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142. 实现目标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4000字章节)

    渡边美佐并非故意为难岩桥慎一,才提出这样二选一的选项。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秩序已定的老牌事务所,能够容得下心怀各种想法的人,因为核心不会受到冲击。但是,渡边万由美要出去另立门户,她既然视岩桥慎一为左膀右臂,就必须要弄清楚,这根臂膀是否真的可靠到和她同心一体。

    才能固然宝贵,但是对新起步的事务所来说,不安定的才能还伴随着某种危险。

    要是让他跟着渡边万由美独立出去,以渡边万由美对他的信任和推崇,必定委以重任。

    作为新事务所的中流砥柱,一旦中途撤走,因为是共同创业的元老,带给新事务所的打击将难以估量。渡边万由美的努力,怕是会为他人作嫁衣裳。

    渡边万由美认为自己和岩桥慎一是“英雄惜英雄”,但对渡边美佐来说,却认为万由美对岩桥慎一的过于欣赏,会影响到她的判断力,进而忽视别的问题。

    渡边美佐承认岩桥慎一拥有才能,但也并非一定要把他一生都捆绑在渡边万由美身边。

    要是他内心犹疑,大可留在渡边制作,假如吉田美树不能容他,介绍他去其他事务所打工也无妨。今后他或是做到业内高层,或是自行独立去进行他的创新,那都是他的事。

    但是,要是他借着渡边万由美对他的信任,将她的女儿、将渡边制作这份珍贵的创新火种当成是跳板……这才是渡边美佐不能容许的。

    已经默许他身兼乐队和经纪人两职,又要在感知到他进事务所或许另有隐情的情形下,无视今后可能会被他抽走大梁的风险放他跟渡边万由美独立,好事又怎能让他一个人占尽?

    归根结底,渡边美佐从最开始,思考的问题是让渡边万由美独立,而不是让渡边万由美带着岩桥慎一独立。

    一直以来,她相信的也是渡边万由美,而不是岩桥慎一。

    但除此之外,在提出这个二选一的选项时,渡边美佐心里,对岩桥慎一,还存着一点想到却不曾说出口的想法。

    他如果选择了一直跟在渡边万由美身边,今后渡边制作自然也决不亏待他。

    岩桥慎一比万由美小不到四岁,年纪虽然不大般配,可万由美既然工作上欣赏他,私下里也不讨厌他,如果真的能做到和她同心一体的奋斗……或是招赘他为女婿也未尝不可。

    渡边美佐并不讨厌岩桥慎一。

    ……

    渡边美佐没有要求岩桥慎一立刻表态,所以,他也得以慢慢思考这个问题。离开社长办公室以后,他有一瞬的犹豫,是不是要主动联系一下渡边万由美。

    但是,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就被他给否决了。

    这件事虽然是围绕着渡边万由美独立才产生的问题,但说来说去,答案还是在他自己这里,没有跟渡边万由美商量的理由。再说了,渡边万由美跟他摊牌之前,他尚可慢慢思忖,要是现在自己就撞上去——他要怎么回答?

    本身,在渡边美佐问出这个问题来以后,面对大好机会,自己却产生犹豫,就已经说明了一些问题。

    一连几天,岩桥慎一得了空就思考这个问题,思考自己接下来该如何选择。

    渡边美佐并不是个蛮横无理的社长,所给出的两条路,无非传达一件事: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又想靠着她女儿的信任去施展拳脚,又心猿意马考虑别的,这种事不管她是站在母亲还是站在社长的位置上,当然都忍不了。

    想想那些靠老婆发家,一朝发达就踹了老婆的男人都被人如何看待。虽然不能一概而论,但至少站在丈母娘的角度上,肯定不会觉得这种女婿干得漂亮。

    现在的他,在业界虽然有了姓名,但存在感也就还是条一寸半寸长的虫子,什么未来可期,到底是未来的事,谁也没有偷看过试卷的答案,不知道能答对多少题,是否今后也像现在这样顺利。

    渡边美佐没必要对不知何时才能实现的未来报以什么期望,想清楚这点,岩桥慎一反倒认为,能坦率的给出那张保险牌的渡边美佐算是厚道人了。

    但是,这张保险牌,真的能打吗?

