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195. 泡沫之梦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まけないで(不要认输)?”岩桥慎一笑道,“这个好。”

    吉田美和得意洋洋。

    开了个头,好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游戏,他和吉田美和,两个人开始你一句我一句,搜肠刮肚的找五个音节的词来说。

    可是,玩了几轮以后,岩桥慎一恶趣味发作,像是在故意逗她玩似的,每当吉田美和想到了什么好词,岩桥慎一就故意说些不正经的,像极了故意拽前座女同学马尾辫的皮小子。

    “我想想,ついてない(不走运)也是五个音节。”

    “……慎一君,你就不能想点好词来说吗?”吉田美和忍无可忍,为他这个吐不出象牙的作风感到无语,一边抗议,一边拿眼刀飞他。

    “我已经很努力在想了。”可惜岩桥慎一背后没长眼睛。

    “是很努力在想怎么唱反调吧。”

    “哪儿的话。”岩桥慎一被拆穿,笑得厉害。

    这么你攻我守了十几个回合,吉田美和停下来,一本正经的告诉他:“慎一君,要是现在我碰你五下,那绝对是在说‘だいきらい’(非常讨厌)。”

    “好的。”岩桥慎一笑嘻嘻的答应了,“我知道了,保证不自作多情就是。”

    吉田美和没理他,往常此处应该紧跟一句她的吐槽才对。

    岩桥慎一反应快,意识到她这次是真的生气了。玩笑开过火,对刚才故意欺负她的事也感到过意不去,但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车内于是陷入沉默。

    一直到她住的公寓楼下的这段路程,两个人谁也没和谁说话。反正立刻就走,岩桥慎一也不怕打扰邻居,直接把车停在楼下。

    “到了。”

    吉田美和“哦”了一声,打开车门,也不跟他打招呼,直接下了车。

    两人相识以来,难得这么冷战,岩桥慎一心里琢磨怎么让她把气消一消,结果,先听到有人咚咚敲驾驶席的车窗。

    他吓了一跳,一偏头,是吉田美和。

    “美和酱?”岩桥慎一降下车窗。

    吉田美和还板着脸,一副闹别扭的表情,却对他伸出手来,“慎一君,把手给我。”

    岩桥慎一不明就里,但还是把手递给她。

    “今日事今日毕……”

    吉田美和嘀咕了一句,突然啪叽啪叽用手拍了他的掌心五下。

    “这是‘だいきらい’(非常讨厌)。”岩桥慎一心知肚明,乐得不行,脸上没敢笑,怕火上添油。

    想了想,拉住她的手,翻过来,也轻轻拍了她的手掌心五下。

    “这是‘すいません’(对不起)。”他说。

    吉田美和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又翻过他的手,啪叽啪叽打了五下,这才露出笑容,仿佛刚才闹别扭的事已经烟消云散,“那么,我上去了。”

    “这次又是什么?”岩桥慎一想不出来,被吊起了好奇心。

    “嗯~”吉田美和反倒卖起了关子,“想知道吗?”

    “那还用问。”

    “就是……随便你觉得是什么就是什么喽,你刚才不是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嘛。”

    岩桥慎一皱眉,“这么说,不是好话就是了?这么记仇可怎么好。”

    “没那回事。”吉田美和说,“仅限今天晚上而已,明天我就全都忘记,一笔勾销。”

    “明天……”她小声重复了一遍,不再跟他多话,走进了公寓入口,只留下一个无语的岩桥慎一。

    这么钓人胃口,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给他,果然还是变着花样在报复刚才的事吧。

    好奇心害死猫。

    美和酱,我对你伤害猫的行为表示墙裂谴责。

    ……

    第二天没跟吉田美和见面,所以也就不知道她那句“明天全都忘记”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岩桥慎一忘记了这件事,将注意力放到新的事情上面。

    就连下次再去给森高千里监棚,也已经是五天以后的事了。

    岩桥慎一没森高千里的联系方式,平时都直接跟她的经纪人川岛联络,所以也就不存在“私联”的机会,更不会知道她在这五天里,会有怎样的心路历程。

    那一天,领着森高千里到处乱走乱逛,虽然离谱了点儿,但总归收效不错,再度开始录音,在森高千里的身上,感觉得到,她的那种自信慢慢又复苏了。

    一切于是就又回到了最初。

    那一天的事,在无形当中拉近了岩桥慎一和森高千里的距离,但是,内心增添了相互理解,在工作当中,却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而他也从来没有离森高千里那么近过。

    岩桥慎一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近人情,森高千里也照样会暗地里抱怨,但是,却不会因为这种不近人情感到苦恼。

    代代木那间简陋的录音室,见过了他简朴的现状,反而令森高千里在看待他的时候,消除了那些强硬的东西。

    双方都是从几乎什么都没有的状态开始,同样将这次的单曲制作看作是重要的机会,这让森高千里有一种自己并非是受他号令,反而是在和他相互打磨的感觉。

    “表现的很不错,就这么保持下去再好不过了。”录音告一段落,出了录音间,岩桥慎一表扬她。

    森高千里露出爽朗的微笑,“托您的福。”

    这不是客套话,要不是那一天的事,森高千里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心态。

    让岩桥慎一帮忙转型,毫无疑问是打碎了森高千里一直以来的梦。但是,在打碎了这个梦的同时,岩桥慎一也在为她构筑一个全新的梦。

    但也仅仅如此。

    一个是对未来抱有野心,想要大展宏图的偶像歌手,一个是才刚刚长出来一点小芽的制作公司的老板,这样目光始终看向前方的两个人——

    “岩桥桑,我写好歌词以后,能拿给您看吗?”森高千里问他。

    “当然可以。”岩桥慎一给出的答案自然是肯定的,“提些意见没问题,不过,那些需要森高桑你自己去确认的东西,可就帮不上忙了。”

    “仅仅是这些意见就已经很宝贵了。”森高千里说。

    岩桥慎一为她构筑了一个全新的梦,这个梦里有着森高千里过去从未有过的东西。在筑梦的时候,他小心翼翼,不把自己的影子投映进去——

    “拜托您了,岩桥桑。”森高千里看着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