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394. 远大前程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夜里,麻布的俱乐部,正举行着热闹的派对。

    到场的人男男女女人数不少,都是年轻人。在这些人当中,松本成夫算是年纪大的了,在这派对上,显得跟其他人格格不入。

    实际上,论及身份的话,到场的人里,只有他跟艺能界毫无6关系,仅仅是受到了这个派对主角的邀请前来。

    “来的人不少嘛。”松本成夫到了以后,对这场派对的主角恭维道。

    的确如此,为了这场生日派对,大概二三十人聚集在这里,纵情玩乐。不过,听到他这么说,近藤真彦的心里,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刺了一下。

    不过,他还是掩饰住心里的不快,笑嘻嘻的对松本成夫说:“热闹一点才好。”

    往年他的生日派对,可要比今年到场的人还要多。

    一朝失势,艺能界的人比谁都要现实。正因如此,曾经身处偶像顶点的近藤真彦,才比任何人都难以忍受这种落差,无论如何都想要东山再起。

    东山再起……

    但是,偶像界已经容不下他。

    大赏的事让杰尼斯颜面尽失,杰尼桑对他已经不抱希望,玛丽桑那边,他听打任骂,又有黑柳彻子帮忙求情,好不容易才取得玛丽桑的原谅。

    只要玛丽桑在,他在事务所的地位就是稳固的。但是,走出事务所,他仍旧是一个得罪过半个音乐界的人气不再的偶像。

    现在事务所既有早出道但人气仍在的少年队,也有刚出道力推的光nji,即使是和他同期的田原俊彦,境况也好过他不少,事到如今,他早就失去了被投资的价值。

    偶像这职业和演员不一样,演员只要有好作品就能重获关注,可偶像一旦过了花期,立刻就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

    可是,就算转型演员,演员界对偶像并不另眼相看,何况今时不同往日,没了当初如日中天的声势,反而在偶像界几乎无路可走,现在去当演员,只有从配角做起的份。

    正是因为难以忍受从高处跌下的落差才迫切想要东山再起,这样的近藤真彦,又如何能够忍受抹去过去的光环,从小角色重新做起这样的事?

    他决心专注赛车事业,但是赛车的成绩也拿不出手。

    假如连赛道上都看不到他的身影,那么在世人眼中,就彻底掉落到底层去了。因为这样,哪怕要打肿脸充胖子,近藤真彦今年也一直自掏腰包去比赛。

    赛车是非常费钱的运动,倘若一直这样下去,近藤真彦也吃不消。

    一直以来的人生本来顺风顺水,却一下子来到这种面临无路可走的窘境。这样的时刻,近藤真彦最恨的不过一个人。

    全都是中森那个女人的错!要不是她乱添麻烦,事情能变成这样吗?!

    玛丽桑说得对,他的人生,全都是因为跟那个女人搅在一起,所以才会变得越来越糟糕!

    决定交往的时候,中森还是个上升期的小偶像,他已经是偶像界的顶点,结果在那之后,他的声势不断下落,反倒是中森越来越红火。

    这种女人只会抢走别人的运势,一点好事也不能带给别人……

    想起中森明菜拒绝他买房子的提议,对他的任何话似乎都无动于衷的死脑筋样子,近藤真彦因为这个从前被他耍得团团转的女人突然什么也不听他的了,所以恼火不已。

    大赏事件后就开始冷战,近藤真彦试图和缓同她的关系,结果越是要做什么,就越是让中森明菜对他疏远,买房的事谈崩以后,两人的关系早就名存实亡,与分手无异。

    两人的生日都在七月,但是,前些天中森明菜的生日和近藤真彦无关,现在他的生日派对,也和中森明菜没有关系。

    不仅如此,今晚的女主角是另一个人——

    “阿梅。”

