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376. 特殊之处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nbsp;   胖胖青年主办的这次聚会规模不小,岩桥慎一过去的时候,已经有五六个人在场,粗略一看,富士台的龟山千广制作人,胖胖青年的好基友后藤次利都在场。

    另外的几位没见过,看样子都是幕后人士。

    “看,慎一君来了。”秋元康笑着跟在场的人说。

    虽然是千杯不醉的六本木扛把子,不过,一旦喝了酒,胖胖青年就显得格外轻率、还有点肚子里冒坏水,但凡看他突然出奇热情,十成十是已经喝了不少。

    “今天晚上庆祝秋元君登上周刊杂志。”龟山千广跟岩桥慎一解释。这帮人里,除了胖胖青年,最熟的也就是龟山千广,自然是他发话。

    被《friday》拍了还要特意开聚会庆祝,这种自娱娱人的精神,实在是令人感动。但是,从这种做法当中,对待这次周刊八卦的态度也显露无疑。

    岩桥慎一对胖胖青年佩服不已,在为他空出来的那个位置坐下。

    来参加这个荣登周刊庆祝会的,都是秋元康交情不错的朋友,岩桥慎一能受邀出席,也算是被胖胖青年给划到了“好朋友”的范围里。

    虽然当他的朋友如果就是为了来给他庆祝成了八卦主角的话,那这朋友当的实在是没劲。

    算了,来都来了,先坐下喝一杯再说吧。

    胖胖青年把这次被拍到给当成是梗在玩,他这帮朋友们也没人当成什么大事,全都是一副看热闹,借机拿来下酒的态度。

    从这当中,也能体会得到身为幕后人士对待绯闻的态度。说白了,就算是因为不伦掠夺爱被拍到,这帮幕后人士也不会当成什么事。

    要论制作人对偶像出手,胖胖青年跟好基友后藤次利比起来那还算是个纯情少年。

    这位后藤次利日常以找灵感为理由对小偶像出手,先是娶了个小偶像当老婆,后来又跟其他偶像搞不伦搞到跟第一个偶像老婆离婚,离婚以后,还让不伦对象转正。

    之后,不伦专业高级讲师后藤次利又用实际行动给自己的第二任偶像老婆上了一堂生动的“三人者人恒三之课”,再一次跟花之八二组之一的堀千惠美发展出不伦恋。

    事情发生以后,后藤次利自己躲在幕后该怎么样还怎么样,制作小猫俱乐部风生水起,倒是日常出现在台前的堀千惠美压力山大,在节目现场失态痛哭。

    以曰本这种社会环境,在这样的事情上面,受到损害的往往总是女性。正因如此,松田圣子那种生活洒脱我行我素的态度才显得格外的难得。

    相比之下,现在这样普普通通谈个恋爱的胖胖青年,简直是一股清流了。

    喝过几杯,从外面过来临时加入聚会的岩桥慎一也有那么点进状态了,不用说早就喝了个几分醉的胖胖青年和他的其他朋友们。

    正在这时,秋元康忽然宣布道:“我打算跟高井结婚喽。”

    岩桥慎一突然从胖胖青年这里听到这样的发言,被噎了一下,得亏一没吃东西二没喝水,否则说不定要丢个大丑。

    再看看其他人,也是一副被惊到了的样子。

    唯有秋元康本人,看到在场众人都是一副意外不已的样子,一种恶作剧成功的成就感在心头涌上,眯起眼睛,露出那副肚子里冒坏水的笑容来。

    “要结婚?”先开口的人是后藤次利。

    这位娶偶像大户经验最丰富,反应也最快,这时第一个反应过来,“不得了,秋元君也要加入已婚男士行列了。”

    “秋元君这样的人,还以为不会结婚呢。”另一个人开口。

    气氛渐渐和缓过来,龟山千广也插了一句,“确实,像秋元君这样的青年,还以为会终日浪荡银座和六本木,从陪酒小姐们那里获取灵感。”

    “突然宣布结婚,这样不是很有趣吗?”秋元康像是乐在其中,“外人看到这样的新闻,心想,这个家伙竟然对自己制作过的偶像出手,看他要如何收场。高井那边,粉丝们肯定也有各种各样的反应,但是,谁也不会想到我跟她会立刻宣布结婚吧?”

