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388. 反向挖角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nbsp;   “承蒙您的招待了!”

    和赤松晴子同行的两个女孩子,向星辰事务所的经纪人鞠躬致谢。

    经纪人露出爽快的笑容,颇为绅士地回道,“能邀请到各位,是我的荣幸才对。”

    本来是去给赤松晴子递名片,结果最后变成了邀请赤松晴子和同伴一起,再加上事务所的模特们,大家一起去吃东西的情形。

    之所以会发展成这样,一大半的功劳都要给冈本夏生。

    ……

    经纪人奔向赤松晴子,冈本夏生认出这个让经纪人当成了目标的女孩子是在联谊会上见过的赤松桑,身为一个自来熟,主动跟赤松晴子打了个招呼。

    得知她们见过,铁了心想把赤松晴子签下来的经纪人,干脆利用这点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趁势邀请赤松晴子去吃饭。

    知道只请一个赤松晴子估计请不到,还能被她用“要和朋友一起”的理由拒绝,经纪人干脆玩起社会上的企业跟大学生签约时那种陪吃陪玩还送钱的策略,拉拢赤松晴子的同伴,一次邀请她们三个人。

    两个同伴被经纪人的糖衣炮弹打倒,本身身为女孩子,也不是那种对艺能界毫无兴趣的人,有个经纪人说要请客,哪怕带着点去听八卦的心态,都有些心动。

    一边是跃跃欲试的同伴,另一边是经纪人的邀请,这时,赤松晴子和蒲池幸子的视线对上,对方冲她露出个笑容。

    这一瞬,赤松晴子忽然有种眼下的处境被理解了的感觉。

    “那么,就承蒙您的招待了。”因为这样,赤松晴子反倒坦然了。

    两个同伴也高高兴兴,向经纪人鞠躬,“承蒙您的招待了!”

    这个大学生受到优待的时代,两个同伴一点也没有那种赚了便宜的想法。

    说白了,在她们看来,经纪人想跟赤松晴子签约,就跟企业想方设法要得到某个优秀学生差不多。

    现在这年头,为了能和优秀学生签约,企业不光好吃好喝招待,请他们去国外旅游,还有找到学生家里给学生父母送礼,去给教授送礼,好让家长和教授帮忙说好话的。

    因为处在这样的时代当中,两个同伴反而认为,经纪人这种邀请是应该的,不仅如此,她们两个人答应这件事,还给经纪人创造了一个跟赤松晴子交流的机会。

    脸皮厚吗?但这就是现在的“常态”。

    不过,经纪人这边也一点不觉得吃亏,反正有事务所的招待经费。再说,他是为了帮事务所签下优秀的新人,是再正经不过的事。

    总之,不管理歪不歪,现在是个人人都有理的世道。

    ……

    餐会上的气氛要比联谊会上要好得多,模特阵营里的众人都是熟人,都是女性参加的聚会,经纪人就算想签赤松晴子,也不会跟她们抢工作资源,没有竞争,也就少去了矛盾。

    再说,又有个擅长跟人打交道的经纪人主持大局,虽然两拨阵营的人是初次见面,但气氛还是很融洽。

    赤松晴子人虽然内敛,但也并非是那种怯场的人,不仅如此,有时还有那么点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和自信心,要不是这样,她也不会答应平川达也参加乐队,更不会在之后决定退出乐队转入幕后。

    尽管惹出来了一串麻烦,但是,这种“勇”也是她个性中的一部分。

    “就说以赤松桑的条件,就算当女演员也不是问题吧?连我们的经纪人也一眼就相中了。”

    餐会上,冈本夏生这么对赤松晴子说。

    她倒是单纯好心,觉得以赤松晴子的条件,只能躲在幕后实在大材小用。赤松晴子的美貌,冈本夏生一点也不嫉妒,不仅如此,还想着要是她当了女演员,自己一定去支持她的电影。

    现在,经纪人想签她,冈本夏生自作主张,就想替她说几句好话。

    “是啊,”经纪人也说,“赤松桑的脸,上了电视,会很漂亮的。”

