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281. 未来预想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nbsp;   (两章合一章)

    “一定是那样。”

    “与一直在寻找的人,在人群中邂逅。”

    铃木小饭盒狭窄的空间里,回荡着吉田美和清唱出来的歌声。

    岩桥慎一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安静倾听着。这种似乎能够接纳一切的态度,以及鼓励和欣赏的目光,让在吉田美和心中蔓延的热气翻腾、膨胀,灵感越聚越多,自然而然、顺理成章,每唱出一句,下一句就来到嘴边。

    像是坐上了顺畅的超级大滑梯——

    在下一个转弯处,中村正人调转了车头。铃木小饭盒放弃了原先送她回家的路,又原路往代代木的录音室开去。

    目的明确,回去把这首歌马上记录下来。

    慢吞吞的铃木小饭盒没有因为载着一份突如其来的灵感就获得什么超速buff,换个方向还是不断被超车。但是此时此刻,就算是卡罗拉在他们面前耀武扬威,中村正人也只会视而不见,只要别打断这份来之不易的珍贵灵感。

    当第一句旋律被唱出来的那一刻,岩桥慎一也好,中村正人也好,都意识到这首歌有点意思。

    非常的抓耳、非常的欢快。并且带有完美的、属于吉田美和独有的风格。

    音感都不错、其中有一个还是绝对音感,并且还一同制作过吉田美和所有曲子的两个人,第一耳朵听到,就立刻能够判断出来,这首歌不是之前他们经手过的任何一首吉田美和的曲子。

    刚才,看她陷入沉思的时候,岩桥慎一以对她的了解,就猜到她或许有什么灵感。

    但即使如此,在耐心的等待过后,听到这样的旋律,还是让他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除此之外,“初次和你相遇时起”,当吉田美和看着他唱出这句话来的时候,岩桥慎一不能不下意识回想起第一次和她说话时的事。

    那个烫着街上千篇一律的波浪卷短发,被自己随口起的艺名“越路秋子”给逗笑了的女孩子。

    在开口唱歌以后,让他下定决心要让所有人都听到她的音乐的女孩子。

    ……

    “虽然对我说的话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但我可是有证据的哦~”吉田美和伸出右手,一下抓住岩桥慎一的手掌。

    “第一次牵手以后,我的右手,就变得超能又特别。”

    她一边唱,一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拉着他的手来回晃了两下,这才松开了。

    岩桥慎一让她孩子气的动作给逗笑了。心里却想,他可从来没对她说过的话不屑一顾……除了她夸耀自己“卓越”的绘画和设计才能的时候。

    可是,听到这样的歌词,一阵温馨和感动在他心中涌起。

    是因为想到了这句歌词,吉田美和才伸出手来?还是因为伸出手来,才想到了这句歌词?不管哪一种,吉田美和握住了他的手。岩桥慎一在这小小的举动之中,再一次深刻意识到,美和酱的心里,对他抱有怎样的信任和依赖,以及好意。

    “与一直寻找的人在人群中邂逅,这样幸福的心情能够一直持续下去。”

    “是的,那个人就是你,果然是你。”

    吉田美和像是在宣布什么似的,用有点俏皮的语调,对车厢里的两个听众唱道:

    “うれしい!(好开心!)たのしい!(好快乐!)大好き!(好喜欢!)。”

    美和酱的灵感之神再一次眷顾了她。

    在得知自己已有的曲子成了废曲,再准备不出合适的曲子就要唱中村正人的歌的时候,却被激发出了潜能。

    在伙伴们为了选曲的事左右为难,她自己也快要无计可施,本来应该郁闷的糟糕情境之下,却发出了“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的宣言。

    真不愧是个性无拘无束的乐天派美和酱。

    ……

    这段灵感之神突然前来光顾的旋律清唱完以后,吉田美和闭上嘴巴,像个孩子那样盯着岩桥慎一的脸,一副“我厉害吧?快点表扬我!”的表情。

    “‘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岩桥慎一复述了一遍她最后如同宣言一般的话。

    吉田美和点点头,“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她高高兴兴的回应道。

    “怎么说呢。”

