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209. 同一个人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后台的业余乐队们之间气氛并不紧张,相反虽然几乎互不相识,却颇为和谐。

    虽然提到乐队齐聚一堂,说段子的就爱开“打起来”的玩笑,但是只要你别闲到问谁是最伟大的摇滚乐队或者说什么金属最牛逼别的都是垃圾,那么大家都是好朋友。

    等着候场的时候,有其他乐队的人过来问人间椅子,他们是不是视觉系,三个年轻人面对这样的问题,都只是露出含蓄的微笑,于是别人就把那个不承认也不否认的没有意义的微笑当做是默认。

    不过,显然他们并不是视觉系,没有拿棉被套在头上这样寒酸的视觉系。

    露了怯的bol最终拿到了30、45、15这样的分数。

    乐队天国的节目组吸取了《star!诞生》的打分制,在每一组登场的乐队表演结束以后立刻由审查员打出分数,等到出场乐队全部做完演出以后,让得分最高的乐队晋级。

    这一打分制在曰本的选秀节目里沿用至今,深得人心,当然,也没有比这种立刻决出分数的做法更合适的了。

    毕竟,人往往对刚发生过的事印象深刻,而且用得分数来表现的做法显得更加公正清晰。

    bol下台以后,紧跟上的是今晚后台最闪亮的那支全员水手服的女子高中生乐队。

    轻飘飘的水手服裙摆,在整个后台,都是道亮丽的风景线,平均年龄正好十七岁的女孩子们,大大方方的展示着自己,并没有因为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感到害羞,甚至还有点得意。

    虽然不都是美女,但是这种青春的美感,的确是只有少女才有的特权。

    意气风发的少女们,和垂头丧气下了台的bol擦肩而过,形成鲜明的对比。但凡是比赛,后台一向如此。喜悦与悲伤,得意与不甘,彼此不断碰撞。

    意气风发的少女们,虽然看外表不怎么靠得住,功底倒是意外的扎实,乐器弹得有模有样,写的歌曲也很流畅抓耳,和弦走向也可圈可点,同她们登台的时候稍微有点轻佻靠不住的外表形成了绝妙的反差。

    青春少女拼尽全力演奏着乐器表演,完全就是一部校园电影。即使瑕疵的部分也有很多,看得出来还有许多欠缺的地方,光是那种向上的状态,就足以点燃气氛。

    “卧虎藏龙啊。”

    “相比刚才那两个扭扭捏捏的男的,这几个女孩子反而更讨人喜欢。”

    “不管怎么说,论节目效果,还是这样的最足。”

    东京的某处公寓,田岛贵男和他的乐队成员们一起坐在电视机前,看着这档节目的直播。和此刻众多要么看热闹的普通观众不一样,他们是带着审视的心态来看这档节目。

    审查员席位上坐着佐久间正英和伊藤银次这两个出名的乐队制作人,就足以打消前去参加的和正在观望当中的乐队们对于节目是否是借着选乐队为名耍人的迟疑。

    正因如此,被选中了作为第二期的选手的田岛贵男的乐队,更加严阵以待,认真看着直播,看着这些可能会成为自己对手的乐队,对他们的演出进行评估。

    田岛贵男的公寓也就十平米左右,乐队全员一起过来,挤在一起,连转个身都困难。

    是为了能够成名,能够出人头地才来到东京,才决定要组乐队,这样的他们,抱有的信念简单无比,那就是抓住机会主流出道,赚到钱,摆脱现在这种生活。

    带着这样的信念,成员们认真看着电视里进行的演出。

    ……

    登场清新无比的女高中生们,得到了三名评审不错的评价。

    “真想说是这档节目播出的时间不对头,要是在夏天播出,和你们的音乐还有形象都更加合拍。”伊藤银次称赞她们。

    “女子乐队啊,保持这个水准下去,下次要是再有什么naonのyaon,你们也该去参加。负责人要是看了电视,该去叫你们。”吉田建说着,索性对着摄像机喊起话来,“喂,听到了吗?岩桥君。”

    电视画面上,浮现出一行临时打上的注释字幕:“naonのyaon的企划者和本节目的企划者为同一人”。

    电视机前的岩桥慎一突然被cue,冷漠jpg。

    和渡边万由美吃完饭,他哪儿都没去,难得休个假,不如回家去休息一下。等到了节目开始的时间,也坐到电视前,看着自己节目的首播。

    节目进行到现在,看着非常流畅,中规中矩的同时,却也不乏亮点,三宅裕司张弛有度的主持也是个大加分点,作为首播的节目来说,到现在为止,表现的还算不错。

    在直播里吉田建提到乐队天国的企划和naonのyaon的企划是同一个人制作的,这还真不是事先有意彩排过的桥段,只能说吉田建其人嘴巴有点大,故意调侃了一下。

    当然,也可以从中感受得出,他对连续制作了这两个跟乐队杠上了的企划的岩桥慎一印象不差。

    当然,普通观众并不会在意企划的人是谁,只要节目好看就可以。但是,对地下乐队,对另外的一些人,岩桥慎一这个名字的意义则要格外不同的一些。

    ……

    “naonのyaon的企划人企划的这档节目?”电视机前的蒲池幸子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年初,在湾岸广场举办的女子摇滚音乐节声势浩大,虽然那一天她有事没能去参加,不过,却从之后的电视新闻和报纸里看到了一些片段,对没能去看打心里觉得遗憾。

    “同一个人啊。”相比之下,青山纯子对这个情报就毫不感兴趣。

    她对流行时尚的事门儿清,在音乐方面,只狂追杰尼斯的少年队。不过近来移情别恋,又对新出道的光nji产生了好感——这是一支总用轮滑鞋和牛仔短裤制造大长腿假象(误),光膀子穿外套唱到一半就脱的偶像组合。

    光膀子穿西装,这是杰尼斯的优良传统就是了。

    比起音乐节的企划人和电视节目的企划人是同一个,青山纯子更关注眼前,“女孩子组乐队也能这么厉害,真了不起!……好像能想象到幸子以前的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