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387. 当街挖角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nbsp;   演出结束,观众陆续离场。

    临走之前,几乎不约而同,先在工作人员设下的现场售卖专辑的摊位前驻足。演出开始前少人问津的摊位,此时却被踊跃购买的观众所包围。

    铃木香也不例外,看完了演出,又去买了一张乐队的出道专辑。

    唱片拿到手,她往车站方向走去,路上,时不时有人和她擦身而过,当注意到各自手里都拿着dreams e true的唱片时,尽管素不相识,却也默默以视线沟通。

    我们在不久之前,才刚刚为了同一支乐队的演出如痴如醉……在演出的热度消散之前,就算是冷漠的曰本人,也能相互回应这样的念头。音乐就有这样的魔力。

    结束了演出的乐队三人,回到后台,岩桥慎一摘下头套,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一条毛巾递过来,他说声“谢谢”,擦了擦脸和脖子。

    “辛苦了,慎一君。”美和酱替他拿了冰过的乌龙茶过来。

    岩桥慎一接过来,“还好,不成问题。”

    她自己又蹦又跳,唱了个全场,现在脸也红红的。真要说起来,乐队三个人当中,演出时体力消耗最大的就是她,作为乐队的门面,唱着歌的时候,还要不断和观众们互动,一点划水的机会都没有,这个强度,一般人还真吃不消。

    下一场演出在八点开始,中间就一个钟的休息时间,工作人员送了便当过来,但是,马上又要开始演出,所以只是吃个几口垫一垫,等到第二场也结束以后,再去吃晚饭。

    休息的时候,工作人员过来,告诉他们,刚才第一场的门票,全都卖出去了,“接下来的第二场,门票的销售状况应该也差不多。”

    要是第一场的演出开始之前,听到工作人员这么说,或许还能有些别的反应,但是现在,亲眼“检阅”过以后,对于这个结果,也是意料中的事。

    或者说,当看到站得满满的台下,感受到观众的热情,结果就已经无需多言了。

    美和酱吃了两口便当,恋恋不舍却又坚决的合上盖子。心想,门票的销售状况差不多,那等下的第二场演出,也得拿出不输给第一场的劲头儿来才行。

    接下来的第二场演出,也是爆满的状态。

    在电视里已经展示过绝佳现场能力的dreams e true,他们的演出本身就已经值回票价,这种认知,清晰的反馈在了门票的销售状况里。

    也正是被现场的魅力所吸引来到会场,才有了再度被乐队其他的歌曲所打动的可能性。每一场演出都是一次机会。机会或大或小,但是,毫无疑问,都是要抓在手里的。

    当天的两场演出结束以后,在去吃晚饭之前,先回到后台做今天的演出总结。

    乐队的执行制作人芦田今天也跟着来了,演出的时候就在舞台边侧观察着,在总结阶段,芦田完全没有担心夸奖会让他们三个骄傲,直截了当的表示:“非常精彩的演出!”

    “倒不如说,在我心中,你们三位作为dreams e true,最大的魅力就在于现场。”芦田夸奖道,“今天的两场,不管是哪一场都是九十分以上的表现。”

    而统计出来的销售情况,今天的两场演出门票都全部卖光了,摊位上售卖的单曲合计卖出去了四百余份,倒是专辑,竟然卖出去了八百多份。

    “一场是四百五十人的规模吧?”算数没有白学的美和酱想了想,“这么说的话,岂不是几乎每个看了演出的人都去买专辑了?”

    “那也不一定,”岩桥慎一半开玩笑,“大概也有多买几份当礼物送人的。”

    “慎一君大概就是会买专辑来送人的那种人了。”中村兄在旁边做了个并不专业并且还很轻率的分析。

    岩桥慎一理直气壮的自夸,“要是dreams e true的专辑,当作礼物来送还是拿得出手的。”

