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292. 公私分明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

    翻唱是件可耻的事吗?当然不是。Δ书阁ん.『k→shu→.co

    真正可耻的是抄袭,是不思进取。

    翻唱也并不是件容易的拿来就可以的事,想要收获到好的效果,也是要讲求策略和技巧的。盲目的去做,到时非但不会收获好的结果,说不定反而会起到反作用。

    ……

    点子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发了芽,岩桥慎一小心翼翼把它连同覆在根茎上的泥土一起挪出来,在更合适的地方重新种下,然后尽心尽力去呵护——说人话。

    哦。

    就是以下张单曲的主打歌翻唱南沙织为中心,构思接下来的企划。

    企划这东西不能单独做,在考虑第一步的时候,就要考虑往后的两三步,翻唱企划也是这样,尤其还是计划让森高千里翻唱以前偶像的热门曲。

    在演唱会上作为歌单的补充是一回事,正儿八经发成单曲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形象跟前人有相似之处的时候,用翻唱来打开局面不是不可以。但是,要小心避开,不能让翻唱这件事打上“某人模仿者”的标签。

    无数的前车之鉴告诉我们,每一个要成为“某某第二”的偶像,如果不放弃当模仿者去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就会扑死在追赶这个“某某”的路上。

    正因如此,虽然有翻唱的计划,但也不能照搬全上。最好的办法,无非是借一借南沙织的旧瓶子,来装一壶森高千里的新酒。

    借由大众心中的优质偶像、一代人美好回忆的南沙织来完成一次和大众的沟通,如同森高千里在演唱会上演唱从前偶像们的热门歌曲那样。

    但是,在沟通的同时,一定要让观众看到森高千里不同于南沙织的地方,进而意识到,这是自有其独特魅力的偶像。

    进行到这一步,才真正完成了翻唱的任务。

    ……

    想到了就要干,就要找办法。

    庆祝会结束以后,十点钟,前来参加聚会的众人各自决定了接下来要去哪儿,朝日电视台负责招待的工作人员继续作陪,不光陪着,还要在最后替大伙找出租车。

    不管是在事务所还是电视台,被派上接待任务的社畜都不容易。

    这种时候,包括渡边万由美在内的四名女性就顺势提出告辞了,其他人谁也没退席,继续跟着转战新地方。

    朝日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提前叫好了出租车,岩桥慎一跟cbs索尼的平井一夫代表,德间唱片的牧野代表,以及主动要求跟岩桥慎一搭一辆车的研音的野崎研一郎共乘。

    车子发动以后,岩桥慎一半开玩笑的说了句,“好久没有享受过这么周到的对待了。”

    不算没有感情的司机,这四个人里,只有他是白手起家出来打拼。

    “不要紧,今后被这么周到对待的时候多得是。”野崎研一郎接了一句。他跟岩桥慎一混熟了,两人年纪又差不多,说起话来挺随意的。

    “正是如此。”德间唱片的牧野代表也接了一句,顺便还给他戴了顶高帽子,“真要说起来,今晚能被如此周到的对待,岩桥桑的功劳不小。”

    “不敢当,还是托各位的福。”这话岩桥慎一可不接。

    平井一夫笑而不语,听着这三个人寒暄,作为听众的操守一流。

    不过,这种置身之外的情形也没有持续太久。这时,岩桥慎一突然转了话题,“说起来,南沙织桑引退以后的事务,还是由cbs索尼一直在代为打理吧?”

    虽然不是直接点名“平井桑”,但是既然提到了cbs索尼,话题毋庸置疑是给他的。

    歌手引退以后,可不仅仅是单纯的从今往后查无此人那么简单。即使本人引退,“形象”和“作品”仍旧存在于世间,因此,就还要有事务所或是唱片公司来代为经营。

    比如出道周年的时候发行精选集,电视台在制作盘点类的节目时需要用到歌手的肖像,诸如此类的事,都得有人在这当中充当起中介的角色来。

    不止是引退,比如坂本九,名曲《上を向いて歩こう》(昂首向前走)在1963年拿到了米国llboard榜的第一名,是有史以来第一位拿到llboard榜第一名的亚洲歌手,作为歌手来说地位崇高,后来还曾经担任过《star诞生》的主持人。

    而这位大歌星,在后来不幸搭乘了1985年日航那趟死亡航班,成为日航123空难的遇难者之一。

    在他过世以后,“坂本九”这一形象的所有者仍然由他生前的事务所来经营,因此,当电视台有使用需求时,还是要去和他生前的事务所联系。

    被突然问起,平井一夫略想了想,点头,“是的。”顿了顿,又补充一句,“前年是南沙织桑出道十五周年的纪念日,本社还做了精选集企划。”

    一家有操守的唱片公司,是绝对不会放过发行精选集的机会的,尤其还是这种不用重新编曲录制,拿以前的母带凑一凑,一本万利赚多少是多少的精选集。

    “原来如此。”岩桥慎一在心里计算了一下,“这么说的话,今年是南沙织桑出道十七周年了。”

    “是啊。”接话的是野崎研一郎。野崎公子刚接过话茬,一副发现了什么的样子,“说起来,南沙织桑的代表作不就是《17岁》。”

    “今年是个好年头啊。”岩桥慎一一语双关。

    又有一块拼图找对了它的位置,被轻轻巧巧的按了下去。

    不过,在座之人是不会知道他心里正在打什么算盘了。

    “话说回来,岩桥桑莫非是南沙织桑的粉丝吗?”野崎研一郎说他,“一副这么在意的样子。”

    “我看不像。”平井一夫露出笑容,“如果真的是粉丝,在出道年份这件事上面,应该要更加敏锐才对。”

    野崎研一郎想了想,深以为然,“说的也是。”

    这个话题没有再继续进行下去,没过多久,出租车到了地方,决定了参加续摊的人再度开始狂欢。

    公私要分明,岩桥慎一也暂且把心里正在想的事放到一边,先轻松一下再说。

    今晚轻松完了,等到第二天一早,就卯足了劲儿,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