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203. 岩井俊二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mv的导演人选,交给华纳先锋,他们找起来也容易,从电影学校或者电视台的新人签约导演里面选人就可以,反正要物美价廉——重点是价廉。

    找来找去,最终起用了一名叫岩井俊二的新人导演。

    听到华纳先锋把这个名字报上来,岩桥慎一脸上没什么反应,心里却感到意外。

    曰本的导演里面,要说岩井俊二,堪称是鼎鼎大名,不说别的,光是《情书》这样不褪色的名作,也足以让这个名字被众多人熟知。

    也足以让岩桥慎一记得这个名字很久,从上辈子到这辈子。

    岩井俊二这名字又不是佐藤健这种随便一抓一大把的普通名字,再加上职业还是导演,会出现“曾子与曾子”的情形几乎为零。

    岩桥慎一觉得不可思议,未来的大导演,要为森高千里拍mv……这是何等的神奇。

    但是想想也并不奇怪,大导演毕竟是“未来”的,现在的岩井俊二,只是个跟他这种无名制作人没什么两样的,脚踩在泥地里没有爬上去的人。

    既然这样,接到给新人歌手拍mv的工作,又算得了什么?

    于是意外过后,岩桥慎一反过来想得更多的是,岩井俊二来拍森高千里的mv,主题还是展现少女的青春活力……会拍出个什么来呢。

    岩井俊二现在是富士电视台的导演,虽然捣鼓一点短片,但是毫无水花,基本上来说默默无闻,靠着拍电视短片和广告维持生计,同时也磨练自己。

    这样的他,要一边保持自己的风格不被磨掉并且能愈发鲜明,同时又要听取委托方的要求,按照他们要求的来进行拍摄。

    平衡感找起来不容易,接到mv的拍摄工作,他也没觉得这工作不值一提,个性一丝不苟的他,特意去了解了森高千里,还听了她的歌,认认真真画了分镜,把一个为了展现少女青春活力的mv,用对待电影的态度来认真对待。

    因为这样,拿到拍摄计划以后,不仅岩桥慎一,整个团队的人都为他这份计划感到赞叹,专业导演的水准,还是不用质疑的。

    mv的拍摄制作人用不着到现场去盯着,所以从头到尾岩桥慎一都没跟岩井俊二见过面,不过见或不见都无所谓,来日方长。

    不光没跟岩井俊二见面,录音结束以后,岩桥慎一也跟森高千里暂停见面。

    这种彼此放假持续不了太久,因为是一次拿到了两张单曲的制作权,所以,在上一张单曲制作完的同时,下一张单曲的制作也要进入开始前的准备阶段。因为这样,连跟岩井俊二签的合同,都是两支单曲的mv,拍完这次,等下张单曲制作完,还要再劳动他一次。

    下张单曲预定在十二月初发行,说到十二月,就是雪、就是圣诞节,总之,是一个节日气氛浓厚,身上冷就希望心里暖的月份。

    岩桥慎一的目标明确,抓住季节和节日做主题,制作一支圣诞歌。

    ……

    在为森高千里的下一张单曲做着准备的同时,筹备已久的《乐队天国》第一期开始播出的日子也越来越近。

    《乐队天国》采用的是直播的形式,选秀节目采用直播要比录播更能取得观众信赖,同时也更能增加刺激感,不仅如此,乐队的实力显得更加至关重要。

    节目开播之前一两个月,朝日电视台就陆续开始安排宣传,时间越近,宣传也跟着密集起来。电视剧和唱片要宣传,综艺节目也一样。

    朝日电视台新开的音乐节目《music statn》收视率不错,同为音番,《乐队天国》的广告也出现在《ms》的广告间隙里。

    除此之外,电台、音乐杂志方面也进行了联动,并且在合作的音乐杂志里附上了意见调查卡片,鼓励观众看过节目以后将观后意见寄给电视台。

    这个阵势,虽然是深夜档,但的确是带着野心来制作的。

    与此同时,业余乐队们也收到了自己的电视赛资格信。

    被选为首发的人间椅子,三个成员提前空出当天的时间,向打工的地方请了假。同样被选为首发的bol,两个大学生也准备好,从神奈川出发前往东京。

    ……

    而在东京的另一角落,没有被选为首发,而是收到了第二期节目录制邀请的田岛贵男,则一早就准备好录像带。节目直播当晚他在livehouse有演出,所以打算录下当期的节目,看一看自己的乐队将要面对的是怎样的对手。

    一切蓄势待发,直到第一期开始播出的那天。

    入选的业余乐队们铆足劲头,对乐队感兴趣的观众也兴致勃勃,受到广告宣传吸引的人也将目光投向这里……还有这个时间段的固定观众,带着审视的心态看待这档新节目。

    在别人期待或是好奇的时候,岩桥慎一作为节目的企划者,却显得毫无热情。

    想想也正常,先期做了种种准备,首发的乐队们也都是在看过录像以后,考虑着节目效果的前提下自己挑选出来的,这种细致的准备,反而耗费了岩桥慎一对节目的热情,对于节目的播出显得漠不关心,相比之下,更关心结果——收视率以及获胜者。

    ……

    “莫西莫西……是妈妈吗?”

    傍晚,新宿神崎不动产,蒲池幸子拿着听筒,把电话打给了家里。

    电话那头是母亲接起来的,让蒲池幸子不自觉放轻松了许多。父亲是个传统古板的人,相比之下,和温柔体贴的母亲说话,更让她感到安心。

    蒲池幸子打电话回家,是要跟母亲说,自己今晚不回秦野的家,要留在东京,参加不动产公司组织的游艇派对。

    泡沫时代,各种狂欢派对夜夜都有,神崎不动产业务蒸蒸日上,更是出手阔绰,各种补贴和团体活动一样都不少。

    蒲池幸子在地产公司的接待小姐里面,不是那种喜欢凑热闹的,同事间的邀请往往都被她礼貌拒绝,但是,公司名义组织的活动,还是非参加不可。

    说明情况,告诉母亲今晚不必到车站去接她,挂了电话,蒲池幸子轻轻舒了口气。回过头,看到同为接待员的同事青山纯子灿烂的笑脸。

    “幸子,”青山纯子期待满满,“接下来的派对,可要尽情享受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