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310. 少女心事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

    岩桥慎一效率奇高,隔天就把c/w曲的曲子寄去了秋元康的事务所。

    此时,距离预定的正式发片日期还有一个月多一点,减去后期制作和印刷发行的各项事宜,留给胖胖青年的时间不多,也就一周左右。

    等到他交稿的时候,进行的一切顺利的a面主打《17岁》,录制也就差不多告一段落,正好无缝衔接c/w曲的制作。

    虽然b面曲关注度小很多,但也不能马虎了事。

    作词家不是谁都能当,一个j的歌手有“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两个j的歌手有的就是“请你不要到处扣扣,潮流需要扣扣”,由此可见好的作词家对一个歌手有多么重要。

    再好的曲子,配上《爱情买卖》和《伤不起》的歌词也救不回来。

    好的作词家和好的作曲家缺一不可,正因如此,版税分配的时候,作词家和作曲家才拿的一样多。

    在已经有了曲子的情况下,填词这份工作就要想办法为曲子服务,正如量体裁衣,一点也马虎不得。

    看看现在被摁在录音室里学填词学到怀疑人生的美和酱就知道,就算是在自己的领域里挥洒自如的小天才,要做到这点也很不容易。

    如此来说的话,从放送作家出道,又做台本制作人,然后又跨界作词家和偶像制作人,胖胖青年这根笔杆子和他的小小的灰色脑细胞也是被神眷顾的。

    ……

    忙起来的时候,时间过得格外快。

    等胖胖青年的歌词的时间里,森高千里新单曲的a面主打《17岁》制作全部告一段落,乐队天国那边,banila的单曲进入制作前期的准备阶段,岩桥慎一亲手把他们打下去,再亲手给他们制作单曲。

    这种负责到底的精神,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缺乏温情的时代,实在是珍贵而又罕见。

    给优胜乐队制作单曲进度极快,前期进行准备工作以后,早上进棚,晚上十二点之前就能全部搞定。录音一结束,除非有需要补录的情况,否则歌手的事就到此为止,之后跟制作人也没什么再见面的机会。

    为了不破坏大众的梦想,就不能把头套摘下来。所以,这次制作banila,中村正人全程回避,不止这一次,今后他也不会再参与音乐制作的相关事宜。

    取代中村正人位置的是栗林诚一郎,加入公司没几天,他的曲子就被起用为森高千里的单曲a面主打,虽然森高千里不是什么知名偶像,但是这个进度也让他很有信心。

    除此之外,乐队天国的大获成功,也让栗林诚一郎感到安心。虽然这份成功他没有从中获益,但是,这份成功让他看到nzo的前景,以及岩桥慎一的才能——光有人格魅力不行,还得有实际的。

    定心丸吃下肚,栗林诚一郎也就在nzo安安心心当他的作曲家,一边磨练自己,一边跟着这个年轻老板,当起了创业元老。

    ……

    就是在这种制作人的工作排得满满当当的时候,岩桥慎一还抽了个空,跟中村兄和美和酱一起拿了个乐队天国第四期的优胜,效率奇高。

    不管场上有怎样的乐队出现,又带来怎样的演出,哪怕让观众有种他们已经威胁到了dreams e true的感觉,等到他们三个登场的时候,都能送上一个碾压式的总攻,这种比赛模式畅快无比。

    碾压式的演出,只看结果就无法体会那种畅快,想要体会到dreams e true的强大,从头到尾看下来,这种体会才更为深刻。

    正因如此,有他们出演的这几期,收视率一直非常稳定,甚至比乐队天国一贯的收视率还要略高一点。

    第四期的优胜也如愿拿下以后,下一战就是决定之战。赢过这一场,从此鲤跃龙门,输了这一场……抱歉,他们就是冲着king来的。

    输?不存在的

    就是这么自信

    这一场决定之战,三个人商量了一番,最终全票通过了再唱一次《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的决定。

    正如《一周一次的恋人》是美和酱同岩桥慎一和中村正人产生关联的“胜负决定曲”那样,在得知自己已有的曲子成为了废曲的时候诞生的这首《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是他们在乐队天国舞台上的“胜负决定曲”。

