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154. 泡沫游戏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听到竹之内昭仁这次报上的数字,岩桥慎一既满意又觉得不可思议。

    给出远远超过抵押物价值的贷款额度,正常状态下的社会,恐怕绝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形。从这种角度来说,泡沫时代本身就是畸形的,之后会跌入地狱也是必然之事。

    不过,对缺钱用的岩桥慎一来说,这种畸形反倒方便了他。

    贷款来得如此容易,他也忍不住在心里发散了一下,在竹之内昭仁说的这个《综合保养地域整备法》颁布以后,地价肯定还会再涨,拿到这一千二百万日元以后,干脆再去买块更大一点的地,加入炒地大军算了。

    猪脚靠着一坪半地发家致富,本书紧急更改主题,从娱乐奋斗文变成地产土豪文——才怪。

    一千二百万日元能买到什么样的地?

    要是还按一百九十万日元一坪的价格来算,能买到大约六坪,要是算上建筑物,就要退到五坪左右,还是一块小得不能再小的地。

    用这五坪地再贷款,假如竹之内昭仁还肯帮忙,往好处想,那就能换到差不多四千万日元。

    但是,迷你土地有个大问题,就是难以脱手。他这种明显带有目的性的人会去买一坪半地,真正有需求的人不会买这样的地,除非他是土地左右要扩建的邻居。

    所以,他最开始买到的迷你土地,实际上除了贷款以外不能带来任何价值,今后泡沫破掉,这两块地的一千五百万日元也是几乎收不回来的。

    当然,可以在泡沫破灭前把这个手法借给别人用,丢给别人接盘,前提是有人接。

    其实,在让别人高位接盘的时候,自己也要冒砸在手里的风险。

    泡沫时代在1989年到顶,然后从1990年开始急转直下。

    四千万日元,以现在的涨势,勉勉强强也只能买一套地段不那么好的二手小公寓,跟这一坪半土地上只会帮倒忙拉低价格的破烂香烟店不一样,公寓建筑物本身就是值钱的。

    等到小公寓到手,1987年也所剩无几,留下一年处理房产的时间,接下来整个1988年全力以赴滚雪球,1989年连本带息还完贷款,并且假设手头两块迷你土地也都成功脱手。

    即使如此,往好处想,也就赚个几千万日元、绝不会超过一亿日元。

    初始本钱不够,想靠炒房发家也没那么容易。

    1987年之前,贷款没有松到现在这种程度,一坪半的计划根本是天方夜谭,1987年之后,地价已经涨到半空,此时进场本身就稍显晚了。

    要是在1985年就有个三千万日元或者在东京有套公寓,那倒是可以另当别论。说白了,这种钱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赚的。

    唐泽雪穗跟桐原亮司那么手辣心黑,也没在泡沫时代变成十亿富豪。

    迷途小狗武藤晴美有未来人的指点,疯狂陪酒五年,拿出陪酒的三千万日元在1985年就买地进场,炒股理财一样不落,也没有到财富惊人的地步。

    还是穿越晚了。

    泡沫时代,是本身就有些资产的人,还有继续踏实做出口反而亏本于是在公司成立理财部专门炒房炒股的企业,是这些人把泡沫吹起来的。

    所以直到现在,畸形的繁华还是跟普通家庭无关。甚至,普通家庭反而成为了泡沫时代的受害者,要遭受这种畸形繁华带来的生活成本提高的苦。

    要是真的能在一年半的时间里顺利赚个几千万日元也是美事,但是作为代价,是这一年半的时间里,音乐制作公司的计划将搁浅,宏伟的贩卖优秀的目标也被丢掉。

    那么,在这期间,又将失去多少机会呢?

