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264. 欠个人情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

    “还好。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比起我做了什么,”岩桥慎一半开玩笑的说了句:“倒不如说,这就是人性。”

    渡边万由美从他嘴里听到这句话,不禁露出笑容。

    前排没有感情的司机,仍旧开启静音模式,什么都没听到。

    “以前只见识过你在工作事务上的能力,现在,又在你身上看到了别的东西。”渡边万由美半是感慨的说道。看到了他工作能力之外的,深谋计算的本领。

    渡边万由美像是发现了一个全新的岩桥慎一,但是又发自内心的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他身上的一部分。

    “总之,是好的那一面吧?”岩桥慎一心情不错。

    这样一个计划能够成功,对他来说,成就感是一定会有的。

    “……那当然了。”渡边万由美说。

    继而在心里想到,除了热海那一次抽中空奖以外,岩桥慎一这个转盘,每一次转动,都没有让她失望过。

    但是,那一次的失望印象最为深刻。

    除此之外,如此周密的计划,让渡边万由美佩服之余,心里还是忍不住去想,岩桥慎一为了和自己无关的事做到这种程度的理由是什么?

    汽车开往今晚聚会举行的酒店。

    ……

    研音财大气粗,每年不仅年末有惯例的答谢会和招待会,年初也会主办这样的聚会,和业界的人保持沟通。

    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到的时候,野崎研一郎亲自等在入口的接待处。见到他们两个,一副发现了任务目标的模样,热情招呼道:“万由美前辈,岩桥桑”

    “野崎君,新年好。”渡边万由美笑着和他打招呼。

    岩桥慎一也向他致意。

    “我父亲说想和万由美前辈,还有岩桥桑见一见。”客套过后,野崎研一郎说,“所以,我就在这儿等着两位了。”

    “野崎社长?”

    听到是野崎俊夫想见他们,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都不会等闲视之,跟着野崎研一郎走进会场,往场内走去。

    野崎社长正跟cbs索尼的高层,还有富士电视台的龟山千广制作人聊天。

    cbs索尼跟研音的关系不错,富士电视台则因为研音近来有进军电视界的打算,为此要跟电视台方面打好关系。

    研音最不缺的就是钱,经费充足的情况下,不仅跟业界人士搞好关系容易,要进军电视界,也完全可以先以参与投资的方式,给自己力捧的演员铺路。

    “那到时,可真的要拜托您了。”野崎社长刚跟龟山千广说完这句话,眼睛的余光看到野崎研一郎领着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往这边走。

    这并不是初次见面,先前为了乐队天国的事,野崎社长见过这两个年轻人。那时候,是看在儿子、看在渡边制作的面子上才见他们,听他们说了自己的企划。

    那时抱着没鱼的地方也打一网的想法,参与了乐队天国,不过也没有像amuse那样深度合作。

    结果这一网下去,竟然收获满满。

    这一次,野崎社长再看待岩桥慎一,可不再把他看成是初次登门时的小菜鸟了。

    ……

    三个年轻人一起往这边走,看着都意气风发,让人心里舒坦。

    年轻的先打招呼问候了年纪大的,等到年纪大的这边也寒暄了两句,龟山千广看着岩桥慎一,和他打招呼:“慎一君,好久不见了。”

    岩桥慎一微微欠身,“久疏问候,龟山桑。”

    “岩桥君和龟山桑认识吗?”野崎俊夫若有所思。

    这话要让龟山千广来回答。他说:“这位慎一君是秋元君的朋友,之前为了一档节目见面讨论过——对,是慎一君出的主意。现在制作局准备把这档节目做出来,我还等着过几天跟他和秋元君一起商量呢。……说实话,看到乐队天国,对慎一君的才能很放心。”

    龟山千广这个制作人如此称赞他,cbs索尼的生脸高层,或是野崎俊夫,都要高看他一眼。

    渡边万由美第一次听说有这件事,听得很认真,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

    “确实。”野崎俊夫附和道,“年少有为。”

    “野崎桑想要多亲近一下年轻人吗?”龟山千广很善意的开了个玩笑,“过几天我就能见到他,现在就把机会让给你,到旁边去好了。”

    cbs索尼的高层心里也有数,笑呵呵的说:“要这么说,过后也得给我一个机会了。”

    这话算是个挺高的评价了。之所以这样,看的还是龟山千广和野崎俊夫的面子。一到这种场合,众人说话都像是猜谜。

    龟山千广和cbs索尼的高层往旁边走去。

    人一走,野崎社长看着三个年轻人,说了句:“正好,有件刚听来的事说给你们听正合适。”

    “是cbs索尼的中岛桑说的,”野崎社长说,“索尼和杰尼斯那边正在讨论,要把近藤那张单曲废盘。”

    “要做到这种程度吗?”野崎研一郎挑眉。

    “这种情况,废盘反而是聪明的选择。”野崎社长看的透彻,“中止生产,销毁退货,只要不再唱起这首歌,这件事才能过去。歌曲要是还能继续流通,会不断加深人的记忆。”

    “包括不再参与大赏评选,也是为了消除这种坏印象吧。”岩桥慎一若有所思。

    杰尼斯也够有魄力的。

    野崎社长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并不意外他会这么说。毕竟,整件事会得到这样的结果,这个青年功不可没。

    “研一郎把你的想法说给我听,我觉得可以一试。现在,我可欠你一个人情。”野崎社长对他说。

    岩桥慎一谦虚道:“还是贵事务所行事果断,又通晓如何运作的功劳。”

    “不必这么谦虚,我知道点子的珍贵。”野崎社长意外的不对他们用那种拐弯抹角的方式说话,越是这样,反而是一种表现亲近的方式。

    “比如说,刚刚听龟山桑说的,你有一个新点子,即将成为新的节目。”

    野崎社长对他说:“我记住这个人情。岩桥君,之后时机合适,要是能再拿出这样精彩的点子来就好了。”

    岩桥慎一客气的应下来。

    在这件事情上,他可不是一无所获。对无根无基的他来说,让野崎社长亲口说欠一个人情,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