    当然,不能全盘照搬第一期的演出,岩桥慎一和中村正人又对这首歌进行了重新的编曲,试图呈现一个更加改良的版本。

    ……

    “很好,先休息一下吧。”

    录音室里,岩桥慎一通过麦克风向对面的录音棚下达指令。森高千里摘下耳机,用手指整理了一下被耳机弄乱的长发,从录音棚里出来。

    “照这个进度,c/w曲的录制部分,再来个一两次就差不多了。”岩桥慎一示意森高千里坐下,“表现越来越好了。”

    听他这么说,森高千里谦逊一笑,拉开椅子坐下。

    “秋元老师很懂如何琢磨少女心。”岩桥慎一又把歌词拿在手里。

    这次提供给森高千里的歌词,虽然是c/w曲,倒是也一点没打折扣,没拿什么“wowwow~yeahyeah~sukisuki”之类的歌词糊弄他,挺够意思的。

    “嗯……”森高千里应了一声。

    岩桥慎一看这反应,问道:“森高桑有想说的话吗?”冲她一笑,“有想说的话,尽管说就好了。制作人和歌手之间,要注重沟通。”

    “是。”森高千里斟酌了一下,说道:“秋元老师的歌词写的很好,他也很了解女孩子。不过,写在歌词当中的少女心,或许可以说成是‘理想的少女心’。”

    “理想的少女心。”岩桥慎一重复了一次这个词,不禁一笑。

    “这么说真有意思。”他说。

    森高千里露出个抱歉的表情,“对不起,这么说太狂妄了……”

    “放心好了,我又不会去对秋元老师告密。”岩桥慎一安慰她。话头一转,“再说,我觉得你说的未必不对。”

    “理想的少女心,确实如此。不过,要我补充一点的话,”他说,“之所以能写得出理想的少女心,秋元老师对男性的心理揣摩的也很透彻。”

    秋元康写给她的歌词当中的少女实际上是男性理想状态当中的少女,森高千里想说的话无非是这个。

    被岩桥慎一点明,森高千里反而有一点被看穿了的不好意思,没有接话。不管怎么说,小偶像点评知名作词家的歌词,很容易给人留下张狂的印象。

    但是,岩桥慎一却完全不放在心上,反而问道:“森高桑懂乐理,那么,填词也能做到就是了?”

    填词和写词不是一码事,先有曲子再写歌词,才叫做“填”。

    “哎?”森高千里反应了一下,“是可以写……”

    “那就好。”岩桥慎一说,“如果让你给曲子填词,能做到就是了。”

    “之后我拿几首demo给你,”岩桥慎一说,“你写的歌词我已经看过许多了,但是还没有让你尝试过在曲子上面填词。能试试看吗?”

    “是,我会努力的”森高千里接受了他的挑战。

    她不是个笨女孩,从写歌词再到拿曲子给她填词,岩桥慎一从这当中表露出了一些态度。这让她看到了一点希望。

    得到理想的回答,岩桥慎一满意的点点头,看看时间,“休息十分钟,然后就开始吧。……今天不巧,难得你晚上有时间,我这边却脱不开身。”

    “之前您一直在迁就我这边的时间。”森高千里说。

    岩桥慎一没接话茬,“就当是休假好了,周六晚上,还能跟朋友出去玩。”

    ……

    周六晚上脱不开身,当然是为了乐队天国的比赛。

    晚上七点,录音准时结束。岩桥慎一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出了录音室往外走,走廊上,一打眼,看见中森明菜跟经纪人正往这边走。

    岩桥慎一脚步一顿,对面的经纪人大本看到他,反而主动先和他打招呼:“岩桥桑?”

    大本一开口,岩桥慎一也顺势走过去,“大本桑。”

    跟大本打过招呼,目光越过他的肩膀,落到中森明菜脸上,礼貌的停留了一会儿,“中森桑,您好。”

    “好久不见了,岩桥桑。”大本经纪人热络的和他寒暄道。

    他一开口,原先要对岩桥慎一说些什么的中森明菜,又把话收了回去。

    “是啊。”

    “上次见面,还是在事务所的招待会上。”大本叙起了旧。

    从前知道中森明菜认识他,但大本从来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直到事务所招待会上,知道他和野崎研一郎关系不错,大本才对他另眼相看。

    “是这样。”岩桥慎一礼貌的回应,随口问道:“中森桑是过来录音吗?”