    好不容易才为乐队时代铺了路,自己的名气也还在,正准备跟霸道总裁二人三脚的闯一闯开拓新时代呢,现在丢掉设想好了的美好前景,转而去追逐这种泡沫的游戏——

    那岂不是亏大了。

    岩桥慎一只这么想了一想,就拒绝了心中那双煽动着他的眼睛。

    机会才是无价的。

    要是因为追逐这种不正常的泡沫,错过了现在,和机会擦肩而过,那么丢掉的,是进入音乐界的入场券,那才是真正珍贵的东西。

    何况,对于音乐他目标明晰,知道该怎么往下走。

    但是,即使赚到那几千万日元,接下来如果不能好好利用,最后也只能平凡度过一生罢了。

    没有答案的东西就放下它,专心去为了确定的事物奋斗。

    没有梦想,那跟条咸鱼有什么两样。

    在这个家庭主妇都要理财,每天琢磨买买股票的时代,不去走捷径,而是选择去奋斗,同样也是需要勇气的。

    或许会让人觉得有点傻,但是,泡沫一戳即破,一砖一瓦砌好的墙不会一戳就倒。

    人生途中种种诱惑,不要丢下本心的踏实奋斗才是正途。

    至于泡沫时代的东风,能像现在这样借上一点,帮助自己去做想做的事就已经很幸运了。

    “一千二百万日元,那么就拜托你了,竹之内桑。”岩桥慎一郑重其事的拜托道。

    不论这是不是竹之内昭仁原本就要完成的任务,这一次,都是他欠了竹之内昭仁一个大人情。

    竹之内昭仁和岩桥慎一说定,等到产权证书到手以后,就联系他办理贷款。

    临别之前,岩桥慎一想到这家伙出身不错,又是bkm,出于对他慷慨相助的感谢,问了一句:“竹之内桑有在炒股或者理财吗?”

    “那当然了。”竹之内昭仁回道,“现在闭着眼睛买股票都不会亏,不买岂不是大傻瓜。”说完,冲他一笑,“岩桥你——”

    “我就是那个不买的大傻瓜吧。”岩桥慎一混不在意。

    但还是隐晦的提醒了一句,“我总觉得,现在这世道怪怪的,所以,炒股这样的事也还是适可而止比较好。这么说挺多管闲事吧?”

    “我倒是觉得,能想到这些,你可比我想象中还要冷静。”竹之内昭仁说,“想到以后还能这么告诉我,也比我想象中还要率直。”

    “总之,我从心里把你当朋友,你的忠告我也记下了。”竹之内昭仁回道,但是看样子没怎么重视。

    “你说世道怪怪的,是有那么点。但是,大家都这样过日子,说不定这种奇怪反而是正常的发展呢,而且,有句话怎么说的——”

    他想了想,“对,叫做‘红灯亮起时,大家一起闯就不怕了’。”

    “一两个人闯红灯也许会被车子撞到,发生事故。要是几百人一起闯,车子就会反过来给人让路,红灯也就成了事实上的绿灯。何况,曰本可是有着一亿人呢。”

    言下之意,推波助澜了这个时代的是正府,今后即使有问题,正府也不会坐视不理。

    竹之内昭仁的想法,代表了这个时代大多数人的想法。

    岩桥慎一听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稍微提醒一下,尽到朋友的心,以及对他慷慨放款的感谢就够了,再多嘴反而显得不识趣。

