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397. 心有不甘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为盟主“路人叉叉”加更)

    “是把一个挺有水准的女孩子给带过来了没错。”岩桥慎一说。对上渡边万由美想要一探究竟的目光,苦笑一下,“不过,因为一些原因,……没办法。”

    “被拒绝了吗?”

    “那倒不是……是她人已经有主了。”岩桥慎一告诉她,“星辰事务所的签约模特艺人。”

    渡边万由美略为思忖,“是不太好办。”没把话往下说。

    “现在既然我自己出手,也就不为难赤松了。”岩桥慎一对她的反应意料之中。

    又告诉她,“我知道赤松心里对退队的事过意不去,也一直在努力弥补。不过,现在是我把摊子接了过来,而不是她主动放弃,真要说的话,反而是我不遵守和她的约定插手进来了。”

    岩桥慎一心里知道,渡边万由美对赤松晴子印象不错,想着为了她,在他这里替她造个台阶下。不过,这实属没有必要。

    他也不是那种死要面子,非得有个台阶才往下走的人,只要合情合理的事,该进的时候进,该退的时候退,没必要为了面子去如何如何。

    赤松晴子眼光不错,在幕后也像模像样,现在俨然是他用惯了的熟手。就算当初觉得她轻率,现在也见识到了她的决心——这样已经足够,没必要揪着不放。

    当然,他知道渡边万由美是在替赤松晴子说好话,不说破就是了。

    只不过,渡边万由美不仅是替赤松晴子说好话,同样也是在顾及岩桥慎一的想法。这也是她心中有数,而不必说出口的事。

    两人端起酒杯,不约而同默默喝了一口。

    小酌几杯,关于甄选会的事该聊的也都聊了,从酒吧出来,岩桥慎一搭渡边万由美的车,先送她回家,再让她的司机帮忙跑个腿。

    这个时间,打车难度飙升,一张万元大钞都未必能打动得了出租车司机。

    大路上车流滚滚,司机小心驾驶着车子。

    快到渡边万由美楼下,她又提了一句:“最近我就把拷贝的录像送到你那里去。”

    “好的。”岩桥慎一答应着。

    车子缓缓停下来,下车之前,渡边万由美对他说:“晚安。”岩桥慎一把她的包递给她。

    ……

    没有感情的司机已经习惯了时不时被岩桥慎一蹭个车,甚至对他住在哪儿也一清二楚。岩桥慎一独自坐在霸道总裁的豪车里,却陷入了沉思。

    今天的这些女孩子里,他圈出来了五个,打算从这五个人里选出一个来当新主唱。五个人里,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显然是那个稻村泉。

    但是,心里看重稻村泉,就忍不住拿她去跟蒲池幸子做对比。

    岩桥慎一仿佛一个对前度念念不忘,却在现任的身上找寻她影子的渣男。却发现,不管怎么找,现任和前任相比,都差了那么一点。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越是对比,就不止是可惜,而是一种不甘心了。

    想到这,岩桥慎一突然跟司机搭话,“对不起。”

    “是的,岩桥桑。”

    “能拜托你送我去代代木吗?”岩桥慎一报上录音室的地址。

    没有感情的司机默默照办,改变了行车路线。

    ……

    “岩桥桑?晚上好。”

    今天的录音室,还是栗林诚一郎自己在这儿。

    “那位蒲池桑的试唱带还保留着吧?”岩桥慎一说的是问句,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能再准备一下,让我听听看吗?”

    “那当然没问题……”栗林诚一郎替他忙前跑后,“不过,您怎么又想到要听了?”

    岩桥慎一没作声,看着栗林诚一郎帮忙准备好,拿起耳机。

    把蒲池幸子留下的那份试唱带又听了一遍,岩桥慎一摘下耳机,嘀咕了一句,“真不甘心。”

    真不甘心把这样送到面前的好声音给这么错过掉。真不甘心只能放弃心中的最佳选择,去退而求其次。

    稻村泉的个人风味足够,唱的也好,但是,因为有蒲池幸子的出现,套用渡边万由美那个“感觉论”,就觉得稻村泉要是作为abnormal的主唱,就有什么地方不够协调。

    “什么不甘心?”一无所知的栗林诚一郎问道。

    岩桥慎一收回思绪,“蒲池桑的声音,只当模特艺人,就太不甘心了。”

    没错。不仅是他不甘心退而求其次,蒲池幸子难道就甘心只当模特艺人,而不能在音乐路上发挥所长吗?

    连见她一面都没有见,就这么把她pass掉?

    至少应该先见一见蒲池幸子,亲眼见一见她成了模特艺人以后的样子,亲耳听一听她的声音和她的想法,再去决定,这份优秀到底值不值得、又能不能够。

    岩桥慎一下定决心,就想给赤松晴子打传呼。

    看了看时间,刚过九点半。他跟栗林诚一郎说了声出去打电话,离开录音室,给赤松晴子打传呼。

    在电话机前等了一会儿,赤松晴子把电话回过来。

    “岩桥桑?”

    “赤松,那位蒲池桑。”岩桥慎一问她,“你能帮我约她见上一面吗?”

    “哎?”

    “我想亲眼见一见蒲池桑。”岩桥慎一说。

    ……

    赤松晴子挂断和岩桥慎一的电话,看了看时间,确定还不太晚,于是去拿通讯簿,找到蒲池幸子公寓的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没有人接,赤松晴子在信箱留言,请她尽快回电。

    岩桥慎一之前听过了蒲池幸子的试唱带以后,没有采取行动,赤松晴子心里没底,也没办法去问他是怎么想的,毕竟她知道蒲池幸子合约在身。

    要解决一份合约,有时需要的不仅是违约金那么简单。艺能界虽然有钱好办事,但是在另外一些地方,也非常注重金钱以外的东西。

    关于这些事,赤松晴子开始参加乐队天国以后,也多少有些了解了。还因此明白,自己要进入的是个比想象中还要残酷许多的世界。

    岩桥桑要见蒲池桑,是打算怎么样呢?蒲池幸子不接电话,赤松晴子浮想联翩。

    ……

    直到第二天早上,蒲池幸子才把电话打过来,带着歉意向她解释,昨天有个活动一直到很晚才结束,回到公寓听到赤松晴子的留言时已经很晚,所以现在才打回来。

    赤松晴子表示体谅。

    简单的寒暄过后,她赶紧把自己打电话的原因告诉蒲池幸子,“我们的岩桥桑想和您见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