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222. 挑战不成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时间渐渐流逝。

    在后台的田岛贵男,将登场乐队们的演出一组组看过去。就像第一期看到的那样,仍旧是各式各样的乐队登场。

    但是,不同风格的乐队混杂在一起轮番上台,却意外的没有给人以杂乱无章的感觉。

    那是因为“隐形台本”的存在。

    为了制造看点,登场的阵容是制作组的人集体审核以后,综合了乐队特质、看点、乐队和乐队之间的碰撞等等的因素,这才定下来的。

    虽然人为的手参与进来,但这并不算是作弊,只不过是如何最大程度利用选手们而已。

    岩桥慎一坐在审查席上,看着一支又一支的乐队登场又退下。

    在电视机前观看节目和在现场观看,带给人的是两种不同的感觉。看首播是在家里,这些乐队都是他综合着节目效果挑出来的,因而看节目时,就没有那种心潮澎湃的感觉。

    可同样是自己亲自挑出来的,身在现场,难免被乐队演出的气氛感染,不由自主沉浸于他们或是实力派或是个性十足又或是无厘头耍宝的各种演出当中。

    在这期间,擅长控场的三宅裕司,也时不时的化解素人乐队做出的意外之举,甚至还丢话题给坐在审查员身后的代表们,将这些同为“素人”的代表们也拉进战线当中。

    电视机前的观众们,每每被毫无经验的素人乐队不经意做出的无厘头举动逗笑,又沉醉于展示出过人功底的乐队的演出。面对个性迥异、风格不同的乐队,不禁在心里感慨,原来在地下音乐圈,在民间,有着这么多优秀的乐队。

    让观众意识到乐队的优秀,为优秀的乐队不能出道走红感到可惜,希望能够听到更多乐队的歌……随着节目播出,潜移默化,推销乐队的计划也就成功了一半。

    一支又一支的乐队登场又退场,台前热闹非常,接下来登场的,是一支叫original love的乐队。

    当他们站上舞台,看外表,像是岩桥慎一在地下音乐圈时随处可见的那种乐队,没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唯一让岩桥慎一在意的,是主唱和乐手之间微妙的画风不同。

    对观众来说,看到这样一支乐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想,但是在岩桥慎一这见惯了乐队的人看来,这支乐队与其说是乐队,反而给人一种solo歌手带着自己的班底的感觉。

    虽然没有故意去制造格差,但是主唱和队友之间,却有一种微妙的距离感。

    简单的问候以后,演出开始了。

    当音乐响起,不禁叫人耳朵一亮,立刻意识到这是一支富有水准的乐队。但是,随着歌曲慢慢展开,问题也随之暴露了出来。

    这曲子写得太“厉害”了。

    与其说这是在说反话,倒不如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厉害的过了头反而遭报应。这支曲子融合了多种不同的音乐元素,像是把可以单独做成大餐的菜给烩成了一锅。

    田岛贵男自视甚高,当然,他也的确拥有自傲的天才。

    从尝试自己作曲开始,各种风格的音乐就被他玩了个遍,不管是摇滚还是后朋克,吉他流行或者放克,又或者日式歌谣曲,乃至于民族乐、酸爵士之类的元素,将音乐玩的团团转。

    尽管如此,还是在地下音乐圈沉寂了很久。

    默默无闻的时期积攒了灵感,磨练了技术,但也留下了怀才不遇的郁闷和急于展示自己的不稳重。

    想要在节目中取胜,认为选秀节目就是震撼大众,所以想要拿出一展自身才能的曲子来,田岛贵男带着这样的想法来准备歌曲,结果反而令自己陷入误区。

    他将音乐玩的团团转,但有时也反过来被音乐耍得团团转。

    带着取胜的心前来,准备和人间椅子一争高低的他,虽然完成了三分钟的完整演奏,但是,演出一结束,就收到了一番辛辣无比的评价。

    “怎么说呢,像是暴发户的大婶把自己打扮成活动珠宝展台就出来了。”吉田建一张嘴就口吐芬芳,这么会说话,真叫人担心走夜路的时候会不会被人给套麻袋。

    坐在代表席的岩桥慎一,听到这番生动形象的评价,忍俊不禁。他看着台上被吉田建给会心一击,脸色有些变了又极力克制的主唱,若有所思。

    ……

    完蛋了。

    田岛贵男从台上下来,脑中就回荡着这样一句话。

    在后台和接下来要登场的乐队擦身而过,他默默让开路,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挫败感。

    想着出人头地,结果绕了一大圈回到了原点。

    这一期的节目,最终以人间椅子的二连胜宣告结束。田岛贵男和队友们,和其他登场的乐队们一同返场,充当胜利者的壁花。

    ……

    “好的~到此为止!”

    导播如此宣布以后,摄影棚里有一瞬的安静,随即响起一阵掌声,“各位辛苦了!”

    摄影棚的气氛随之一松。

    节目开始前和人间椅子保持着距离的业余乐队们,随着节目结果尘埃落定,先前那种距离感烟消云散,反而能够心平气和的去跟人间椅子搭话。

    除了和人间椅子搭话,乐队和乐队之间,气氛都跟着发生了转变。

    三名审查员退场,代表席上的代表们也陆续退场,岩桥慎一从座位上起来,走到渡边万由美身边,冲她招了招手。

    渡边万由美会意,凑到他跟前,小声问:“怎么了?慎一君。”

    岩桥慎一的眼睛盯着正被工作人员引导着退回后台的业余乐队们,跟渡边万由美说了自己的想法。

    渡边万由美听了,沉吟一下,“我知道了。”

    ……

    退回后台以后,田岛贵男和队友们收拾东西,准备离去。踌躇满志而来,结果却栽了个大跟头,田岛贵男脸上没怎么表现出来,心里的失落却无以复加。

    这次的失败,意味着他和心中梦想与目标的距离并未缩短,除了失落之外一无所获。队友们体谅他的心情,也清楚他为了节目所做的种种准备,但这种时候也不便宽慰他。

    但是,当这样一队败了北的队伍离开电视台的时候,却被一个人给叫住了。

    “请留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