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302. 不同寻常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

    (两章合一章)

    电视画面里,第二支乐队站上了舞台。『→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这时,工作人员走进业余乐队候场的休息室,“dreams e true的各位,请做好登场准备。”

    当然,还是标准的片假名念法——朵力木兹康姆秃噜。

    刚开始还在地下音乐圈混的时候,被人这么叫还觉得搞笑。次数多了,别人总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这么念,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还挺魔性的。

    听到工作人员的话,吉田美和元气满满的回了一声:“哈伊~”,把视线从电视上收回来,站起身。

    休息室里等待登场的其他乐队们,被她这声元气十足的应答声吸引了注意,视线也跟着从电视画面转到她身上,像是在对面前的对手做初步的判断。

    岩桥慎一虽然是实质上的队长,不过,负责发言的人却是吉田美和。

    这倒并不是因为队长戴着长颈鹿头套不方便的缘故,是在最开始构思三人组的“dreams e true”的时候就决定了的事,为的是突出吉田美和这个人在乐队当中独一无二,“乐队门面”的地位。

    哪怕岩桥慎一和中村正人要为了能让吉田美和发光发热付出不知多少的努力,但是,dreams e true之所以出现,就是因为吉田美和。

    三个人走出休息室,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来到候场的地方。

    先他们一步过来的乐队,成员们正蹲在监视器前,注视着场内的情形。听到有人过来,撇过脸扫了一眼,又立刻收回视线,继续盯监视器。

    下一个就轮到他们,因为有这样的认知,所以这支乐队要比仍在休息室候场的乐队们显得更紧张,而紧张往往也伴随着冷淡。

    动物世界三人组也差不多,越是临近登场,三人之间的气氛也跟着变得严肃起来。

    这一次,是要决定命运的一次比赛了。

    跟去参加音乐节的时候还不一样,那时站上舞台,带着的是征服不为他们而来的观众的心态,这一次,却是为了征服对他们报以审视目光的审查员和代表们。

    上一次如果还能说成是尽情演出,那这一次,倒不如说是自我推销。

    岩桥慎一靠着墙壁,长颈鹿头套让视线受阻,还带来另外一个作用,那就是对周围的气氛变得迟钝了。

    但是,他还是能敏锐的觉察到美和酱的不安。因为,在他走神等待自己上场,被自己定下的游戏规则检阅的时候,吉田美和伸出手来,紧紧握住了他的左手。

    今天晚上,从在休息室里开始,美和酱就时不时的伸出手来去握他的手。

    “虽然对我说的话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但我可是有证据的哦~”

    “第一次牵手以后,我的右手,就变得超能又特别。”

    他脑中响起之后要唱的那首歌的歌词,意识到了美和酱现在正试图从他这里得到力量。觉察到了她的紧张和不安,岩桥慎一回握住了她的手。

    得到了他的回应,吉田美和像是松了口气。转过头去,看了看中村正人,把空着的左手递过去。

    中村正人会意,也拉住她的手。三个人一起靠着墙壁,一边看监视器,一边等待之后的登场。

    ……

    摄影棚里,第二支登场乐队,成功完成了三分钟的完整演奏。赤松晴子坐在代表席上,听着审查员佐久间正英对他们刚才的演出进行点评。

    这是一支七人组,站到舞台上有点“壮观”的乐队。

    “你们一开始演出,我还以为是米米club。”佐久间正英说。

    之所以拿他们跟米米club比较,除了人数一样的壮观之外,还因为他们也跟米米club那样,在传统的乐队四大件之外加入了其他的乐器,并且在演出的时候伴随着华丽的舞蹈表演。

    “不过,差别还是很大的。”佐久间正英话头一转,毫不留情的说,“米米club是一锅大杂煮,而你们是炖菜糊成了一锅。”

    换句话说,大杂煮是道菜,炖菜糊成了一锅那就只能倒掉,或者捏着鼻子吃了。

    代表席上的众人,听到佐久间正英这番评语,都是一笑。

    “这话真够损的。”