    ……

    产权证书到手以后,岩桥慎一联系竹之内昭仁,由他出面帮忙,顺利审批到了一千二百万日元的额度。

    有了钱,这家小制作公司也就可以拉起阵容来了。

    岩桥慎一和代代木的录音室签订了为期一年的合约,租用了一间录音室,其他的职员暂时可以不雇佣,不过,财务人员还是专门聘用了一位。

    赤松晴子从哥哥那里知道岩桥慎一贷款开制作公司,提出想过来兼职。abnormal乐队的三名乐手,本来就一直靠他帮忙找工作,这时也顺理成章靠拢过来。

    开了公司要有事做,岩桥慎一一方面跟东京圈自己熟识的livehouse和俱乐部的负责人联系,在他们那挂个名,今后承接帮地下音乐人制作唱片的工作。

    另一方面,他去和东京音乐工业会社的那名沼田副部长接洽。

    当然光打嘴炮是不行的,这样的社会老油条,是要高级俱乐部一条龙才能伺候好,所以,制作公司开起来,一定要有招待经费。

    东京音乐工业会社每年不知要出版多少张这样的专辑,承接这种订单的音乐制作公司也都是小作坊——但凡大一点的,也看不上。

    即使如此,有根鸡毛就是令箭,求到沼田头上,就得拿出姿态来。

    虎躯一震不会把人震服,只会让人怀疑得了脑血栓所以看谁都哆嗦。

    行走的六本木银座指南岩桥慎一,即使是沼田也对他的安排挑不出毛病,这要感谢胖胖青年秋元康的栽培。招待周到了,订单也就如愿到手。

    一共制作十张专辑,六张是演歌,四张是偶像歌谣。

    这种翻唱专辑,为了规避一些版权上可能的纠纷,会特意重新制作伴奏,岩桥慎一的制作公司不缺乐手以及会编曲的乐手,这些事手到擒来。

    阵容拉起来,糊口的订单也拿到手以后,岩桥慎一接下来做的,是和渡边万由美的事务所完成了dreams e true的经纪合约签约。

    1970年时,米国华纳兄弟出资百分之五十,渡边制作和曰本先锋公司各出资百分之二十五,共同成立了华纳先锋。

    那时是渡边制作辉煌的顶峰,但凡要进军曰本的人,都下意识把渡边制作视为最佳合作人选,邓俪君就是绝佳人证。

    但是,任谁也想不到隔年一档选秀节目《star!诞生》,成为渡边制作江山失守的开始。十七年来,渡边制作在业界地位江河日下,在华纳先锋的持股也大大减少。即使如此,这仍是事务所优先合作的唱片公司。

    因为独立风波,乐队错过了直接和华纳先锋签约的机会,今后挑选唱片公司的时候,虽然不排除重回华纳先锋的可能,但一定是经过了新一轮协商后的了。

    把经纪约放给渡边万由美,是给她吃颗定心丸,他的乐队就仿佛是联姻的公主。

    不过,渡边万由美和岩桥慎一都不急于给乐队洽谈唱片公司,而是把重点放到先前讨论过的那个乐队选秀的计划上。

    渡边万由美和他都缺一个扬名的机会,所以格外重视这个点子。并且彼此双双在心里认为,要是成功举办乐队选秀,通过这场选秀让乐队亮相也未尝不可。

    代代木步行者天国的乐队扎堆,青少年的选择代表着未来,现在开始构思这个计划正是时候。

    拿下东京音乐工业会社的订单以后,岩桥慎一首次担任了制作人一职,就拿这十张专辑练手。

    他的绝对音感在录音室里相当有优势,受雇过来的录音室所属的录音师也对他飞快的学习进度刮目相看,笑称要不了多久,岩桥慎一就可以取而代之。

    取而代之,岩桥慎一就是这么想的。

    不好好学习的徒弟,就不是师父节食减肥路上的好帮手。

    乐手是他公司的人,歌手的来路就杂一些。

    四张偶像歌谣,吉田美和跟轻飘飘偶像风无缘,当不了这个歌手,唱演歌也不伦不类,倒是赤松晴子,翻唱的有模有样,所以负责了其中的一张。

    至于其他的歌手,就通过录音室雇佣,按曲子的时间长度来付报酬,顺带一提,连和声也包括在这份报酬之内,分开唱完以后再混到一起。

    岩桥慎一常在新宿涩谷一带活动,故而多数时间都泡在录音室里,渡边万由美找他商量事情,就亲自跑到录音室去逮人。

    不再是boss和下属,变成了合作伙伴,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也更加放松了。渡边万由美找上门来,岩桥慎一不慌不忙,反倒笑眯眯的请她喝咖啡。

    当然,他的咖啡是速溶的。

    这天正好是周末,步行者天国的乐队活动的一天。

    喝完咖啡,岩桥慎一放下手里的活,跟渡边万由美出去散散步,顺便到步行者天国晃了一圈。各种业余乐队扎堆,学生仔青少年大学生,男女都有,装扮各不相同,风格也各式各样。

    “够多元化的。”岩桥慎一发表着感想。

    “是的,这点恰好可以看作是乐队特殊的魅力,对于个性有着足够的包容。”渡边万由美附和道,“所以,要做那么档节目的话,对个性的包容,也可以成为节目的看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