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393. 头套掉了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这也没办法。

    头套一戴,六亲不认。要当长颈鹿,就要拿出个当长颈鹿的样子来。

    岩桥慎一摆正心态,不介意自己被排除在欢乐的海洋之外,也不介意自己什么都吃不到。反正他是长颈鹿男不是狐狸男,不会暗戳戳想什么蛋糕和甜点其实都是酸的。

    ……那么,这蛋糕和甜点到底是不是酸的呢?

    像是要解答这个问题似的,岩桥慎一突然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叫他的声音。

    “您好。”

    一转头,看到中森明菜站在面前。

    不知道要怎么称呼这个长颈鹿男,中森明菜只好直接说“您好”。大概是因为这样的缘故,长颈鹿男也稍微反应了一下,像是在确认这是和他说话。

    两次同台,中森明菜心里对这个长颈鹿男有一种玄之又玄的熟悉感。但即使如此,面对着面的时候,有头套阻隔,其实什么也不能发现。

    岩桥慎一从头套里打量中森明菜,看到她手里捧着个小小的纸袋。

    两次同台,除了碰面时的寒暄之外,两人没说过话,中森明菜也不知道头套下的人是他,但是,现在她却主动过来和他说话。还有那个纸袋……

    “是甜品。”

    中森明菜把手里的纸袋捧到他面前,露出个小小的微笑,大概自己也拿不准这么做到底合适不合适。解释道:“蛋糕没有办法……不过,能请您收下吗?”

    “……”

    岩桥慎一看着中森明菜,有些不可思议。明明自己庆祝生日,却想着有人吃不到蛋糕和甜品,特意装了一份送过来?

    不仅如此,她不是问他吃不吃,而是尊重他戴着头套不能摘下来的角色设定,请他带回去。丝毫没有强人所难的意思。

    中森明菜还捧着纸袋,等着他。

    岩桥慎一伸出手,把纸袋接过来,拿在手里,向她道谢:“谢谢。……然后是,祝您生日快乐。”

    戴着头套,声音也跟着变形了。

    但是,他一开口说长句子,中森明菜心里,那种玄之又玄的熟悉感又来了。她按捺心中的感觉,冲长颈鹿男微微欠身,把她才收到的道谢,又还给了长颈鹿男。

    ……

    分享了蛋糕和甜品的歌手们,陆续开始从录影棚离去。美和酱过来跟岩桥慎一和中村兄会合,离开电视台之前,先回休息室去收拾东西。

    在场的歌手们,基本上都是礼节性的稍微品尝一点,只有美和酱,大大方方吃了不少,完全不在意身材管理,坦率得很。

    “这个是什么?”

    往休息室去的路上,美和酱看到岩桥慎一手里多了的纸袋,问道。

    “明菜桑送的甜品。”岩桥慎一回道。

    美和酱“哎”了一声,想了想,吃吃笑道:“该不会是因为你吃不到,特意拿给你的吧?”这笑声怎么听怎么不怀好意。

    之所以吃不到蛋糕怀疑蛋糕是酸的,还不是因为你送的长颈鹿头套吗?

    “不过,明菜桑人还真好,特意送甜品给你。”坐在休息室的化妆镜前卸妆,美和酱看了看被放在化妆台上的纸袋,不忘感慨一句。

    当然,也不忘关心这份甜品,“那么,你要吃吗?慎一君。”

    看这样子,要是岩桥慎一说一句“你想吃的话就吃”,她就能立刻开吃。

    岩桥慎一偏偏不如她愿,“为什么不吃?老牌和式点心店的大作呢。”

    “也是。”美和酱点点头,立刻把自己刚才的打算忘到一旁,“味道相当不错,不愧是老牌和式点心店。”话说到这,语气一顿,注视着镜子里的岩桥慎一,“慎一君,你在做什么?”