    前排的中村正人这时候笑眯眯的插了句话,“在为了选曲的事焦头烂额,为难的不得了的时候,却在心里想什么‘开心快乐喜欢’,带着这样的心情去考虑歌曲……”

    中村正人话只说到这儿,岩桥慎一在心里默默补齐后面的话:真不知道该说她是天才还是没心没肺。

    话也说回来,要不是三个人现在都挺烦恼的,这会儿唱这样的歌妥妥的是看热闹不嫌事大送嘲讽啊。

    “突然就想到了。”

    美和酱对中村正人的调侃不以为意,往岩桥慎一那儿靠了靠,铃木小饭盒的后座本来空间就小,这样一来,跟靠着他的胳膊没什么两样了。

    “想到了第一次跟慎一君说话,拜托你帮忙的事。”她小声说着,露出笑容,“因为那时发生的事很有趣,想起来就心情很好。”

    心情好了就想唱歌,吉田美和就是这样。

    “什么事很有趣?”中村正人感到好奇。

    岩桥慎一截住话茬,“没什么,就是突然被她叫住喝了一杯,然后听她清唱了《一周一次的恋人》。”

    坚决不能让美和酱把社会之窗的事告诉中村正人!

    吉田美和猜到他的意图,笑的有点坏心眼,不过到底没有揭他的底,“然后,又想到了很多事,还有九千五百日元一份的鱼翅羹的事……”

    一旦陷入回忆,她完全放松下来,头一偏,靠上岩桥慎一肩头。

    小狐狸的头发有点扎,岩桥慎一觉得痒,晃了晃脖子,“要是(刚才)这首歌的话,足够让我们吃九千五百日元一份的鱼翅羹到腻了。”

    畅销曲是具备畅销的特征的,刚才的曲子,岩桥慎一有一种它能够打动听众的预感。虽然预感这种词带着一点不靠谱的意思,但是,对于从事音乐事业的人来说,有的时候,预感真的能起到想象不到的强大作用。

    “那也不一定非得要把鱼翅羹吃到腻吧?”美和酱又一头扎进幻想的沟里,“也换别的东西尝尝看嘛。”

    “说的也对,那高级寿司和法式大餐也来一点……”岩桥慎一也跟着跳进沟里,和她一起沾上幻想的泥巴。

    “洒金箔的食物就算了,不知道意义在哪里。不过,两万日元的自助餐倒是可以考虑。”吉田美和越说越高兴,画起了另外一份“未来预想图”。

    中村正人听着这两个家伙你一句我一句不着调的话,笑眯眯的开着车。

    “慎一君说过的吧,”吉田美和坐在幻想的沟底,仰望星空,“因为我们是‘美梦成真’,所以,许下的愿望就一定都会实现。”

    “是说过没错。”

    “那我还要许愿……”她对着岩桥慎一,像是对着一场下个不停的流星雨。

    “要跟慎一君、还有正人桑,三个人作为‘dreams e true’一起,一直唱下去,唱到老死为止。”她说。

    听她这么说,岩桥慎一笑道:“真可怕。要我一把年纪了还戴长颈鹿头套吗?”