    近藤真彦笑着把松本成夫介绍给了身在会场的那另一个人。

    阿梅二十岁时就代表香江参加东京音乐节,之后在曰本发行唱片、开演唱会,这一时期,在曰本的活动很频繁。

    八十年代,曰本的乐坛同香江的互动很多,柏原芳恵这样在本土已经过期的偶像,反而在香江还大受欢迎,近藤真彦也是如此,本土声势已经下跌的时候,在香江还是大明星。

    赴香江参加活动时,近藤真彦和阿梅认识。

    他谎称已经和中森明菜分手,和阿梅交往,后来纸包不住火露馅以后,还甩出了绝世名言“阿梅你这么独立没有我也可以,但是中森没有我会活不下去”。

    而现在,不仅中森离开他没有活不下去,反而主动疏远他,两人关系名存实亡。倒是和阿梅,因为跟中森疏远,使她打开心结,又再度靠近他。

    “这位松本桑可是地产投资的达人。”近藤真彦把松本成夫介绍给她。

    如果不是和中森明菜谈崩,松本成夫要见的,就是另一个人了。

    近藤真彦和中森明菜提议买房子,也并不是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为了结婚才去买房,而是打着别的主意。

    大赏事件后,得罪了音乐界,他急于投资赛车事业,也好闯出一番名堂东山再起,为此就需要一大笔钱。现在的世道,要想赚大钱,最快的不过是投资房产和股票。

    遍地黄金的时代,他也不是没有涉及投资,否则仅靠当偶像的收入,还不足以支撑现在的赛车事业——杰尼斯偶像看着光鲜,报酬其实并不高,抽成非常厉害。

    再说,除了赛车,还有平时各种花销,钱这种东西,哪有足够的时候?

    现在他急需一大笔钱来周转,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买地,再靠着这块地钱生钱。之前想的是让中森明菜出这笔“初始资金”,如意算盘打空,近藤真彦又把主意打到阿梅这里。

    但是,阿梅和中森明菜不一样,近藤真彦深知这两人个性的不同。

    要想说服中森明菜,结婚是最好用的诱饵。尽管这次的诱饵因为泡在水里太久没了味道最终在水中化开,但是,近藤真彦认为,是中森明菜有问题,不是他用错了饵。

    可阿梅从小摸爬滚打,看透世情,不像中森那么天真,在她面前,近藤真彦如果说了谎,很容易就被看穿。再说她个性独立,结婚这样的饵,对她来说绝对起不到作用。

    近藤真彦琢磨她的想法,另想策略。

    想来想去,和她提议,“现在是地产的黄金时代,闭着眼睛投资都会赢。我看中一块好地,打算买下来委托给专业人士帮忙打理,你要不要也一起?”

    阿梅个性独立,又有自己的想法主见。既然这样,唯有抛出利益。

    但是,仅有利益不行,还要有些人情味。

    “让我也一起?”

    近藤真彦回答她,“没错,一起来投资,那样的话,这块地的意义也与众不同。”

    对阿梅说谎,会被看穿。但是,最高级的谎言是每一句都是真的。再说,近藤真彦心想,他也不是要骗她的钱,只是先借来用一下而已。

    既有对她有情的浪漫,又有可以实际赚到钱的利益摆在面前,甚至还有提前找好了的让行为正当化的理由。一切看上去都很光明磊落,唯有近藤真彦的真实想法不够光明磊落。

    ……

    可是,用结婚当诱饵去劝诱中森明菜也好,拉拢阿梅买地也好,现在的近藤真彦,根本没想过和她们中的任何一个结婚。

    现在他一心渴望那种“绝对的力量”,那种能让玛丽桑去操纵大赏,能让平时威风八面的演歌派束手无策、借助中森明菜的力量才勉强保住体面的绝对力量。

    这种力量,只有向他展示过这种力量的玛丽桑能够给他。

    玛丽桑本来就不喜欢中森明菜,大赏事件后,更是对让她栽了跟头的中森明菜恨之入骨。何况事情发生后,中森明菜甚至都不肯去帮他挽回声誉,玛丽桑因此更加讨厌她,比谁都希望他们赶紧分手。