    “说得好!不愧是慎一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美和酱为他鼓掌助劲儿。

    虽说如此,看她这样子,莫名有种即使他们两个话不投机打起来,她也不会劝架而是在一旁假装裁判并且还入戏极深的赶脚。

    ……

    周六的街头,面前不断有人走过,有人为了这些女郎们驻足,也有人投以一瞥就继续赶路。虽然还不是盛夏,不过白天的气温已经升高了,就算衣着清凉,至少不会觉得冷。

    今天的工作开始之前,冈本夏生在更衣室里换装的时候,看到有些扭捏的蒲池幸子,就说了这样的一句俏皮话。

    “还好是在夏天,至少不会在寒风中冷到发抖。”冈本夏生身材很好,就算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自我,也不觉得羞耻,甚至有一点自豪。

    她感觉到蒲池幸子的紧张,说这些话,当中未必没有宽慰的意思。

    蒲池幸子感受到她的好意,冲她笑了笑,说:“是啊,要是在冬天这么穿,那就太凄惨了。”

    “就当做是去海边就好了,外面不是东京的街道,而是湘南的海岸。这样想的话,等下要是有人看我们,可要为此感到自豪才对!”

    冈本夏生挺直腰杆,又去打量蒲池幸子,“幸酱的身材也超级好,非常适合体操服呀。”

    “这话应该我对你说才对。”蒲池幸子回道,慢慢做着自己的心理建设。

    而后,负责她们的经纪人在外面叫她们,几个女孩子从里面出来,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按照安排好的时机,一个接一个走入镜头前。

    今天是为了东京电视台的一个下午档节目出外景,几个模特都是星辰事务所的人,和蒲池幸子同期被招进来的。

    外景的内容很单调,无非是在镜头外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说说话,再介绍一下这家新开业的保龄球馆,之后还有试打保龄球的环节。

    说白了,整份工作都带着那么一丝“夏日为眼睛送冰激凌”的意味。但是,底层的模特所做的,就是这样的工作。

    而等到电视里播出的时候,会在她出现的时候,为她打上一行“蒲池幸子”的介绍字幕,就是她在这份工作当中收获到的最能增加知名度的好处。

    入行这么久,蒲池幸子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工作,但即使如此,在摄影棚拍照,和大庭广众之下衣着清凉站在这里仍旧不一样,让她觉得别扭。

    尽管内心感到羞耻,这份羞耻并不是因为她觉得这份工作是可耻的,但是,她仍旧要和自身的作为“人”来说的羞耻心作斗争,要做比平时更多的心理建设,才能做到若无其事站在镜头前,面对人来人往的行人,面对他们落到自己身上的眼神。

    即使如此,还能进行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蒲池幸子。”

    ……

    外向又热情的冈本夏生游刃有余,甚至因为身在大庭广众之下,反而激发了她身上某种绝不能落了下风,一定要成为最受人瞩目的那个人的想法,使得她状态奇佳,堪称整个镜头里最靓的女。

    而蒲池幸子,和内心的耻做完斗争——与其说是大获全胜,不如说是跟它达成了某种和解,各退一步以后,她才有了普通的面对镜头,自然说话的余裕。

    这样一来,跟身边的冈本夏生做对比的话,无疑被冈本夏生给比了下去。

    拍完了外景,准备进保龄球馆试打之前,有一段休息和补妆的时间。经纪人过去,笑着称赞冈本夏生,“夏生酱,刚才在镜头前的你,简直闪着光!”

    “有那么夸张吗?”冈本夏生被经纪人的话逗得哈哈大笑,手里拿着带镜子的化妆盒,手法娴熟的为自己补妆。

    经纪人年纪还不到三十岁,跟这帮模特们相差不大,再加上模特这份工作几乎是艺能界的底层,没什么地位可言,所以,连经纪人跟模特之间,气氛也随意得很。

    “不过,幸子酱就要多多努力,再放开一下比较好哦。”经纪人夸完冈本夏生,又对蒲池幸子说,“否则的话,只要跟别人站在一起,风头就被抢光了。”

    “是,我会注意的。”蒲池幸子一副虚心听指教的样子,面对经纪人,像是面对从前地产公司的上司。

    “唉。”经纪人看着她这副反应,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知说什么好。听话的艺人是不错,但是,蒲池幸子作为模特来说,根本就是老实过头了吧……