    “但是,立刻宣布结婚,只会被人以为高井桑怀孕了。”

    这句话可以说是非常真实了。岩桥慎一心想,至少在艺能界里,但凡闪电结婚的,都要被怀疑是不是怀上了不得不赶紧补票。

    所以时不时要加上一句“没有怀孕”之类的澄清,当然,用实际行动来澄清就算了。

    “哈哈。”秋元康笑起来,“但是,也并没有。”

    胖胖青年似乎酷爱这种谁也猜不到他下一步要做什么,任谁也被他耍得团团转的感觉。

    “结婚这种事,要靠一股劲头儿。现在是气势最足的时候,觉得就算结了,最后被骗人财两空也不后悔。”秋元康优哉游哉,“玩乐有玩乐的灵感,结婚也能带来结婚的灵感。”

    秋元康对待婚姻的态度,也带着点赌徒的心态。

    他也未必是轻率的想到闪婚吓别人一跳,而是像上了牌桌那样,虽然普通人旁观的时候觉得这是玩乐,但是对坐在牌桌前的人来说,要想赢这一局,就必须全神贯注,聚精会神。

    “要是秋元老师的话,就算被骗人财两空了,也能把被骗的经历写成台本娱乐大众,接着再靠观众的笑声东山再起。”岩桥慎一象征性的吐了个槽。

    这话说出来,先换得在场众人的笑声。

    “但是慎一君就不会。”

    秋元康笑眯眯的接下了来自岩桥慎一的评价,反过来回敬了一句,“要是慎一君这样的人,我想不出怎样才能骗到他。”

    “那首先得是个大美人才行。”岩桥慎一顺着他的话,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秋元康笑道,“越是美人,才越难骗到你呢。”语气一顿,“之前的节目,还有再往前一步的潜力,好好想一想,还能再出些什么样的点子来增加看点和话题度吧。”

    “就是为了这档节目,我才放弃去米国进修,结果才被周刊拍到。要是不能做成更加有趣、有话题的节目,那未免太不甘心了。”胖胖青年自嘲道。

    话题一下跳跃到了工作上面。

    今晚在场的人里,有制作人,有台本作家,还有作曲家,不过一旦提到共同都知道的公事,气氛立刻就能转入一种集思广益的状态。

    后藤次利提议把之前在小猫俱乐部里用到的套路再搬一点到新的节目当中,比如说举办特别节目,在街头直接拉人去参加联谊会。龟山千广则打算把节目办到东京圈外的城市,找向往东京的乡下女孩子来参加节目。

    但凡是这种让爱慕虚荣的女孩子们尽情去做飞上枝头的梦的节目,就不要指望能有什么节操和下限,一向是怎么博眼球怎么来,怎么出效果怎么做。

    岩桥慎一旁听了一会儿,听到龟山千广的话,打断道,“到地方上找乡下女孩子做节目又有什么意思呢?”

    “哦?岩桥君有什么想法?”龟山千广倒是不介意被反驳,反而好奇的问道。或者应该说,立刻反问,本身就是一种不甘心的体现。

    “我听说横浜人有种自己在东京圈高人一等的想法,住在涩谷的人会嘲笑池袋老土,世田谷的老派有钱人瞧不起新晋的暴发户,大阪人喜欢京都美人,却觉得京都的男人不是良善之辈。”岩桥慎一凭印象说着自己来到东京以后听来的各种地域之争。

    好家伙,就东京二十三区就能先打成一锅粥了。

    “哈哈!”

    这一番话,先把在场的人给逗得哈哈大笑。后藤次利说他,“岩桥君就算不当音乐制作人,光靠观众的笑声,也能成为了不得的人物。”

    岩桥慎一坦然收下这番不知道该不该归为夸奖的话,接着说:“除此之外,现在的曰本男性,喜欢金发的外国女性,这无疑是源自于某种虚荣,于是,也常有被东欧来的女性骗的事发生。”

    曾经被当成虫子碾压,现在却反过来能靠着钞能力获得碾压过自己的国家的女性的追捧,这使得曰本人的心灵得到巨大满足。

    而能够满足这种心态的外国女性,可绝不是贫穷的东欧女。

    “这各种各样的丑态,都可以成为节目的一部分。”

