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245. 急不可待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入夜,细川贵志前往都内某座私人园林内,赴一个约会。

    宴会在园林内某座茶室建筑内举行,细川贵志到的有点晚,一进去就笑眯眯的对已经先到了的人道歉:“实在不好意思,有点事耽误了。。”

    出道前在北海道的酒馆里唱歌,整天应对醉醺醺的客人,这种经历磨炼了细川贵志的个性,让他逢人脸上自带三分笑,轻易不与人为敌。

    “没关系。”开口说话的人是北岛三郎。

    他身穿和服,气色不错。去年因为跟极道有牵连的事被拆穿,导致原本已经定下的红白歌会出场临时取消。此事虽然让他一时受挫,但并未伤筋动骨,今年,红白歌会再度邀请他重新出山,去年东窗事发的阴霾也就此散去。

    “细川桑,久违了。”一个中年男人和他打招呼。

    细川贵志认得他是出吕组系堀内组的干部,冲他礼貌欠身,“久疏问候。”

    北岛三郎和细川贵志都是北海道的贫穷渔村出身,细川贵志比北岛三郎小十四岁,上京时北岛三郎已经是无人不知的演歌大明星。

    同乡之谊,北岛三郎对细川贵志颇为照顾,自然而然,身为演歌歌手,也不免跟极道扯上关系,像是参加极道大佬的宴会,或者跟极道的人去打打高尔夫之类的,这类应酬一向不少。

    演歌跟极道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这是心照不宣的秘密。

    对北岛三郎来说,被抓了典型,他只会认为自己倒霉,绝不会认为自己有错——因为在他之前,在他之后,演歌歌手就是这么过来的。

    几乎是跟细川贵志前后脚,来的人是五木宏。

    五木宏亦是细川贵志的前辈,他人一到,细川贵志率先跟他打招呼。

    寒暄过后,五木宏在自己的位置上落座。他的心情显然不佳,至于是因为什么,在座的人都心知肚明,这场宴会,本就是为了五木宏才组织起来的。

    两杯酒下肚,五木宏把大赏的事说了一遍,恨恨道:“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他脸色铁青,神情看上去,跟舞台上唱歌时风度翩翩的样子完全联想不到一块儿。

    北岛三郎安抚了他一句,不过,看他的神情,也知道心情不佳。

    说到底,杰尼斯的这种行为,已经挑战到了演歌派的底线。公然抢夺演歌派志在必得并且有着显而易见优势的东西已然不该,策反演歌派的人,更是欺人太甚。

    大赏制定协会那边的话,更是火上浇油,简直是左右开弓抽了演歌派两个大嘴巴儿。现在已经不是拿不拿大赏的问题了,已经上升到了演歌派的脸面问题上。

    先前五木宏打算置身其外当个渔翁,保全演歌老派人的风度,结果反过来成了被拔毛的鸡,里子面子全丢了不说,现在对方还打算把他丢进锅里煲鸡汤。

    杰尼斯未免欺人太甚了!喜多川当年也借了歌谣界不少的力,现在竟然暗算他们。

    “我们也是有自己的尊严和面子的。”北岛三郎说了一句。

    他一直以来以演歌界的大哥大自居,自认有守护演歌的责任。杰尼斯使阴招已是不该,但对他来说,更可恨的应该是反水的桥本大三郎。

    可是,从自己人都能反水这件事当中,演歌江河日下的境况显露无疑。

    “现在不光是大赏的问题,要是被近藤那种家伙拿了大赏,一切就完了。”五木宏说,“非得扳回这一局来不可。”

    “这有什么难的。”说话的是堀内组的那个干部。

    这样的聚会叫他过来,又是说这件事,他心里一清二楚怎么回事。平时跟这几个演歌大佬交往频繁,也得了不少好处,这种时候,正是表现一下,顺便再敲个竹杠的好机会。

    他一张嘴,说出个主意来。

    在座的几个人听了,脸上的神情俱是一变。随即,北岛三郎恢复如常,细川贵志眯起眼睛,五木宏则神情闪烁。

    堀内组的干部提议,让他们想个办法,让近藤真彦不去出席唱片大赏。不管杰尼斯如何运作,如果他本人改变主意,决定退出大赏,那么一切迎刃而解。

    “要怎么做?”开口问的是北岛三郎。

    “直接威胁本人可行不通,毕竟是不能放到台面上来做的事。”堀内组的干部笑了一下,“近藤的母亲好像去世了吧?”

    “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说话的是细川贵志,“中森还为他母亲的死悲伤了一通。”

    当时,在节目里,黑柳彻子读观众来信,观众问中森明菜有没有拿两连霸的信心,中森明菜回答没有。黑柳彻子打圆场,说她是在为近藤真彦母亲的死难过。

    当红艺人没*,近藤真彦母亲过世的事人尽皆知。但是,在这种情形下提起中森明菜,使得和室里的气氛有点微妙,毕竟最开始被逼退的人是她。

    五木宏看了一眼细川贵志,猜不出他这时提到中森明菜的用意。

    这时,堀内组的干部接着说,“我派两个小鬼头,去把近藤母亲的骨灰盒搞到手,然后告诉他,‘要是不放弃大赏,你母亲的骨灰盒就没了’。”

    此言一出,五木宏和细川贵志都被吓了一跳。北岛三郎的表情则什么都看不出来。

    堀内组干部这个主意,实在是不够光彩。

    杰尼斯上蹿下跳的打点固然卑鄙,可五木宏这边要是做了这种事,手段也照样龌龊。当然,重点是,龌龊的手段使出来以后起不起作用。

    “有个问题。”开口的不是五木宏,而是细川贵志。

    “要是真的这么做了,近藤会为了母亲的骨灰盒退出吗?”他说,“对不起,因为这到底不算是太光明磊落的手法,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

    “死去母亲的骨灰盒,会有人舍弃吗?”五木宏低声说,他不能承认,自己为这个主意动了心。这种手段行为固然令人不齿,可急切的想要报一箭之仇的心,已经让他失去判断力。

    被那种瞧不起的货色威胁,这是骄傲的五木宏不能忍受的。

    说白了,会动去偷骨灰盒这样的念头,比起在意大赏,更多的已经变成了想要报复近藤的心了。

    只要能挫伤近藤,进而挫伤杰尼斯,怎样都可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