    明明当的是模特,却做出了上班族的风采。

    签下她的时候,觉得她是这批模特当中最漂亮的那个,身材也很健美,但是,个性却在阻碍她的发展,让她即使漂亮,到了镜头前,也成不了出众的那个。

    真可惜。经纪人在心里如此想道。

    蒲池幸子回答完经纪人,也开始替自己补妆。要画浓一点的眼线,妆要看上去更加大人一点……她回忆着工作人员的要求,给自己画着当模特之前从来没有画过的浓妆。

    手镜里这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子是我吗?化着妆的时候,蒲池幸子心想。

    转而,她又想,这个浓妆艳抹的女孩子,也是我的一部分吗?在成为模特,做这份工作之前,她从来没有想到,原来自己还有这样的一面。

    即使做着不擅长也不喜欢的工作,蒲池幸子也一点都没有觉得这样的自己不是自己,也从来不否定这个从前从来没有见识过的自己。

    正相反,这样一份工作,让她看到了一个过去从未看到过的自己。

    这样就很好。

    她看着手镜里的自己,像是在为自己打气那样的,脑中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休息时间过去,拍摄继续,她仍旧带着一丝拘谨,在摄像机面前,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去完成分内的工作。

    ……

    傍晚,全部的拍摄结束,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们忙着收工,模特们也回到更衣室,换回普通的衣服。

    蒲池幸子和今天一起拍摄的女孩子们走出保龄球馆,经纪人还在跟电视台的人寒暄,要晚一点才出来。

    等下已经没有工作,不过,拍了一天,经纪人说要请她们吃饭。

    团体工作结束以后有聚餐,这算是入行以来的约定俗成,女孩子们都没有意见。

    人来人往的街头,刚才还衣着清凉的站在这里,被路过的人当成什么景观,现在,普通的站在这里,一边聊天一边等经纪人过来。

    任谁也想不到,今天下午,她们曾衣着清凉的在这里录节目。

    “……听说到最后那个佐藤君忍无可忍,把女方给狠狠甩了!”

    “真的吗?哈哈!”

    女孩子们凑到一起,绕过来绕过去,绕不过八卦。蒲池幸子虽然没怎么插言,不过也听得津津有味。

    女孩子在聊八卦的时候,绘声绘色的样子,不输给任何一个段子手。

    她一边听八卦,视线无意识扫着马路对面。几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孩子结伴走着,像是马路这边的她们那样,正为了什么话题聊得火热。

    蒲池幸子的目光落到其中一个人身上,怔了一下。

    年轻的女孩子们,只要走在一起,不论美丑,就先引人注目。马路对面是这样,马路这面也是如此。

    蒲池幸子看着对面的时候,对面的女学生们,也看向了她们这边。

    ……

    “蒲池桑?”

    赤松晴子看着马路对面的人,略为显得迟疑。再看看旁边,冈本夏生也在那里,哈哈大笑的模样,跟联谊会上的一模一样。

    那么,就是蒲池桑没错了。

    怎么会在这儿呢?赤松晴子心里犹豫着,按说只见过一次,现在若无其事走自己的路就可以,但是在心里,对蒲池幸子有一种好意,除此之外,还有些好奇心。

    因为这样,当街偶遇,反而让她觉得是种有趣的巧合。

    这时,蒲池幸子的目光也看了过来。

    两个只见过一次的女孩子——准确来说,一个还是学生,另一个已经是见识了人情世故的成年女性,两个人隔着马路,视线遇到了一起。

    然后,蒲池幸子露出个微笑,冲她轻轻点头,像是在打招呼。

    赤松晴子也下意识冲她笑了笑,点头还礼。

    马路的两边,各自都有着同行的朋友,这样的招呼也就到此为止而已。

    “晴子?快点跟上啦!”

    同行的朋友发现赤松晴子有点掉队,笑着招呼她。

    赤松晴子收回视线,正要迈步向前。

    同一时刻,保龄球馆,经纪人从里面出来,正要去招呼这几个聊得热火朝天的女孩子,目光一下被马路对面的人吸引了。

    那个女孩子……

    “请等一下!”

    经纪人抬高声音,对马路对面的人喊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