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225. 两派博弈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最后,岩桥慎一还是由着渡边万由美买了领带。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礼物送出去,渡边万由美对他说:“至于回礼怎么选,之前不是教了你那么多,刚好练习一下。”

    岩桥慎一听了直笑,“这算什么?渡边老师授课以后布置的课后作业?”

    渡边万由美的笑点就长在这个“渡边老师”上面,“那么,请加油吧,慎一君。”

    可不管怎么说,还是在心里感谢他的体贴。而在替男人着想这件事当中,她仿佛了解到身为女人是怎么一回事。

    ……

    收下领带,岩桥慎一又陪着她一起逛了一会儿街,不知不觉,就消磨时间到了三点钟。两人稍事休息,然后准备出发。

    去森进一家的路岩桥慎一熟得很,结果到头来,是他指挥着,把车子停在附近的客用停车场,两人步行前往森进一的家。

    森昌子刚开始显怀,宽松的针织衫穿在身上,不细看还什么都看不出来。怀孕初期那段最不安定的时期已经过去,尽管如此,她看上去还是显得气色憔悴。

    丈夫主办的聚会,当妻子的非得负起招待的责任来不可。森昌子和岩桥慎一渡边万由美都见过面,送上礼物,森昌子打开看过,由衷感谢:“两位想得真周到。”

    森进一悠闲自在,正跟已经先到了的几个客人在聊天,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过去,他风度翩翩,招呼道:“万由美小姐,岩桥君,两位到了。”

    “久疏问候,森桑。”毕竟是曾经的饭碗,岩桥慎一客气的问候道。

    森进一笑道:“岩桥君,最近动作不小啊。”

    寒暄过后,森进一把他们两个介绍给已经到了的这几位,有作词家石本美由起,制作人大桥幸夫,还有女演员,前cdies成员伊藤兰。

    cdies解散时,伊藤兰声称想体验普通人生活,结果解散后秒打脸,立刻以女演员身份复出,还跟自己偶像时代的超级粉丝,演员水谷丰谈恋爱。

    森进一和伊藤兰都是渡边制作所属的艺能培训学校出身,因而有些私交。

    打完招呼,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也坐下来。

    之前,四个人正在聊关于唱片大赏的事,相互客套完了,作词家石本美由起又接着刚才的话茬往下说,“今年,演歌这边,值得期待的就是五木了,他本人劲头也很足。”

    “五木君上次拿大赏是大前年的事,那时,作词的就是石本老师。”

    森进一在幕后创作人的面前,表现的很是谦虚,这正是曰本艺能生态的一种体现,掌握话语权,拥有地位的,是有才能的那部分人。

    “不过,今年杰尼斯放出风来,似乎是想要让matchy拿大赏。”制作人大桥幸夫说起这件事来。

    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话,都觉得不可思议。之所以不可思议,是因为……

    渡边万由美开口问:“以近藤桑现在的销量,要拿大赏,行得通吗?”

    要说近藤真彦,前几年的人气和销量确实很好,是杰尼斯推出的顶尖男偶像。但是他巅峰期早就过去,并且声势一路下跌止不住,今年更不用说,长着眼睛就看得出来,他这个一路往下掉的势头刹都刹不住。

    “matchy今年卖得最好的一张,连二十万都没有吧。”

    这张单曲名叫《愚か者》(愚笨的人),从1987年的一月一日就开始卖,打着卖足一整年的主意,各种手段用尽,结果年头卖到年尾,勉勉强强也就卖了十八万张。

    就算现在是唱片市场缩水的时代,十八万的单曲,也根本排不上号。

    而唱片大赏最重要的大赏,其中一个评价标准就是“得到了大众高度支持”,大众的支持最真实的反应在销量上面,十八万张要是拿大赏,恐怕任谁也觉得是在胡闹。

    “要是真让近藤拿了大赏,大赏可要变成笑话了。”

    “说是这么说,杰尼斯那边却挺热衷的,据说正跟大赏制定协会那边积极走动着。”

    “要走后门吗?”大桥幸夫露出个嘲笑的表情。

    都是被划在自己人范围里的,唯一一个伊藤兰还是前偶像,众人都表现的很露骨。

    包括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在内,大家都看得明白,近藤真彦只有更过气和过气到老家两条路可走,今年拿不到大赏,这辈子也不要再想。

    在座的都是前辈,岩桥慎一只竖着耳朵听,但是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这几个演歌界的大佬在说这件事的时候,仿佛完全忘记了另外一件事。

    五木宏也好,近藤真彦也好,真正离大赏最近的那个人,难道不是中森明菜?

    《难破船》发行以后,不论是销量还是口碑都无可挑剔,尤其对大众来说,听歌的时候,难免要结合中森明菜自身的际遇,一联想现实,更是对她这样全身心投入的演出心悦诚服。

    歌曲销量、歌手自身人气、话题度、包括中森明菜设计的舞台演出,简直就是个六边形战士,对外界大众来说,恐怕更实际的应该是看到史无前例的唱片大赏三连霸吧。

    但是,现在在这里的这些演歌大佬,却仿佛中森明菜这个人和她今年的成绩都不存在似的,把背后站着杰尼斯的近藤真彦当成最大对手,却完全无视中森明菜。

    “岩桥君是怎么想的?”森进一注意到他一直不说话,问了一句。

    被点了名,岩桥慎一想了想,还是开口把这件事给提了出来,“单就成绩来说的话,明菜桑拿大赏的可能性恐怕不能忽视吧。”

    他话说得含蓄,用的是“可能性”。

    不料,听他这么说,几个演歌大佬都笑了起来。并不是不带善意的笑,但看待他,却有种在看待童言无忌的小孩子似的态度。

    森进一对他谆谆教导,“明菜是很不错,不过,三连冠还是行不通的。”

    这语气,像是已经笃定了中森明菜拿不到大赏。

    石本美由起话说的多一点,“细川君的大赏两连霸还历历在目,没想到,转过年明菜酱也两连霸了一次。”

    这话说的隐晦,但也说的明白。

    岩桥慎一听话听音,意识到,这次的大赏,其实是演歌派和流行派之间的一次博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