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379. 美人相惜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nbsp;   (两章合一章)

    赤松晴子操纵点歌器,最后选了柏原芳恵的《最爱》来唱。

    被朋友说出以前当过乐队主唱的事以后,在场的人其实都有些好奇,不是好奇赤松晴子的唱歌水准到底有多拿手,而是她这个乐队女主唱会选什么歌来唱。

    不管怎么说,乐队女主唱,这个身份还是有点少见,联谊的对象是个乐队女主唱,这样的概率更小,何况光看外表,怎么也想不到她跟乐队有关系。

    说到乐队,不都是那种狂野奔放的形象吗?怎么会是这么一个内敛的大小姐类型的女孩子呢。但是,这么端庄的赤松晴子,要是选一首硬派摇滚乐来唱的话,那样的反差,就有意思了。

    明明在心里想着她乐队女主唱的身份跟形象不搭调,却又一面希望她真的做出不搭调的事来,这样的想法,意外的有够真实。

    因为这样,赤松晴子的选曲这么“正常”,反而让人有一点小小的失望。但反过来说,这样不出格的选曲,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才是刚刚好。

    对于注重气氛的联谊会来说,出来唱歌的时候,选歌也有一套规则,基本上都会选择发行发行时间不太久远、或者是走红过大家基本上听过的歌曲。

    ……

    《最爱》这首歌由中岛美雪提供词曲,在“每一个成功的偶像背后都有一个为ta提供词曲的名家”的时代,中岛美雪就是柏原芳恵背后的那个女人。她的两支名曲,《春なのに》(明明是春天)和《最爱》,以及许多其他的曲子,都出自中岛美雪之手。

    柏原芳恵于1979年,通过参加那档偶像造星节目《star!诞生》出道,时年只有十四岁,年轻的不得了,不过相貌早熟,小小年纪就已经很有明星的样子,唱功更是扎实,在偶像当中,是以唱功好出名的。

    她的巅峰期持续到1984年,也就是这支《最爱》发行的那一年,之后在各路偶像竞相杀上来的音乐界稳步下滑,再也没有像之前那样热门的作品推出。

    不仅如此,在1984年,还发生了一起神奇的事件。

    以玉女形象出名的她,过机场安检的时候,在行李箱里发现了电动的小可爱,此事被小报杂志疯狂渲染,她跟经纪人的对话“那谁谁不是也有吗?”也被写出来,因为“那谁谁”跟河合奈保子的大名谐音,连带着河合奈保子也躺着中了一枪。

    虽然整件事有点槽多无口,不过,背后未必没有隐情。也有其实那并不是小可爱而是其他东西,整件事是来自其他势力的抹黑之类的说法,不过,她的事务所实力弱小,缺乏公关能力,面对小报杂志的攻击毫无还手之力,因此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随便小报杂志怎么写,所谓的“真相”也就无从提起了。

    虽说如此,柏原芳恵倒是没有被打倒一蹶不振,年中发生这件事,到了年末,这首《最爱》发行,又为她注入了活力。

    说起来,柏原芳恵不知为何,深受有地位的男性的喜爱,蝗室的德仁亲王就是她的忠实粉丝,据说在欧洲留学期间,德仁还把柏原芳恵的海报贴在墙上,同一般的追星族无二。

    1986年,巅峰期已过的柏原芳恵开演唱会,痴情男粉丝德仁还追星到现场,仗着身份走后门,为心中偶像亲手献花。小报杂志还为此八卦一番,德仁既然是单身,还如此真情实感追星,不知这位偶像有无可能成为未来的偶像王妃。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也幸好是不可能的。