    岩桥慎一分析道,“那些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的、看上去被人认为正常的、甚至是已经被默认的,这些东西把它们单独拿出来,都有可能出现奇妙的效果。”

    “想方设法,将这些元素融入到节目当中去,说不定会产生有趣的化学反应。”

    “啊。”龟山千广看着岩桥慎一,像是看着什么怪物。

    胖胖青年秋元康听得津津有味,这时也接了一句,“我早就说过,慎一君这个人太冷了。就是因为冷静的过分,所以什么东西都能被他拿去当节目的素材。”

    “但是,这样不是很有意思?”岩桥慎一无视来自胖胖青年的言语攻击,“总比去看乡下女孩子如何出丑来的要有趣。”

    “确实有意思。”龟山千广自嘲道,“跟岩桥君的点子比起来,去看乡下女孩子出丑这种无聊想法,就该丢进下水道里去。”

    “堵塞了下水道总是不道德的。”

    今晚在场的一人迅速丢过来这么一句吐槽。这位也是台本作家,和秋元康一样,是放送作家奥山侊伸的弟子,同门之谊,交情不浅。

    不愧是幕后人士聚集的聚会,接起话来堪比现场编段子。

    ……

    同一时刻,周五的夜晚,这群男男女女们从迪斯科出来,去卡拉ok包厢。今天联谊的对象,有学生,有社会人士,甚至还有两个艺能界人士。

    这一行人先是去集体聚餐,餐会过后是跳舞,现在跳完舞,再以唱歌收尾。

    参加联谊的社会人士有三位,其中一位是赤松晴子早稻田大学的前辈,今年刚入职德间唱片,另外两位,一个在证券公司上班,另一个在建筑公司。

    两个艺能界人士都没什么名气,听说是两个小模特。其中姓冈本的那位跟这次联谊的组织者相熟,另外那个姓蒲池的女孩子是被冈本叫来的。

    在德间唱片上班的前辈听说赤松晴子现在在音乐制作公司打工,仿佛找到共同话题,吃饭的时候就问东问西,打听她在哪家公司。

    赤松晴子告诉前辈,是在nzo。

    “nzo?”前辈有点惊讶,笑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nzo的职员……不过,赤松你应该是兼职职员才对。”

    “nzo的职员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姓冈本的模特大概觉得模特、唱片公司、制作公司,虽然是不同的领域,但也都算是艺能界的人,因而更觉得自己有插话的底气。

    “这家公司可神秘了。”前辈解释道,“他们负责给乐队天国的获胜乐队制作单曲。明明是那么有名的节目,结果负责制作单曲的却是这样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

    前辈说到这,冲赤松晴子笑了笑,“当面说公司的坏话,赤松桑不会生气吧?”

    赤松晴子含蓄一笑,“这其实是事实,nzo的确是家小公司。”

    赤松晴子的态度让前辈放下心来,说的话也更大胆了一些,“既然遇到了nzo的职员……虽然是兼职,不过赤松桑,能透露一点关于公司的内幕吗?”

    “能有什么内幕呢?就是一家普通的制作公司而已。”赤松晴子不介意前辈的态度,也没把他话里的试探放在心上,想了想,“要说哪里特别,就是社长桑比较特别了。”

    “哦?”

    不仅前辈,其他人也是一副想听听看内幕的样子。看来,对八卦的热情,不管是学生仔还是上班族,又或者是艺能界人士都一样。

    就连蒲池幸子,从说起nzo的话题起,神情就变得比其他时候更加在意一些。

    可惜赤松晴子说出来的并非社长是什么二代大佬关系户之类的劲爆八卦,而是普普通通的一句描述:“社长桑非常厉害,眼光很好,乐感也非常棒。”

    听她这么说,想听八卦内幕的人,都大失所望。

    但是,只有蒲池幸子,听到赤松晴子的形容,神情当中,流露出一丝尊敬。

    赤松晴子注意到蒲池幸子的反应,对这个模特心生好感。

    跳完舞,大家一起往卡拉ok包厢移动。三个社会人士拿出各自的打车券,一人带三人去乘出租车。

    冈本和蒲池幸子自然是一起的,在建筑公司上班的那位社会人士大声问:“还有哪位和我们一起?”

    “不介意的话,就拜托您了。”回话的是赤松晴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