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354. 广阔世界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发行量逼近五十万份的综合类杂志,这样一篇文章,带来的宣传效应无疑是巨大的。

    即使刨去对这个版块毫无兴趣的读者、对音乐毫不关注的读者、看过以后毫无反应的读者……等等等等,最后余下的对森高千里产生好奇,并且愿意付诸行动、亲自去满足这份好奇心的读者,能有这五十万当中的十分之一,都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

    这算是个前所未有的大广告了。

    森高千里是谁?怎么能打动川畑吉一郎,为他带来这篇文章的灵感,得到他如此的称赞?

    元祖偶像南沙织是美好的,永远留在人们青春记忆当中的,这一点是不需多的“事实”,因而,川畑吉一郎不管如何赞美南沙织,又或者因为南沙织得到灵感,对大众来,都有那么一丝理所当然的意味。

    那样的南沙织,谁又能不喜欢呢?

    但是森高千里就不一样了。这个名字显得那样陌生,她翻唱了永远的偶像南沙织的名曲,本来翻唱名曲就很大胆了,但是,那位川畑吉一郎竟然那样赞美她,甚至可以是从她那里收获了灵感。

    她到底有什么魅力、又有怎样的魔力?

    她真的像是川畑吉一郎文章当中所写的那样好吗?又或者仅仅只是川畑吉一郎一时的感性而已?

    通讯公司的职员中川信吾心中就有着这样的疑问。

    中川信吾今年二十四岁,这是他在公司里工作的第二年。

    他家是群马县再普通不过的那种工薪阶层,家里除了父母和他之外,还有一个比他大六岁的哥哥,一个四岁的妹妹。

    哥哥头脑好,体育也好,在学校里是所谓的风云儿。相比之下,他这个弟弟的,成绩虽然中等往上也挺不错,但就是比不上哥哥的游刃有余,体育也一般般,因而最讨厌上体育课。

    的时候,五个人的大家庭,全靠父亲一人养家,经济条件不宽裕,中川信吾还要穿哥哥穿过的衣服。哥哥身体强壮,他的衣服穿到中川信吾身上显得空空荡荡,仿佛在告诉外人,中川信吾比不上他的哥哥。

    样样优秀的哥哥,一方面令中川信吾非常尊敬,另一方面,不合身的衣服、以及生活中种种的事,也让中川信吾心里常有一种不服气,想着怎样都好,何时能赢哥哥一次呢?

    成绩优秀的哥哥,后来考上的东京的大学,但是,临近就职时,正逢石油危机余波未散,经济不景气,就业困难,即使是这样优秀的哥哥,为了一份合适的工作也要拼尽全力。

    中川信吾在群马老家,从父母那里听来关于哥哥就职的事,一边因为哥哥吃了瘪有一点暗暗的、卑鄙的爽快,一边又为他找到了合适的工作而高兴。

    但是,爽快和高兴的背后,则是深深的恐惧——连哥哥都这么艰难,等到他就职的时候要怎么办才好?

    可是,等到中川信吾也去了东京念大学,世道不知不觉,悄然发生了变化。等到他临近就职的时候,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

    不景气的时代被完美避开,遍地黄金的时代在他面前展开。不必自己费心去找工作,反而有复数的企业找上门来好吃好喝招待,只为和他签下就职意向书。

    兄弟两个现在都在东京,中川信吾有时到哥哥家里吃饭,起现在的情形,哥哥总是笑着他运气好。

    运气好吗?中川信吾不否认。但运气不也正是实力的一部分?

    相扑比赛时,弱的选手也许能够成功挑战比自己强壮几倍的选手,这样神奇的逆转,不就正是相扑最大的魅力?每当出现这样的战况时,观众都要大声欢呼。

    天时地利人和,中川信吾相信,站在这个高起点,逆转的人生,就从这里开始。

    在一众对他伸手的企业里,他选中了现在的公司,入职的同时,就分期付款先买了车子,租了在东京过着潇洒的生活。公司时不时组织游艇宴会,他和同事们跟公司的派遣职员联谊,一起去跳迪斯科。

    红橙黄绿青蓝紫,每一个夜晚都是彩色的。

    中川信吾对这个让他找回了自信的时代充满感谢,被川畑吉一郎对时代的描写所打动,正因为如此,心中对森高千里的好奇就更深。

    好奇就要付诸行动、这是曰本人的行动力比什么时候都高的时代。

    南沙织当红的时候,他还是学生。在电视里看到她穿着mini裙又唱又跳的样子,打从心底觉得南沙织又漂亮又可爱,令人憧憬。

    而即将升入高中的哥哥,则是真正的南沙织粉丝,会去攒钱买她的磁带,兄弟两个共用同一个房间,哥哥把南沙织的海报贴在自己那边的墙上。

    现在对森高千里的好奇心当中,是否也有着对哥哥的不服输呢?

    看了川畑吉一郎文章的当天,中川信吾就去唱片店,找到了森高千里的这张《17岁》。回到家以后,把唱片放进唱机里。

    富有节奏感的前奏响起的时候,中川信吾心想,真是亲切!

    是亲切,而不是怀念。这个编曲方式让人找不到一丝一毫跟十七年前的《17岁》有关联的地方,而是紧跟着时下的流行,丝毫没有过时、老土、怀旧之类的感觉。

    前奏过后,森高千里的声音出来了。

    旋律仍是熟悉的旋律,但是,在全新的编曲下,似乎变成了一首新的歌。中川信吾甚至不觉得这是在听一支十七年前的老歌,而是仿佛在听一首刚刚出现的新歌。

    但是,在这首“新歌”当中,却又微妙的有着过去的影子。

    听着这样的《17岁》,他能够理解,为什么川畑吉一郎能有那样的感慨。这是前所未有的时代,只有这样的时代,才能让《17岁》重新焕发这样的光彩。

    哥哥喜欢的南沙织已经过时了,现在是跳着快节奏的舞也不会掉拍子的时代。

    还像从前那样的话,迟早会被抛弃。

    中川信吾听着这首歌,仿佛看到那个终于从跟哥哥的较劲儿当中走出来,迈向现在这个广阔世界的自己。

    森高千里的《17岁》,才是他心中的《17岁》。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