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384. 难以想象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大本经纪人离开以后,中森明菜简单洗漱,换好居家的衣服,没有去检查厨房里到底有没有长毛,心里还记挂着那封久违的信。

    简直是个迫不及待要打开礼盒的孩子。

    从前,那种没有约定,全凭偶然的关系,在她主动迈出第一步,去见岩桥慎一,找他商量事情以后,在缘分和偶然之中,又多了一根若有似无的丝线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但是,若有若无的丝线,不知何时就会断掉,仍旧是一种充满不确定的联系。

    而当她自告奋勇要成为试吃员,岩桥慎一又把唱片寄过去,两人开始通信以后,一切就又发生了改变。

    信的存在,将那种随缘的关系转换成了想要得到回应的关系。那根若有似无的丝线,变成了织布的经线和纬线。在一来一回之间,织出了更加清晰的关系与感受,织出了寄出信去以后就希望能够收到回信的期待,织出了期待岩桥慎一会写什么回信的好奇心。

    这样的变化,细微但又切实发生着。中森明菜还难以用言语来说明清楚,只在隐约间有所意识。

    因而,想到自己记挂着这封回信的心情,拿到信以后的舒心,想要快些打开来看的期待,还在心里自嘲自己像个期待圣诞礼物已久,终于等到那一刻到来的孩子。

    圣诞老人岩桥慎一。

    做出这样的联想以后,中森明菜回想起岩桥慎一总是那样稳重的样子,她现在的联想,和对他一贯以来的印象形成了奇妙的反差,让她在心里觉得好笑。

    反正家里也只有自己,于是什么也用不着在意,尽管笑她的就行了。带着好心情,中森明菜找出剪刀,剪开信封,把信纸拿出来,坐下慢慢读。

    信的一开头,岩桥慎一告诉中森明菜,他看了有她出场的《the best ten》。

    “您作为‘试吃员’发表过宝贵感想的《17岁》,初次登场了《the best ten》,我这商店街的店主为自己的作品捧场,也看了那期节目,原来您也在那一期登场了。”

    岩桥慎一在信里,还配合她那番“商店街孩子”的话,当个“商店街店主”,就像最开始在寄过来的唱片当中附带“试吃感想”时那样。

    不过,看到他这么写,在那种相互理解的领会之后,中森明菜又觉得很奇妙。

    森高千里初登场《the best ten》的那一期节目,和她同台,让中森明菜下意识联想到岩桥慎一也许正在看这档节目,而现在,岩桥慎一的信,正好证实了这种猜想。

    您如何看待?

    那时,在演出当中注入的这个问题,竟然真的在同一时刻传达给了他。身穿mini裙表演的时候,岩桥慎一就在她的面前。

    “说实话,从来没有见过您作这样的打扮,第一次看,冲击力十足。”岩桥慎一在信里直截了当的写道:“但是,也非常美。”

    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中森明菜的外表发表感想。

    不过,不止是发出“非常美”的感慨而已。他接着在信里写道,“之前《难破船》发表的时候,我就感到不可思议,现在更加深了这种想法,您在舞台上,像是换了个人,演绎不同风格的歌曲,就有不同风格的美。”

    “‘美’在您的身上,是鲜活而又生动的,而不仅是单纯的‘美’而已。但是,这么想,又不禁认为,这样生动、即使变化也还是不变的美,说不定正是单纯的‘美’本身。”

    她和各种各样的舞台都很搭调,不论是在什么样的舞台上,都能够散发自己的光芒。不仅如此,她和舞台相互成就,舞台滋养她,她也令舞台增色。

    一段话里,接连出现了“美”这个词,但是,与其说是称赞她的外表,中森明菜感觉到,不如说是在称赞她舞台上的演出是“美”的。

    正因为如此,面对他直言“美”的坦率,中森明菜没有不好意思,也没有那种正被点评的感觉,切切实实,理解到他那种纯粹的感想。

    《难破船》录制期间,岩桥慎一的那番话,足以证明他能够理解自己。决定选那首歌为单曲主打的时候,她遭到过一些非议,身边也有人无条件支持,但能像他那样去考虑的人还是第一个。