    吉田美和脑补了一下那情景,哈哈大笑起来,看那笑容,果真是岩桥慎一认识的女孩子里面笑得最奔放的那一个。

    但是,这样的吉田美和来到了他的身边,全心全意信任着他,坚信他能够带着她到更高的地方去,岩桥慎一心想,一定要让她许下的愿望都“美梦成真”。

    说说笑笑的功夫,前面不远处就是代代木的录音室了。

    连吃东西再算上来回耗在路上的时间,已经将近凌晨两点了。但是,一进录音室,三个人在这个灵感面前仿佛不知困倦,立刻投入到小样的制作中来。

    岩桥慎一的绝对音感就是在这种时候为了美和酱全力运作,辅助着她把刚才唱了一遍的曲子录到磁带上,再由他听写出曲谱。

    等到小样制作出来,又是两个小时过去,也就是冬天天亮的晚,这要是夏天,天空都要泛青了。

    刚才在车里第一遍听美和酱唱起这首歌的时候,就先已经觉得感觉良好。小样制作出来以后,再听一遍,三个人都非常满意。

    工作的拼劲儿下去了,整晚修仙的副作用也跟着上来了。

    三个人里,就属岩桥慎一年轻,精力旺盛。反观已经三十挂零的中村正人,一副“……”说不出话来的状态。

    美和酱揉揉眼睛,看一看岩桥慎一,再看一看中村正人,打了个大哈欠。

    岩桥慎一看她这副小孩子的样子,忍俊不禁。

    小样听出来以后,投入编曲制作之前,他们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工作。

    虽然以他们两个对吉田美和的了解,这首歌显然是她典型的风格。但是她这种靠哼唱作曲的方式,曲子出来以后,他们还要将“美和酱把不知何时在别处听来的旋律混进了自己的记忆里”这种可能性考虑进来。

    所以,在投入编曲之前,还要去确认是不是有跟市面上已发行的歌曲重复的部分。

    这样的一首歌,如果没有出现那种“意外”,作为此次登台的曲目是没问题了。

    不过,确认的工作现在还是先放一边——

    “今天就到这儿吧。”

    中村正人晕晕乎乎的站起来,往沙发上一趟,再也懒得动一下了。

    早班电车开始运行的时候,岩桥慎一跟吉田美和结伴去车站。

    路过车站一带的书报摊,岩桥慎一买了份报纸,翻到娱乐版,看了看,昨天的乐队天国结果,用了四分之一个版面进行了报道。

    “好厉害!”吉田美和看到报纸,有些惊讶。

    这个厉害当然不是指已经知道了的begin夺冠的消息厉害。

    “应该是提前写好报道,留出版面来了吧。”

    岩桥慎一扫了一眼报道的详情,没什么特别的,于是移开了注意力,把报纸折起来,对吉田美和说:“走吧。”

    “好累啊。”

    美和酱和岩桥慎一挨得很近,一边走一边嘟囔着,“虽然很累,反而不怎么困。”

    “困过头了反而让人睡不着。”岩桥慎一回了一句。

    清早的街头走在一起的男女,会让人不由自主产生刚刚从情人旅馆之类的地方出来的联想。

    从后面看的话,两人现在的距离有点像是情侣。

    只不过,他们既没有手牵着手,更不会胳膊挽着胳膊。

    ……

    “begin!乐队天国首位king诞生!”

    餐桌上摊开的报纸,粗体标题直截了当的概括了整篇报道的中心。

    吉田美树看着报纸的报道,说不清看今天的报纸,是出于怎样的心情。是跟平时的每一天一样普通的看报纸看到了娱乐版面,还是在翻开报纸之前,心中就先想着会在娱乐版面看到有关乐队天国的报道。

    “你要盐吗?”吉田正树问她。

    吉田美树头也没抬,“谢谢,不必了。”

    “哦。”

    吉田正树一偏头,扫了一眼报纸,“乐队天国啊,你是看这个看入迷了?……也难怪,到底是万由美牵头的节目。”

    “说起来,万由美这档节目做的真不错,电视台里也在提这件事。”吉田正树对渡边万由美独立的原因心里有数,不过,权当不知情。

    “这档节目跟我们富士台的一档综艺对打。”

    吉田正树说,“现在已经是收视率方面的劲敌了。以现在的热度,富士台这边的制作组不想想办法,处境可难说了。……万由美怎么去跟朝日台合作呢。”

    他最后一句话,像是随口一提,但是听在吉田美树耳朵里,觉得丈夫是在说给她听,不由感到一丝心烦意乱。

    “现在还没个准呢。”吉田美树脱口而出。

    听到这话,丈夫不由得看向她。

    “你是电视制作人,难道不清楚?”吉田美树没有因为丈夫的眼神动摇,“这期节目结束,begin也拿到了冠军,这就像是电视剧的第一集宣告完结。”

    “这样一来,下一期,也就是第二季的第一集要怎么延续观众期待,万由美可还有的忙。”

    吉田美树说的这些话是在唱衰渡边万由美。换了别人,大概会觉得她是个嫉妒妹妹的姐姐。但是,身为丈夫的吉田正树却觉察到妻子话语当中对妹妹的担心。

    “要相信万由美。”

    “再说了,”吉田正树表情温和,“不是还有那个岩桥出谋划策吗?”

    又是岩桥慎一!

    吉田美树听到这个名字,心里不是滋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