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254. 新年归家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岩桥千代看着电视上的中森明菜,说了句:“这歌听着叫人心里不是滋味,年纪轻轻,怎么就唱得出这样的味道来。 . .co”

    “是啊。”岩桥慎一随声附和一句。心想,恐怕是因为经历的多。

    不过,父亲岩桥将明却发表了另外一番言论,“刚才近藤的反应虽然不够得体,但也称得上事出有因。不管怎么说,女人还是不该让男人难堪。”

    只有岩桥慎一知道为什么近藤真彦在中森明菜拿奖的时候会有如此的反应,对于普通观众来说,要么认为近藤真彦不是良人,要么就像岩桥将明这样,把这件事联想到近藤真彦反感这首歌。

    中森明菜和近藤真彦的情感危机人尽皆知,但即使如此,中森明菜发表《难破船》,在一部分老派的曰本人眼里,还是认为她唱这首歌,扫了近藤真彦的颜面。

    结了婚的夫妇,如果丈夫出轨,妻子正确的处理方式是息事宁人,如果她选择把事情闹大,就会反过来受到指责。

    丈夫出轨闹得沸沸扬扬,但还是从容应对甚至还温柔问候过来围追堵截的记者对他们说“给你们添麻烦了”最后息事宁人的妻子受人称赞。

    但是,大大方方把事情闹开,让丈夫的名字每周出现在周刊头条的妻子,明明是受害者,到头来还会被指责成是不识大体不知礼义——因为她让丈夫丢了面子。

    这种想法很怪,但微妙的是一种曰本社会的现状。

    同样的,这也是为什么在中森明菜和近藤真彦这段关系当中,中森明菜忍气吞声的根源。整个的社会氛围就是如此,就算是桃浦斯达,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出生并长大的。

    说实话,对于她能够选择听他的话去跟事务所站到统一战线,并且坚持出席大赏,哪怕台下的近藤真彦奉上的是一张放送事故般的臭脸——这已经出乎岩桥慎一意料了。

    看似是平平无奇理所应当的一步,但是,这实际上是非常大的一步。

    第一步向来最难,但是,只要能迈出第一步,面前的路,也就会越来越开阔。

    岩桥慎一对便宜老爹的说法不置可否,反倒是便宜老妈岩桥千代,看了一眼丈夫,用平平淡淡的语气,把他的话给顶了回去:

    “不对,是因为男人先给了女人难堪,所以才会让自己也陷入到难堪的境地。”

    岩桥将明没有因为妻子的反击感到不悦,只是撇了撇嘴,什么都没说。岩桥慎一看着父亲的脸,默默在心里补齐了他的心理活动:你现在就是在给我难堪。

    静冈的这个家,就是这么平淡,夫妻两个,就连意见不合的时候,都不会吵起来,而是选择闭嘴。

    电视机里,以中森明菜声情并茂的歌声作为收尾,本届的唱片大赏也就此落下帷幕。岩桥千代拿起遥控器,把台调到了nhk的红白歌会。

    一边看,一边抱怨,“这两档节目什么时候能错开时间播放呢?”

    岩桥将明回了句:“红白歌会是不能退让了,不如期待tbs改变主意。”

    这话冷得可以,屋里暖气虽然足,还是让岩桥慎一有种“冻人”的感觉。可岩桥千代却煞有其事的点头,“说的是。”

    ……

    今天午后,岩桥慎一轻装简从,乘车从东京返回了静冈。

    回家的列车虽然是下行线,不过,或许是年末最后一天的缘故,还是人挤人挤人,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上了车。

    这是他成为岩桥慎一以后,第一次回静冈的老家过年。

    因而,回去的路上,在所难免,他乱七八糟的想了很多。关于前世,关于今生,关于如何跟这一世的父母见面,又该如何相处,甚至还设想了见面时的情形。

    思来想去了一番,直到意识到这是一种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紧张,不禁失笑。

    拥挤的车厢里,没有人在意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旅客无故露出的笑容。

    心理建设做了那么多,等到真的从车站出来,岩桥慎一凭着记忆往家的方向走。爬上一条长长的坡道,转过一个拐角,那栋西洋风味的独门独栋的房子,就是岩桥家。

    这房子是岩桥慎一出生的那年开始动工的,父亲岩桥将明钟爱西式风格的建筑,全家人还住在铃木研究所的宿舍时,就畅想将来盖房子时,要盖这么一座西洋风味的房子。

    站在外面,光看房子的外观,让人忍不住怀疑,这真的是曰本人的房子?但是,钉在外面的新年必备的松枝营造出的过年的气氛,又无比肯定的表达了“是的”。

    ……

    来时的路上,担心不知道该如何跟静冈的父母见面,可实际上回到家,一切却平淡顺利到让岩桥慎一有种被闪了一下的感觉。

    父母都是那种个性内敛的人,整个家收拾的井井有条,条理到待了不多时,就让岩桥慎一感到些许的乏味。

    这个家庭就像是调试好了的机器,除非程式出错,否则就会一直保持这个步调运转下去,休想感到什么波澜。

    岩桥朝子和岩桥慎一先后离家,之后都很少回来,这两年的除夕夜,都是夫妇两人一起过。这样的关系,在曰本并不算少见。

    当子女长大成人,离开家以后,当人父母的,也就失去了所拥有的子女的一部分。

    姐姐岩桥朝子今天没有回来,听千代说,她要等到三日那天,带着男朋友一起回来。

    岩桥慎一四日上午要去森进一家拜年,定了三日傍晚走,勉勉强强不会出现擦身而过的情形。

    “姐姐的对象是个什么样的人?”岩桥慎一问母亲。

    岩桥千代看着电视,“听朝子说,是她大学时的同学,两人以前参加过同一个社团,大学毕业以后去了电通工作。半年前,朝子因为公事又跟他相遇,约会了几次,就决定结婚了。”

    “对了,是成田桑主动的。”

    岩桥千代特意补上这句话,透出一丝无厘头的意味。但也从中感受到,她丝毫不觉得女儿突然宣布有了结婚对象这件事令人意外。

    “说实话,我不怎么喜欢电通m。”岩桥将明插了句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