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187. 一本正经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没那回事。”他毫不犹豫的否认道,顿了顿,“你这么想你自己?……要是这样想可就大错特错了。”

    “我也好,唱片公司也好,谁也没有觉得你差劲。非但如此,还是在想象着你能成功,视你为可造之材的前提下,这么努力着。”

    “要不然,”他反问一句,“你认为我们现在处心积虑,探寻这个如何打造你的办法是为了什么?”

    “……”

    森高千里听了他的话,并没有感到振奋。

    如果现在这种否定是处心积虑探寻到的办法,她反而应该更加失落才对。

    森高千里这反应落到岩桥慎一眼里,用脚底板想想也知道,这小姑娘有心事,钻牛角尖了。

    不过,他想了想,并没有点破,反而把她晾在那里,不再理会她,低头看起了曲谱。

    他做出一副晾着她的姿态,录音师都不好开口,谁也不开口说话的录音室,一时间又安静下来。

    森高千里让他给晾起来,更显得无所适从,暗自猜测刚才的问题是不是得罪了这个制作人,心里又觉得委屈,乱糟糟的,静不下来。想去看他的反应,又怕他给发现,小心而又快速地瞄了一眼,立刻又收回视线。

    岩桥慎一压根就没在意她。

    她端正坐好,想方设法平复心情,迎接下一轮的录音。

    ……

    无所适从的时间过得慢,感觉像是过去了很久,但实际上只有个十几分钟而已。岩桥慎一把手里的曲谱一放,站起来。

    森高千里下意识也跟着从椅子上起来。

    结果,岩桥慎一没理她,却对从刚才开始就cos木头桩的录音师说:“先暂停一下,我带森高桑出去一趟。”

    出去一趟?

    森高千里的意外写到了脸上。他要做什么??

    岩桥慎一看了她一眼,“走吧,森高桑。”

    “……是的。”

    森高千里不明就里,但出于对掌握着自己职业生涯命脉的人的服从,老老实实跟在他身后,走出录音室。

    经纪人川岛正在走廊上,看到森高千里跟着岩桥慎一出来,也感到奇怪,“岩桥桑,出什么问题了吗?”

    森高千里一低头,等着被告上一状。

    “没问题。”岩桥慎一撒谎撒得面不改色,“我带森高桑去找一找灵感,可以吗?川岛桑。”

    “找灵感?”川岛一怔,旁边等着挨骂的森高千里,虽然躲过了这一状,心里也对岩桥慎一这个说法感到怪怪的。

    只有岩桥慎一自己,回答得理直气壮,“是的。光闷在录音室里,哪能做出好音乐。”

    行吧。

    虽然没听说过录音还要出去逛逛找灵感的,不过,他是制作人他最大,兴许是特殊的录音技巧呢……川岛勉强替他找了个理由用以说服自己,又道:“可以是可以……不过,要去哪儿呢。”

    “放心,只在附近逛一逛,不去奇怪的地方。”

    既然这样,那也就不好再多说些什么了。川岛微微欠身,“那森高就麻烦您了。”

    反正才只是个刚出道,还没有什么水花的小艺人,就算大大方方的走在涩谷的街头,也不会有那种被人认出来的麻烦,更不必担心跟着年轻男性招摇过市会出现什么风言风语。

    至于这个找灵感要怎么找,只要不是把她给带出去卖了,那就无所谓了。

    “放心,保证把她完完整整带回来。”岩桥慎一开了个玩笑。

    森高千里向川岛鞠了个躬,跟着岩桥慎一,离开录音室。

    在室内还不觉得,出来以后,才感觉到太阳的热辣,毕竟是夏末。

    “岩桥桑,我们要去哪儿?”森高千里问。

    “随便走一走,到时候就知道了。”岩桥慎一回答得模棱两可,率先迈步向前。

    森高千里不明就里,只能跟着他,两人之间隔着大概一米的距离。岩桥慎一的步伐控制得很好,跟着他并不吃力。

    平日的上午,街上人不多,柏油马路被照得闪着灰色的光,一看就知道太阳的威力。虽然还没到一日当中热的顶点,也足以让人吃足苦头。走了没多远,森高千里就出了一身细汗。

    岩桥慎一人走在前面没有回头,耳朵却不闲着,一直倾听着身后的动静。

    听着鞋子摩擦柏油路面的声音,他心里忽然冒出来了一个恶作剧的念头,故意加快了一点步伐。

    森高千里原本是跟随着他,不得不也跟着加快脚步,改为追随着他。但是,岩桥慎一却越走越快,森高千里和他之间,一下子拉开了一段不短的距离,仅凭走路是追不上了。

    真想转身离去……

    森高千里感觉到了岩桥慎一故意捉弄她的坏心眼。

    但是,又不能这么做。

    这种坏心眼又微妙的激起了她个性当中的倔强,反而不愿意认输。她盯着前面岩桥慎一宽阔的肩膀,铆足一股劲儿,小跑起来,一口气追了上去。

    ……

    “岩桥桑……”

    森高千里轻轻喘着气,扬起头来,看着他。跟着岩桥慎一绕了一圈,她的脸颊红扑扑的,发际湿漉漉的,整个人看着汗津津的。

    都是在热辣阳光下步行,在身后追得辛苦的森高千里是这样,在前面的岩桥慎一虽然没有像她那样气喘吁吁,在出汗这件事上也差不多。

    因为这样,森高千里有一种自己没有输掉的成就感。

    “岩桥桑,”森高千里的呼吸还没有平复,“您在耍我吗?”

    是迎战岩桥慎一的行动力,给了她直言真实想法的勇气,是没有输掉的成就感,则给了她直言真实想法的自信,让她忘却了制作人和歌手之间的身份差异,直接说出了心里话。

    岩桥慎一看着她滚动着汗珠的脸颊,被汗水打湿以后,颜色稍微变深了的t恤,还有较着劲充分活动后显得生机勃勃的表情,觉得这样的森高千里非常富有魅力。

    远远不是先前那个在录音室里垂头丧气,小心翼翼的女孩子能够相提并论的。

    他笑了笑,“哪儿的话。”

    这笑容在森高千里看来,有一种达成了什么目的的狡猾意味。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虽然没有输,却还是在被岩桥慎一给牵着鼻子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