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294. 如梦似幻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

    华纳先锋的制作人还在回想他提到的这个巧合,结果岩桥慎一又把这个话题转回到了刚才他提到的事上面,“您也说过,时代发生了变化,所以,原封不动的翻唱是行不通的。”

    这么绕了个圈子,话语的主动权完完全全落到了岩桥慎一手里。

    可真够贼的。……被他给牵着鼻子走的制作人在心里默默想到。

    贼而佯装不知的岩桥慎一,完全感受不到制作人的想法,说道:“时代既然发生了变化,那么,就把旧曲子用新时代的方法来重新编曲制作吧。”

    南沙织发行《17岁》的时候,曰本的音乐风格还较为单一,以八十年代人的眼光来看,在编曲上面也很朴素,真要说起来,原封不动再拿出来的话,大概会让人有种“真怀念啊~”或者“好土啊~”这样的想法。

    要与时俱进,翻唱也一样。

    所谓的要讲究技巧,也正是体现在这个地方。

    现阶段的曰本流行音乐,开始在编曲当中大量使用电子合成器,强力和弦以及键盘节奏,也构成了现阶段流行音乐的一部分。

    泡沫时代——当然,曰本人将这视作是黄金时代,在这个时代,还诞生了被称作是“city pop”的、一种融合了放克、爵士、aor等等元素,特点就是意境朦胧、一股子今朝有酒今朝醉味道、尤其适合用汽车音响来放的流行音乐。

    在东京,迪斯科舞厅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石井明美以一首翻唱的舞曲《cha-cha-cha》击败中森无双菜拿了单曲榜年冠,荻野目洋子靠着翻唱欧陆舞曲成名。现阶段,偶像歌曲里,或多或少的开始带上舞曲元素。在岩桥慎一决定把乐队当成今后奋斗目标的时候,舞曲风也正在乐界刮得迅猛,正走向颓势的偶像们,靠着这新的流行,又给自己续了一波命。

    泡沫越大,舞就跳的越欢。舞跳的越欢,人就被泡沫送上云端。

    七十年代起开始在曰本陆续被运用的电子合成器,到了今天,成为了录音室不可或缺的法宝。

    纸醉金迷到有些不真实的时代,跟如梦似幻的电子乐,有一种微妙的般配。

    “重新编曲,把它变得更加贴合当下的流行,无异于脱胎换骨。”岩桥慎一说。

    不仅如此,十七年的《17岁》,开创了一个偶像的时代,十七年后,再以现今的方式进行重新制作,比起单纯的翻唱,又多了一丝传承与创新的意味。

    故意把话题岔开又扯回去,可不只是为了给华纳先锋的人摆*阵。正是要先提出那个关于“17”的巧合,才方便解释他的计划。

    选在这个巧合的年份,用这样的方式来重新发行这首歌……

    “不愧是岩桥桑。”华纳先锋的制作人称赞道。

    企划会开完,大致上通过气以后,下一次的碰头会,作为歌手的森高千里也和经纪人一同出席。

    岩桥慎一问了个确认式的问题,“森高桑知道南沙织吗?”

    森高千里的回答也不出所料,“是的。”

    虽说南沙织已经引退十年,但是,她当红的时候,森高千里正好是个六七岁的孩子。这个年纪,又身处在偶像时代,家庭聚会的时候,被大人鼓励着去模仿当红偶像,这种事估计也没少做过,也许她还唱过《17岁》呢。

    被鼓励着模仿偶像蹦蹦跳跳助兴,在这个时代,对小女孩来说,是跟“女孩要玩洋娃娃”差不多的事。

    “是这样,”沟通的铺垫结束了,由华纳先锋的执行制作人向她宣布下张单曲的制作计划,“关于下张单曲的计划,想让你唱南沙织桑的《17岁》。”

    虽说也让她出席碰头会,但是通知的意义要大于跟她商量的意义。

    森高千里听了这话,下意识快速看了一眼岩桥慎一。

    新单曲继续委托给nzo的事她早就知道,既然如此,决定翻唱南沙织的《17岁》,也就是他的主意了。

    执行制作人宣布了这件事以后,接着又由岩桥慎一把话接过来,向她解释。

    信任感这东西,一旦有了,就会让人放下防备,森高千里也不例外。她认真倾听着。

    ……

    决定翻唱企划,仅仅是第一步而已。

    接下来,在正式制定制作企划之前,首先要和南沙织的唱片公司进行沟通协商。

    正式出道的歌手要翻唱旧曲当新单曲主打,是一定要考虑周到,郑重其事取得唱片公司同意的。

    借着版权制度直接向音协交钱翻唱,那种做法,是地下音乐人和上不了台面的翻唱专辑才会做的事。

    沟通和协商的流程通常来说都很顺利,罕有公司会在这种事上卡人。南沙织的唱片版权都在cbs索尼,隐退以后的版权经营也由cbs索尼全权负责,这一点,岩桥慎一事先也已经确认过了。

    除了征求唱片公司的同意,因为涉及到改编,还是要跟这首歌的词曲作家以及原唱通一通气,打个招呼。

    曰本的词曲作家对于自己的创作归属看得非常重,就算是第一个唱的原唱歌手,也不止一次的发生过因为歌手在自己的演唱会或者什么电视节目里改了歌词当中的某个句子,结果被作词家找上门来,甚至要求歌手不准再唱这首歌的事。

    到最后,化解的唯一办法,就是歌手本人乖乖登门去土下座请求原谅,否则的话,轻则这首歌被永久封印,重则吃一记官司。

    这种严苛的业界潜规则,比起说是尊重创作者的成果,倒不如说已经发展到了借由这种规则来展示幕后黑衣权威的地步。

    从这种地方,也能感受得到,没有创作能力依靠黑衣们的歌手,实则是一直处在被号令的位置上的。

    偶像时代,被包装的偶像们,需要依靠别人的曲子来生存,因为这样,就不敢得罪创作者,就算收到了不太合适的歌,也会捏着鼻子收下。

    少数对事业有主见的偶像,则拥有拒绝的勇气——当然,也要有拒绝的底气。

    比如说,中森无双菜就是敢拒绝名家供曲的偶像之一。

    拒绝的有理有据,并且还能在拒绝了以后选到更合适的曲子,只有这样,才拥有拒绝的底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