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386. 词中世界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nbsp;   名古屋人自然没有比其他地方的人多长什么东西。

    不过,到底是关西和关东之间的“中京”,存在感超强,歌手但凡要全国巡演,必定不会把这里排除在外。

    真要说起来,美和酱也不是没有见过名古屋的观众长什么样,之前跟布施明去当巡演和声班底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演出过。

    不过,要是这么跟她说了,她肯定会理直气壮的回一句:“那不一样。不是为了我们而来的观众,就不算是我们的观众,当然是没有见过。”

    猜得到她会说什么,岩桥慎一才不会去跟她抬杠。

    ……

    演出的这个场地,全部开放以后,能够容纳四百五十人,比个livehouse强不了多少。虽说如此,美和酱却高兴得很。

    到了地方,去熟悉场地的时候,美和酱站在简陋的舞台上,看着台下的空场——场地里没有座位,只有站席,笑着对岩桥慎一说:“比我们最开始演出的livehouse可气派多了。”

    “那当然,四百五十人的规模呢。”岩桥慎一回道。

    “四百五减去二百五……”美和酱嘀咕了一句,立刻神采飞扬:“整整多了两百人。”可以,这个算数学得挺不错的。

    “没错,多了两百人。”岩桥慎一随声附和。

    中村兄听着他们两个人的对话,露出魔性的笑容。一边笑,一边调试自己的贝斯。

    场地小有场地小的优势,地方小了,和观众就离得近。越是这样,就越能把现场演出的魅力传达给观众,越是容易培养最开始的忠实粉丝。

    想一想学生时代那种“总觉得老师在看着自己”的错觉就大概明白,距离这么近,就算在台上只是普通的看着观众,不为任何人的笑着唱歌,观众在台下,也会产生这是在对着他笑的错觉。

    觉得自己正被老师盯着看的学生会不自觉挺直腰杆,认为自己被另眼相看了的观众,喜欢的心情也会更加强烈。

    在名古屋的这两天,每天都要演两场,第一场从傍晚五点半到七点,第二场八点开始,九点半结束。小场地演出就是这样,场地租赁费一次就是租一天,但是地方小,卖出去的票总是有限,为了能回本能盈利,只能增加演出场次。

    名古屋的一天两场只是热身而已,巡演行程上,有几个地方安排的是密集的一天四场。

    还好不是每到一个地方都一天四场,否则根本吃不消。尤其岩桥慎一还戴着长颈鹿头套,现在又是夏天,登台之前,都要在头套里放冰贴来降温。

    这个敬业的程度,可以跟迪士尼的米奇一争高下了吧?

    这样的小场地,跟东京的排练室差不了多少,所以并没有留出彩排的环节——再说还要保存体力等着接下来的一连两场,所以,只是熟悉了一下场地以后,在四点半场地开放,观众入场之前,众人就退回到了后台,等着正式的开演。

    一部分人在确认场地的时候,还有工作人员在场外布置好现场摊位,售卖乐队的出道单曲和专辑。

    任何歌手,出道之初都避不开在小地方演出的宣传方式,相比起在唱片店外或者公园里用纸箱搭成舞台,对着不肯停下脚步的行人也要卖力唱歌的新人来说,乐队的演出是从四百五十人的室内场地开始的,已经显示出了作为选秀节目冠军出道的优势。

    后台没有像样的休息室,只有类似杂货间的地方可供他们候场。等待的时候,美和酱又觉得紧张,又觉得无聊,就去看今天的节目单。

    出道单曲和专辑里的歌全部都唱一遍,但即使如此,全部的歌也撑不起一场一个半小时的演出,为此,还另外装备了两支没有发行过的库存曲来唱。

    整支乐队,还是以美和酱这个门面去跟观众互动为主,相比之下,普通颜艺青年中村正人和没有感情的长颈鹿男岩桥慎一,对观众来说,就是两片在台上配合美和酱演出的绿叶。

    虽然中间的livetalk环节,三个人都各自有发言的安排,不过,说话的重点还是美和酱,为此,她还卖力想了livetalk环节应该说的话。

    四百五十人的演出规模呢。

    单曲和专辑最后能卖出多少张,这对美和酱来说,还是有点不真实的事。但是,和听到耳朵里的数字相比起来,比起从前多了整整两百人的场地,这是能够亲自用双眼来确认的。

    门票能不能全部卖光呢?会有多少人来看我们的演出呢?

