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143. 热海同行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boss?”

    不是在办公室的内线电话里,而是在休息日的夜晚,接到渡边万由美的电话,让岩桥慎一觉得很意外。『→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被他这么一叫,电话那头,渡边万由美又像是被戳中了笑点。

    笑过之后,问他:“现在打电话给你,不碍事吧?”

    “没问题的。”岩桥慎一回道。

    “您有什么事吗?”

    渡边万由美向他确认似的说了句:“岩桥桑明天休假。”

    “是的。”难得的一个周末休假。

    1987年,是在曰本企业陆续开始实行双休制以后,正式把双休制写进劳动基准法全面实行的时代,意味着黄汤下肚以后就原形毕露的曰本上班族们,可以从周五晚上就开始浪。

    但即使如此,从事幕后工作的黑衣们,还是过着连单休都非常难得的日子。

    关于艺能界工作人员这方面的待遇,实际上一直以来都没有改善过。

    事务所不论大小,皆如同血汗工厂。不管对旗下的艺人够不够厚道,对自己的员工使劲压榨就是了。吉本兴业那种关西老牌恶势力是这样,以对待旗下艺人厚道出名的amuse事务所,工作人员也照样要当没有ppk的007。

    这源自于艺能界特殊的工作性质。幕后人员既然是大机器上的零件,假如不各司其职,艺能界这台大机器就会出现运转问题。

    渡边万由美也知道这是个难得的休假,因此,接下来的话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明天,岩桥桑已经有安排了吗?”

    这点无意流露出的不好意思,让她显得不像是上司对下属说话,而是对等的沟通。

    也是因为如此,岩桥慎一猜到,这绝不是为了公事。

    “那倒没有。”

    岩桥慎一照实回答了,而后明知故问道:“明天有工作要加班吗?”

    “其实是我个人,想占用一下你的私人时间。”渡边万由美说,“明天在热海有个招待会,一些业内人士也会出席。岩桥桑要是没有安排,能和我一起去吗?”

    “午后出发,当天晚上就能回来。另外,因为我不大擅长远途开车,可能要拜托你兼任一下司机。”渡边万由美把大概的情况说了一下,“可以吗?”

    虽然是工作之外的行程,不过,既然被霸道总裁抓了壮丁,参加的又是有业内人士出席的招待会,是个拓展视野的好机会。再者,上次渡边美佐找他谈话的事也过去了一阵,渡边万由美突然要私下和他见面,或许有什么话要对他说。

    因此,岩桥慎一倒也没有犹豫,答应了。

    ……

    挂了电话,渡边万由美心情舒畅。

    叫上自己的下属去参加应酬,这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普通上班族在周末还要跟着上司鞍前马后去打高尔夫奉承的数不胜数,何况是带上下属去参加招待会。

    但是,渡边万由美心里,未必把岩桥慎一看作是个普通的下属。所以,这与其说是临时加班不如说成是对他的邀请。

    和母亲摊牌的时候,渡边美佐问渡边万由美,如何看待岩桥慎一,并且希望她能够在想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以后再做出决定。

    因为这件事,使得渡边万由美迟迟不能和岩桥慎一提及这件事。

    一直以来,渡边万由美认为岩桥慎一是自己的得力干将,是和她英雄惜英雄的志同道合之人,因此在决定独立之际,才想无论如何能带他一起走。

    但是,渡边美佐的话,却又在她面前放下了一个先前从未想过的选择。

    人生途中,如果是他也未尝不可吗?

    渡边美佐突然给出来的这个选项,让渡边万由美犹豫至今,迟迟不能和岩桥慎一摊牌。

    她和岩桥慎一合作无间时,从来没有想过和他会发生些什么。但是,当渡边美佐给出了这个选项以后,渡边万由美突然间被母亲从原先对岩桥慎一抱有的对待下属和志同道合者的欣赏当中拉出来,转而以看待异性的眼光看待他。

    渡边万由美认为,以男性来说,岩桥慎一无疑是富有魅力的那一类。尤其他在工作中纯粹和进取的那一面,更是徒有美男子外表实则不堪一用的人所不能具备的。

    她承认,自己对岩桥慎一或许抱有某种好感,但也还没有到超越现在这种欣赏的程度。

    事业路上,如果能和他并肩而战,那渡边万由美不会犹豫。但是,短短的时间里,渡边万由美不能确认那个问题的答案。

    人生途中,如果是他也未尝不可吗?

