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395. 好事多磨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nbsp;   发掘了赤松晴子成为乐队主唱的人是平川达也,赤松晴子打算退队以后,对她最温和的人也是平川达也。

    之所以如此,不仅是因为邀请了赤松晴子的他走眼,不得不承担起责任,还考虑到乐队的士气和队友的想法。

    鼓手小柳昌法是平川达也最开始的合作伙伴,对赤松晴子退队的事没有多说什么,但是贝斯手川添智久却对赤松晴子很不满。

    队友对赤松晴子不满,正因为这样,平川达也更不能也去怪责赤松晴子,免得火上浇油。

    岩桥慎一让赤松晴子去找合适的新主唱,这件事平川达也知道,同样,也知道赤松晴子这段有些漫长但是一直没什么收获的努力。

    现在,突然得知她带着一个女孩子来这儿录了试唱带,还特别要岩桥慎一听听看,平川达也本能往新主唱人选那方面去想,不由得好奇起来。

    这一边,平川达也戴上耳机,另一边,岩桥慎一打算向栗林诚一郎再详细问一点关于蒲池幸子的事。

    结果,栗林诚一郎摇头,“晴子只是把她介绍给我,之后也没有更详细的说起,我也只是知道她是个模特艺人而已。”

    就是模特艺人才奇怪啊。岩桥慎一心想。

    刚开始听这个蒲池幸子的试唱带,岩桥慎一也下意识往新主唱这方面去想,而这个蒲池幸子试唱带里的表现也确实不错。

    但是,紧接着栗林诚一郎却说她是模特艺人。既然是模特艺人,也就算是圈内人。一旦成了圈内人,牵扯到了事务所,就不像是从地下音乐圈或者学校里拉人那么简单了。

    把一个模特艺人带来试唱,赤松晴子到底是什么打算?

    岩桥慎一还不清楚赤松晴子的想法,于是也就先不去做什么猜测。时间不早,现在不方便联系她,只能等明天。

    不过,岩桥慎一想起蒲池这个姓,好像在哪儿听过。不仅如此,还绝对跟松田圣子无关。

    这边聊着天的功夫,那边的平川达也摘下耳机,眨眨眼睛,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岩桥慎一看了看他,问道:“感想如何?平川桑。”

    “这个……”

    平川达也半是自嘲的说了句俏皮话,“我是想夸奖她唱得不错,不过,我在看主音这件事情上面,一直都没什么眼光。”

    当着岩桥慎一的面,他倒是不介意开这样的玩笑。

    不过,亲自选的两个主唱,一个回家去继承了家业,另一个则中途转了幕后,也算是有点感人了。

    自嘲归自嘲,但是,这样的话背后,实际上是平川达也对蒲池幸子的肯定。

    岩桥慎一听出来这话中的真意,但什么也没说。现在既然还摸不清赤松晴子的想法,那么,也就先不对别人发表自己的意见。

    ……

    一早,赤松晴子正要收拾出门,就看到有打给她的传呼。打过去,对面是岩桥慎一。

    “早上好。”

    简单的寒暄过后,不等赤松晴子问什么事,岩桥慎一先开门见山,“昨天晚上,我去听了你说的那份试唱带。”

    “啊。”

    自从打电话告诉岩桥慎一再到现在,中间隔的时间有点久。赤松晴子知道他正是忙的时候,不便再打电话多问,现在总算收到答复的电话,不由略为松了口气。

    但随即又有点紧张,问道:“您感觉怎么样?”

    “你是怎么和那位蒲池桑认识的?”岩桥慎一没有回答,反问道。

    赤松晴子告诉他,是在联谊会上认识的。

    “原来是这样。”岩桥慎一半开玩笑半认真,“能认识这样的人的联谊会,我也想去参加看看。”

    这话一说,赤松晴子听出他对蒲池幸子的印象不错。

    “不过,”岩桥慎一说,“虽然是学生,竟然还能跟艺能界的人联谊,交际圈还挺广的。”

    赤松晴子和他解释,是有进了唱片公司的学长牵头的缘故。岩桥慎一本意不在这里,无非借这个话头聊一聊蒲池幸子的来历,“这位蒲池桑入行很久了吗?”