    岩桥慎一没抬头,手里捣鼓着,“没什么。”

    美和酱把坐垫往他那边挪了挪,凑过去端详了一下。岩桥慎一正以一种让人眼花缭乱的手法,不断折叠着手里的牛皮纸。

    纸张在他手里被叠起又拆开,拆开又折起,她在一旁看了一会儿,也看不出他在做什么,也不好打扰他,于是又拖着坐垫回到化妆镜前。

    但是,虽然在卸妆,却也总是忍不住从镜子里偷看岩桥慎一。

    岩桥慎一不在意美和酱暗中观察的目光,继续折他的纸。这个劲头儿,生生把一张牛皮纸折出了工匠的架势。

    牛皮纸在他手里折来折去,像是施展了什么魔法似的,竟然在他手指间变作了一只小猫。

    哪怕目不转睛去看,大概也想不出他到底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法。

    美和酱三心两意,只在镜子里看到岩桥慎一全神贯注对付那张纸,中村兄忙着收拾东西,对岩桥慎一在做什么毫不关心。

    于是,她还没来得及去探查岩桥慎一到底折了什么,忽然,从镜子里看到岩桥慎一站起身来,拿起长颈鹿头套自己戴上。

    他两手空空。

    “我去下洗手间。”岩桥慎一说。

    一旦从这个空间里迈出去,作为dreams come true活动的时候,就是长颈鹿男。

    关上休息室的门,岩桥慎一四下张望,有一点犹豫,不知道能不能顺利遇上。

    他在心里计算过,乐队离场的时候,中森明菜还在和工作人员说话,再加上回去以后又要卸妆又要换衣服,用的时间也一定比其他人要久。

    应该是能够遇到的吧……

    想在节目结束后的电视台跟中森明菜偶遇一把,这事好像有点不理智,也不像是他会做的事。

    但是,想到中森明菜看到长颈鹿男不能吃蛋糕和甜品的时候,没有去考虑那么做是不是合适,而是准备好甜品去拿给他,这种不像是他会做的事,也有了应该做的理由。

    明明是她的生日,没有祝福她,反而收到了她的祝福。

    岩桥慎一想起主持人串场的时候,说中森明菜其实收不到什么生日礼物,因为别人总觉得她什么都已经有了。心里想着,自己应该送上一点小小的心意,回报些什么给她。

    ……

    只要有长颈鹿男在的地方,注意力就一定会被他给吸引过去。

    中森明菜从洗手间出来,往休息室走去。路上,一眼看到站在楼梯间那里显眼的长颈鹿男。差不多的时候,长颈鹿男也看到了她,迈步向前。

    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中森明菜直觉长颈鹿男会走到她面前。因为这样,她没有回避,也没有自顾自低头往前走,而是停住了脚步。

    “中森桑。”

    长颈鹿男在她面前停住脚步,主动和她打招呼。她已经换下了演出的服装,穿着宽松的运动衫,不过脸上的妆还是演出时的。

    “您好。”

    中森明菜看着他。

    “刚才的甜品,谢谢您。”长颈鹿男把手伸进口袋里,掏了掏,从里面拿出来个什么东西,递过去,“回礼不知道算不算得上……说成是送给您的生日礼物可以吗?虽然是这样的‘礼物’。”

    生日礼物送折纸,不知道会不会像是那些送印照片的马克杯或者刻了名字的木梳子之类的礼物的人那样被嘲笑。

    不过,就地取材,他也只有折纸可送。

    中森明菜的目光落到长颈鹿男的掌心上,是一只折纸的小猫。

    “好厉害!这是您折的吗?”中森明菜神采飞扬。

    岩桥慎一在头套里笑了笑,“手艺不算很好。”

    戴着头套的长颈鹿男,拿出一只折纸的小猫,中森明菜觉得这个情景,非常的“梦幻”,似乎不是真实世界里的事,而是在另外一个有魔法的时空的事。

    “我觉得已经很厉害了,要怎么做才能折成这样呢?”中森明菜冲他笑了笑,“我只会折纸飞机或者纸花之类的小东西。”

    一旦开始聊天,中森明菜心里那种玄之又玄的熟悉感又涌上来,觉得这个长颈鹿男说话的方式,还有给她的感觉,都像是在哪里见过感受过。

    很像是……

    一个名字在她脑海当中一闪而过。

    一瞬的走神回来,那只放着小猫的手还在她面前,仿佛刚才她两手捧着纸袋送甜品给长颈鹿男时的情形。

    “我能收下吗?”

