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205. 第三条路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这一天白天,两个女孩子结伴去逛街,还认认真真排了四十分钟队,只为了尝试一下杂志上推荐的现在正流行的蛋糕。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也不知道是不是期望值过高,真的吃到嘴里,蒲池幸子觉得只是普通的味道。

    青山纯子得知她的想法,开朗的纠正她,“不对哦,幸子。因为是辛辛苦苦排队才买到的,所以不论如何都要说‘好吃!’才对。”

    “不能辜负费掉的时间吗……”蒲池幸子听了,抿嘴一笑。

    她对自己不太整齐的牙齿有点自卑,很少露齿笑。要是被人看到,就有种小秘密被发现了的害羞。

    不过,要是说辛苦排队才得到的东西不好,就如同在自我否定自己的努力,是否有这么一点原因,才使得大家异口同声说着“好吃”,然后把流行延续下去?

    可就算这样,抱着这种想法再吃上一口,也还是没有觉得那是美味的。青山纯子于是善意的和她开玩笑,说她有点令人意外的死脑筋。

    蒲池幸子也觉得有一点。

    傍晚,青山纯子和蒲池幸子动身去和宇野、南条会合。

    一见面,看到蒲池幸子,南条玩笑着说了句:“真是不容易,总算说动蒲池出来了。”

    被他这么说,蒲池幸子显得很惶恐。职场的同事这么说她,仿佛在指责她架子大似的。

    宇野反应快,赶紧打圆场,“蒲池能一起来,真叫人高兴。”

    “没错!”南条也发觉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跟上。

    宇野和南条之间,真正想要追求蒲池幸子的人是南条。

    但是蒲池幸子一向不接受男同事单独的邀请,南条把这事说给宇野听,宇野给出了这么个主意,果真顺利约到了她。

    因为这样,到了说好的餐厅,安排座位的时候,也是蒲池幸子和南条对着坐,宇野则和青山纯子面对面。

    不这样还好,越是脸对着脸,蒲池幸子就显得越是拘谨,眼睛不知该往哪儿看,一会儿盯着自己的手指,一会儿又完美闪避过南条的脸,飘向旁边。

    服务生正领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往里走,女的一看就跟在公司里打杂混日子的粉领族不是一类人,整个人生机勃发,气场十足。

    同行的男性看着普通,但是和这样的女性走在一起,却也不落下风。但是,并不是说他有种和她势均力敌的气势,而是在他身上,似乎有种能包容一切的平静的力量。

    换句话说,这人一点也不浮躁。

    这一男一女路过他们这一桌,被领到斜后方的位子。蒲池幸子这一桌的位置靠窗,窗外华灯初上,刚好把那两人倒影在玻璃上。

    蒲池幸子觉得那个男的有点眼熟,像是在哪儿见过。

    这时,她的注意力被南条吸引,收回了视线。南条正用说什么秘密的语气,神秘兮兮的提到一件事:“对了,我有个朋友,今晚要上电视哦。”

    一见面就先甩了句险些被蒲池幸子误会了的话,南条的示好之路刚迈出第一步就踩到了香蕉皮,因为这样,即使蒲池幸子不怎么理他,他也只能认了。

    为了打破开场失利的局面,从来到这儿他就搜肠刮肚,努力找话题。奈何天生缺那么点说话的才能,还得靠宇野来调动气氛。

    想来想去,灵机一动,总算想到个自认为有趣的话题。

    “真的假的?”天真无牙(邪)的青山纯子配合无比,立刻捧场。

    南条不禁在心里觉得,邀请青山纯子当double date的成员之一实在正确不过。

    “对。”南条顺着梯子往上爬,“他组了支乐队,要参加今天晚上朝日电视台的《乐队天国》。”

    南条说起朋友的事来,神气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要上电视的人是他。

    不过,“乐队天国?”蒲池幸子也被吸引了注意力。

    南条在心里暗自叫好,乘风破浪,大说特说,“蒲池不知道吗?那是朝日电视台做的一档深夜选秀节目,每周六的十一点四十分开播,选拔业余乐队在节目里竞演,拿到冠军就能发单曲,要是能五周连胜,唱片公司会和乐队签约。”

    “我好像听说过这节目。”青山纯子想了想,“之前看《ms》的时候,见过节目的广告。对了,南条桑朋友的乐队名字是什么?”

    “叫‘大袈裟’。”南条说起乐队的名字,牙齿有点酸。(注)

    刚才只顾着赶紧想个有趣的话题,结果一不留神,又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吹牛皮?”青山纯子笑得前仰后合,引来周围人的注意。

    她反应快,赶紧收住笑意,“抱歉、抱歉。”

    可不光是她,宇野也是一副被戳到了笑点的样子,蒲池幸子也不例外,露出今晚最开朗的笑容。

    “这个……是有点怪的名字啦。”南条勉强给自己打圆场。

    目标的蒲池幸子笑得开心,刚才尴尬的气氛好像也冰释,本来应该是大成功,可如果不是用了这种会被人当成笨蛋的方式,那就更好了……

    岩桥慎一拿起柠檬往盘子里挤汁,正要和渡边万由美说话,听到附近那一桌传来厉害的笑声,转过脸看了一眼,是两对男女的组合,发笑的是里面的一个女孩子。

    两个女孩子的正脸都看不到,不过,同行的男性都是上班族模样的人,说不定是一个公司的同事。

    岩桥慎一收回视线,还没说话,反倒换渡边万由美先开口。

    “等下要看节目的首播吗?”她说,“我母亲……”

    在岩桥慎一面前提渡边美佐,渡边万由美有一丝不自在。

    他之所以拒绝跟自己走,要成立制作公司,造就现在这一切,渡边美佐功劳不浅。虽然一次也没有问起过那时的事,但是在渡边万由美心里,未必没有一种被母亲暗算了感觉。

    同时,也有一丝冒犯了岩桥慎一的歉然。

    “母亲很好奇我们做了一档什么样的节目,还特意嘱咐我,看的时候不要忘记替她录像。”渡边万由美说。

    渡边美佐年纪大了,早睡早起,深夜档直播是肯定不看的。

    岩桥慎一听了,也不在意,和她开玩笑,“这算是渡边社长在检查作业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