    ……

    五点,演出正式开始。

    没有华丽的舞台特效,也没有炫目的开场,至于好听的话也一概没有,时间一到,踩着线,三人从舞台边侧上场。

    先是岩桥慎一,然后是中村正人,最后是不动center的美和酱。

    她走上舞台,站在被两名队友衬托起来的中间位置。

    没有座位的场地,放眼看去,台下满满的都是人,既不知道门票有没有全部卖光,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来了,但是,场地被人站满了。

    美和酱看着满满的台下,觉得心也被演出的热情填满了,开场前的紧张也好,不安也罢,都被挤走,挤飞得远远的,现在就只是想唱歌而已。

    “晚上好,我们是dreams e true!”

    她将话筒举到嘴边,像个小孩子那样,尖着嗓子大声宣布道。

    “噢噢——!!”

    回应他们的,是观众的欢呼声。

    也完全不再有多余的开场白,这句自我介绍之后,岩桥慎一发出开始的信号,今天的第一首歌被唱起了,是收录在专辑当中的歌曲,也是岩桥慎一最开始跟美和酱组队在livehouse唱过的歌,《あなたに会いたくて》(想要见到你)。

    这是一支讲述失恋的歌曲,歌词也相当的纠结。

    对站在台下,为了dreams e true而来的这些观众们来说,他们熟悉的,还是在台上唱着《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的朵力木兹康姆秃噜,没想到今天来看现场,第一首歌,就先来了一支分手歌。

    ……

    但是,虽然是分手歌,却又是支特别的分手歌。虽然讲的是失恋,不过,曲风却又是那么的欢快,要不是听歌词,根本想不到这其实是一支讲述分手的歌曲。

    站在台下,从前方观众的肩膀和肩膀之间,看着舞台上的演出的铃木香,不由自主在心里这么想道。

    知道dreams e true要来名古屋巡演,演出的地点又离她上班的地方不愿,下了班,铃木香从公司出来,就直接过来,打算买张现场票看演出。

    虽然对乐队的出道专辑兴趣不是很大,也没有买的打算,但是,买一张门票来看看他们的现场演出倒是不错。

    毕竟,这支乐队制作出了什么样的出道专辑,铃木香虽然不清楚,也不是很愿意花钱去尝试未知的、不愿意轻易尝试的新东西,但是,早就在乐队天国的电视节目里见识过了他们现场演出的能力,来看现场演出,大概是绝对不会失望的。

    退一步来说,哪怕除了那一首《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之外,其他要唱的歌曲全都是那种又无聊又没有记忆点的平凡曲子,能够亲眼看他们现场表演一次《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也行啊。

    铃木香就是有这么的喜欢这首歌。

    等到她来到演出场地,去买票的时候,发现,门票的销售状况比想象当中还要好,她过去的时候,几乎已经要卖光了,看这样子,今天的门票大概要全部售光。

    而为了dreams e true而来的其他观众们,心里似乎抱着和她差不多的想法,那就是,反正乐队的现场表演能力那么强,来看现场演出肯定不会踩雷的。

    正因如此,哪怕今天到场的观众有一多半对乐队的专辑不怎么看好,也不妨碍他们知道乐队的巡演来到了名古屋以后,过来买票看演出。

    现在这个景气的时代,众人观看各种演出的频率也高了,对他们来说,买一张可能不会喜欢的专辑丢到一边吃灰,绝对比不上买一张门票来看演出感受气氛来的爽快。

    结果,带着哪怕只看了《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这一首歌的现场演出也值了的观众,听到的第一首歌,就是这么一首和他们所期待的那首歌风格完全不同的歌曲。

    铃木香低估了其他人和自己想法的一致,来得晚,也没有占到好位置,不能百分百投入到观看舞台这件事上,就使得她更加关注“音乐”本身,于是对于歌词也更加在意。

    《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里那个打着直球勇往直前的女孩子,就让铃木香觉得很可爱,现在早就已经不再是从前那种女孩子要羞羞答答的时代了,喜欢的人,就是要那样勇敢去追才对!