    您不能再有这样一首歌。那时,岩桥慎一给了她这样朴素的祝福和温情的体谅。

    这首歌让中森明菜拿到了史无前例的大赏三连霸,同时,因为这首歌所发生的一些事,也给了她迈出一步的勇气,让她做了从前不会做的决定,拒绝了自己想不到会去拒绝的事。仿佛就在这里,有什么东西发生了改变。

    “我先看了森高桑的演出,觉得自己为她选择制定的这个路线没有错。又看到您的演出,想起您在信里写的,觉得我如果真是您的制作人,也未必不会让您尝试mini裙。”

    “但是,除了mini裙之外,大概也会想让您尝试更多的东西,因为不知道您的极限在哪里,又能够胜任怎样的舞台风格。”

    岩桥慎一落落大方的发表着自己的观后感想——中森明菜这个有朝一日自己开了店的商店街孩子,看着这封信,打从心里觉得,面对这份“试吃感想”,她自愧不如。

    但是,这样真诚坦率的一封信,让她也切实有一种得到了温柔回应,被认真对待,从他这里收获了理解的想法。

    再没有什么,比能够得到他人的理解,而不是被简单敷衍,更加叫人心情舒畅的了。

    发表完了关于观看演出的感想,岩桥慎一又写道:“您在信里说,拒绝了一件过去的自己不会拒绝的事。”

    看到这句话,中森明菜心中一动,脸上有些发烧。

    果然岩桥桑不能当成没有看到,把那段话给忽略过去。

    但是,从寄出信去,把“不后悔”写在信纸上,再到现在,中森明菜仍旧没有改变这种想法,也并没有后悔拒绝了近藤真彦。

    “真了不起。”这是岩桥慎一在信中的下一句。

    “要拒绝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写道,“能够说‘不’,比起说‘好’,需要更多的勇气。能够拿出这样的勇气,很了不起,也很不容易。”

    中森明菜看到这一句,心头一松,蓦地产生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她从自己的这种反应里,确认了一件事,她之所以写下这句话在给岩桥慎一的信里,正是期待这样的肯定。

    不论何时都肯定她这个人的价值,这样的岩桥慎一,给了中森明菜一种自信和勇气,让她觉得自己也拥有某种下决定的力量,以及大方说“不”的力量。

    她在信里语焉不详,没有提“这件事”是什么,岩桥慎一也从她的信中体察到她那种欲言又止,想要倾诉却不便细说的心情,只点到为止写了几句而已,更没有一丝想要打探的意思。

    “提笔写这封信,是在刚刚看完了本期的《the best ten》以后的事,所以,这封信当中所写的,也称得上是第一手的感想了吧?”

    岩桥慎一用稍微幽默的笔触,替她的语焉不详打了个圆场。

    信的最后,他又提了几句关于自己的事。告诉中森明菜,他前阵子因为工作上的事去了一趟伦敦,接下来还要为了工作到处跑。

    他像是在叙话家常,但是,零散的提及关于自己的事,把自己的一角展示给她看,正是一种坦诚相待,信任她,而不是单纯为了回应她的体现。

    看完了信,中森明菜舒了口气,放下信纸,走进厨房,开始检查厨房的边边角角。

    在开始准备晚饭之前,她先打扫一遍厨房。用厨房抹布擦拭着流理台的时候,心里却又想起岩桥慎一的那封信,想要再对他说些什么。

    ……

    星期六晚上的《乐队天国》,三宅裕司在节目开始之前,向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们汇报dreams come true的出道进度,“……本周三,dreams come true的出道单曲《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正式发行了。”