    蝗室那种地方,要是跟谁有仇,就让她进去受折磨吧。

    柏原芳恵不仅有这样位高无权的忠实粉丝,连tbs电视台台长的儿子也是她的粉丝,因而她在电视台演出的时候也颇受照顾。

    相比位高无权只会带来麻烦的德仁,还是台长家的公子更靠谱一些。

    小报杂志八卦的德仁追偶像,偶像成王妃的戏码未能上演,倒是在收了亲王花的隔年,柏原芳恵被拍到跟台长公子去“婚前旅行”,旅行是真,是不是婚前就不知道了。

    相比作品,个人生活更加受到瞩目,这无疑是已经退居二线的证明。柏原芳恵的整个偶像生涯都没有真正到达顶峰,之后就是缓慢却无法阻止的下坡路。

    但是,她在巅峰时期的作品,仍旧被人不断唱起。

    这支《最爱》是她的代表作之一,而所谓的代表作,就是哪怕歌手本人渐渐过气沉寂,但是也能够被不断唱起,不会让人觉得那是陈旧过时的曲子。

    蒲池幸子身份转换,从演唱者变成听众,对有着“乐队女主唱”身份的赤松晴子的表现,同样感到期待。

    和其他人那种想要看她的反差的人不一样,蒲池幸子期待的是她这个人的表现。

    学生时代也曾经有过组乐队的经历,这样的过去,让蒲池幸子在听到赤松晴子也是乐队主唱的时候,对她产生了一份亲切感。

    同样参加过乐队,仿佛也能够相互理解似的。

    开始唱歌以后,赤松晴子也确实展示出了高超的歌唱实力。不过,跟想象当中那种硬派的乐队女主唱不一样,这支偶像歌曲,没有被她给唱成狂野版的《最爱》,而是扎扎实实的将它如实复原了。

    一曲唱完,又是来自众人的欢呼,“不愧是主唱桑!”

    方才那种想要看一看赤松晴子在端庄和狂野之间的反差的心情早已经烟消云散。

    而把赤松晴子当过乐队女主唱的情报说了出来的朋友,此时也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就说晴子唱歌超厉害的吧?”

    这种得意,与其说是得意于赤松晴子的表现,倒不如说是暗地里在跟冈本夏生“较劲儿”,看看是谁的朋友唱歌更厉害了。

    同时来参加联谊会的人,又分为不同的圈子,哪一方出了风头,另一方就坐不住,想着把风头再抢回来。虽然不是那种会放到台面上的事,但是,这样微妙的心态,却时时存在着。

    不过,虽然同行的朋友有一点要争风头的意思,赤松晴子跟蒲池幸子这两个被无意中拿去比较了的女孩子,却丝毫没有那种竞争的意识。

    唱完歌以后,赤松晴子把话筒转交给下一位。当她和蒲池幸子的视线相遇,蒲池幸子冲她露出个笑容,虽然没有把话说出来,但表情已经写了出来:唱的真好。

    赤松晴子想到这,也回报以同样的笑容。

    两个初次见面的女孩子,有些奇妙的在这一刻心意相通了。

    德间唱片的上班族又流露出那副可惜的样子,“nzo的岩桥桑怎么会只让赤松桑兼职呢?这样的歌唱力,就该让赤松桑和她的乐队去参加乐队天国才对。”

    一面又开了句活跃气氛的玩笑,“还真想让岩桥桑坐到这里来听听看赤松桑刚才的演出。”

    岩桥桑的可贵之处就在于能够尊重她转到幕后的决定,赤松晴子心里想着,露出个微笑。不过,虽然这位德间唱片的上班族不太会说话,但是有一句却让赤松晴子觉得说的没错。

    还真想让岩桥桑坐在这里听听看。

    不知道要是他听了刚才蒲池幸子的演出,会作何感想?

    ……

    话筒被一个接一个的传了下去。

    接连两个唱功高超的女孩子唱过以后,再接过话筒来的人丝毫不会像参加比赛的人那样,担心跟在优秀的演出过后会被掩盖光芒放大缺点,实际上,当交出话筒的那一刻,上一人的演出也就随之被清空了。

    联谊会是个不太需要有记忆力的地方。

    卡拉ok包厢也不是一个拿来比较唱歌实力的地方。

    众人手里助兴的手摇铃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下来,起哄声也绝不会在某一个人唱歌之前消失。