    那这首失恋歌呢?

    铃木香听着歌词,配合欢快的曲风,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吉田桑歌曲世界当中的女性,不是那种传统女性,不管是《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还是现在这首《想要见到你》。

    吉田桑歌曲世界当中的女性,就算是失恋了,也会挺直腰杆,就算因为失恋恍恍惚惚,就算在心里还期待着也许在下个街口就能见面,走在汹涌的人潮人海里,还期待一个擦肩而过的偶然,即使如此,也不会去哀求挽回,不会去自怨自艾,也不会去怨恨指责对方。

    换句话说,她笔下的女性,不是那种被“抛弃”的传统女性。

    就像《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当中那个总是打直球,勇往直前的女孩子那样,《想要见到你》这首歌里的女孩子,也是个现代的都市女性,而并非是那种传统的“怨女”。

    这首歌歌词当中的世界观,和《好开心!好快乐!好喜欢!》一脉相承。

    铃木香意识到这一点,不禁对这支乐队有了一种更加清晰的认知:这就是dreams e true。

    他们不是仅仅只有那样一首可以拿来传唱的歌曲的乐队,而是有着许多质量上乘的好歌的乐队。

    铃木香心中冒出这样的想法,这种想法,像是又从她的脑海当中飘出来,融进空气当中,又在空气当中蔓延开来,使得周围的人,也有了和她类似的想法。

    又或者说,其实她周围的人,现在所想的也是这样的事看待dreams e true,也是报以这样的想法,正因如此,空气当中,才渐渐充满了某种无需宣之于口,就令观众们彼此心领神会的东西——

    至于证据,那就是当演出往下进行,台上的乐队接连演奏出新的曲子的时候,作为回报,反馈给台上三人的掌声和欢呼,也越来越热烈。

    要是小瞧了他们,那才是走了眼呢!

    这张门票买的太超值了!

    于是,当连续唱过四首歌,开始今天的第一次livetalk,美和酱和观众们打招呼的时候,刚说完一句:“晚上好,谢谢各位能来看我们的演出……”

    回报她的,就是响彻全场的掌声与欢呼,远超乐队开场时的声量。

    被这样的欢呼包围,美和酱就算之前在地下音乐圈时也演过不少场,但还是有点害羞,不过,就像是她在乐队里总是耗子扛枪窝里横那样,应该是属于她本性的一部分了。

    一害羞,先前做好功课的livetalk也有点忘词,到头来,准备的话没怎么用上,有一多半是现场编的。

    但即使如此,观众也相当的捧场,自始至终没有让讲话的环节冷场。

    聊完天,演出接着往下进行,第二轮换中村正人发言,作为绿叶,中村兄也很有绿叶的自觉,简单说了几句,就又把舞台让了出来。

    他的发言、或者说算上之后岩桥慎一的发言,倒不如说是为了留出一个给美和酱喝水的时间。

    演出往下进行着。

    观众越来越热烈的回应,在台上的人最能感觉到,就像是老师绝不会看漏正在走神的学生和认真听课的学生那样。

    而观众反馈了良好的回应,作为台上演出的他们来说,也更加气势高昂,不去想接下来还有一场演出在等着他们,只想着如何将本场的气氛推到最高。

    像是只有这一场演出那样,拼尽全力,直到最后一刻。

    “谢谢大家——”

    终于,当演出全部结束,音乐停下来以后,三个人站到舞台中间,手拉着手向台下的观众们鞠躬答谢。

    感受到了他们拼尽全力的演出,观众也将最后的热情,毫不保留送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