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314. 庆祝方式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nbsp;   ..,

    美和酱起初的担心纯属多余,等到这两个偷了铃木小饭盒的人出来转一圈,把油箱加满以后,回到代代木的录音室,中村正人还在那呼呼大睡。

    两个做了“坏事”的人相视而笑,岩桥慎一把车钥匙放回原处,拿起留在桌上的小纸条团了团丢进废纸篓,小声对美和酱说:“你走不走?”

    美和酱打了个小小的哈欠,“走。”

    通宵过后,唯有回家去补觉才是正途。

    清早七点,车站到处是宿醉狂欢过后,顶着一张浮肿的脸的人。同样一脸倦容的岩桥慎一和美和酱,大概也会被当成是通宵狂欢后清早归家的人当中的一员。

    在这些清早归家的人当中,不乏从周五晚上起就泡在东京没回过家的。

    现如今地价昂贵,东京都内的地皮已经炒到了让人望而却步的恐怖数字,普通上班族想要在东京有间属于自己的房子,如同痴心妄想。

    市区买不去就去买郊区,连郊区的地价都炒到难以承受以后,地产商们又开始鼓励买房一族们考虑东京周边的卫星城市。

    在新宿上班,却在神奈川、玉、甚至宇都宫买房,这样的上班族越来越多,一到假日,懒得回家一趟再到东京来潇洒,干脆就在东京住两天酒店,周日一早再回家。

    全民炒地皮的背景,滋生了一种恐慌,现在不买以后更买不起的紧迫感,把人逼到付出全部身家,背上几十年贷款,在远离东京的郊外买房的境地。为此哪怕每天花上几个小时用在上下班的通勤路上,也仍旧无怨无悔。

    岩桥慎一在车站和美和酱道别,随后返回自己的公寓,像是刚刚考完试的学生那样,放轻松睡了一觉。

    一通大睡之后,再睁开眼,已经快一点钟了,有一条传呼,打过去,是渡边万由美。

    “我刚睡醒。”岩桥慎一对她说。

    电话那头,渡边万由美表示理解,“回去以后通宵庆祝了吗?”

    “宾果,说对了。”

    岩桥慎一问她,“有什么事吗?”

    “下午,到事务所这边来一趟,行吗?”渡边万由美问,“有点事要和你商量一下。”

    岩桥慎一了然,多半是关于乐队后续签约的事,答道:“行啊。”

    挂了电话,岩桥慎一打开冰箱检查了一下存货,自己煮了点东西填饱肚子。

    吃完饭,钻进浴室冲了个澡,刮刮胡须,收拾的差不多,两点十分,从家里出发,往u-miz在六本木的事务所前去。

    一进渡边万由美的办公室,就看到角落小会客室茶几上的葡萄酒和两只阔口玻璃酒杯。

    岩桥慎一不禁一笑,“又要庆祝吗?”

    渡边万由美起身,走向他,“拿了冠军,乐队出道的事也近在眼前,当然要庆祝一下。”

    “那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她有心要庆祝,岩桥慎一也没话说。何况,发生了好事就碰杯庆祝,这是他还在渡边制作时,跟渡边万由美之间的惯例。

    渡边万由美旋开葡萄酒的塞子,往两只杯子里注入差不多分量的葡萄酒,将其中一杯递给岩桥慎一。

    两人轻轻碰杯,将这庆祝的酒一饮而尽。

    喝完这一杯,岩桥慎一随口说:“真是好酒。”

    渡边万由美听了,露出个微笑,问他:“那要不要再来一杯?”

    “行吗?”

    “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是周日,稍微喝一点无妨。”渡边万由美说着,又给两人的杯子里倒了酒。

    岩桥慎一接过酒杯,轻轻碰了一下她手里的酒杯,“那就再来一次吧。”

    第二杯喝完,渡边万由美看着他,“还要再来一次吗?”

    “下一次还是留到再有好事发生的时候吧。”岩桥慎一说,“再喝下去就不是庆祝,而是下午就端起酒杯来的颓废生活了。”

    听他这么说,渡边万由美莞尔一笑,“也是。我有预感,很快又能再发生什么好事。……昨晚比赛结束以后,你和吉田桑中村桑大概喝了不少?”