    “好像是新近才入行的……”赤松晴子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他,“是星辰事务所的模特艺人。”

    “唔。”

    听到是星辰事务所的模特,还是刚入行的新人,岩桥慎一心里有些失望。

    刚入行,也就意味着离合约更新还早得很,而星辰事务所也不是什么不入流的小模特事务所,这样一来,蒲池幸子拥有怎样的实力,又多么的会唱歌,似乎都和他没有关系了。

    错过是件令人感到遗憾的事,但是,最遗憾不过的,还是“只差一步”的这种情形。岩桥慎一不能不在心里感到可惜。

    放下电话,岩桥慎一站在窗前,看着马路对面。

    他人正在川崎的办公室,近来行程忙碌,为了处理这边的事,一大早就先过来加早班。这个时间,马路对面的商住混合楼,电梯前排队的人多了起来。

    穿着制服的上班女郎正要走进大楼的管理室去拿信件,要不了多久,nzo的办事员也会带着今天的信件进来,然后发现自家老板已经加班许久。

    岩桥慎一看着马路对面的上班女郎,她系着蓝色的领结,是那种常见的式样。

    蒲池……

    蒲池幸子……

    出于惋惜,他反而下意识在心里不停回想这个名字。这时,忽然灵光一闪,想起去买那一坪地的时候,神崎不动产那个借过笔给他的女职员就姓“蒲池”。

    神崎不动产的女职员制服,也用这种蓝色的领结。

    姓蒲池不像姓佐藤,大街上随便逛一圈,都能遇到九个姓佐藤的人。但是,这个蒲池跟神崎不动产的那个蒲池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岩桥慎一冒出这么个有点跳跃的想法。

    对面的上班女郎从大楼管理室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沓信件去等电梯。岩桥慎一像是要验证这个跳跃的想法,拉开抽屉,去找神崎不动产今井的名片。

    电话接通,岩桥慎一报上家门,“我是之前受过您关照的岩桥。”

    “岩桥桑?您好。”今井的语气听起来并不是客套,而是真的还记得他。买了一坪地的客户,这样的买卖毕竟少见,也不是很久之前的事,还记得很正常。

    不仅如此,“您的姓不多见,一说我就记起来您是谁了。”今井说道。

    姓岩桥不像姓渡边,大街上喊一声“渡边桑”,总有几个人为你转身。说到姓,岩桥慎一像是随口说起,“您那边不是也有位姓很少见的蒲池桑吗?”

    “蒲池桑啊。”今井笑了笑,和他说起,“说起来还是件新鲜事,这位蒲池桑几个月前从公司离职了。”

    “该不会是‘寿退社’吧?”

    所谓的寿退社,就是因为结婚而辞职的意思。粉领族一旦结婚就从公司离职,这是曰本社会的常态,同时,也是各行各业心照不宣的规则。

    “才不是。”今井说,“或者说,正因为不是,所以才新鲜。那位蒲池桑辞职去当艺人了。”

    “当艺人……”岩桥慎一心中一动。

    “是啊。蒲池桑在公司里,连男同事单独的邀约都不肯答应,还以为是那种会在年纪到了以后立刻相亲结婚辞职的人,没想到会因为要进艺能界辞职。”

    今井的话语当中,未必没有暗含对蒲池幸子的讥讽。

    一个不肯去跟男同事单独约会的女孩子,转身就去当了要抛头露面,跟各路摄像机和陌生人打交道的艺人。

    这样的前后反差,现在公司里觉得蒲池幸子平时不够坦率,或者认为她是被名利诱惑了的也许大有人在。

    岩桥慎一不知道公司里的蒲池幸子什么样,也就无所谓对她有怎样的看法,同样,也不会对她产生偏见。

    但是,从今井这里知道蒲池幸子也当了艺人,两个“蒲池幸子”之间,似乎有某种光芒正共通着。

    这个模特艺人蒲池幸子,跟以前的不动产上班族蒲池幸子是一个人吗?