    长颈鹿男回答她:“请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中森明菜伸过手去。

    微微发凉的指尖蜻蜓点水似的掠过岩桥慎一的掌心,那只小猫飞向了中森明菜。

    “生日快乐。”岩桥慎一说。

    中森明菜两手微拢,把小猫捧在手心里,露出笑容,“谢谢您……我真的很高兴。”

    由衷为这只折纸的小猫感到开心的中森明菜,虽然还是成熟的妆容,但是,笑容看上去却带着一丝孩子气,让岩桥慎一联想到她的纯洁。

    岩桥慎一犹豫了一下,忽然道:“其实,本来是想对您说‘真巧’的。”

    “什么?”中森明菜怔了一下,像是要消化他的话。

    “但实际上,是特意在这里等着您。”岩桥慎一的这种说法,中森明菜听来大概会觉得很熟悉。

    果不其然,听到这话,中森明菜惊讶不已。

    但是,在那份惊讶之中,还带着一点意料之中。

    唱片大赏前,中森明菜想见岩桥慎一一面,问一问他的意见的时候,就假装在录音室和他偶遇,但是,刚坐下来对话,就原原本本把这个“真巧”的真相说了出来。

    现在,长颈鹿男也这么说。

    换成别人说这样的话,中森明菜不会往这件事上面联想,但是,蒙着面看不到脸的长颈鹿男本来就神秘,又偏偏给她一种玄之又玄的熟悉感。

    况且,面对面说话的时候,她心中也曾掠过岩桥慎一的影子。因为这种印象,使得长颈鹿男突然提起巧合与故意,让中森明菜不能不往那上面去想。

    dreams come true的长颈鹿男是岩桥桑吗?中森明菜心里对这样的想法印象更深,正在这时,听到长颈鹿男说:

    “那么,我就告辞了。”

    而后,不知道是想要确认什么,也不知道是一种感觉到了长颈鹿男是岩桥慎一从而产生的自然而然,中森明菜脱口而道:“下次再见……”

    “……”

    长颈鹿男听到这样的道别语,停顿了一下。

    在中森明菜面前说巧合与特意的时候,就有主动对她告知身份,不愿隐瞒她的意思。而现在,中森明菜对他说“下次再见”,显然听出了他的话中真意。

    就像巧合与特意,对两个人来说,后面有着某种背景存在那样,再普通不过的一句“下次再见”,实则是两人的暗号。

    临别时特别说“下次再见”,显然中森明菜已经明白他给出的线索。

    但是,就像会去尊重长颈鹿男的角色设定,不问他“吃不吃甜品”,而是特意把甜品装起来一份拿给他那样,此刻的中森明菜,也绝不在这种场合说出他的名字来。

    岩桥慎一想到这些,心里谢谢她的温柔贴心,也自然而然回了一句,“下次再见。”

    算是以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明了的方式,将身份加以揭晓。

    得到这样一句话,中森明菜冲他露出笑容,什么也没再说。两人在走廊上道别,长颈鹿男回到他的同伴身边去,中森明菜返回休息室。

    在休息室里,她又端详手里的这只折纸小猫。看了一会儿,把它放在化妆台上,开始卸妆。

    一边卸妆,一边又忍不住在心里想,岩桥桑是dreams come true的长颈鹿男,是因为他企划了乐队天国,所以才要戴着头套去登台吗?

    要是这样,打败了她支持过的banila的人,不就是岩桥桑的乐队了?

    但是,现在提起banila,中森明菜已经记不清他们的演出现场,只有对dreams come true的深刻印象。

    知道了岩桥慎一是乐队的键盘手,她就忍不住去回忆刚才演出时长颈鹿男的表现。

    还有这只折纸的小猫。

    中森明菜看看小猫,再想一想长颈鹿男,感觉她从未了解的岩桥慎一的另一面,在今天,在她的面前揭开了一角。

    她心里岩桥慎一的形象,不再只是稳重、不论何时都游刃有余的大人模样,而是变得更加鲜活,也更加年轻了。

    但唯有一点不变,是他的待人真诚。

    中森明菜想起岩桥慎一向她表白身份的方式,还有自己去确认问题答案的方式,这种无需多言的默契,使得她的心中,淌过一道暖流。

    她把折纸的小猫小心收起来,心情无比舒畅。

    ……

    岩桥慎一回到休息室,美和酱已经卸完妆,中村兄的东西也收拾的差不多。

    “折纸呢?”美和酱凑上来。

    岩桥慎一反问她,“什么折纸?”一副在美和酱单方面看来要赖账不承认的样子。

    赖账就赖账吧,反正不在他这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