    渡边万由美偏过头,小声对赤松晴子说。

    “确实。”赤松晴子抿嘴一笑。心想,能脱口而出这样的话,这几位审查员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很厉害。

    节目在企划的时候,就是打着找个性派的审查员的主意,开播以后,这三个男人更是不知在节目里贡献出了多少损人金句,这一点,常看节目的人都心知肚明。

    即使如此,每次有新的金句出来,还是让人忍俊不禁。

    毒舌派的审查员,其实微妙的提供给观众一种快意。因为观众在看待初次登场的乐队时,也带有审查的意味,所以,实际上是和审查员在同一阵线的。

    审查员的不留情面,多少满足了一点观众站在高处俯视选手的心态。

    ……

    电视机前,天谷真利打开啤酒的拉环,用嘴巴接住溢出来的泡沫,为佐久间正英这句话感到好笑。

    原本只是因为喜欢这档节目才会追看,没想到会在节目里听到审查员点名自己所在的乐队。

    不过,能在乐队选秀节目当中被提起来去和登场的乐队做比较,也正是米米club这支乐队有了起色的象征。

    明天乐队集合的时候,她一定要把这件事说给队友们听。天谷真利想。

    签约cbs索尼以后,乐队度过了一段唱片完全卖不出去的咸鱼时期,好在唱片公司那边完全没有因此认为签错了人放弃他们。

    正相反,还加大了对他们的投资,进行周全的规划。

    这么做,一方面是仍对他们抱有希望,另一方面,假如这样还是走不红,等到透支完了公司的栽培,也就是打入冷宫的时候了。

    cbs索尼那边的制作人认为,乐队不是因为没有才能才会不受欢迎,而是因为观众还没有做好接受这种音乐风格的准备。

    为此,他们制定的计划,当中一环就是高强度的演出。

    因而,去年的一整年间,天谷真利都在参加那种一两百人规模的巡演,还因为出勤率过低收到了学校的警告。

    当初玩票组队的众人,谁也没想到有一天会这样,像是套上了嘴套的驴子那样无休无止的工作,巡演期间,成员之间时不时的就闹一次别扭。

    吵闹归吵闹,大家心里却都憋着股不愿意认输的劲头,咬紧牙关坚持了一年。

    而成效也很显著,虽然唱片销量还不算什么,但是,他们的演出录像带却卖出了一个不输给一线歌手的数字。

    这代表他们拥有超强的现场魅力。

    以录像带的畅销为起步,乐队收到了大量节目的出演邀请,演唱会一票难求,开启了自己的上升期。

    今年趁热打铁,仍旧是安排的密密麻麻的巡演,并且扩大到了全国规模。巡演三月份开始,马上就要准备启程,没想到演出开始前,看到了这期节目。

    是岩桥桑制作的节目。

    相识的契机,是他作为夜总会的服务生被临时请去帮忙跳舞,后来他从夜总会辞职,身份也变成了地下音乐圈经纪人。

    米米club出道以后,双方各自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电话也越打越少,只在新年收到的明信片上,知道他入职了渡边制作。

    那时短暂相处,天谷真利曾对岩桥慎一抱以好感,但是,当他从夜总会辞职成为吉田美和经纪人的时候,天谷真利意识到自己对他缺乏了解,那份好感建立在单方面的想象上面,因而,再也走不出更多的一步来了。

    后来,一场音乐节,让岩桥慎一这个名字在地下音乐圈越来越响亮,而现在,天谷真利坐在电视机前,看着他牵头制作的乐队节目。

    ……

    过去的往事因而在脑中闪过。

    但是,天谷真利并不是因为节目是岩桥慎一制作的,所以才想要看。正相反,是在别人提到了这档节目,打发时间的时候想着看一看却看入了迷。

    岩桥桑在制作人这条路上大步向前走,而她也作为米米club的成员走着上行之路。

    虽然都在昂首向前走,但是,却是在完全不同的两条路上。也许在什么时候,在不同人生道路上走着的双方,偶然相遇,点头致意,然后再各自向前。

    ……

    走了个神的空档儿,第三支登台的乐队就已经结束了他们的演出。这是一支正统派的摇滚乐队,虽然成功完成了三分钟的完整演奏,但是,演出结束,却没有给天谷真利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她看着站在舞台上等待点评的乐队成员,突然想到这档节目的宣传广告语,其中一句是“玉石混淆”。

