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345. 两把刷子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去制作公司帮忙,还是要做幕后的工作,当然,接触到业界的机会毫无疑问会变多。

    但是,对向往台前,不甘心只当个黑衣人,正一心为了组一支乐队,然后去参加乐队天国的五味孝氏来说,目标明晰的现在,这就不能算是个吸引他的选择。

    不过,岩桥慎一既然通过天谷真利送上邀请,即便出于礼貌,他还是答应之后到录音室去一趟。

    选了个双方都有空的时间,五味孝氏前往录音室拜访。

    一到录音室,替他开门的,是个漂亮到像是女演员的女孩子。

    一瞬间,五味孝氏还以为这是过来试音的女演员,虽然如果真的是女演员的话,绝不会来给他开门就是了。

    但是,在他看来,现在的岩桥慎一,就算是真的在帮女演员制作单曲也不是不可能。

    女孩子自报家门,说她是nzo的工作人员。

    “请问,您有预约吗?”姓赤松的女孩子问他。

    五味孝氏回答,“我叫五味,和岩桥桑约了今天见面。”一面在心里想,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nzo打工,真不知该不该夸奖岩桥慎一厉害。

    赤松晴子请他进来,“岩桥桑在录音间里,要请您稍等一下。”

    他点点头,“没关系。”

    进来以后,赤松晴子去替这位到访的客人泡咖啡。她不常到代代木的录音室来,今天过来也是事出有因,森友岚士带着队友青木和义来了录音室面试。在bolan和岩桥慎一之间充当沟通桥梁的人是她,所以她今天非到场不可。

    等着无聊,连接录音间的玻璃墙又没有拉窗帘,五味孝氏的注意力自然而然被另一侧给吸引了。

    玻璃墙另一侧,岩桥慎一两手抱臂站在那,有两个年轻人正在演出。

    ……

    被乐队天国给淘汰,让森友岚士纠结了那么久,比起他的感性,青木和义全然没放在心上,只当成是场普通的失败。不仅如此,对欣赏森友岚士的他来说,这场最终让森友岚士决定当专职音乐人的失败,是件好事也说不定。

    森友岚士见完岩桥慎一以后,回去和青木和义说这件事。青木和义劲头挺足,想着能尽快来nzo面试,于是就选了今天这个三方——包括赤松晴子在内——都有空的时间。

    森友岚士要是加入nzo,一心进行音乐事业,这样的结果,青木和义最乐见其成。

    可以说,在森友岚士的音乐道路上,鼓励他加入乐队成为主唱的青木和义,才是他人生当中的第一个伯乐。

    除此之外,青木和义想加入nzo,也有一点私心。

    既然准备靠音乐吃饭,跟着岩桥慎一,在公司的介绍下,去打几份跟音乐制作有关系的工借此磨炼技术,可要比一边在便利店饮食店之类的地方当小工,一边去演出好得多。

    ……

    五味孝氏看着录音间里正为岩桥慎一演出的两个年轻人。

    两人一个弹键盘兼任主唱,另一个负责打鼓,这样的配置还挺新鲜的,让他有些好奇,这种配置会是什么样的效果?

    他的目光在岩桥慎一和两个年轻人之间来回移动。

    岩桥慎一观看两个年轻人的演出,这样的情形,不知为何,让五味孝氏想起被叫去当支援乐手,参加那场拼盘演出面试时的事。因为这样的联想,让他觉得,这两个年轻人或许不是nzo的员工,而是被面试的新人。

    “五味桑。”

    这时,赤松晴子泡好咖啡端出来,叫他。

    五味孝氏收回视线,冲她微笑一下,客气的说道:“麻烦您了。”

    “这是分内的事。”

    “里面是在面试吗?”五味孝氏问。

    赤松晴子回答说“是”,又道:“您观察力真好。”

    “也不算……”

    确认了猜测,五味孝氏含混其辞,心想,只是因为这场景有种既视感罢了。

    不过,不到两年的时间,原先在台上被审查的岩桥慎一,摇身一变成了审查别人的那一方。

    五味孝氏以前知道岩桥慎一音感绝佳,从他临时组乐队这件事上,多少看得出他那种既大胆又谨慎的行事作风,但也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能到这样的程度。

    赤松晴子也下意识看向录音间,多少带着一点忐忑,猜想bolan的演出是否能够打动岩桥慎一。

    忐忑归忐忑,但也觉得,岩桥慎一既然能接受那个在舞台上停下来了的她,也就能接纳bolan。

    这个等待的时间里,五味孝氏和赤松晴子两个人都关注着录音间,虽然心里想的是完全不同的事。

    ……

    正如五味孝氏所想的那样,键盘和大鼓,这样的乐队配置挺稀奇的。

    当然,稀奇不代表这样不可以,本身组乐队就是件比较随心所欲的事,没有那种严格的非得遵守的配置规则不可。

    话也说回来,在另一部分人眼里,说不定还会觉得没有吉他手的dreams come true有点稀奇,毕竟吉他这门乐器在乐队当中太有代表性。

    不过,没有吉他手的dreams come true,并没有那种不和谐的感觉,但是,只有森友岚士和青木和义的bolan,却显得不是那么和谐。

    岩桥慎一早已经忘了bolan在乐队天国的演出,因而,今天的面试,可以说是以不带任何偏见的眼光来看待。

    平心而论,乐队的原创曲写得有模有样,森友岚士这个在之前留给了岩桥慎一以“敏感纤细”这种印象的年轻人,不论是创作才能,又或者是唱歌的嗓音都值得称赞,并非是等闲之辈。

    可以说,赤松晴子这次看人的眼光挺准的。

    能把森友岚士这样的人带到他面前,让岩桥慎一对她有了种期待,她说不定真能再找出个有两把刷子的女主唱,把她带到这儿来。

    虽说如此,乐队今天的这次演出,还是让他不怎么满意。

    哪怕承认森友岚士这个人的才能,但是,光凭现在这个表现的话,他觉得乐队被节目淘汰这个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就算再来一次也是这样。

    要说问题,还是出在森友岚士的身上。

    因而,当两人的演奏结束以后,岩桥慎一想了想,说的第一句话是:“森友桑,这样可不行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