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160. 球场捡人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猜测有情况,所以过来看看。结果没想到,却目击了一场家庭纠纷。

    还是桃浦斯达家的。

    窥探别人的家事毕竟不好,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都有够尴尬的。早知道是这么个情况,说什么也不能过来。

    岩桥慎一心里有些后悔,渡边万由美也觉得有几分尴尬。

    这种家庭纠纷到底不光彩,特别还是当红明星的吸血鬼家人这种会在八卦杂志上被记者写出花来的事。两人心照不宣,都觉得如果不能假装自己在车底或是车里,就该赶紧退出去。

    结果,就在犹豫的一瞬间,中森明菜扭过头,正好看到他们两个。

    这下退也不能退了。

    可是要进?那显然也是不能进的。这种情况,轮不到外人随意插言。朋友尚且如此,何况是只和她见过三次的岩桥慎一。

    自认应对突发状况还算有一手的岩桥慎一,面对此情此景,也毫无办法。

    就算是警察蜀黍在这儿,恐怕也管不到这样的家庭纠纷。

    中森明菜的父亲和哥哥,等不到她的回答,也觉察到什么,跟着她一起扭过头去,才发现被人看了个全场。

    哥哥还没什么反应,父亲却有一丝讪讪的。

    中森明菜的父亲在外老好人一个,年轻时开肉铺,后来改行经营拉面店,虽然生意上屡屡失败,但来自客人和片町商会的评价却不错。

    可一旦回了家,对着妻子儿女,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

    平时对女儿颐指气使,可瞒着女儿偷偷来事务所预支薪水时,对着前台小姐也笑的小心翼翼。说白了,耗子扛枪窝里横。

    这时,发现有外人在,他本能地停了火。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中森明菜和她的父亲哥哥,几个人就在这样诡异微妙的气氛里,相互看了对方一两秒(可人生能有几次这样尴尬的一两秒?)

    最先做出反应的人是中森明菜。

    上次见面分别时,她还对岩桥慎一说了“下次再见”,对于和他不期而遇这件事,觉得很有意思。

    却怎么也想不到,这一次的纸牌掀开以后,会是如此狼狈的相遇。

    像是在炎炎夏日的午后,想着反正只出去一会儿不会遇到熟人,于是素面朝天,穿着居家服和廉价的塑料凉鞋到便利店买垃圾食品。

    平时总是打扮得体,结果偏偏这一小会儿,在店门外,脸被*辣的阳光晒得出油,无精打采的时候,和公司里的同事碰了个正着。

    既有手足无措,又有吞没内心的巨大羞耻,她心里没了主意,也不知是以怎样的心情,使劲儿看了岩桥慎一一眼,对父亲和哥哥微微低头,快步离去。

    发条上紧,刚才停止的时间又开始流动起来。

    中森明菜快步而去,她的哥哥还想说些什么,父亲顾及外人在,拉住了儿子,两人也上了车。

    说来讽刺,上车之前,中森明菜的父亲还对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颔首,礼节到位。

    岩桥慎一转过脸去看渡边万由美,渡边万由美也正看着他。

    还是岩桥慎一先开口:“我们也走吧?”

    “好。”她说。

    坐进车里,岩桥慎一才感慨了一句:“明菜桑真够不容易的。”

    “是啊。”渡边万由美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样的事,在艺能界不知有多少。但是,看到她那样的人被逼迫到那种程度,实在是可怜。”

    艺人的地位在曰本社会显然不高,因此,会去入行的,也多是出身贫寒或者没什么文化的人。当然,随着时代发展,相比从前,对艺人的偏见少了,也有越来越多的高材生、富家子,带着对艺能界的向往入行。

    但即使如此,当艺人改善家境,还是出身贫寒者的首选。

    因为艺人的地位虽然不高,对出身贫寒的人来说,却是提升阶层的可行度最高的办法。当然,副作用就是,身后的家人很可能会变成背负在其身上的吸血虫。

    敲诈是基本操作,蹭热度跟着全家桶出道的、借着名气开店的、还有卖掉女儿的。

    岩桥慎一想起刚才的情景,还是觉得中森明菜这姑娘怪可怜的。

    在舞台上潇洒霸气,在艺能界是谁也不会否认的桃浦斯达,结果就是这样的人,既不能摆脱原生家庭的压榨,还要忍受八卦杂志不时奉上的男朋友偷吃新闻。

    就连现在被家人捅了刀,挨刀的狼狈时刻还被他们俩看了个正着。

    “慎一君。”

    他这正感慨着呢,渡边万由美突然开口问道,“你和明菜桑是不是认识?”