    审查员在做的,是从这堆乐队里挑出真正的玉。但是,要挑出真正的玉,不仅要把小石子剔出来,还要把看上去像玉其实是石头的小石子剔出来。

    接下来要是再出来一支平平无奇的乐队的话,今晚的节目就有点无聊了呀。

    天谷真利喝了一口啤酒,等待下一支乐队的出场。电视机里,主持人三宅裕司在串场的时候,也提到了这件事。

    “今晚到现在为止的乐队,多少让人感到缺了点什么。……是什么呢?”三宅裕司做出思考的表情,自问自答道:“是惊喜和冲击。”

    三宅裕司作为这档节目的主持人,相当厉害的一个地方在于,他似乎总是猜得中观众此时此刻的想法,并且代替他们说出来。

    这一点非常重要,能有个人替观众说出他们的想法,就会让观众增加对节目的容忍度。

    “那么,就请下一支乐队也登场吧……dreams e true。”

    听到这个乐队名字,天谷真利心里一动。岩桥桑为那个叫吉田的女孩子建的乐队就叫这个名字吧?

    天谷真利还记得,那是岩桥桑赶鸭子上架组的一支乐队,除了主唱和键盘手之外别无所有,第一次演出之前,是她拜托了五味孝氏桑当支援吉他手,还借用了米米club的排练室。

    那支乐队是岩桥桑为了推销吉田桑才成立的,也是为了推销她,岩桥桑才决定从夜总会辞职去当经纪人……

    也是因为那位吉田桑,才让天谷真利意识到自己并不了解岩桥慎一,也无法和他迈着同样频率的步伐,即使他们在舞台上一起跳舞的时候珠联璧合。

    哪怕和那个吉田桑只有一面之缘,两年过去,也已经不记得她的相貌,天谷真利仍旧对乐队的名字和“吉田”这个名字保有印象。

    ……

    乐队出现在舞台上,是两名男乐手和一名女主唱的配置。摄像机一扫到他们,最先吸引了观众目光的,毫无疑问,是那名戴着长颈鹿头套的成员。

    队伍里有个衣着打扮格外不同的成员,难免要格外吸睛一点。

    天谷真利看着那个长颈鹿男,低下头看了看手里的麒麟啤酒,觉得这个巧合有点好笑。会戴着长颈鹿头套登台,真是什么人都有啊。她心想。

    在被长颈鹿男吸引了注意力之后,她才把注意力放到其他人身上。

    一名年约三十的男性贝斯手,以及一名女主唱。

    女主唱男乐手的乐队近来好像变得越来越多了起来,但多是乐队四大件搭配女主唱,像这样轻装简从,两个男乐手和一个女主唱的搭配,似乎是不多见。

    不仅如此,还不是吉他手和键盘手,而是贝斯手和键盘手……一支没有吉他手的乐队。

    天谷真利看着电视里的女主唱,觉得有一点面熟。

    电视机里,这支叫dreams e true的乐队正式开始演出了。

    摄像机先是给了那个戴着长颈鹿头套的键盘手的手指一个特写镜头,他修长的手指如同施展魔法一般的敲击着琴键,为歌曲起了个头。

    强力的贝斯加入到演奏当中,两名乐手合力,奏起欢快激昂的前奏。镜头从这里开始拉远,拍出舞台的全貌。

    手里只拿着话筒的女主唱适时开口,将自己的声音加了进去,唱出了这首歌的第一句:“从和你初次相遇的那刻起,就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

    当她开口的那一刻起,正如这歌词所写的那样,一种“不同寻常的感觉”在观众心中荡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