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409. 昂贵吉他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你去吗?慎一君。”渡边万由美又问了一次。

    没办法,等着要答案的人是他,钥匙被渡边万由美握在手里,话题的节奏自然而然也由她说了算。

    话虽如此,渡边万由美这么一绕圈子,主动权也都到了她手里。这一招他自己常用,现在也体会了一把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岩桥慎一颇有些无奈。

    不过,对original love的演出也并非全然不关心,毕竟,跟渡边万由美提议签下他们的人是他,乐队正式签到唱片公司之前,田岛贵男还时不时跟队友到他那儿去帮忙。

    想到这,他点头答应了,“不添麻烦的话,当然要去。”

    渡边万由美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拿门票,“慎一君如果去看,田岛他们肯定会很高兴。”

    这话也绝非是渡边万由美的客套。对田岛贵男和他的乐队来说,岩桥慎一是伯乐一般的存在,乐队的成员们也都相当尊敬他。

    在鹿鸣馆进行单独演出,是田岛贵男地下乐队时期的最大梦想,这次算是“梦想成真”的一次演出。

    当然,愿望之所以能够实现,首先是因为事务所为乐队支付了二十五万日元的场地租赁费。

    不过,从地下时期再到签约事务所和唱片公司以后的经营,人气渐渐积攒,撑起鹿鸣馆的场子也并不困难,门票的销售状况还算不错,回本还是没问题的。

    这样带有意义的初次演出,渡边万由美作为老板,自然一定得去捧场,而她邀请岩桥慎一,也是真心认为original love的人会对岩桥慎一到场这件事感到高兴。

    除此之外,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邀请他一起去看田岛贵男他们的演出,其中还包含另外一层不能明说,只能由岩桥慎一自行体会的意义。

    正式的演出是从傍晚六点钟开始,七点五十分结束。去看演出之前,两人先在事务所附近吃了点东西。

    之后,没有感情的司机送他们两个去目黑鹿鸣馆。

    到的时候,离正式开演还差五分钟,从观众入场的情况来推测,门票卖得不错。有事务所和唱片公司以后,连演出前的宣传都做的很到位,连海报也精心准备了。

    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没去后台,直接进了场。

    目黑鹿鸣馆的名气不小,不过,场地也跟其他livehouse差不多的简陋,舞台和观众席之间的界线也并不分明。

    到这儿来看演出,就不要指望有什么特权了。

    舞台前的好位置早就被占了。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往前挤了挤,刚刚站定,就听到从前面传来的喧哗声,演出开始了。

    ……

    original love本来就舞台风格鲜明,成员们的实力也可圈可点,非常适合现场演出。

    而在签约了事务所和唱片公司,进行了更加专业的训练之后,演奏的水准虽然不至于提升一大截,但是,在舞台上的表现却更上一层楼,现场演出也更富观赏性。

    这一点,置身于观众席,感受着观众们的热情回应,就已经清楚明了。

    来看演出的观众五花八门,应援的方式也丰富多彩,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置身其中,虽然做不到像他们那样狂热,但也沉浸到现场当中,享受着original love的演出。

    演出结束,观众们有序退场,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也跟着人群往外走。

    这样一场演出看下来,就算会场里开着空调,也让人身上出了一层汗。会场拥挤,岩桥慎一的肩膀不时和渡边万由美碰到,胳膊肘也不时蹭到她的胳膊。

    正值盛夏,两人都穿着短袖,一旦碰到,就感受到对方皮肤的温度,交换着各自的汗水。

    要不是来了这样的场合,他们难得站的这么近。渡边万由美的体温略高,偶尔碰到的时候,岩桥慎一能清晰感受到来自她的热度。

    距离一拉近,渡边万由美的体温,使得她整个人在某种意义上都更加富有温度,是个活生生的女人。

    ……

    但是,这样的女性温度带来的想法,也只到走出会场为止。

    出来以后,渡边万由美问他,“现在到后台去,和乐队的各位打个招呼吧?”

    岩桥慎一同意了。两人于是结伴往后台走去。

    此时,结束了初次的鹿鸣馆单独演出的original love,正在跟经纪人和制作人一起开演出结束后的总结会。

    乐队今天的演出状态不错,制作人也对他们表示肯定,当然,相应的也指出了一些缺点。

    正开着会,经纪人先发现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过来,赶紧迎上去打招呼。

    “打扰了。”渡边万由美客气的和乐队的制作人打招呼。

    original love的成员们也赶紧和自家社长行礼,又跟岩桥慎一打招呼。渡边万由美今天会过来是意料当中的事,倒是岩桥慎一,没想到他会过来。

    不过,看田岛贵男的反应,渡边万由美那句他来了田岛他们会高兴是真的。

    “岩桥桑也看了刚才的演出?”

    original love的制作人干脆问起岩桥慎一,他对刚才演出的看法。岩桥慎一发表了一些自己的看法,不过,并没有多说太多。

    既然不是自己负责的人,对方也只是礼貌询问,那就记住言多必失。

    幕后人士们聊着天的时候,暂时没事了的乐队成员们,开始收拾起了自己的乐器和随身物品。

    田岛贵男给吉他弦上了油,正要把它放回琴盒里。

    后台的空间狭小,什么也一览无余。岩桥慎一随便一打量,注意到田岛贵男用的是一把价格昂贵的吉普森牌电吉他。

    “这把琴挺不错的。”他夸了一句。

    田岛贵男被人称赞自己手里的乐器,神情如同被人注意到自己有个超级大美人的女朋友,告诉岩桥慎一,“……是攒了很久的钱才买到手的,不过非常好用,很值得。”

    “原来如此。”岩桥慎一点点头,看着这把吉普森若有所思。

    昂贵的吉他啊……

    这边说着话,从外面传来一阵骚动。经纪人解释道:“鹿鸣馆接下来还有一场演出,应该是要演出的乐队过来了。”

    果不其然,经纪人刚解释完,脚步声渐进,听到一个声音响起:“恭喜了,田岛君,单独在鹿鸣馆演出。”
小说推荐