    虽然在大赏的事情上面闹了些不愉快,不过,玛丽桑似乎还没有放弃让他当女婿的想法,希望景子能多和他相处。

    之所以玛丽桑想让他当女婿,近藤真彦心里明白,因为他听话。

    杰尼斯的女帝要让自己的女儿也成为像她一样说一不二的“主人”,所以,要把自己最忠实的狗交给她。

    近藤真彦知道玛丽桑的想法,但是不放在心上。开始处于劣势又如何?以后的事谁能说得准?就算是“家奴”,也有翻身的时候。

    他一边去遵照玛丽桑的想法,向对他不冷不热的景子献殷勤,一边期待从阿梅这里得到想要的,等到东山再起……

    松本成夫仔细讲解着关于那块土地和后续会如何运作的事,近藤真彦看着阿梅渐渐露出感兴趣的神情,心情也跟着变好了。

    虽然中森只会抢走他的运势,一点好事也带不了来。但是,这种情况也就要到此为止了。近藤真彦知道,就从这里开始转变,人生另有一条康庄大道,另有好运气等着他。

    ……

    代代木的录音室。

    晚上十一点,栗林诚一郎和平川达也正在整理曲谱,听到录音室的门从外面敲响两下,接着被推开。

    “晚上好。”

    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是已经有好久没有露脸的岩桥慎一。

    这阵子岩桥慎一忙得很,想要见他可不是件易事。这阵子谈工作,最常用的就是传呼机和电话。今晚突然出现在录音室,甚至让两个正在干活的手下有点意外。

    简单的寒暄结束,岩桥慎一坐下来,跟两人聊了会儿工作,看了看他们整理出来的曲谱,才问栗林诚一郎,“赤松桑说的那份试唱带是由你帮忙保管,对吧?”

    “是的。”

    栗林诚一郎站起来,走到控制台旁边,去找那份蒲池幸子的试唱带。一边找,一边笑道:“您到现在才来,晴子私下可问过我好几次了。”

    赤松晴子倒是没有再给岩桥慎一打第二遍催促他去听试唱带的电话。

    岩桥慎一也露出微笑,“最近真的太忙了。”

    “这个大家都知道……”栗林诚一郎话说到一半,把找出来的小样准备好,赶紧招呼他,“可以了,岩桥桑。”

    “多谢。”岩桥慎一起身,来到控制台前,戴上耳机。

    这是一份清唱的《六本木心中》,里面的女声唱出第一句,岩桥慎一就忍不住去想,真是清澈的声音。

    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杂质。仅凭这第一句,就足以让人认真听下去了。

    岩桥慎一的绝对音感,这份试唱带里的每一处瑕疵都瞒不过他,听得出来,唱这首歌的女孩子没怎么受过专业系统的训练,因为这样,反而显出她天分的高超。

    赤松晴子从哪里找来的这么个人?

    岩桥慎一听完试唱带,摘下耳机。

    栗林诚一郎打量他的表情,开口道:“晴子问我能不能带她的朋友到录音室来,我想既然是她的朋友应该没问题,所以就自作主张答应了。没想到,是要我帮忙录试唱带。”

    “栗林桑帮忙录的吗?”岩桥慎一问他,“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说蒲池桑?”栗林诚一郎笑了笑,“说实话,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想不到会是能唱出这样的歌来的人。”

    “姓蒲池?”

    “和圣子桑本家一个姓啊。”一边的平川达也说了句。

    “不过,肯定不是圣子桑的亲戚。”栗林诚一郎语气肯定到让平川达也侧目。他不慌不忙解释道:“如果真是圣子桑的亲戚,就不会只当个模特艺人了。”

    这倒是。要是圣子的表妹,现在这个流行拖家带口出道的时代,怎么也得被星探挖出来包装一下当个偶像出道了。

    中山美穗中山忍,石田百合子石田光。

    甚至桃浦斯达家那个不省心的妹妹,都有星探签她出道。

    “模特艺人?”岩桥慎一有点不在状态。

    “晴子这么介绍的。也因为她是模特,那天是刚结束工作还上着妆就过来了,所以才说看外表想不到她这么会唱歌。”栗林诚一郎说。

    “有这么厉害?那我也要听听看。”

    平川达也第一次知道有这么一份试唱带的存在,还是赤松晴子带来的人唱的。栗林诚一郎夸奖,岩桥慎一看上去也觉得这位蒲池桑唱得不错,自己也跟着好奇。

    当然,之所以好奇,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这是赤松晴子带来的人的试唱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