    带着这个疑问,渡边万由美打出了这通电话。心想,哪怕只有一个钟头,忘掉工作中上下级的关系,忘掉眼前的独立,和岩桥慎一普通的度过,或许能够触摸到答案。

    ……

    搬了新家,如愿住到有床的房子里。这个夜晚……岩桥慎一因为择席失眠了。

    前半夜辗转反侧,后半夜迷迷糊糊,快到早晨,终于沉沉睡去。再一睁眼,正好上午十点钟。

    捯饬了一下自己,出去采购了点东西填充冰箱,顺便吃点东西。午后,他在约好碰头的咖啡馆跟渡边万由美见面。

    工作之外,跟霸道总裁碰面,这还是头一回。

    因为是要去参加招待会,太正式不好,但岩桥慎一也没有那么多衣服可配,最终还是穿着西装出来了,一见面渡边万由美穿的也是相对正式的正装。

    两人这副打扮,岩桥慎一心想,活像是结伴去结婚仪式现场观礼的宾客。

    见了面,渡边万由美也意识到,身着正装的两人在周末碰面多少有些滑稽,不仅为自己的经验不足失笑,和他寒暄道:“辛苦了,岩桥桑。害你休息日还要陪我。”

    “没关系。”岩桥慎一说,“再说,还有您一起。”

    渡边万由美微微一笑,把车钥匙放到桌上,轻轻往他那边一推,“那么,就拜托你了。”

    渡边万由美的座驾是辆白色的奔驰车。

    在停车场,岩桥慎一替她打开后座车门,渡边万由美向他道谢。

    “既然是兼任司机,就做个全套嘛。”岩桥慎一装模作样的说,“再说了,越是偶尔的事,反而越是做得周到些。”

    渡边万由美听了这番带引号的高论,乐得不行。

    车子驶上高速公路,向着目的地而去。

    两个人一起坐在车里,渡边万由美注视窗外不断掠过的风景,在看到路标指示牌时,突然说了句:“我记得,岩桥桑是静冈人。”

    “是的。”

    热海属于静冈县境内,虽然离岩桥慎一的老家静冈市远得很。不过,对岩桥慎一来说,假如渡边万由美没有提到这件事,他还真没意识到。

    “岩桥桑高中毕业后就上京了?”

    “因为不知道做什么好,所以想着,总之先到东京来看看吧。”岩桥慎一答道。

    渡边万由美听了若有所思,“真好。”

    “真好?”

    “嗯,不知道做什么好的时候,就从老家奔向东京。拥有这么个目标之地,是件很幸福的事。”渡边万由美说,“我生在东京,反而体会不到这种幸福。”

    岩桥慎一听了,笑道:“那样岂不是更好。机会就在脚下。那样的生活我也很羡慕,想要过过看。”

    渡边万由美也笑,“这么说来,是自己所不能拥有的最值得羡慕了。”

    这倒是句大实话。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但自始至终,渡边万由美一路上都没提到关于独立的事,岩桥慎一虽然和她相谈甚欢,却也忍不住心想,莫非是自己判断失误?

    山路变得弯弯曲曲,快到天城岭了——伊豆这个地名,因为《伊豆的舞女》的缘故,在岩桥慎一耳中并不陌生。

    热海就在伊豆半岛东部,面对相模湾,冬暖夏凉,是旅游和休养的胜地。

    二月,关东地区还寒气袭人的时候,热海的早樱就已经开放许久了。叶昭这重生客,对曰本的樱花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樱前线来到关东地区,他乘坐电车时,在涩谷站外看到樱花时,也完全没什么想法。