    岩桥慎一转过脸看她,霸道总裁也正盯着他看。车里的空间就那么大,一个驾驶席一个副驾驶席,俩人大眼瞪小眼,互看了一会儿。

    先认输的是渡边万由美,她移开了视线。

    岩桥慎一这才回答她,“明菜桑那么红,不认识才奇怪吧。”

    渡边万由美摇头,“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算了,研音这边,企划书已经递过去,之后就静等结果吧。”

    先前是一副想要刨根问底的架势,可一秒钟过去就改变了主意。

    渡边万由美想起中森明菜最后看过来的那一眼,显然不是看她,更不是看陌生人的眼神。岩桥慎一抖机灵的回答,恰恰印证了这份直觉。

    正因为如此,她反而觉得再问下去没有意思。

    岩桥慎一不是被追问就会松口的人,她也不想当那种对别人不愿说出口的事追根究底,最后被讨厌了的人。

    “野崎社长能点头自然最好了。”岩桥慎一附和了一句,一说工作就收不住,“不过说实话,大里社长已经让我吃下一颗定心丸了,所以现在反而不觉得等待难熬。”

    “接下来,就是和唱片公司还有朝日电视台那边接洽的时候了。”

    渡边万由美看着他说起工作来眉飞色舞的样子,两个人一说工作就有仿佛永远聊不完的话题,这或许是在事业上心意相通的结果。

    但有时,又有点像是在事业上心意相通的副作用。

    “比起那些,我倒是另有件事想让你去做。”渡边万由美打断他。

    “什么?”

    渡边万由美半是要跟他唱反调似的,故意不说工作,“带你去打高尔夫。”

    “就是这个?”岩桥慎一失笑,“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呢。”

    “当然是大事。之前不是说了,在艺能界,高尔夫是必备技能,所以,越早学起来越好,免得连这样的约会也不能赴。”渡边万由美叹息,“看来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对吧?”

    “大概因为你连我那份一起记住了吧。”

    岩桥慎一抖机灵,嘴快接了一句。渡边万由美顿时无语,没想到这家伙能这么狡诈。

    ……

    托泡沫时代的福,以前高尔夫是上班族男人、并且还是在会社里有点地位的男人的专利,现在年轻学生、粉领族、家庭主妇,各种各样的人都开始打高尔夫,一时间,高尔夫练习场门庭若市,只比菜市场好一些。

    这样带来的副作用就是,虽然不是双休日,练习场照样人来人往,且多以学生和家庭主妇模样的人居多。

    岩桥慎一被渡边万由美抓了壮丁,空闲的时候,跟着她一块儿到练习场来挥杆。

    到了地方,去停车的时候,一边找车位,渡边万由美和他闲聊:“我读大学的时候,正好是石油危机过后不景气的时代,临近毕业的前辈们,都在担心就业的问题,平时偶尔有人说去打了次高尔夫,就要被揶揄一番。”

    “现在正好反过来了。”

    “真好啊。”她玩笑道,“这样的大学生活,我也想过一次。”

    岩桥慎一调侃她,“你的大学生活就算不这么来上一次,也该够丰富多彩吧?”

