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337. 刮目相看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电视台是不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停下运转的地方,围绕着电视台聚起的餐厅或是咖啡馆,也受到阳光的滋润,不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冷清下来。

    中森明菜和近藤真彦,在各自经纪人的跟随下走进其中的一家饮食店。

    让经纪人跟着一起过来,近藤真彦有点不高兴。但是,中森明菜说经纪人桑也跟着挨饿到现在,还是一起吃点东西比较好。

    她这么说,想着修复和她关系的近藤真彦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是,从前的时候,一起去吃饭时,中森明菜从来不让经纪人在旁陪同。

    中森明菜和近藤真彦一桌,两人的经纪人坐稍远他们一些的那一桌。

    近藤真彦熟练的点单,中森明菜却对着菜单心不在焉,举棋不定。

    在答应近藤真彦吃饭的同时,却又叫上经纪人一起。这么做的时候虽然是下意识的行为,但过后想起来,却暴露了一件事。

    热恋时,怕经纪人在一旁不自在,总是下意识想甩开大本,现在,却像是担心只有两个人会不自在,因而下意识要叫上第三人。

    近藤真彦点完单,看中森明菜还没动,往前探了探身,催促道:“明菜酱想吃点什么?……不怪我自作主张的话,替你点两样如何?”

    近藤真彦语气开朗,像是在为她解围。

    他这么说,中森明菜却拿起了菜单,“这就决定了。”

    看她这样,近藤真彦宽容的笑了笑,坐回到椅子里,“好的。”

    中森明菜翻了翻菜单,有点潦草的点了东西。

    等待的时间里,近藤真彦主动找话题。他颇为健谈,讲话又风趣,有他在场的聚会,气氛总是不错。中森明菜时不时回应他的话,从旁边来看,席间的气氛不错。

    刚出道没多久的时候,时常跟近藤真彦一起参加节目。节目休息的时候,年纪相仿的偶像们聚在一起聊天,只要近藤真彦在,气氛总是很不错。

    那时,刚刚走红进入上升期,还没有适应从普通人到偶像的生活的中森明菜,身在偶像们聚集的休息室,有时说些又傻又无聊的话,每到这时,都能得到近藤真彦的回应。

    因为被体谅,所以渐渐有了向他靠拢的心。

    而现在,近藤真彦风趣健谈,中森明菜也懂得了说话之道。

    但是,面对着面,她却失去了倾诉的心。她能够回应近藤真彦的话题,让席间保持良好的气氛,却再也对他说不出从前那些又傻又无聊的话。

    并不是最近才这样,这段时间里,时不时回想起来,意识到似乎是在很久以前,她就失去了对近藤真彦倾诉的能力。

    因为刚出道时,那个不管她说什么都会回应的人,早就不再听她说话了。

    从前,在这段关系里,近藤真彦占据主导,中森明菜在后面追着跑。

    巅峰期爆炸式的工作进度让她身心俱疲,和家人的矛盾越来越深,只能把注意力放到男朋友身上。追逐的过程患得患失,让她感到孤独。

    为了摆脱孤独,她去追逐近藤,却又被更深的孤独笼罩。

    当她暂时停下脚步,审视这一切,却发现跟原先的想象不是一回事。

    大赏事件后长时间的冷战,中森明菜因为失望和怀疑,没有再像从前那样主动低头。情侣间的冷战,本来应该有种需要按捺和忍耐的煎熬情绪,可这些东西却意外的一概没有。

    停下追逐的脚步,这一做法非但没有被孤独击倒,反而微妙的缓解了孤独。

    从前以为理想的生活就在眼前,所以努力去追。结果这次的事,这个僵持的过程,却让她意识到,这种理想生活或许是一厢情愿。

    近藤真彦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欲擒故纵,好巧不巧留给了中森明菜一个缓冲的余地,给了她去思考,去审视的时机,进而对自己从前相信的东西产生了深深的动摇。

    席间的谈话氛围良好,给了他翻盘机会唾手可得的自信,却不能发觉到,这种良好的气氛,恰恰是内心有所疏离的一种体现。

    而之所以觉察不到,将疏离看作良好,正是他待人缺乏真诚的体现。

    “我想要专注赛车手的事了。”近藤真彦把话题转到这上面来。

    听他这么说,中森明菜稍微睁大眼睛。

    “偶像的工作现在不管怎么做,都不顺手了。”

    说到这,近藤真彦露出个故作洒脱的笑容,他掌握分寸,不直接提大赏的事。

    “其实早就应该看开才对。”近藤真彦语气真诚,“我也当过top偶像,看过了顶点的景色,就算今后不做偶像了,也该知足才对。”

    “……”

    中森明菜看着他,没有做声。

    “当偶像很快活,但是,我也喜欢赛车,专注赛车手的事也不错。……这条跑道不顺,再换一条跑道也行啊。”

    点的东西被送上来,近藤真彦抓住这个劲头继续往下说,对食物不屑一顾。

    “要换一条跑道是很难的,我也认真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他说,“在考虑的过程里,似乎也明白了明菜酱你一直以来的心意。”

    中森明菜眨了眨眼睛,看着近藤真彦。

    “要是不把工作重心放到偶像上面,那就用不着再去考虑粉丝或者事务所工作人员的感受,为此去做原本自己不愿意做的事了。明菜酱,你跟着我一起,也另换条跑道行吗?”