    跟赤松晴子同行的同伴吃人嘴短,这时也尽职尽责、当然也是实话实说,也替赤松晴子说好话。不过,这种好话,更像是反向在替星辰事务所的经纪人说的。

    ……

    “幸子,你也说点什么嘛!”冈本夏生起哄不忘拉上蒲池幸子。

    蒲池幸子露出个有点为难的表情,但并非是因为被突然点名,而是觉得不该对赤松晴子的决定指手画脚。

    在她想来,以赤松晴子的条件,至今为止大概不知道受到过多少星探的名片,要打算进入艺能界,恐怕早就已经出道了。

    既然没有,而是选择在岩桥桑的制作公司兼职,一定有自己的想法。

    “还是要看赤松桑自己的想法。”蒲池幸子躲不过,说了一句。

    经纪人还有模特们都笑起来,一副“她又来了”的样子。

    “幸子就是这样,”经纪人一半是对她的无奈,“像个上班族那样古板。”

    冈本夏生替蒲池幸子说了句话,“本来幸酱之前就在当上班族嘛。”

    气氛一时又热烈起来,话题也从劝说赤松晴子转到了讨论这帮模特签约之前都从事什么工作上面。

    蒲池幸子趁机“脱身”,松了口气,对上赤松晴子的视线。

    赤松晴子冲她微微一笑,谢谢她替自己说话。同时,还有一种得到了理解的感觉。

    “其实,要说想法,时时刻刻都在变不是吗?”冈本夏生感慨一句,“比如说幸酱,她最想做的难道不是唱歌吗?但是,现在当模特也有模有样的。”

    “幸子入职事务所的履历上,可是写着擅长唱歌,梦想从事跟唱歌有关的工作呢。”经纪人也还记得。

    这不是需要避而不谈的东西,艺人虽然是类似商品的东西,但是,也并非全部接受事务所的安排,事务所也会根据艺人想要发展的方向,或是他们的特长去找相应的工作。

    “所以说,走一步看一步,想法既然时时都在变,去尝试没有试过的东西也无所谓嘛。”冈本夏生相当的洒脱。

    “没错!不愧是夏生酱!”经纪人为她鼓掌。

    一片起哄声当中,赤松晴子却记住了冈本夏生的那句话:蒲池幸子最想做的是唱歌。

    她想要唱歌,是想要当歌手的意思吗?

    ……

    餐会中途,蒲池幸子感觉到妆有点花了,拿起手包,起身去洗手间。

    赤松晴子想了想,在她出去以后,也离开了包厢。

    蒲池幸子在洗手台的镜子面前卸掉刚才拍摄节目时的妆。卸了妆,刚才还是浓妆艳抹的都市女郎,现在又恢复到了那种清汤挂面的状态。

    擦干脸上的水珠,蒲池幸子从镜子里,看到赤松晴子走了进来。

    “您好。”蒲池幸子对着镜子里的赤松晴子笑了一下。

    赤松晴子也笑了一下,“您好。”

    两个女孩子,对着同一面镜子,相互打了个招呼。

    “今天真巧。”

    “是啊,没想到会这样见面。”街头偶遇已经够巧,没想到还是被她的经纪人给叫来的。

    赤松晴子看着镜中素面朝天的蒲池幸子,回想着刚才见面时她脸上成熟的妆容,打开水龙头,“您是刚结束了工作吗?”

    “嗯,今天有电视台的拍摄。”蒲池幸子答道。对着赤松晴子,稍微犹豫,还是说了一句,“虽然不知道您的想法,不过,星辰是间很正规的事务所,中野桑也是好人。”

    中野是那名经纪人的姓。蒲池幸子这么说,言外之意,不必担心被骗。

    赤松晴子没接那个话茬,却突然对蒲池幸子说,“刚才,冈本桑说您的梦想是唱歌。”

    “哎?”蒲池幸子一怔,露出个腼腆的表情,没想到赤松晴子突然说这个。但即使如此,还是语气坚定地回道,“是的。”

    “我还记得之前在卡拉ok,您确实很会唱歌。”

    “您也是……”蒲池幸子说的是真心话,话说出口,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算什么?相互恭维大会吗?