    中森明菜把话接了过来,“是的。”

    岩桥慎一的视线又一次落到她脸上,中森明菜冲他露出个小小的微笑。

    新年过后见过一次,从那到现在也就两个月多一点,相比招待会上见到的,中森明菜好像又清瘦了一些,整个人小小一只,明明只是普通的落后大本经纪人一个肩膀,却给人一种藏在了大本经纪人身后的感觉。

    “岩桥桑也是来录音?”

    话茬到了中森明菜这里,她继续说了下去。

    被夺了话茬,大本经纪人下意识往旁边一挪,刚才还“藏”在他肩膀后面的中森明菜,这下总算得以见到“真容”了。可这个“真容”,看上去比躲在大本经纪人身后还要清瘦。

    不过,虽然瘦,却并不是一种不健康的体态。

    “嗯。今天的录音刚结束。”

    岩桥慎一礼貌的看着她,“没想到,会在这儿和您见面。”

    听他这么说,中森明菜笑了笑,有点顽皮的回了一句,“偶然是必然。”

    “哈哈。”岩桥慎一想起这话是他说给中森明菜听的,现在又被她给回敬了一下,忍俊不禁。

    “没错。”他眼睛里荡漾着笑意。

    两人的目光自然而然的碰在一起,看着她的脸,这时,他发现中森明菜眼下淡淡的黑眼圈,仔细端详的话,她的神色是显得有些疲倦。

    “您最近的工作很重吧?”岩桥慎一说。

    拿下唱片大赏三连霸,这一壮举一下子把中森明菜推到了业界顶点,巅峰期也从1987年的末尾,一口气延续到了现在,人气仍旧鼎盛。

    对于更新换代极快的业界来说,着实是个奇迹。

    “行程是很紧张……”中森明菜收回了视线,无意识的落到墙壁上,又从墙壁飘到岩桥慎一的肩膀上。

    飘忽不定的眼神,让岩桥慎一猜测多半不止是行程紧张的缘故。

    不过,还有大本经纪人在,他也不好多说什么。何况,正是因为知道这不是说话的时机,中森明菜才会含混其辞。

    既然如此,岩桥慎一只是说了一句:“虽然工作重要,但也请注意身体。”

    “是的。”中森明菜回道。

    说完这句,两人谁也没开口,空气一时陷入沉默。

    岩桥慎一准备告辞,想了想,提了一句:“说起来,这个月最后一天,是冈田有希子小姐的引退演唱会。”

    “您到时要去看吗?”岩桥慎一坦率地发问。

    中森明菜看着他,点点头,“有希子最后的演出,当然要去为她加油。”

    “我想也是。”岩桥慎一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干脆利落的提出告辞,“那么,就不耽误您的时间了。下次再见。”

    “下次再见,岩桥桑。”中森明菜回道。

    心里却在想,之前的“下次再见”是不受束缚的缘分,但这次的“下次再见”却不一样,是有日期和地点的约定。

    ……

    走神的一瞬,岩桥慎一已经跟大本经纪人寒暄完。

    双方于是相互点头致意,各自迈步向前。中森明菜去录音室准备她的工作,岩桥慎一走出录音室,吃了点东西,再去跟中村兄和美和酱会合。

    从录音室里出来,坐进铃木小饭盒,他的身份就又变成了长颈鹿男。

    快到朝日电视台的时候,岩桥慎一把头套戴上。等到把车子开进停车场,从车里下来,美和酱扶住他的肩膀,替他把头套整一整。

    “完美。”

    美和酱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拉住他的手,又对中村正人伸过自己的另一只手,等到中村兄也拉住她的手时,用宣布什么大事的语气,元气满满的说:“出发吧,dreams e true!”

    三个人熟门熟路的去乘电梯,一回生两回熟,何况这是第五次。

    当然,为了不变成螃蟹横行的状态,肯定没有手牵手走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