    岩桥慎一翻来覆去的思考这两个选项的利与弊,然后,忽然灵光一闪,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无法下定决心。

    归根结底,他讨厌的是这种自己的命运不能被自己掌握的感觉。

    ……

    渡边制作内部的变动,牵扯到了岩桥慎一。这是在他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当中的一件事。

    因为这件事,使得岩桥慎一的内心深处,微妙的觉醒了一点东西。

    渡边万由美迟迟没有找他摊牌,他也就装傻,假装没发生过这回事,继续闷头干他的活。

    不过,在进入三月之前,还另外有件私事,但同样是件正事要办。

    他总算要搬家,从那间自打开始在东京生活以来,一直蜗居的高圆寺的那间小小的公寓里搬出去,提高一下生活质量。

    刚成为岩桥慎一的时候,住在这间只有六叠大,连张床都没有的旧公寓里,他给自己定下个小目标,要住到有床的房子里去。这个小目标在进入渡边制作,成功完成了松本明子的转型企划以后,就已经有了可以实现的本钱。

    但紧跟着就是音乐节的企划,天天忙到比肩007,搬家的事也就不了了之。直到现在,工作上的大事忙过去,得了点空,总算能处理一下这件生活上的大事。

    住在东京,搬家这事着实不是小事,加上曰本各种龟毛的关于房屋出租的规矩,以及搬家时要处理的东西和搬家费之类的,再加上搬家落户以后要支付的各种费用,素有“越搬越穷”的说法。

    吉田美和去跟巡演时和她平分的钱,入职渡边制作以后的各种奖金外快和工资等等,去掉中间的开销,岩桥慎一现在手头有差不多两百五十万日元。

    好一个二百五啊。

    但不管怎么着,搬进一间干净舒适有床的房子里是足够了。

    从过完年,岩桥慎一就留意起了各种房屋租赁的报纸,在一堆密密麻麻看上去千篇一律的租房信息里找寻看上去合适的。当职员就不像当艺人那么舒服,租个房子都有事务所的人帮忙张罗,全得靠自己。

    千挑万选,考虑位置、交通、价格,经过各方面权衡——穷就是这点不好,要是兜里有钱,哪用得着去考虑性价比在矮子里挑大个儿,直接上高级公寓就得了。

    高圆寺的小公寓里差不多家徒四壁,要搬家也没什么家当可拿,几个纸箱就装了。最需要处理的,反而是他决定投身这一行以来,从中古书店搬回来的一捆捆旧杂志。东西既然不多,也用不着劳动搬家公司,到了那一天,中村正人去借了一辆微型箱货,再叫上美和酱,三个人一块儿,就把搬家的事给处理了。

    真要说起来,比起搬家,说不定是搬家通知这件事做起来更麻烦一些。

    既然搬家,电话和地址也都跟着变化,为此,不得不向有来往的朋友或是熟人打招呼,寄出一大摞搬家明信片,通告新的住址和电话号码。这活计岩桥慎一头一回干,感谢有复印机的存在,要不然,得跟以前往唱片公司寄小样那样全部手写的话,准得累到怀疑人生。

    “峰岛桑、天谷桑、livehouse的负责人、竹之内桑、赤松桑、然后是……”岩桥慎一一边翻着通讯录,一边往明信片上写相应的收信人。

    不搬家不知道,一搬家才发现需要跟多少人打招呼,尤其又从事这类不断跟人打交道的职业。

    “岩桥朝子。”通讯录上翻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岩桥慎一手上一顿。

    这是他那个姐姐的名字。据说是因为出生在早晨,所以才叫这么个名字。算算年纪,她今年已经过了三十岁,不过还没有结婚。那样的天才,也不知什么人能消受得了。

    姐弟两个同在东京,竟然相互从来都没有联系过。

    岩桥慎一盯着这个名字回忆一番,脑中总算浮现出个身影来。留着齐肩的头发,穿着得体的职业装,鹅蛋脸,姐弟两个长得不怎么像。

    想了想,他提起笔来,往下一张明信片上写下了岩桥朝子的信息。

    料理完搬家前的事宜,二月末的星期六,傍晚,中村正人开着厢货车来,把纸箱搬上车。岩桥慎一又带着准备好的点心,到房东那里小做了一下,感谢他一直以来的照顾——虽然完全没有照顾。都是套路。