    这时,电话里的今井问道:“您有什么吩咐吗?岩桥桑。”

    岩桥慎一收回思绪,不动声色回道:“我最近在考虑要不要买间小房子,还想在新宿一带,想问一问那边的地价最近怎样了。”

    “涨势大好,简直是开足了马力往上升。”今井告诉他,新宿现在的土地均价,比起他去买那一坪地的时候,狂涨了五十万日元,好地段的涨势更加疯狂。

    这样的状况显然是病态的,但也是因为这种病态,才让岩桥慎一靠着一坪地换了现在的nzo,从这点来说,他也从这种病态当中得到了好处。

    “您买的那一坪地,现在升值了差不多六十万日元左右。”今井告诉他。

    “这么多?”

    “是挺不可思议的吧?不过,对我们地产中介来说,现在不管再怎么涨价,都不会觉得不可思议了。这么说绝不是危言耸听,岩桥桑,地价一定还会再涨的,最好的购买时机就是‘现在’。”今井说。

    岩桥慎一听了,心中不以为然。不过,这番话对现在的曰本人来说却是深信不疑的至真道理。

    现在这情势,要是有人站出来说什么“地产泡沫很快就会崩掉,经济会完蛋”,恐怕不是被当成神经病,就是被当成红眼怪。

    “不过,说起您那一坪地,还有个小道消息。”今井卖他个好人,主动说起来,“那坪地所在的片区,似乎有拆迁改造的计划。”

    “是吗?”

    “还只是听说有那样的计划而已,未必能作数。您买那坪地的时候也知道,那里土地的归属权又杂又乱,不方便收购,所以虽然地段不坏,但一直没有被列入开发计划。”

    确实,这样的地方,就是所谓难啃的硬骨头。不仅如此,这样的片区,居民之间往往格外团结,一家不松口,集体都涨价,想收这块地,一般人可办不到。

    岩桥慎一听一耳朵而已,反正只有一坪地,绝无可能靠着这一坪地拆迁发家从此过上包租公的平淡生活。

    他接受了今井的这番好言,告诉他自己再考虑一下,之后有时间去店里看看房源。

    挂电话之前,今井还不忘给他添把火,告诉他,“现在买房可不容易了,不少地方已经开始实行摇号制,摇不中号,连入场购买的资格都没有。好地段越来越少,就算不考虑升值,想买到称心如意的房子,也是早些比晚些好。”

    好吧,摇号买房。

    真是让人熟悉的一个词。

    ……

    神崎不动产的蒲池幸子,如果就是赤松晴子带去的那个蒲池幸子,那样的话,岩桥慎一就是从眼皮子底下错过了一个好苗子。

    不过,他并没有因为发现了这件事有多么懊悔。

    并非因为这只是个猜测,而是归根究底,唱歌好听这事写不到脸上,他也不能靠相面相出一个人能不能唱歌,所以,就算两个蒲池是同一个人,也并非是他让鱼从网里漏了出去。

    但是,尽管不觉得懊悔,这种曾经见过她、现在又见识了她的才能,却因为晚了一步而错失机会的情形,还是不能不让岩桥慎一觉得遗憾。

    这件事过去没几天,二十三日,是u-miz和杂志社合办的那场甄选会的终选。

    岩桥慎一会主动问渡边万由美甄选会的事,就是为了能从里面挑选一个合适的新主唱。而渡边万由美也是因为猜到他的打算,所以才主动邀请他来参加终选的审查会。

    否则的话,依照他们不参与对方公司事务的默契,绝对不会做出这种看上去分不清的事。

    岩桥慎一决定把蒲池幸子的试唱带先放到一边,先看一看这批进入到了终选的人当中,有没有一个合适的新主唱人选。

    终选会从上午十点钟开始,地点不在u-miz的事务所,而是临时租用了一处宽敞的场地。岩桥慎一先去和渡边万由美会合,之后两人一起往终选会的地点移动。

    “真期待能选出什么样的人来。”

    没有感情的司机默默开车,渡边万由美对一起坐在后排的岩桥慎一说道。

    “不过,这到底不是抽卡牌,而是把所有的牌面都在眼前揭开,然后选出里面点数最大的那一张。”岩桥慎一打了个这样的比方。

    渡边万由美莞尔一笑,纠正他,“虽然差不多是这么个道理,但是,要选哪张牌,就不一定了。”

    “哦?”岩桥慎一转过脸看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