    “那倒也没有。”岩桥慎一把酒杯放回去。

    “和我这么举杯,就是喝两次庆祝酒了。”渡边万由美语气轻松,“不过,你和吉田桑中村桑是伙伴,和我也是伙伴。”

    “那当然了。”岩桥慎一开了个小玩笑,“再说,你这里还有这么好的酒。”

    渡边万由美也放下酒杯,冲他伸出手来。

    岩桥慎一露出个不解的表情。

    “庆祝方式……”渡边万由美面带笑容,“你和吉田桑中村桑有你们的庆祝方式,不过,我们两个的话,还是握手比较好吧。”

    她不动声色,给了个小小的软钉子。

    岩桥慎一听了这话,耳朵一抖。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这样也好。”

    “接下来就继续合作愉快了,慎一君。”渡边万由美看着他。

    同样是志同道合的战友与伙伴,但是,渡边万由美不能,也不会像吉田美和那样随心所欲的行事。

    两只手握在一起,过了一会儿,由她率先松开了。

    “一共有二十六家唱片公司表示出了对乐队的意愿。”渡边万由美转而说起正事,“你有什么想法吗?”

    她立刻就进入到正题,反而让岩桥慎一迟疑了一下。盯着她因为喝了酒稍微泛起粉色的脸颊看了看,才慢慢说道:“首要还是两点,一是保证乐队现有的风格,二是让乐队在音乐制作方面,拥有一定的自主权。”

    “这两点是基本,”岩桥慎一说,“保证这两点以后,接下来才是看条件。”

    “很合理。”渡边万由美点点头,“签约商谈会的日子是定在下周的周三……”看岩桥慎一露出表示认可的表情,才接着说:“到时,可就要看你的了。”

    “那不一定。”岩桥慎一半开玩笑道,“之前在电视台,工作人员就把中村桑给当成了乐队的队长。”

    “谁让你戴着头套呢,还是长颈鹿。”渡边万由美笑得厉害,“如果戴的是熊猫头套,说不定又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听她这么说,岩桥慎一有点无厘头的想到,如果美和酱去的是上野动物园或者和歌山动物园那还另当别论,但是去的是旭山动物园,要说熊,恐怕只有北极熊了。

    要是戴北极熊头套,现在的昵称就要变成白熊君了。

    不过,渡边万由美从他这玩笑话里听出来他的意图,“商谈会你该不会也要戴着头套出席吧?”

    岩桥慎一露出个带着点恶作剧意味的笑容,“这样不是很有意思吗?要是一开始就把答案亮出来,到时反而不方便进行后续的商谈。”

    “话虽如此,一旦签约唱片公司,你的身份露馅是迟早的事。”渡边万由美说。

    有戴着头套出席商谈会,总没有戴着头套,用假名字签约的道理。

    “那也无所谓,这件事早就想好了。”岩桥慎一笑了笑,没怎么当回事,“头套是戴给观众看的,不是戴给幕后的人看的。参加比赛的时候,审查员和代表们都是观众,所以不能摘下来,但是比赛结束,露馅也无妨了。”

    “再说了,”他心中有数,“签约了乐队的公司,绝不会傻到自己把这件事给曝光出来给观众话柄,就算是其他公司知道了这件事,也不可能会说出来。”

    他之所以这么有底气,就是因为乐队天国这档节目现在比肩黄金档的收视率和不断攀升的话题度,以及广阔的前景。

    “这倒是。”渡边万由美的语气也很轻松,并不很放在心上。

    节目现在前景广阔,各家唱片公司和事务所都参与进来,并且还有源源不断想要进来分一杯羹的公司。

    这档节目不仅是为了一个dreae true,在这之前有备受瞩目的begin和出道准备中的人间椅子,在这之后,还不知道要走出多少乐队,而这些乐队都将是台下的唱片公司和事务所看重的种子。

    在这种情形下,既然dreae true没有破坏规则,凭本事连赢了五场拿到冠军,让公司们心服口服竞相追逐。这时候,谁要是跳出来说乐队的长颈鹿男是节目的策划者事情有黑幕,让节目蒙受质疑,那根本就是在得罪业界了。

