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237. 新的约定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拨云见日。

    岩桥慎一并没有给中森明菜指引什么人生道路,也没有在她面前展开什么全新的可能,只不过是提醒了她,最重要的钥匙就在她自己手里攥着。

    但即使如此,中森明菜还是有种拨云见日的豁然开朗。

    和岩桥慎一的这番对话,意义并不仅仅在于提醒了她这把钥匙的存在,同时,还在无形中减轻了她的心理负担。这也是让中森明菜松了口气的重要原因。

    把研音拉下水,在给了中森明菜依靠的同时,也让她有了能够稍稍逃避喘息的余裕。

    岩桥慎一没有什么能够改变人的意志的力量,就像作为业界的小人物,他也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去翻云覆雨,但是,他能够把已经有的东西重新利用起来。

    把小杉理宇造的话放大,把他当靶子立在那里,引导中森明菜去和事务所站在一起,相信了事务所的同时,也就是在对抗小杉理宇造。

    小杉理宇造一旦不可信,近藤真彦的话也就跟着失去了效力。

    故意给近藤真彦说好话,目的就在于消抹他在这件事当中对中森明菜的影响力,弱化中森明菜和近藤真彦的矛盾,这样一来,中森明菜安下心来,才能和事务所同一条心。

    就像是各方人马在想象着对方要怎么出招的前提下去行事那样,岩桥慎一所做的,也是在想象各方可能会出的招数,然后伸出手,轻轻拨弄一下罢了。

    ……

    正事说完,相对而坐的两个人,四目相对,目光相接,像是想说什么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又像是在等着对方先开口。结果谁也没说话,反而短暂沉默了一下。

    但奇妙的是,谁也没觉得尴尬。这种沉默当中,反而有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如同那之前说着“下次再见”释放暗号的默契那样,令两人随即又相视一笑。

    “谢谢您愿意听我说这些,岩桥桑。”还是中森明菜先开口。

    “那,我就谢谢您愿意对我说这些好了。”岩桥慎一幽默的回道,轻轻巧巧一句话,却又不动声色送上他的安慰。

    中森明菜听了这话,露出个小小的笑容,感觉到他的可贵之处。

    岩桥慎一这个人不算是那种话术一流的人,他既不说花言巧语,也没有大道理,但是,他却有着自己独特的“招数”,他的制胜法宝就是替人着想的心。

    这样的岩桥慎一,让中森明菜再一次由衷感受到他的待人温柔。

    就是因为这种替人着想,以及不逮别人痛脚、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温柔,才会引导着冈田有希子走出绝境,才会让中森明菜可以放下心来,对他畅所欲言。

    但是,在目的达成,心中拨云见日以后,摆在她面前的,是被自己破坏了的约定。主动找岩桥慎一,无疑是破坏了和他之间心照不宣的约定。

    这一步既然已经迈了出来,纸牌被全部翻开,今后也就不能再装作若无其事,假装没有看过牌面。

    想到这儿,中森明菜意识到,在解决了一个问题的同时,自己又面临了一个新的问题。

    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思考了一会儿。

    岩桥慎一看着坐在面前的中森明菜忽然低下头去若有所思,一时感到困惑。

    这时他发现,相比上次在录音室和她见面时,中森明菜好像更削瘦了。这样低下头去,耳朵和脖子的线条,让他想起书里看到的“像天鹅颈一样”的形容。

    现在看她的脖子,让岩桥慎一想到这个形容,并且在心里觉得并不夸张。

    在中森明菜思考觉察不到的时候,岩桥慎一盯着她的脖子,意识到了她的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个人在这一时刻,都对对方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中森明菜想清楚了,抬起头,“岩桥桑。”

    岩桥慎一也坦然的把视线收回来,看着她,等待她的下文。

    比起等待或者退让的人生,还是主动争取的人生更有意思哦。

    比如说,您想要见到我,努力了一下,然后见到了我。

    “下次……”中森明菜斟酌着词句,虽然迈出一步去不容易,但也还是选择把话说完,“下次想要见您的时候,能直接对您说‘想见您’吗?”

    她并不只是在要一个联系方式,倒不如说是在破坏了一种约定之后,又鼓起勇气来,重新来订一个新的约定。

    自己要为自己做的事负起责任来。

    “行啊。”岩桥慎一回答的很爽快。想了想,从西装内袋里拿出随身的记事本和钢笔,写下自己的电话和呼机号码,递了过去。

    “万一、我是说万一,有想要说的话的时候,打这个给我,也不必像今天这样。”岩桥慎一开了个活跃气氛的玩笑,“时间宝贵嘛。”

    中森明菜接过他递上的联系方式,左右看了看,岩桥慎一会意,把自己的纸笔交给她。

    笔尖刷刷写着,不一会儿,中森明菜双手把记事本和钢笔交还给他。

    摊开的页面上,笔画工整的写着她的名字和两串数字。

    “好的,那我就收下了。”岩桥慎一说着,合上记事本,收进了西装内袋。

    从前那种不受束缚的,充满着未知的相处方式,在这一刻随之而变。

    这时,岩桥慎一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不早了。”就势和中森明菜道别,“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告辞了,中森桑。”

    中森明菜跟着站起来,送他到茶水间外。

    “下次再见。”这一次,换成了岩桥慎一先说这句话。

    他像是体察到了她先前破坏了约定的内疚心,所以才送上这样的安抚。

    中森明菜一怔,随即露出笑容,“下次再见,岩桥桑。”

    两人谁也没有再提关于刚才说的大赏的事,只是彼此致意而已。

    目送岩桥慎一的背影离去,中森明菜才又小声说了句“谢谢”,但那与其说是对他道谢,不如说成是在坚定自己的信念。

    她攥紧手里的钥匙,决定相信事务所。

    在这种坚定当中,不仅有着被点拨以后的豁然开朗,同时还有险些被忘记了的,现在又重新发光的事业心。

    她毕竟是个在音乐上面有主见有追求的桃浦斯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