    “就是这个,”渡边万由美还击道:“那时大家就是这么揶揄别人的。”

    听她这么说,岩桥慎一做了个被什么东西撞到了的搞笑表情。

    说归说,学高尔夫的同时,工作的事也没落下,时间不仅是金钱,还是机会,像现在这样到练习场来,在她的指点下练习挥杆,也是在工作之余才有的事。

    渡边万由美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开始摸球杆了,论球技,她显然能被划到高手行列。

    更难得的是,她当教练也当得有模有样,耐心又好,练习场上是标准的优等生做派。

    虽然不是男人教女人打球,而是女人教男人打球这件事,看上去稍微有些显眼,且不符合常理。

    通常来说,不都是男人来个手把手教学嘛?

    练习了一会儿,岩桥慎一稍事休息,渡边万由美挥杆打了几球,漂亮的球技,简直是此时充斥学生仔和家庭主妇的练习场里最靓的女。

    旁边教家庭主妇击球的练习场教练,也称赞她:“您的球技真不错。”

    渡边万由美只是微微一笑,“谢谢。”潇洒的打完球,去看岩桥慎一,却发现他正在看着休息席的方向,那儿坐着两个年轻女孩子。

    “慎一君?”渡边万由美叫他。

    岩桥慎一收回视线,冲她一笑,“万由美桑。”冲着刚才看过去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你看。”

    “很出色吧?那个留长直发的女孩子。”

    渡边万由美打量了一下,“是挺不错的。”不光是漂亮,还很有气场,看年纪不像学生,但也跟普通上班女郎气质不合。

    这一点,被坐在她旁边的同伴很好的衬托了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签了事务所。”岩桥慎一嘟囔了一句,忽而提议道:“万由美桑,你有没有兴趣过去问一问。”

    “原来你在打这个主意?”渡边万由美失笑。

    “不然呢?”岩桥慎一反问,“你该不会以为我是看女孩子看入迷了吧?”

    渡边万由美不接这个话茬,打量了一番那个女孩,“这长相,做演员的话还挺有记忆点的。个子这么看好像也挺高的,或许不太容易跟男演员搭戏。”

    “去聊下天如何?”岩桥慎一提议,“u-miz就算要做音乐事业,也没有打算放弃发掘演员吧?”

    “这个当然了,要是事务所能推销得出什么好演员,路会更宽广,跟电视台谈判时也更有分量。”唱歌和演戏,两条腿走路走得才长远。

    “而且,演员未必不能唱歌,唱歌未必不能演戏嘛。”

    岩桥慎一话头一转,“总之,这件事得你来才行,首先经营事务所的人是你。”

    “还有其次?”

    “其次嘛,我这么过去,说不定会被当成是搭讪女孩子的色那个狼,或者骗子什么的。”

    “慎一君要是骗子,看外表还是很容易取信于人的。”渡边万由美调侃了他一句,往两个女孩子那边走过去。

    女性容易取得女性信任,何况渡边万由美看着就很干练,有种职业女性的气场。岩桥慎一远远看着,渡边万由美很快就跟两个女孩子搭上了话。

    他一个人闲着没事,又拿起球杆自己练习起来。歪打正着击了个好球,顿时觉得自己离走上业界巅峰只差一步,正要大显身手,渡边万由美过来叫他。

    “慎一君。”

    好梦易醒,岩桥慎一睡眼惺忪看着她,“这就回来了吗?”

    “那边的高岛桑——就是被你一个劲儿盯着看了很久的女孩子想和你说话。”渡边万由美说着一笑,“你盯着她看了那么久,两个女孩子都要困扰了。”

    “我还以为做的很隐秘呢。……那么,谈话的结果如何?”岩桥慎一问。

    “我已经报上家门,也了解到,高岛桑以前有过兼职赛车女郎的经历,现在没有从事艺能活动,不过,也不是对艺能界没有兴趣。”

    “她的优点很明显,长相有记忆点,脸小适合上镜,个子很高,差不多有170公分了——身高也许会阻碍到发展,不过也不算大问题。然后是年龄,已经二十三岁。”

    这样一来,年龄会让她错过很多机会。

    十几岁选出来的演员,能从少女学生开始演,她这样的,上来就得演上班族、老师、还有已婚人士了。

    “没有十全十美嘛。”岩桥慎一说。

    “对了,姓高岛,全名是?”

    “是叫‘礼子’。”渡边万由美答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