    近藤真彦轻轻巧巧,把大赏的事和一直以来的游移不定推给了事务所和粉丝。

    “你真的这么想吗?”中森明菜看着他。

    近藤真彦用力点头,“当然是真的。”

    ……

    大本和近藤真彦的经纪人松浦同坐一桌,吃着炸串。

    两个偶像在交往,连带着经纪人也都相互熟识,从前这两个经纪人合作过许多次,帮助他们的偶像躲避记者和粉丝的围追堵截。

    “那边好像聊得挺不错的。”松浦的语气有点乐见其成。

    作为近藤真彦的经纪人,他比谁也知道,近藤真彦要想摆脱现在的处境,只有修复和中森明菜的关系一个办法。所以,这两人如果能再回到过去那种状态,自然再好不过。

    “唔。”大本咬了一口炸串,“这个味道还真不错。”一边嚼着炸串,一边看了那边一眼,“确实,似乎挺投机的。”

    相比松浦,大本心里有些不以为然,只是没有表现在脸上。

    她总不能这么没出息,近藤勾勾手指,就又忘记之前的事,跟他重归于好吧?

    大本眼里的中森明菜很有主见,只是有时,这种主见会带上一点一意孤行的意味,要是她决定了的事,不撞南墙不回头。

    一顿饭吃的没什么劲头,那边近藤真彦跟中森明菜好像聊得不错,这一边,大本跟松浦也熟练的说着交际的场面话,气氛不输给那边的两个偶像。

    结了账单,两个经纪人等着两个偶像接下来要如何安排。

    近藤真彦殷切邀请,“我最近发现了一家不错的迪斯科,一起去跳舞吧?放心,跳完舞,我会送公主殿下回去。”

    近藤真彦胸有成竹,松浦乐见其成,大本冷眼旁观。

    面对他的邀请,中森明菜却轻轻摇头,“对不起,我等下还有工作。”一边看向大本,“大本桑,我就说我没有忘记吧?”

    大本立刻把话接上,笑道:“了不起,要对你刮目相看了。”

    “所以……”

    近藤真彦的邀请落空,多少流露出失落,“那太可惜了。……不过没办法,明菜酱你现在是大忙人嘛。”

    转而又恢复精神,“那就之后再联络吧。”

    临别之前,近藤真彦如同要往天平上加最后一块决定的砝码那样,对中森明菜提到一件事,“说起来,我最近正在看房子。”

    “房子?”中森明菜问。

    “没错,也拜托了朋友和经纪人帮忙留意合适的。”近藤真彦露出个笑容,“我想,也差不多要买房子了。”

    因为艺人这份职业特殊,整天被记者跟拍,甚至被粉丝跟踪,搬家是家常便饭。要是买了房子,固定在一个地址,就意味着想要安定下来。背后的意思是,想要结婚。

    以前,中森明菜期盼过这样的承诺。现在,听到这样的话,却一点也不觉得高兴。

    大赏事件以后,近藤真彦对她的否定,以及暴露出的人品的卑劣,让她对和这样的人组成家庭产生了怀疑。

    近藤真彦不知道有颗种子在她心里生根发芽,现在长出了一棵小小的树苗,还拿过去的眼光看待她,用过去的手法来对待她。

    心里没有排解掉的怀疑,让中森明菜听到他这番话的时候,非但不觉得高兴,还有一点不舒服。

    离开饮食店,中森明菜和近藤真彦各自上了经纪人的车。

    中森明菜的车先行一步,松浦问近藤,“matchy,我们接下来要去哪?”

    “能去哪儿?”近藤真彦冷笑,“我接下来有工作吗?松浦桑。”

    松浦听出他语气里的不忿,不愿意接话得罪他,推聋作哑。

    “既然没工作,当然要享受生活。”近藤真彦踢掉鞋子,“去迪斯科跳舞……走吧!”

    正说着话,听到传呼机响了起来。他有点不耐烦的拿出来看了看,看清楚号码以后,改变了主意,探到驾驶台,拿起车载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