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341. 步入正轨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dreae true的出道发布会定在四月最后一天举行。

    在这之前,cbs索尼已经先把乐队的出道单曲送去给广告商们试听,以便找到合适的合作对象。

    这首歌在乐队天国比赛期间就先赢得了不小的关注度,还没有发行,就先有了一定的听众缘,歌手又是话题节目的冠军,并非是从零开始的白板新人。

    新出道的乐队,扩大知名度要比任何东西都重要,这也是找广告商合作的初衷。因为这样,在内部的商谈阶段,就先确定,歌曲的版税另算,广告商若是起用这首歌的话,不会向他们要求交付使用费。

    这种方式在事务所推销上升期的演员的时候时不时会出现,事务所为了帮他们扩大知名度,压低价格去接广告,有了知名度,也就方便在电视局那里交涉角色,等接到重要角色红了以后身价自然而然就提上去,前期的投资也就都回来了。

    这么看的话,背靠大唱片公司、乐队自己有点知名度、曲子又好、最后还给免掉使用费,简直是老板卷着小姨子跑了以后的跳楼大甩卖。

    买到就是捡到,用到就是赚到。

    有这些东西加成,这个寻求合作的过程也就要比普通新人歌手顺利得多。除此之外,也像是岩桥慎一说过的那样,这首歌作为广告曲来说堪称绝妙。

    因而,这个寻求合作的过程要比普通的新人歌手顺利得多,一番周旋过后,最终敲定了将这首歌作为格力高百奇的广告曲进行播放。

    提前确定好将要合作的广告商,是为了在出道发布会上公布这个消息,也好为乐队的出道提前造势。

    出道发布会的地点定的是新宿的京王广场饭店,离cbs索尼在新宿的本社不太远。

    为了筹备这场发布会,cbs索尼和渡边万由美的u-miz联名邀请了业内大大小小的媒体,托大唱片公司的福,让渡边万由美的事务所跟着沾了个光在业内曝了个光,这也算是乐队出道附赠的福利之一。

    当然,如此隆重的阵势,也摆明了是要把他们当成是超大型新人来推广。

    岩桥慎一兼任制作人,出道发布会开始之前,除了要参加录音之外,还参与了一部分关于发布会的工作,期间还得去参加乐队天国的例行会议,整天忙的团团转。

    ……

    二十八日,森高千里的新单曲正式开卖,她这种刚有点起色的新人,唱片最开始的销量都不会太好,决定成败的更多还是之后的走势,倒是先不必过于关注。

    至于事务所和唱片公司如何安排宣传,这就跟他这个制作人不沾边儿了。

    新单曲发行,华纳先锋也就按合约,支付给nzo制作费,比起前面两张单曲,经费增加了的同时,给nzo的制作费也跟着增加,比前两张增加了百分之三十。

    除了制作费,单曲发行后第一批的销售额分成也在之后跟着到账。

    这张《17岁》,首批出货的数字不算太多,但也不少,cd、lp、磁带加起来也有个五万份,库房压住一半,往唱片行放一半。

    一下增加的出货手笔,也为nzo带来了一笔可观的收入。因为唱片销售额看的不是最终卖出去了多少,而是压制的时候出货了多少,所以不管销量如何,都不影响销售额的分配,如果后续又再版印刷,就又是一笔收入。

    加上乐队天国开播以来制作的优胜者乐队的单曲和持续在为东京音乐工业会社制作的翻唱专辑,开张时除了一屁股债什么都没有的nzo,也算是有了起色。

    而对岩桥慎一私人来说,dreae true签约时的三百万日元签约金,扣完税再平均分以后,他到手了大约七十万日元。

    虽然泡沫时代的土豪一晚上花出去的都不止这个数,但是钱到手,自己先舒服了再说。

    除此之外,cbs索尼给他们的固定薪水是每个月二十万日元,这个数字看上去还可以,不过考虑到在艺能界和当普通人的开销不同,这份固定薪水也就是维持生活,不让他们去打奇怪的工的程度。

    固定薪水是为了让人不饿肚子,就像是演员要演戏拍广告,模特需要代言那样,身为歌手,如何让唱片大卖,才是走上人生巅峰的不二道路。

    生计能够维持并且稳中有升,随着乐队天国成为话题,nzo在业内和坊间的知名度也有了一些,接下来至关重要的,就是nzo能否有个拿得出手的作品。

    只有独立制作的歌手获得了市场的认可,nzo才算是拿到了进入主流业界的入场券。

    给比赛的获胜者制作乐队,虽然增加知名度,但还是扮演代加工角色的成分多一点,真正能决定nzo是否能够获得更多业界机会的,仍旧是实打实由他从头负责到尾的森高千里。

    ……

    处在出道前的繁忙当中,川崎那边的办公室,如果没有重要的事叫他过去处理,那么就每隔三天去一趟,处理一下积压的事务。

    因为这样,中森明菜寄去nzo的信,等岩桥慎一看到的时候,已经是二十九日。

    留在川崎的办事员把这三天的信拿给他,岩桥慎一看到中森明菜这一封,心想,还没等看到试吃员的反馈,产品先已经满大街都是了。

    尽管如此,意见也是宝贵的。

    在“试吃员”的身份之前,中森明菜同时也是“听众”。

    信封上的地址笔画清晰认真,不过,等岩桥慎一拿出里面那张调查表,看着中森明菜的字迹,不知为何有点想笑。

    倒不是说桃浦斯达的字有多么丑——比起美或者丑,倒不如说是随心所欲才对。

    那张被他放进包裹里寄过去的调查表,上面被中森明菜用她那随心所欲的字迹给填得满满当当,每一个问题都认真回答了。

    岩桥慎一逐条看过去,中森明菜对这张单曲的评价不错,也写了一些自己的感想。

    不光字迹随心所欲,感想也有点东一句西一句的感觉。

    岩桥慎一看着这样一封信,觉得中森明菜比起说是在填写他的调查表问答,倒更像是在给他写一封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