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196. 光辉信念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星期五晚上,在目黑鹿鸣馆有拼盘演出。

    目黑鹿鸣馆1980年开始营业,一直以来,都以摇滚现场演出为主。因为在地下音乐圈声名显赫,许多知名乐队出道成名前都曾在这里演出,也被视作地下乐队的圣地。

    而越是被地下乐队视作圣地,就越是吸引有实力的乐队前去演出,也就使得从这里走出知名乐队的几率大大提高。

    话是这么说,平日每晚十五万日元,周五、周六和节假日每晚二十五万日元的场地租赁费,光是这道门槛,就先已经把各路无法保证票房的无名乐队给挡在了门外。

    田岛贵男的乐队original love在地下音乐圈不算是籍籍无名,但也绝对够不上在目黑鹿鸣馆单独进行演出,平日里,他们的活动范围,多半是在北泽、新宿、中野一带的小型livehouse,单独在目黑鹿鸣馆演出,不过是个奋斗的目标而已。

    original love是以田岛贵男为中心组成的乐队,主唱、吉他、以及大多数的词曲创作都由他来完成,可以说是毫无疑问的乐队中心。

    有时,像是这种由一个核心人物几乎包揽了一切的乐队,会让人不禁产生疑问:为什么不去solo呢?

    绝对不能小看乐手的贡献,不要把主唱身后的队友的功劳无视掉。

    因为乐器演奏是千变万化的,即使是同一支曲子,也可以演奏出各种各样的风味。所以现场演出才成为乐队最富有魅力的地方,而好的乐手,一定能让乐队的魅力大增,配合默契的乐队,贡献出的也一定是比单纯跟随着solo歌手的伴奏班底更加精彩的演出。

    乐队的受欢迎程度高于solo歌手,绝对不是因为乐队是群仗,solo是单打独斗那么简单。

    因为现场的魅力,一些现场型的solo歌手,往往也都有着固定的合作班底,众人凭借着多次磨合后的默契相互合作。

    ……

    original love的经纪人告诉他们,星期五晚上在目黑鹿鸣馆有个拼盘演出,不参与票房分成,一次性付齐演出费,唱三十分钟。

    “要不要去?”

    “当然去。”田岛贵男和同伴们意见一致。

    就算是去参加拼盘,那也是离目标往前更近了一步。

    于是,星期五晚上,original love全员到达目黑鹿鸣馆的后台,开始准备演出。

    今天晚上,有已经出道了的乐队米米club过来参加演出。

    签约cbs索尼之前,米米club就已经在目黑鹿鸣馆演出过,签约以后,在cbs索尼经纪人的安排下,他们在录制唱片、巡回演出的同时,也继续在livehouse演出。

    只不过,从前那种简陋的地下舞台不再上去了,而是在目黑鹿鸣馆这样的正规舞台演出。

    有已经出道的乐队过来演出,还意味着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台下有唱片公司的人在。这相当于是一场无形的面试,所以前来演出的乐队都铆足了劲儿。

    拼盘演出往往也是竞争演出,这是乐队和乐队之间不必说出口的规则。

    original love也在心里较着劲儿。

    演出进行得很热烈,前来观看演出的观众们一如既往,只要贡献出水准足够高的表演,那么,即使在这之前对你一无所知,也会不吝啬的奉上掌声与欢呼。

    original love的水准不错,也如他们所愿,征服了今晚台下的观众,但是,在田岛贵男心里,只是这样远远不够,他也无法从这当中得到成就感。

    他的目标也不仅仅是目黑鹿鸣馆单独演出,而是更高、更远的地方。

    ……

    演出结束以后,乐队成员们,还有另外几个参加了演出的人,大家一起去找了家酒吧喝酒,刚才领到的演出费还没捂热乎,就先飞到了店家荷包里。

    喝到微醺,田岛贵男和同伴道别,独自乘上返回公寓的电车。

    田岛贵男出生是在东京,不过还没怎么记事,就跟着家人搬到了福岛县,一直到高中毕业,都在那里度过。

    从小喜欢音乐的他,在中学时就拿起吉他,和朋友自发组成乐队。朋友们把组乐队当成娱乐爱好,只有他比什么人都认真的对待每一次排练和公开演出。

    福岛县是个不折不扣的乡下地方,乡下没有施展的舞台。

    田岛贵男小的时候,常听母亲说起在东京的事,对东京抱有一种向往。而在有了梦想以后,东京这座城市,就成了他非去不可的地方。

    那不是座城市,是个中心,是个能容纳几千万个梦想的大舞台。

    田岛贵男带着这个信念,考了东京的大学,从福岛来到东京,在这里和现在的队友们相遇,组成了original love的班底。

    他们决定要以音乐谋生,所以一边打工一边演出,谁也不去找工作。一旦有了正式的工作,成了有轨电车,那么,再想跳出那条轨道,就是“事故”。

    正因为如此,怀抱这种在外人甚至是家人看来不切实际的梦想的年轻人们,都将不找工作当做是必须要遵守的信条。

    ……

    田岛贵男住在下北泽,有些简陋的公寓。父母在他大学毕业以后就断了生活费,现在能住这样的房子他就心满意足。

    从车站走到这儿有段距离,本来就喝了点酒,这么一活动,他觉得晕乎乎的。

    刚要上楼,他扫了一眼信箱那里,又收回了脚步,来到信箱面前,打开,里面跟滑雪场推销广告册放在一起的,是一封信。

    寄信人那里,写的是朝日电视台。

    前阵子,朝日电视台大张旗鼓打广告,电视台、广播局,还有地下音乐圈口口相传,都知道了他们要开播一档乐队选秀节目,大主持人三宅裕司主持,评委里面还有佐久间正英这样的知名制作人,欢迎各种风格的业余乐队前来报名。

    一石激起千层浪,地下音乐圈里,围绕这档选秀节目争执不休,有人把它看作是大好机会,也有乐队不屑一顾,认为电视台把魔爪伸到了乐队上面。

    田岛贵男和他的original love,就是把它看作是大好机会的那一些人。得到消息以后,乐队立刻录制了演出录像,寄到了朝日电视台,参加初选。

    而现在……朝日电视台寄了信过来。

    田岛贵男心头发热,把信和广告册一起拿在手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