生,岩桥慎一不认为应该抹杀这种个性。再说了,奇装异服也能给观众留下印象。

    “慎一君的服装……”吉田美和折腾完自己,还想把主意打到他身上。

    岩桥慎一赶紧摇头,“我那天忙都要忙坏了,哪有换衣服的空档儿。”合着不阻止她的行为是因为自己不穿。

    中村兄,美和酱的设计梦就请你帮她圆吧!我先撤了!

    午后,前来参加音乐节的歌手们陆陆续续抵达了湾岸广场。临时搭建起的后台空间不足,除了大牌歌手之外,其他歌手差不多是两三组共用一间。

    岩桥慎一跟他的两个队友只擦肩而过了一下,寒暄了几句。

    吉田美和很少见到他这西装革履的样子,拉住他的胳膊,前前后后打量了一番,笑道:“慎一君穿上西装有模有样的。”

    岩桥慎一故作不悦,“平时就不成样子吗?”

    吉田美和哈哈一笑,“没有,平时也很帅气。”顿了顿,“……不过,你之后真的要穿成这样登台吗?”

    这语气,仿佛穿奇装异服的人不是她自己,而是岩桥慎一似的。

    “是的。”岩桥慎一给了个肯定的答复。

    ……

    在naonのyaon的现场买了票,大黑摩纪通过检票入口,进入湾岸广场的音乐节场地,此时,已经过了下午五点,音乐节早就已经开演了。

    但即使如此,这也是在办理完酒店入住以后,和服务台确认了路线,即刻出发才赶到的。

    重头嘉宾都在入夜以后,大黑摩纪倒是不着急,进了场,在会场的小摊前驻足,浏览了一会儿摊位上售卖的商品,没有急着到前面去。

    冬季的风冷飕飕的,不过,跟她生活了十七年的北海道比起来,却也不算什么。她是从北海道的札幌不远千里来到东京的,为了看这场音乐节。

    大黑摩纪生于1969年的最后一天,所以,即使已经是1987年,离满十八岁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从小她就喜欢音乐,一早决定,高中毕业后就到东京去,以歌手为目标努力。所以,对于学业也就不怎么上心,刚念高中,就找了家乐器店兼职,之后参加了一支业余乐队,课外时间,就在当地的livehouse唱歌。

    那是一支学生乐队,每逢有队友从高中毕业,或是为了升学,或是为了到东京追梦,都要面临一次人员更替。再过一年,她高中毕业,也会离队。

    乐队的成员之间,时常相互开玩笑,说这支乐队是“就职实习”,是为了确认自己是否要继续在音乐之路上努力的实习之地。

    大黑摩纪自己的实习结果是,希望能成为专业歌手,一辈子都唱歌。

    去年,琼·杰特到东京来演出,大黑摩纪想到东京来看,却没能如愿,因此那几天,她格外关注演唱会的新闻。

    武道馆的最后一场,琼·杰特宣布了要来参加这场音乐节。大黑摩纪通过广播电台得知这件事,她感到非常的兴奋和期待。

    从那时起,她就决定,一定要来看这场音乐节。不止是为了上次没能看成的琼·杰特而来,而是为了所有登台演出的歌手而来。

    消磨了一会儿时间,越来越多的人涌向这座湾岸广场,原先四处游玩打发时间的人们,也开始往观众区那边聚集。

    大黑摩纪于是也跟随着人流,往前面的观众区走去。远远地,听到从舞台那边传来的介绍:“接下来,是一支来自兔国的乐队……”

    外国的乐队?大黑摩纪有点感兴趣,往前挤了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