    这样的动静,还惊动了住在隔壁的新田启之,他打开门,小心探出身来,探查外面的情形。

    “岩桥桑,您要搬家吗?”新田启之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

    岩桥慎一点头,“是的。这段时间打扰了,新田桑。”

    “不,很高兴和您做邻居……”

    新田启之要是不整天见了他就跟被他讹过钱似的缩头缩脑,这话岩桥慎一就信了。不过,总归邻居一场,新田启之还无意中帮过他的忙,岩桥慎一和他寒暄了几句,还留了新房子的地址和电话给他。

    一切都处理好了以后,吉田美和降下车窗,探出头来,“慎一君——”

    听听,真是元气十足。甭管什么时候都这么有精神头。

    ……

    新公寓的地址在北泽,房子的年头不算太久,虽然外墙的颜色虽然被风雨冲刷的黯淡了一些,不过里边的设施不错。

    虽然面积还是不大,不过五脏俱全,厨房浴室都有,从今往后用不着特意跑到外边去泡公共澡堂,另外还附有短短的阳台。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间房子里有床。

    晚上,岩桥慎一为了感谢他们两个帮忙搬家,要在附近的饮食店请客。中村正人于是先走一步,把借来的小箱货还回去,再来赴约。

    他一走,房间里只剩岩桥慎一跟吉田美和两个人。

    新公寓比原先的房子面积大了一倍,天花板也高了,即使如此,堆着还没来得及拆开归整的纸箱,看上去也很狭窄。

    也不管还穿着外衣,岩桥慎一直接坐到床上,按了按床垫,笑道:“总算实现住进有床的房间的目标了。”

    在吉田美和面前,他也不管这话是不是坦率过头了。

    “原来慎一君还有这样的目标?”

    “小目标而已。”岩桥慎一比划了个“一点点”的手势。

    吉田美和听了这话直发笑,“不过,我倒是忘不了,之前到你那间公寓里去,和你一起写介绍信的事。虽然是间什么都没有的破房子……”

    “哪儿的话,”岩桥慎一纠正道,“罐装乌龙茶总还是有的。”

    “这话不说还好,”吉田美和大笑,“越说听上去就越寒酸。”

    岩桥慎一不以为意,也笑道:“寒酸的日子才天天上行嘛。”

    “又来了——”

    吉田美和像是起哄似的说:“不愧是慎一君,金句频出。”

    两个人在一起有说有笑。

    玩笑开过去以后,两人不约而同住了嘴——不管多么热烈的聊天,都难以避免突然间出现这种情形。

    空气一时陷入沉默。

    这时,吉田美和忽然说了句:“要说除了罐装乌龙茶,也还有别的。就是这些乱七八糟的回忆。”

    “要是没有那句乱七八糟就更好了。”岩桥慎一说。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吉田美和微微一笑,看着他,“我是不会忘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回忆。”

    岩桥慎一一怔,回了一句:“这么说来,那间房子里有过的东西还真不少。”

    ……

    中村正人去还了车回来,三个人一起去吃了晚饭。饭后,又找了家酒吧续摊。星期六的晚上,正是行情最好的时候。街上人声鼎沸,酒吧里也人满为患。

    正喝着酒,岩桥慎一的传呼机响了起来,内容是让他速回电。

    “我去打个电话。”他站起来。

    吉田美和揶揄道:“快去吧,忙碌的经纪人桑。”

    岩桥慎一无奈一笑,去借公用电话。

    接通以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虽然熟悉却也令他意外的声音,“岩桥桑,打扰了。”

    是渡边万由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