    但是,在这样热闹的气氛当中,蒲池幸子和赤松晴子,这两个女孩子,却开始时不时有意识的去在意对方的存在。

    准确来说,是蒲池幸子觉察到了来自赤松晴子的关注,自己于是也默默回应她。尽管如此,不坐在一起的两个人,一直没有说话。

    独唱结束后,又换成了双人唱。

    双人唱的规则是其中一人选歌,接到话筒的人,再选择一个合唱的对象。合唱结束以后,再由合唱的两人选歌,将话筒传下去。

    轮到蒲池幸子的时候,选中的歌曲是双人组合あみん的《待つわ》(等待啊)。

    あみん是由歌手冈村孝子和女子大学的同学加藤晴子在大学时代组成的一支双人组,由冈村孝子负责作词和作曲,两人结成组合,以这一首《待つわ》去参加了yamaha的音乐比赛,并且一举拿下大奖。

    随后,1982年,组合以这首《待つわ》为出道单曲,一口气卖出一百多万张,组合出道即巅峰,并且还没有走下坡路——因为在隔年的1983年组合就宣布了解散。

    解散的原因来自多方面,两人出道时都还是大学生,一朝爆红,又要工作,又要兼顾学业,压力繁重,而相比大才女冈村孝子,她的小伙伴加藤晴子能力平平,认为自己没有才华,不适合吃音乐人这碗饭,在组合里也没有意义。

    于是组合解散,冈村孝子从大学退学,作为solo歌手重新开始活动。

    蒲池幸子拿到话筒,她今晚是和冈本夏生一起来的,在这场联谊会唯一认识的人也是冈本夏生,按说是要跟冈本夏生一起唱的。

    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晚那些无声的交流和相互之间的关注带来的惯性,她下意识地,将目光落到了赤松晴子那里。

    没有想到,赤松晴子稍一犹豫,就从位子上站起身来。蒲池幸子顿时下定决心,冲冈本夏生歉意一笑,去和赤松晴子会合。

    “噢——”

    尽职尽责起哄的众人,为她们两个欢呼助兴。

    今晚最漂亮的两个女孩子,光是站在一起就已经赏心悦目,还是唱歌最好听的两个女孩子,现在要合唱,的确值得起哄一番。

    蒲池幸子的声音清亮却不单薄,赤松晴子的声音则略显得厚重扎实,这样的两个声音汇合在一起,倒是也挺搭调。

    两人今天才初次见面,第一次合唱歌曲,在对各自缺乏了解的情形下,却配合的不错。

    一首《待つわ》唱完,蒲池幸子和赤松晴子相视一笑。

    “您的声音真好听。”先说话的人是赤松晴子。

    她对蒲池幸子的“声音”印象深刻,刚才两人一起合唱的时候,自己的声音和她的声音合到一起,赤松晴子打从心底里觉得,自己比不上蒲池幸子。

    尽管有过在地下音乐圈磨炼的经历,唱功要更加扎实的赤松晴子,在对于唱歌这件事的控制力上面要优于蒲池幸子,但是,声音的质感,却自认不如蒲池幸子。

    “哎?谢谢。”蒲池幸子有一点意外。

    她意外的来源,是赤松晴子这种夸奖的方法。蒲池幸子在卡拉ok里,常听到别人称赞她唱歌好听,但是,却没有人像赤松晴子这样,强调“声音”好听。

    声音好听吗……

    但是,蒲池幸子反而觉得,赤松晴子那样扎实厚重的歌声更加稳定,不愧是当过乐队主唱的人。

    “接下来,我们选哪首歌好呢?”蒲池幸子问她。

    赤松晴子一偏头,做出思考的样子,提议道:“pink dy的歌怎么样呢?”

    “要选哪一首呢……”蒲池幸子读书时,很喜欢pink dy,对这支组合的歌曲了如指掌,“《ペッパー警部》(胡椒警部),行吗?”

    “行啊。”赤松晴子回道。

    两个女孩子达成共识,选好了歌,把话筒交了出去。然后,无需多言,也没有说出口的邀请,赤松晴子和蒲池幸子在今晚第一次坐到了一起。

    “赤松桑也好会唱歌!”

    刚坐下,冈本夏生就对赤松晴子如此称赞道。

    跟来时坐在出租车里的情形稍微换了一下,现在是蒲池幸子坐在中间,冈本夏生和赤松晴子分别坐在两旁。

    “谢谢。”赤松晴子回答。

    此情此景,蒲池幸子想起跟冈本夏生成为朋友那个的契机。于是,她也对赤松晴子说:“赤松桑的唱功很扎实,真厉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