    但是,人在热海,看到系川两岸的落樱,想到这里是常年不下雪的地方,一到樱花季,花瓣凋谢,就如同下雪。一旦这么联想,意外的觉得这沿河两岸的樱花很美。

    车子驶入庭院,在客用停车场停好。渡边万由美和岩桥慎一被招待方的人引领着,走上游廊,一栋气派的西式建筑出现在眼前。

    入口处有人在迎接,岩桥慎一跟着渡边万由美进去,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这位是amuse大里洋吉社长的妻子大里久仁子、这位是npo的干事……渡边万由美游刃有余的在各位业界人士之间周旋,看样子时常出席这样的场合。

    在这期间,她不忘把岩桥慎一介绍给这些人。

    “这位是第一制作部的岩桥。”

    “岩桥慎一君?”大里久仁子对这个名字做出了反应,amuse跟渡边制作因为他的企划久违的进行了合作,因此,这个名字在大里夫妇耳朵里熟悉得很。

    大里久仁子像是对他很感兴趣,渡边万由美介绍以后,她还称赞岩桥慎一,“音乐节的企划非常精彩。”

    “非常感谢。”岩桥慎一回应道。

    这个会场里,各方人士都有,另有一些年纪轻轻相貌不错的女孩子,是请来负责招待和活跃气氛的。

    正寒暄着的时候,从后面过来一名年纪跟渡边万由美相仿的青年,“万由美前辈——”

    “野崎君?”渡边万由美见到青年,客气一笑。

    “好久不见了,万由美前辈。”

    打完招呼,不等渡边万由美介绍,青年率先发问:“这位是?”

    “是事务所的职员,岩桥桑。”渡边万由美介绍道,又对岩桥慎一介绍这名青年,“这位是野崎君,研音事务所野崎社长的公子。”

    得,还是个大佬。

    野崎研一郎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岩桥慎一,他是个相貌堂堂的青年,“岩桥桑?莫非是筹划了之前的naonのyaon的那位岩桥慎一桑?”

    “正是。”渡边万由美替他答道。

    野崎研一郎脸上的表情亲切了许多,“我非常喜欢那场音乐节,今天能见到岩桥桑本人,真是高兴。”

    跟野崎研一郎分别以后,渡边万由美对岩桥慎一说到外面走走,领着他从后门出去,一边对他说道:“岩桥桑,你现在在业界可是闻名了。”

    “说实话,还挺高兴的。”岩桥慎一在她面前没有遮掩。

    “野崎君是我在早稻田大学的后辈,”渡边万由美解释道,“毕业后也进入了研音事务所,不过,是作为演员活动的。”

    “怪不得,相貌堂堂的。”岩桥慎一说。

    渡边万由美一笑,“……虽说是先当演员,但是,要不了几年,总得引退幕后,到事务所去入职。”

    这个自不必说,好比“玩玩和结婚是不一样的”。

    研音是家创业不太久的事务所,中等规模,不过,背靠笹川财团,财大气粗,又在《star!诞生》当中抽中了中森明菜这张王牌,如今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

    同样是在《star!诞生》里分蛋糕,研音签下的是中森无双菜,渡边制作签下的就是死活捧不起来的松本明子。

    比如amuse签下的南方之星,当时只是一支民谣小组,谁能想到这几个学生仔会在之后飞黄腾达,令拿下了这张好牌的amuse,收获了前进的资本。

    运气是件很玄乎的东西,是努力的一部分。

    倒霉时喝凉水也塞牙缝,运气来了的时候挡也挡不住。

    走过一道小桥,迎面又遇到野崎研一郎。野崎公子手里拿着一台不知从哪弄来的相机,颇有情调的拍着照。

    再度碰面,他倒是一点也不愁跟人打交道,凑过来跟渡边万由美聊天,看样子是挺熟的,连同岩桥慎一,也跟着被问东问西。

    庭院里栽种有樱花树,来到一片繁花似锦的樱花树前,野崎研一郎和渡边万由美商量,“万由美前辈,难得相遇,一起拍张照片如何?在这樱花树下。”

    渡边万由美答应以后,野崎研一郎把手里的相机交给岩桥慎一,拜托道:“岩桥桑,能请你帮我和万由美前辈拍张合照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