    孰轻孰重,业界这帮人总也分得清顾。塑料花虽然假,但好处是不会凋谢。

    ……

    商谈完了关于唱片公司的事,渡边万由美又跟他提起另一件事来。不过,跟岩桥慎一这边无关,是u-miz的事务。

    “事务所准备和隔壁的杂志合作,做一次甄选活动。”渡边万由美说。

    她的u-miz也有专门的星探在到处活动,不过,小事务所资源有限,本着专精的态度,没有一口气吃下太多人,而是抱持重在精不在多的形式原则。

    这次,听她要做甄选,岩桥慎一有一点意外,但立刻就平静下来,觉得是意料之中。不过,u-miz的事务,渡边万由美随口一提,岩桥慎一听过也就算了,不会多问。

    身在这时代的曰本,才知道选秀这回事到底有多么的普遍,各种各样的选秀到处都是,恨不能召集全国的食堂大妈来一个“miss·食堂”选拔,选出打饭的时候最会抖勺子的那个。

    现在这年头,崇尚奢华,崇尚出风头,年轻人巴不得上电视,恨不能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哪怕为了奖金或者是夏威夷旅行券,也甘愿来展示自己的美貌。

    正因如此,到处都是甄选。有在电视上播放的选秀节目,同时,也有一张海报宣传单的不公开选秀会。

    “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现在是个卖能卖的东西的时代。”渡边万由美说起这句话来,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这句话,岩桥慎一不止听一个人提起过,这也不是渡边万由美自己的有感而发,但是,这大概也正是这个时代的写照。

    ……

    周一。

    这天一早,岩桥慎一照例收到收视率的反馈,dreae true的夺冠之夜,收视率再度迎来一次上升,高达23.7。收视率在乐队出场的时候开始上升,宣布夺冠的那一刻,飙升到了26.4,创下了节目开播以来的记录。

    节目播出以后,观众纷纷打电话到朝日电视台,询问关于dreae true的出道事宜,表达着对于他们出道的关心。

    begin夺冠的时候,那个收视率已经足以令人侧目。谁也没想到,在达到了那个高峰以后,节目的收视率仍有再往上爬的余地,并且在第二位king决定以后,创造了新的纪录。

    收到这个收视率,不光岩桥慎一心情振奋,整个节目制作组都处在一种超强的劲头儿里。

    马上到四月份的调整期,在这之前的每一期高收视率,都是电视台跟广告赞助商商谈的底气。参与制作这档乐队天国的工作人员,如今在电视台制作局内也是风光无限。

    一家欢乐一家愁。

    和乐队天国再攀高峰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每个周六晚上跟这档节目进行对打的富士电视台的节目,收视率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在乐队天国收视再攀高峰的同时,富士电视台的节目收视率再度下跌,制作组的人焦头烂额,虽然熬过了四月的调整期,再这么下去,等到十月,迟早是腰斩的份儿。

    但是,腰斩了以后,如果乐队天国还能继续保持这个势头,要怎样的节目才能挑战他们?压着朝日电视台打了这么多年,富士电视台也终于尝到了为朝日电视台头疼的滋味。

    渡边万由美的姐夫吉田正树在富士电视台当制作人,虽说跟这档被摁在地上暴揍的节目没有关系,但也不妨碍听到这方面的消息。

    回到家,吉田正树跟妻子说起来,觉得稀奇,“万由美这次真的做了件大事。”

    吉田美树听了,说不出话来。

    begin夺冠时,她尚且能说万由美下一季有的忙,但是现在,节目不但稳住,还越来越好,那些浮于表面的难关,都被万由美一一克服,她只有看着的份儿。

    还有那支叫dreae true的乐队,吉田美树想起来,那支乐队一度要跟渡边制作签约,又因为她和万由美的矛盾,跟事务所分道扬镳,而现在……

    吉田美树看着丈夫,心知除了闭嘴之外别无他法。事到如今,要是再说别的,只会被当成是嫉妒心作祟了吧。

    但是,吉田美树又忍不住在心里想,她真的不嫉妒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