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175. 钢珠社交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胖胖青年秋元康不是个安于当作词家、脚本家、或者是作家的人。 . .co

    普通的财富和名利,在他年纪轻轻的时候就已经追求到手,并且只要他想,往后也能源源不断来。正因如此,这样的他,向往的就是一种不够安定、类似赌博一样充满刺激和不确定的生活。

    包括在生活当中,秋元康也是个没事就飞去拉斯维加斯耍一耍的人。

    而现在,小猫俱乐部的解散,使得秋元康虽然收获了世俗上的财富名利,却还是有一种输光了手中的筹码,最终被踢出局的感觉。

    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该做些什么东西出来?

    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只当个作词家和脚本家受人尊敬,那这样一眼看得到头的人生,跟咸鱼又有什么两样?

    胖胖青年秋元康的迷茫,连过去见他的岩桥慎一都能感觉出来。

    倒不是岩桥慎一对他观察入微,实在是相比起刚认识他的时候,现在的秋元康看上去,缺乏一种斗志,显得没那么意气风发了。

    反过来,倒是一根筋的努力着的岩桥慎一,看上去精神头十足。

    两人约在见面的地方也够奇葩,既不是酒吧也不是夜总会,更不是什么餐厅啊、高尔夫俱乐部之类的正经地方,而是一家弹子房。

    没错,这个胖胖青年接到他的电话,略一思考,提了个怪模怪样的要求:“作词的事另说,慎一君,一起去打小钢珠吧。”

    弹子房显然不是个谈正事的地方,可求到别人头上,正不正经的,只好舍钱包陪胖胖青年,跟他一起去打小钢珠。

    弹子球这东西,岩桥慎一初来乍到时出于好奇去玩过,结果不一会儿就输了个精光。知道自己不是玩这个料,赶紧刹住,从此往后再没有沾过。

    没想到,有朝一日会为了应酬再一次进到弹子房。

    都是两盒子小钢珠,岩桥慎一的珠子很快就被吃了个干净,秋元康却玩的得心应手,不断有珠子哗啦啦的流出来,本钱很快翻倍,看的岩桥慎一羡慕又佩服。

    秋元康瞥了一眼岩桥慎一,看他很快就把本钱都打光了,两手揣兜里,一副不知道该做什么好的样子,脸上露出笑容:“慎一君,水准欠佳啊。”

    被他这么说,岩桥慎一不仅露出苦笑。

    “你不再玩了吗?”

    “我恐怕不是玩这个材料。”岩桥慎一说,“所以平时也几乎从不到这儿来。”

    “是吗?”秋元康若有所思,“不擅长的事就不做,慎一君很沉得住气啊。”

    “这恐怕是因为没有那种输掉一切也无妨的……”岩桥慎一斟酌了一下,说:“豁达。”

    秋元康哈哈一笑,支使他,“慎一君,把赚到的珠子拿到前台去换点香烟吧。”

    反正他自己已经输了个精光,岩桥慎一看腻了流动着的弹珠,乐得去跑跑腿,把秋元康赢来的珠子拿到前台去,换了些香烟过来。

    回来的时候,秋元康还在打,不过,刚才一直不怎么输,这次像是故意要赶紧丢掉手里的本钱似的,显得没那么全神贯注了。

    接连有出界的珠子往外掉,想要取胜的时候,身心全部调动起来,不错过任何一个机会。但是,渐渐不再感受得到赢的刺激,决定往外退的时候,手法也粗劣的惊人。

    爱时温柔,不爱时残暴。

    秋元康在在这种自暴自弃当中,仿佛看到小猫俱乐部到达巅峰渐渐失控以后,想不出新鲜的点子再刺激大众,于是自暴自弃一般的任凭这艘船四分五裂。

    总算把手里的珠子挥霍完了,秋元康拍了拍手,笑眯眯的对岩桥慎一说:“现在心情舒畅多了。再找个地方喝一杯吧,慎一君。”

    打弹珠换来的香烟,秋元康拿了两盒给岩桥慎一,自己留下一盒,余下的一股脑塞给了他的司机,分明没喝酒,却一副醉汉相,对司机说:“和你分享战利品。”

    岩桥慎一跟着上了秋元康的车,去了银座。

    坐下来以后,秋元康总算切入正题,“慎一君,是要写什么样的歌词?”

    岩桥慎一把大概的情况介绍了一下,回忆着关于自己对森高千里的印象,以及对她接下来的路线规划,描述着自己的要求。

    “总之,大概是那种轻松爽快,稍微有一点大人味道,但是又不能丢掉少女感的歌词。森高桑是从熊本上京来的,稍微有一点乡下女孩子的感觉——但是,并不是贬义,相反,这是种非常宝贵的东西,让她看上去大方有活力,富有生机。”

    岩桥慎一觉得,森高千里的漂亮是爽朗的,而不是那种娇滴滴黏糊糊的。

    这一点跟市面上的许多偶像都不太一样,当然,不是说别的偶像就一定娇滴滴,只是说,森高千里给人的感觉,显得格外清爽大方。

    “有意思。”秋元康听得津津有味,“这样的少女,够吸引人的。”

    “是的。”岩桥慎一附和之余,在心里又默默补上一句,放大她这种清爽,可要比硬当个酷酷的“实力派”要好多了。

    “那之后就听听看曲子吧。”秋元康松口。

    “我尽快把曲子送到您的事务所,到时就拜托您了,秋元老师。”

    小钢珠应酬效果喜人,秋元康既然点头同意,岩桥慎一也就松了口气。只要歌词到位,那么就万事俱备了。

    “慎一君劲头十足,真让人羡慕。”秋元康看着神采飞扬,铆足了劲儿的岩桥慎一,有点嫉妒。

    岩桥慎一回道,“因为所有的东西都得来不易嘛。”

    “哈哈。”听了他这句高论,秋元康忍俊不禁。

    两人也说完了正事,原先很识趣的在稍远的地方坐着的陪酒小姐,又自然而然地靠了过来。

    胖胖青年秋元康一看就知道是大款,但是,因为秋元康对他的态度并非上下级的倨傲,反而有一点平辈相交的和颜悦色,因为这样,连带着陪酒小姐们也高看他一眼。

    秋元康喝多了酒,故意恶作剧,跟陪酒小姐们介绍:“这位慎一君,可别小看他。他可是制作公司的社长。”

    听了这话,岩桥慎一除了发笑别无第二种反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