    “直到现在,我仍记得这首歌的旋律。演出的时候,他们的劲头儿相当了不得。”三宅裕司一半是主持人的责任,另一半是真心实意的感想。

    不过,话也直到这里为止,“他们在节目里创下了至今为止的最高分,获得的唱片公司举牌数也是最多的,这个记录一直保持到现在……记录存在的意义有许多,但其中一定有一项:那就是被打破。”

    说到这,他把话题转回今天的正式节目,“那么,打破记录的乐队在哪里呢?会是今天吗?让我们拭目以待,有请今天的第一支乐队登场。”

    ……

    “要打破朵力木兹康姆秃噜的记录?那恐怕很难、不,该说是几乎难以想象吧。”电视机前,看着这档节目,回想起曾被那支乐队支配全场的那五期节目,当丈夫的如此感慨道。

    听到丈夫的话,妻子在一旁窃笑,“现在,你可比谁都坚定的支持着他们了。”

    “毕竟是真切体会到立场不够坚定,小瞧了他们的后果的人……”丈夫再说起自己的失败,非但不觉得沮丧,反倒有那么点洋洋得意的样子,仿佛打赌输了的人不是他那样。

    之所以如此,大概要“归功”于书房里那台崭新的文字处理器,虽然一时小瞧了dreams come true,但是,仍旧在妻子那里“梦想成真”了。

    失败的一次打赌,反而让他体会到了妻子对他的爱。既然如此,偶尔失败一次又有什么不好?

    再说了,现在,他可比谁都相信dreams come true的才能……

    “不过,单曲原来已经发行了吗?”丈夫把这件事记在心里。

    第二天是周末,这样的日子,他要么去陪上司打高尔夫,要么去弹子房打小钢珠消磨时间,要么就在家睡懒觉。上班族的休假就是这么简单。

    这一周没有应酬,丈夫在家睡到日上三竿,吃完东西,拿起钱包,“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妻子说。

    出了门,离开居民区,越靠近车站,人就越多。一到周末,街上人流熙攘。车站附近遍布弹子房,平时他也常在这里一打就是几个小时。

    不过,今天却对弹子房花里胡哨的招牌视而不见,而是四下找寻,走进了一家小唱片店。

    “请问,有dreams come true的磁带吗?”

    店里只有一个学生模样的店员在收银台,一进去,丈夫就开口问道。他几乎不自己买唱片,突然来到唱片店买唱片,心里还有一点微妙的不好意思。

    “是,请稍等一下。”店员应了下来。

    丈夫在心里松了口气,还好这家店有货,不用再另外跑什么地方。

    五分钟以后,他带着包好的磁带,离开唱片店。弹子房外,小钢珠哗啦啦的声音让他有些手痒,但即使如此,也还是没有进去,而是原路返回。

    “我回来了~”丈夫在玄关前,大声招呼妻子。

    起居室里的妻子觉得意外,平时一到周末,只要出门就在外面消磨大半天的丈夫,这么快就回来了?

    该不会是忘记带什么东西了吧?

    她赶紧从起居室里出来,却看到丈夫手里拿着一盒磁带。

    “给。”丈夫把磁带交给她。

    “啊。”妻子接过磁带,楞了一下,才回道:“谢谢……怎么想到买这个呢?”话说出来,又道:“我昨天看到电视,还想下午去百货公司的时候买呢,竟然先买回来了。”

    没想到,一次失败的打赌,反倒让丈夫成了比自己还要忠实的乐队粉丝。

    “因为我也很想快些买到手听听看嘛……”

    丈夫不擅长说那种煽情的话,所以点到为止。可是,心里想的却是,想要把这张让他收获了带着爱的梦想成真的单曲早些带回家,和妻子一起分享。

    也不知道是不是觉察到了他这种想法,妻子笑眯眯的看着他,邀请道:“那么,要不要现在就来听听看呢?《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

    说出这句话的妻子,也说不出这句“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到底指的是歌曲的名字,还是在说自己现在的心情。

    “行啊。”总之,当丈夫的,是欣然接受了邀请。

    既然如此,到底代表什么,那就一点也不重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