    不过,闹了个这样的小笑话,反而使得气氛变得更加融洽起来。

    “您之前在乐队里当过主唱。”

    “是的,不过之后从乐队退出了。”赤松晴子说到这,语气一顿,“因为认真思考了以后,意识到自己比起在台前的才能,也许更适合待在幕后。”

    “但是,因为是成为了台前之人以后才意识到这样的事,所以突然说要退到幕后,也给周围的人添了不少麻烦。”

    赤松晴子不知道出于一种什么想法,对蒲池幸子说出这样的话。

    “那我大概正好相反吧?”

    赤松晴子说自己的事,蒲池幸子受到感染,也跟着吐露心声,“梦想是唱歌,却成为了模特。但是,成了模特,反而更觉得唱歌是梦想。”

    赤松晴子在一份工作当中找到另一份真正的梦想,蒲池幸子却是不管做了什么工作,始终没有改变自己的梦想。

    这些话不是能随便跟陌生人说的,但是,因为和赤松晴子之间那种微妙的相互理解,让蒲池幸子觉得她能够信任。

    “您的声音很好听。”赤松晴子回想起听蒲池幸子唱歌时的想法,“要是唱摇滚乐也许很有质感,上次没能听到您唱。”

    因为在卡拉ok里,适合在那样的场合下唱的摇滚很少。把读空气当成社会准则的曰本,也不会有人在联谊会上故意做跟别人格格不入的事。

    蒲池幸子被赤松晴子这么评价,显得很高兴,“我很喜欢摇滚乐。虽然这么说或许大言不惭,不过,如果自己成了歌手,一定会去尝试做摇滚风格的歌曲。……就算女孩子普通的在卡拉ok里唱也没问题的那种摇滚。”

    两个女孩子,在洗手间的镜子前,聊起了这样的话题。

    还是蒲池幸子先反应过来,或者说,是因为聊得太投机,不知不觉吐露太多心声,有些害羞,于是要转过话题似的,故作轻松地说:“这么久不回去,其他人会奇怪吧?”

    “是啊。”赤松晴子体谅她那种一鼓作气却说过了线的复杂心情。

    无名小模特在第二次见面的人面前畅想当了歌手会做什么样的音乐,这既是梦想的可贵,也是梦想难以实现的可悲。

    但是,几乎是天真地说着这些想法的蒲池幸子,又显得那么纯粹。

    从洗手间里出来,往回走的路上,赤松晴子想了想,打定主意,问道:“蒲池桑,您在录音室里试唱过吗?”

    蒲池幸子停住脚步,摇头,“还没有。”

    “那,下次有空的话,您要不要去nzo的录音室做客?”赤松晴子递上了自己的邀请,但是,并不觉得冒昧。

    赤松晴子身上那种不知道从哪里而来的勇气和自信心,促使她送出了这个邀请。机不可失,她想听蒲池幸子唱摇滚乐。

    蒲池幸子收到这样的邀请,又意外又高兴,想了想,问道:“可以吗?不会给您添麻烦吧?”

    “没关系,招待朋友的话,我还是有这么一点自主权的。”赤松晴子一笑,“就算不提前预约,现在带您过去都可以。”

    “现在去的话,就太急躁了。”蒲池幸子也笑。不过笑归笑,还是认真告诉赤松晴子,很高兴收到这样的邀请,也很想去录音室看看。

    赤松晴子身上有一种“勇”,蒲池幸子的身上,同样也有着一种“勇”。

    正因为如此,赤松晴子递出邀请,蒲池幸子也不愿让这份邀请变成普通的社交辞令。两个女孩子身上的两份勇气加起来,才让赤松晴子对着她递出邀请,而蒲池幸子也决定不去等那个不确定的“下次有空”。

    于是,两个女孩子相互对了一下行程安排,最后约好明天晚上八点钟在车站碰面。

    回了包厢,众人果真把她们调侃了一番,不过,赤松晴子也好,蒲池幸子也好,谁也没放在心上,对这些调侃照单全收。

    因为这样,反而使得调侃的人觉得没什么意思,很快就放过了她们。

    ……

    隔天晚上,差五分钟八点,赤松晴子来到约定见面的地标处,刚站了一会儿,就看到蒲池幸子向着这边快步走过来。

    她看上去像是刚结束了工作过来的,还化着浓妆。

    “久等了——”

    蒲池幸子走近以后,两人相互打了声招呼,一起往录音室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